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春聯

作者:Dr. C F Yang
春聯(允嘉徽/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102
【字號】    
   標籤: tags: , ,

2023兔年新年到了,華人傳統文化家家都在大門兩邊貼春聯驅邪迎春接福。明朝嘉靖狀元林大欽,是廣東潮汕人,出身貧寒,20歲就高中狀元,被皇上欽點為翰林學士。可惜家有一寡母多病,林狀元為官3年,就因守孝道而辭官還鄉侍母。那年黃曆新年他在家門貼出一副對聯:

天增歲月人增壽
平平仄仄平平仄
春滿乾坤福滿門
平仄平平仄仄平

這副春聯一直被世人誇賞襲用至今。

1967羊年春。中國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覃巴公社的紅衛兵忙著抄地富反壞右的家狠批封資修。抄到某地主家,見門邊貼出的這副對聯,是我小學的陳老師的書法。陳也是地主出身。於是就被一齊捉去開批鬥大會。陳老師因還被揭發出其他反毛澤東思想罪行,批鬥後就被宣判槍斃了。我父母是中共建政前,背叛地主家庭參加革命的幹部,在反右運動後被下放到該公社。父做銀行會計,母在醫院當醫生。他們也被押去批鬥會,並負責掩埋被槍斃的陳老師等7人屍體。

1977蛇年春回大地。我在吳川縣蘭石供銷社奉主任之命為貧下中農義務寫春聯。有位老人跟著我看了幾天,就拿出這副春聯,要我為他寫。我一看他那鉛筆寫的王羲之體小字說:啊!你的字鐵筆銀鉤,都能讓我拜為師了,為什麼還要請我寫?

他說:我家無紙無筆,您這是免費的,就請您為我寫吧。我問他:老先生貴姓,竟有一筆如此好書法?他眼晴濕了答:「敝姓陳,祖上是前清進士,家父地主,我是右派, 剛從監獄釋放復職到這裡的小學當語文教師。」

我說:陳老師,我把紅紙和筆給您,您來寫。我都要拜您學書法呢!不過您看這上聯雖好,但下聯似乎對得不大吉。再說,用「春」對「天」,「滿」對「增」,「乾坤」對「歲月」,「福」對「人」,「 門」對「壽」,未能算是最佳對仗。

老人抹去眼淚說,那麼就請你用這上聯再對出你的下聯為我寫吧。我思考片刻就寫下:

天增歲月人增壽
平平仄仄平平仄
地發春華主發仁
仄仄平平仄仄平

老人拿起對聯,笑逐顏開說:「天對地,增對發,歲月對春華,人對主,壽對仁,天人對地主,平仄聲韻詞義都對仗,真真是勝狀元對啊!難得今生還能見到你這樣的後生啊!」

我說:陳老師過賞了。等得閒時,學生還要請教老師聲韻聯律詩詞呢。

1977年10月人民日報發表全國統一高考招生通告。後知全國考生有570萬。大學錄取者27萬錄取率4.7%。1978馬年黃曆新年過後我就要離開蘭石到羊城入大學了。想起好多日不見陳老師了,就行到小學跟他道別。一問才知,他剛去世了。接替他的語文老師說:陳老師生前曾誇楊生說,必能考上大學。這是他用宣紙寫下的對聯留給你:

天增歲月人增壽
地發春華主發仁

我覺此陳老師的字與彼陳老師和我父親的字都是一脈相承的王羲之體,尤勝過啟功的字。在那歲月那國度,除了學術論文我發表不了什麼文學作品。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為包括我爺爺在內的被劃入地主階級的人們發聲?

1988年春,我離開了故國,到澳洲新南威爾士大學留學直至取得科學博士學位。感恩神和這裡的政府和公民。讓我們全家和50多萬華人都能先後團聚在這塊自由清潔、平等和睦、美麗富饒的土地。和各族裔分享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

今天,是虎年除夕,我對三個兒子說:你們一個是量子物理博士後,一個是在讀醫學博士,一個是志願考醫的中學精英。有幸能生在這裡長在這裡,卻不要忘掉了我們祖先的文化傳統啊!我今天寫下這副春聯給你們拿去貼在門邊吧。

我對下一代回憶訴說這些往事,不盡唏噓。站在新南頭遙望隔著太平洋的東岸,對爺爺和祖先墳也只有望洋興嘆!@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開在寒冬裡的花註定有著不凡的風采。 雪花,是開在天空中的奇葩,它以天為幕,以地為台,它的家園在何處?為什麼在虛空中綻開?它的到來讓大地也陷入沉思…
  • 「春聯」這個中華民族過年的特色文化,豐富的內涵和奇趣軼事實在綿綿不絕。可知明太祖和春聯的普及有什麼關係呢?可聽過他在民間流傳的一副奇趣御聯?盛名的「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堂」一聯, 是怎樣產生的呢?賞玩妙趣聯,和疫情中傳福音的春聯,迎新接福。
  • 在一個奇異世界中,沒有陸地,只有廣闊無垠之大海。而在這個世界之人都生活在一艘艘大船裡,有的船為藍白色,有的船為三色,還有的為花色,相互之間並不近靠,各自航行。
  • 地瓜是再普通不過的食物,而在1960年,地瓜卻給我留下了刻骨銘心的記憶。按票證供應的東西根本不夠吃。飢餓逼得人們到處找吃的,海裡的海菜,山上的野菜,凡能想到的都吃光了,甚至人行道旁的槐樹葉都被擼光了。
  • 少年時唱的歌,必有一些終生難忘,遲暮之年再回味那些熟悉的旋律,彷彿又回到當年的歡樂中去。19世紀後期,日本詩人國木田獨步說:「如果說少年的歡樂是詩,那麼,少年的悲哀也是詩;如果說蘊藏在大自然心中的歡樂是應該歌唱,那麼,向大自然之心私語的悲哀,也是應該歌唱的了。」我的少年時期正值上世紀50年代,生活平淡無憂無慮,沒有學業重負,更談不上悲哀,卻充滿嬉笑與歌聲。那時小學校每禮拜都有專門唱歌的音樂課,至今回想依然歷歷在目。
  • 跟師父學茶有三十幾年了,那天,師父帶了一小鐵罐百年普洱茶來,我掏了一些放進陶壺裡,泡了開來,倒了兩杯,一杯給師父。師父喝了一口,舒展眉頭,嘴角含著茶氣,緩緩的說:「能收藏這普洱,很感恩。」然後,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冥冥中似乎有神的牽引。」
  • 我父母非常喜歡吃餃子,不僅過年時吃,平時有什麼開心或傷心事,同樣以大盤的餃子來迎接。毫不誇張地說,他們包過一次餃子以後,我們至少要再吃一星期的餃子。母親總說:好吃不過餃子。
  • 夢中遊子失落於黃昏,亦不知有多少時日了。 黃昏恰似幽夢影,恬靜、溫馨、平和;其韻味和蘊意絕非生花妙筆所能描繪。況吾禿筆乎!
  • 北方的老家,臘八這天是要熬臘八粥的。記憶中,每年臘八,母親都要做臘八粥,我則在母親身旁,看著她忙這忙那,母親一邊在灶間忙活,一邊衝我微笑著
  • 好友常來多快意, 清茶細品樂春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