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中共新金融改革的缘由和企望

人气 614

【大纪元2023年03月10日讯】中共最新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出台,坊间传的纷纷扬扬、涵盖政法委、公安部、国安部、东厂西厂合体的“内务委员会”,在外界纷纷的非议和声讨之中,看来暂时胎死腹中。中共重组了科技部,还新成立了一家金融监管机构。但外界认为,中共还是很有可能稍后推出什么中央内务委员会、中央金融委员会、中央科技委员会等凌驾国务院机构的委员会,加强对社会和经济的控制。但最新的金融改革和新设立的监管机构,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这些新的改革举措的利弊为何,以及中共最终企望解决什么样的问题、达到什么样的目标呢?

本次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动作的确挺大。观察家认为,习近平这次对红朝的金融体制开刀,是要让“高富帅”滚出金融监管圈,因为未来五年的反腐,重点会是金融领域。也就是说,习近平新金融机制的建立,是为了肃清中共党内其它派系在金融业的影响和地盘,他可能会用反腐,或“选择性的”反腐,来进一步加强习家军的权力和控制,以利于维护习天下未来终身制的统治。

中国金融部门的监管最重要的变化,就是成立新的监管机构“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金监总局)(NFRA),以取代中国的银行和保险公司监管机构“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银保监会)。因为中国的金融体系,此前一直是由中共央行、银保监会和中国证监会共同监管的。新的NFRA将负责监管除证券业外的所有金融业,而证券市场仍像以前一样,由市场监管机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证监会)监管。

中共原来的金融架构,大体上接近于美国的金融管理体制。美国是由美联储(央行)监管全国各地的银行,并制定美国的货币政策;美国的证券业是由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负责;而保险业呢,则是由美国财政部下属的联邦保险办公室(FIO)负责监督,但由美国50个州及DC和美国属地的保险专员们(Commissioners)所成立的“美国保险专员联合会”(NAIC)来制订行业标准和监管的执行。虽然如此,NAIC和SEC的职责也会有所重叠,因为某些保险的险种和保单,可能会具有证券的性质,所以这类保险产品的监管,SEC也会插上那么一脚。

中共体制中,银行和保险业放在一起(银保监会)确实有些不伦不类,两者分开来有益于政府按经营业务和专业分工的监管。但中共新的体制下,NFRA还将接管中国人民银行(央行)的一些监管职能,包括对中信集团等国企集团和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集团等金融科技公司的监管;它还将承担中国证监会的一些消费者保护工作。这就有些过于庞杂了,非常的不专业。但中国没有真正独立的、能够确实承担消费者权益保护、有实质意义的机构,让证监会越俎代庖,也是不得已的事。至于中国央行不能独立运作,没有办法制订独立的货币政策,而只能作为政府的附庸,听命于政府来无限制印钞、制造通货膨胀,不能保障人民的权益,则是原有的痼疾,现在也不可能改变,只是苦了中国的百姓。

NFRA接管中国人民银行(央行)的监管职能,如对中信集团等国企集团和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集团等金融科技公司的监管,削弱了央行原来的权力,但因为“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被赋予太大的权力,会使之迅速的变得机构臃肿;中共不愿意赋予各省自己对保险业的监管(如美国政府所为),非要由全国性的机构监管保险业,会让NFRA职权太大、管理失去专注,而产生效率和有效性的问题。加上NFRA还有负担具有“中国特色”的许多其它金融产品和机构的监管,如什么地方政府的债券、地方融资平台、城投公司、理财产品,尤其是那些可能陷入灰色地带、由银行和证券机构联合推出的理财产品等等,因为权责不清,可能出现监管的裂缝,所以新机构能否有效运作,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原来国务院内的国家发改委,其金融权力有所削减。证监会的业务范围则被扩大,从“国务院直属事业机构”,升级为“国务院直属机构。”发改委原来有审查和批准公司债券发行的职责,这些职责目前属于证监会。但发改委被赋予新的、更大的权力,就是管理中共新建的国家数据局(数据局),它将整合网信办、发改委等中央部委负责的数据监管任务。“国家发改委”创立的本意,是摸索和倡议国家长远发展的战略,推出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等的方案,但这些前瞻性、发展性的任务,如今都消失殆尽,它要变成一个新时代、高科技、“大兄弟”(big brothers)式的特务监视机构,更像明朝的东厂和西厂了!笔者估计“中国发改委”以后会改名,以名符其实,不妨借助明太祖的锦衣卫,叫“数据卫”(数据委)怎么样?

但对这个新成立的NFRA,新官上任几把火,其业务的重中之重,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针对中央直属的企业如中信集团等国企集团,这些都是原来的“高富帅”或者红二代、前中共元老的派系如江泽民、朱镕基、曾庆红、王军、胡锦涛等等的后代和嫡系控制的行业。习近平政权在经济衰退、财政枯竭的时候,官场新秀对前朝元老的清算、讨伐和勒索,会达到新的高度。对新兴的金融科技公司(FinTech),习近平对私营和私有企业的憎恨和排斥,早已暴露无遗,对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集团等金融科技公司的打压,和习近平打击党内其它派系的斗争一样,会籍由这个新的机构积极展开。相信北京很快就会出现金融专业人才过剩、金融审计和执法类人才短缺的现象。

显然,中共政府的新金融改革计划,将进一步加紧习近平对政府机构的直接控制,并让他在关键岗位上安插更多的亲信,并打击异己,让所有的反对者噤若寒蝉。据悉,NFRA这个新的金融监管机构的首要候选人,是易会满,他是中国证监会的现任党委书记兼主席。不出意外的,是他一定对习近平有了绝对的效忠,是又一个党务高官和党棍进入习近平班底的例证。

海外一些媒体认为,中共的新金融监管机构将有助于“弥补监管漏洞”,这恐怕不尽然。因为这些监管的领域只不过是在央行、证监会、原来的银保监会之间移动和整合,并没有什么“弥补漏洞”的可能。但分析人士和投资者所指出的,新机构将巩固高层权力,并可能引入更多政府和共产党的干预,给金融活动带来更多的打压,尤其是私营部门的金融公司,这些趋势倒是千真万确的。

习近平所强调的“需要防止资本的无序扩张和无节制增长,”反应出他“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过时心态。中共展开监管打压的目的,是要确保新创立的金融大饼中,中共政府和当朝权贵会拿到最大的一块,并且可以第一个去拿。中国的民营企业必须与共产党的纲领保持一致,与中共的优先目标保持一致,并随时准备为中共的存在和发展献出一切财富。中共已经在私企、外企中设立的党支部、党委,并且中共的代表在持有1%的股份之后就可以进入董事会参加决策。中共也在打击行动开始前就明确表示了,它需要在私营部门中培养“政治上明白的人”,这些明白人将“坚定地听党话、跟党走。”

中共的这次金融监管体制改革,还强调了要“深化地方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中共政府承认,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存在监管手段缺乏、专业人才不足的问题。所以,中共寄希望与“强化金融管理的中央事权”,“建立以中央金融管理部门地方派出机构为主的地方金融监管体制。”同时,要“压实地方金融监管主体责任,地方政府设立的金融监管机构专司监管职责,不再加挂金融工作局、金融办公室等牌子。”这一计划中的变革预示着,中央政府的强力干预,会加深与地方政府的矛盾,会削弱地方政府原有的融资、筹资、和增加财政收入的能力,这对全国范围的财政赤字暴增、地方政府亏空的局面,毫无益处,反而会火上浇油。

习近平的司马昭之心,对金融和经济的控制,世人皆知,但他籍由新金融改革所企望能够达成的目的,是不是可以确信无疑了呢?这恐怕还不能确认。组建国家金监总局,中共官媒说是是要强化机构监管、行为监管、功能监管、穿透式监管、和持续监管,基本上就是监管、监管、再监管,但恰恰是中共什么东西都要管,都要绝对控制的欲望,会扼杀了经济和金融的创新和活力,也不利于资本的流动和最佳使用。对金融科技(FinTech)公司来说,尤其是这样,新的金融事业、金融创新、新兴经济模式,需要开放、多元、创新的环境,需要自由企业的精神。新的监管机构安插了习近平的亲信和坚定追随者,意味着金融专家的意见被忽视和压抑,政策策略会一路走到黑,没有纠错机制。而且,因为政治考量会优先于经济考量、金融市场考量,会使得金融体系僵化,不利于应对金融市场波动的韧性,会反而增加中国金融系统性的风险,与中共寄希望于通过监管来减少风险的目标,背道而驰。

中国经济和金融,在新金融监管改革的旗帜下,新领导人物对习近平肯定是唯唯诺诺,没办法期待有什么不同的声音和制约,或有什么自身的主动性。中南海南院北院之争,可能会被消除,但金融业将会万马齐喑,中国经济会更加缺乏活力。中国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方式来刺激经济,驱动经济的三架马车都已熄火。中国经济在没有新的经济增长点、又面临产业链迅速外移、失业人数快速增加、海外订单急剧消失之际,会陷入一个长期衰退之中,甚至会倒退二十年,回到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前的状态。新的监管机制的建立,正好给这列倒退之中的中国经济的列车,在倒退之中又加速倒行逆施了。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市场学教授暨约翰奥林棕榈讲席教授)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中南海现新版内斗?学者析中共垮台可能模式
大陆掀“提前还款”潮 购房者遭银行设限阻拦
中共建金监总局和数据局 专家:欲干预市场
岳山:中共机构改革三大怪 党国附体现原形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系上鞋带去郊游 ECCO优惠高达5折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