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體散文:船

作者:望月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103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一個奇異世界中,沒有陸地,只有廣闊無垠之大海。而在這個世界之人都生活在一艘艘大裡,有的船為藍白色,有的船為三色,還有的為花色,相互之間並不近靠,各自航行。近代有了飛行器,才使船上之人互通有無,當然如果有能力,乘客也可以自由遷徙。

而今日我們的故事所要講述的是一艘紅色。她並不是生就紅色,過去五千年中,她有過不同顏色,曾是黃色,又從黃色又變爲青天色。近幾十年,有一些其他船上之人把改造船的技術帶到了這艘船上,結果就按照外人之力量把船改成了一艘沒有窗戶,沒有甲板的鐵桶船,顔色也變成了血色。

掌舵之人一直告知船裡之人:「你們很自由,看整個船都可以參觀,船會給你們食物及飲水,不用努力,只需安安靜靜,享受暗無天日的自由就可以了。」但久而久之,舵手發現食物沒有了,日用品也沒有了,而其他在海上之船都自由航行,豐衣足食,所以必須和其他船溝通了,不然紅船可能要沉。

他們又一次改造了船,造了甲板和四層樓之船艙,分別安排了篩選過的人。最上層是舵手之夥伴,下面一層是舵手之親屬,第三層是和其他船溝通之聯絡者,最後一層就是建在甲板上之第一層,是大批知識手工業者,而其他人則仍舊在鐵桶裡。

這樣過了好些年,聯絡者把外面船的信息源源不斷地帶回紅船,所以甲板上之人漸漸明白他們以前不是自由的,真正的自由不必別人允許你做什麽,而是你有自由意志能做想做的事,當然船艙裡的人是不會得到聯絡者所得之消息的。

舵手覺得兩難了,因爲船已經很漂亮了,如果繼續行駛下去,甲板上之人終有一天會打開船艙,而下層人會衝向上層,那這艘漂亮之船可能就不是舵手的了,所以舵手又想起了過去鐵通船之時期。但是船實在太漂亮了,舵手不捨得把她毀掉,因此他造了一個網把船網起來。他想這樣就不會有人知道太多其他船之事,也就不會把自己之自由和其他船相比較了。

可是網是有孔的,因此聯絡還在繼續甚至加劇。舵手知道甲板上的人已經回不去了,必須想新的方法。目前只有甲板上的人知道自己沒有自由,下層人仍一無所知,所以舵手就順水推舟,對所有人仍宣傳其是自由的。甲板下之人當然相信,而甲板上之人自覺聰明,因爲他們知道舵手是騙他們的。但是舵手改變了航道,每經過其他船隻,都只讓甲板上之人看其他船的某一面,而網還在那裡。

甲板上的人精明地通過那些舵手有意留下之孔,看其他船之特定一面。奇蹟發生了,那些甲板上之人都在私下議論,「我偷偷看過了,舵手不知道。我們並沒有像舵手說的那樣自由,但其他船也並不自由,我保證我以一斑窺了全豹。」

話就這樣傳開了,一、十、百、千、萬、億……舵手笑了,安心了。@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公有領域)
    每一次,從香港回深圳,火車終點站是,羅湖。都會的繁華燈火漸漸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開始現出黑的夜色,發亮的河流。就在此時,羅湖關到了。經過繁瑣的驗證,安檢,走過火車站的長長的棧橋,豁然一片的站前廣場,噴泉池邊永遠坐著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築物,馬路一律比香港寬,汽車也比香港的車輛大許多,按著喇叭不由分說地將路堵起來,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間。此時想起香港,削薄入雲的建築,斑駁唐樓,精巧廟宇,潑濺的燈火——格外地像一個夢。
  • 很長時間沒有寫下什麼,或應了老子所言:「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所以大部分時候,都越來越沉默。
  • 開在寒冬裡的花註定有著不凡的風采。 雪花,是開在天空中的奇葩,它以天為幕,以地為台,它的家園在何處?為什麼在虛空中綻開?它的到來讓大地也陷入沉思…
  • 看當今世事,誠然這已不是一個太平年。無論是瘟疫、戰爭、還是一些地方權力者的折騰,少有人再有平靜的日子。以往掛在嘴邊的太平年月,在當時怎麼也想不到,到如今竟成了遙不可及的奢望。
  • 小區封閉兩天了,幼兒園也停止了。就五分鐘前,居委會阿姨在花園裡用大喇叭喊,二號樓和三號樓相繼發現陽性確診者,所以小區需要再封閉兩天
  • 一個居委會的通告在手機上顯示:「本樓洞昨日新增一例確診陽性個案,現按上海衛健委新規定,本樓洞所有居民需統一隔離。另需把各家鑰匙留在門上,貴重物品請隨身攜帶,消殺人員將對各單位進行入戶消殺
  • 上海疫情封控快兩個月,因為中共極端清零政策,上海很多小區處於開封的拉鋸戰,民眾譏諷稱上海變「開封」,上海新聞發佈會變成造詞大會,連漢字發明者倉頡都要為之點贊。((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凌亂的房間,每走一步都可以感覺到消殺的痕跡。光正不住地在廳裡踱步,恐懼是他唯一留存的感覺。恐懼一些不該恐懼的事,說話、放音樂、上網留言、吃飯…
  • 時間並沒有像居委會說的那麽晚,十點多一點,大白配合著醫護人員便來敲門,說是做核酸,三個人都要做。
  • 對聯,俗稱對子,雅稱楹聯。對聯對於大多數在亞洲生活的華人來說並不陌生,因為過新年時,幾乎家家戶戶貼對聯。在中國的風景勝地、樓台亭榭上,楹聯也幾乎處處可見。
  • 從美國德州的休斯頓到另一個小城拉北克(Lubbock),最直的路將近500 英哩,且大部分都是州際公路,只有中間一小段是高速。最近因為需要送一些東西到拉北克,和一位朋友租了一輛卡車第一次在兩城間走了一個來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