忆(57)逼婚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45
【字号】    
   标签: tags:

逼婚

后来又拜会了新老街坊邻里,又拿着相机到处拍照。二姑姐于年初二回来了,也是八九年没见了啊!

那天很热,只穿了一件长袖衬衫,姑姐看见问:“这件衫怎么这样漂亮啊?!”

我递给她一支香烟边为她点火边打趣说:“这可是没有办法的事啊!它花花绿绿的主要原因是不用布证啊!”众人都发出会心的苦笑,可眼睛里都含着泪花,这是心有所感啊!

顺手孝敬了她500大元。稍后把鸡洪和何榜的摩擦说了出来,引来她们的一阵唏嘘,感到不可思议,都认为鸡洪做得太过分了。

老妈带着我到北门走访那些很少来往的亲戚,并恳请赏面吃饭,我想老妈是有些示威的味道在里边的吧?由着她吧。她也真的老了,那苦难她早就受太多了!真的是受够了啊!希望她能多享几年清福吧!菩萨保佑!

有次老妈回着对我说,当年我走后不久的某天,我估计是某个星期天吧,她们几个骑单车问问寻寻地到了古粉生产队,就是当年我被迫当知青务农的地方。

找到生产队长说:我们是某某某的家人,他在不久前偷渡成功到了香港,现在我们希望能取回他的私人物品。还有他可有欠下生产队什么东西也请一并说明,大家也好搞一个明白!

当时那生产队长立马拍掌大叫:“这下好了!”意思是说我脱苦海了,他也脱苦海了。立即命人查看我借的小艇仍在否,马上收归队有。整条姓朱的自然村立即沸腾了,就好像一镬已被烧至沸腾的油,突然扔进去一滴冷水一样,爆炸了!

她们说有好事的村民奔走相告,有史以来这村里第一个人偷渡走了!有史以来整条村,啊!不!整个生产大队、整个龙潭乡第一个知青偷渡走了!

加上我寄给亚召和高三的信,足够他们在茶余饭后增加一些谈资吧?(多年后因为要取证搞移民,回到龙潭乡取证时才看到的存档记录:某某某、某年某月某日外逃香港。竟然用外逃这种字眼,哈哈!应该用投奔自由才对!)

好好地请亲戚、邻居和朋友吃了一餐饭,算是答谢他们多年来的“关照”(包括好的、坏的)!也让老妈稍微扬眉吐气一番(我也是)!

想不到饭后他们一齐来围攻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催婚来了!只有她们说,没有我驳嘴的机会。好吧,我投降!一年,给我一年的时间,但责任落在海权身上,他必须当好这个媒人。

时间到了,必须回港继续拚命,我郑重答应老妈,每年最少回乡一次。

年初七那天早上,男女老少十几个人把我送到汽车总站,老妈竟然也跟来了。一行人看着汽车驶出车站还在向我挥手,我泪水在眼眶里滚来滚去。

我不敢回头望她们,短短不足一个星期的黄历新年假期,十多卷的菲林就被我谋杀殆尽。我答应他们,相片冲晒好就邮寄回老家。

听说恒基兆业地产老板李兆基,出价50万港元,换取整个滞留在大陆的李氏家族成员的出境证,听说大部分后来去了美国。

只有李介甫老先生留在香港,直至差不多100岁才辞世。一个“资本家地主”、“黑五类”坏份子,当年坐着小板凳子在街上除草,做无偿的义务劳动,凡是有什么政治运动,必定揪出来作反面教材的“阶级敌人”走了。

几年后共产党却在县城修建一座“李介甫纪念小学”来纪念他,你说是不是很讽刺啊?也很功利吧?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只要下一代能有一个看得见自由的将来,不要做香港人,要做地球人!哪里好去哪里,能做到说走就走,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但是那需要拥有一本好用的护照。
  • 想起参观的那间博物馆,里面全是牢房刑具,还有数之不尽的人骨、头骨,那是赤柬统治杀人的铁证。
  • 怎样才能在重围中杀出来夺标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假设已得标而制定一份施工日程表。每几日完成什么和多少工作量、什么工种可提前或同期执行,中英文并用、采用日报表风格表达出来。
  • 事后与顾问工程师老板午饭饭局时,我完全不提那个小插曲,也没有因为成本增加而提出索偿。主要的考量是希望建立朋友关系,这对以后的生意绝对有益。
  • 北越在越共“英明领导”下,竟然还有行乞的,看来全世界第三国际的共党国家真的是一脉相承的。当天午后邮轮回程时,还有一些当地人划着一艘艘用竹片编织的小艇,追逐在邮轮二侧向游客索要金钱、食物,这就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吗?
  • 当初被无知、愚昧和侥幸的心态蒙蔽了,根本不知道任何一种制度下的税法和会计核数师这门学问的厉害。
  • 领功吗?显示你觉悟高是吧?那也难怪,他的哥哥在“香港游”过海关时被关员问及职业时,那思想僵化的“聪明人”竟答道:“我是共产党员。”在资本主义自由世界里,一个政党的党员算什么?吓唬人吗?白痴!真正的井底之蛙、夜郎自大,或者可以说他们的奴化教育有多成功。
  • 打开那些图纸,看到当初的绘图技巧有多么惨不忍睹,也看到技巧的与日俱增,而工程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 老妈经常给他们说家族的故事,曾感叹地说:二战时粮食紧张、物价昂贵,心中盼着以后会好过些吧?不料共产党来了之后更惨!
  • 公司的生意越来越好,楼宇地盘的规模越来越大,工程合约的价码越来越高,当然风险也越来越大了。经过几年绘图的学习和实践,绘出来的图纸也勉强可以见人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