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春联

作者:Dr. C F Yang
春联(允嘉徽/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74
【字号】    
   标签: tags: , ,

2023兔年新年到了,华人传统文化家家都在大门两边贴春联驱邪迎春接福。明朝嘉靖状元林大钦,是广东潮汕人,出身贫寒,20岁就高中状元,被皇上钦点为翰林学士。可惜家有一寡母多病,林状元为官3年,就因守孝道而辞官还乡侍母。那年黄历新年他在家门贴出一副对联:

天增岁月人增寿
平平仄仄平平仄
春满乾坤福满门
平仄平平仄仄平

这副春联一直被世人夸赏袭用至今。

1967羊年春。中国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覃巴公社的红卫兵忙着抄地富反坏右的家狠批封资修。抄到某地主家,见门边贴出的这副对联,是我小学的陈老师的书法。陈也是地主出身。于是就被一齐捉去开批斗大会。陈老师因还被揭发出其他反毛泽东思想罪行,批斗后就被宣判枪毙了。我父母是中共建政前,背叛地主家庭参加革命的干部,在反右运动后被下放到该公社。父做银行会计,母在医院当医生。他们也被押去批斗会,并负责掩埋被枪毙的陈老师等7人尸体。

1977蛇年春回大地。我在吴川县兰石供销社奉主任之命为贫下中农义务写春联。有位老人跟着我看了几天,就拿出这副春联,要我为他写。我一看他那铅笔写的王羲之体小字说:啊!你的字铁笔银钩,都能让我拜为师了,为什么还要请我写?

他说:我家无纸无笔,您这是免费的,就请您为我写吧。我问他:老先生贵姓,竟有一笔如此好书法?他眼晴湿了答:“敝姓陈,祖上是前清进士,家父地主,我是右派, 刚从监狱释放复职到这里的小学当语文教师。”

我说:陈老师,我把红纸和笔给您,您来写。我都要拜您学书法呢!不过您看这上联虽好,但下联似乎对得不大吉。再说,用“春”对“天”,“满”对“增”,“乾坤”对“岁月”,“福”对“人”,“ 门”对“寿”,未能算是最佳对仗。

老人抹去眼泪说,那么就请你用这上联再对出你的下联为我写吧。我思考片刻就写下:

天增岁月人增寿
平平仄仄平平仄
地发春华主发仁
仄仄平平仄仄平

老人拿起对联,笑逐颜开说:“天对地,增对发,岁月对春华,人对主,寿对仁,天人对地主,平仄声韵词义都对仗,真真是胜状元对啊!难得今生还能见到你这样的后生啊!”

我说:陈老师过赏了。等得闲时,学生还要请教老师声韵联律诗词呢。

1977年10月人民日报发表全国统一高考招生通告。后知全国考生有570万。大学录取者27万录取率4.7%。1978马年黄历新年过后我就要离开兰石到羊城入大学了。想起好多日不见陈老师了,就行到小学跟他道别。一问才知,他刚去世了。接替他的语文老师说:陈老师生前曾夸杨生说,必能考上大学。这是他用宣纸写下的对联留给你:

天增岁月人增寿
地发春华主发仁

我觉此陈老师的字与彼陈老师和我父亲的字都是一脉相承的王羲之体,尤胜过启功的字。在那岁月那国度,除了学术论文我发表不了什么文学作品。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为包括我爷爷在内的被划入地主阶级的人们发声?

1988年春,我离开了故国,到澳洲新南威尔士大学留学直至取得科学博士学位。感恩神和这里的政府和公民。让我们全家和50多万华人都能先后团聚在这块自由清洁、平等和睦、美丽富饶的土地。和各族裔分享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

今天,是虎年除夕,我对三个儿子说:你们一个是量子物理博士后,一个是在读医学博士,一个是志愿考医的中学精英。有幸能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却不要忘掉了我们祖先的文化传统啊!我今天写下这副春联给你们拿去贴在门边吧。

我对下一代回忆诉说这些往事,不尽唏嘘。站在新南头遥望隔着太平洋的东岸,对爷爷和祖先坟也只有望洋兴叹!@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开在寒冬里的花注定有着不凡的风采。 雪花,是开在天空中的奇葩,它以天为幕,以地为台,它的家园在何处?为什么在虚空中绽开?它的到来让大地也陷入沉思…
  • “春联”这个中华民族过年的特色文化,丰富的内涵和奇趣轶事实在绵绵不绝。可知明太祖和春联的普及有什么关系呢?可听过他在民间流传的一副奇趣御联?盛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堂”一联, 是怎样产生的呢?赏玩妙趣联,和疫情中传福音的春联,迎新接福。
  • 在一个奇异世界中,没有陆地,只有广阔无垠之大海。而在这个世界之人都生活在一艘艘大船里,有的船为蓝白色,有的船为三色,还有的为花色,相互之间并不近靠,各自航行。
  • 地瓜是再普通不过的食物,而在1960年,地瓜却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按票证供应的东西根本不够吃。饥饿逼得人们到处找吃的,海里的海菜,山上的野菜,凡能想到的都吃光了,甚至人行道旁的槐树叶都被撸光了。
  • 少年时唱的歌,必有一些终生难忘,迟暮之年再回味那些熟悉的旋律,仿佛又回到当年的欢乐中去。19世纪后期,日本诗人国木田独步说:“如果说少年的欢乐是诗,那么,少年的悲哀也是诗;如果说蕴藏在大自然心中的欢乐是应该歌唱,那么,向大自然之心私语的悲哀,也是应该歌唱的了。”我的少年时期正值上世纪50年代,生活平淡无忧无虑,没有学业重负,更谈不上悲哀,却充满嬉笑与歌声。那时小学校每礼拜都有专门唱歌的音乐课,至今回想依然历历在目。
  • 跟师父学茶有三十几年了,那天,师父带了一小铁罐百年普洱茶来,我掏了一些放进陶壶里,泡了开来,倒了两杯,一杯给师父。师父喝了一口,舒展眉头,嘴角含着茶气,缓缓的说:“能收藏这普洱,很感恩。”然后,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冥冥中似乎有神的牵引。”
  • 我父母非常喜欢吃饺子,不仅过年时吃,平时有什么开心或伤心事,同样以大盘的饺子来迎接。毫不夸张地说,他们包过一次饺子以后,我们至少要再吃一星期的饺子。母亲总说:好吃不过饺子。
  • 梦中游子失落于黄昏,亦不知有多少时日了。 黄昏恰似幽梦影,恬静、温馨、平和;其韵味和蕴意绝非生花妙笔所能描绘。况吾秃笔乎!
  • 北方的老家,腊八这天是要熬腊八粥的。记忆中,每年腊八,母亲都要做腊八粥,我则在母亲身旁,看着她忙这忙那,母亲一边在灶间忙活,一边冲我微笑着
  • 好友常来多快意, 清茶细品乐春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