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现任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一个俗人

北木

人气 3
标签:

【大纪元11月2日讯】首先声明,我俗深缘浅,无幸得见永信法师,我以下的一切评论观点均系参考《南方周末》2004年9月16日人物版《释永信:少林操盘手》一文写成,我仅陈述本人阅读此文对少林寺方丈永信法师采访后的感触,不确切或不实之处请询问《南方周末》。

我未曾游历过多少名山大川,不过也有幸瞻仰过几座庙宇,但我从不曾跪拜和烧香,一次也没有。不是因为我秉持无神论,一些科学尚不能解释的奇怪经历和现象,使我从小受到的系统的无神论教育土崩瓦解,使我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而且我也极其希望我的这个相信并不是虚幻,这样善者才有褒扬,能够继续行善,恶者才有惩治,不敢肆意妄为。我之所以从不曾跪拜或上香,是因为我觉得佛祖、菩萨、观世音以及其他一切仙家不至于像我们凡人这么世故,你巴结巴结,他就浑身通泰,就给你点好处,你不巴结,他就装作不认识你。我想佛祖菩萨们天眼有察,谁是谁非,谁善谁恶他们心里都有数,不会市侩气的根据你磕头多少、上香次数和进贡多寡来安置大家。说到这里其实我很想笑,我们以凡人之心度神仙之腹,把神仙们想的如此市侩,真是好笑。

今天看完《释永信:少林操盘手》一文,我发现,永信法师这位德高望重的现任少林方丈也与我等并无二志,也是一样的好笑。可是他是法师,是名震江湖的少林寺方丈,这个问题就不怎么好笑了。   

当我怀着虔诚的心来阅读此文时,永信法师的手机号首先让我心里忽闪一下,他的手机号尾数是6688,好吉利的号码!比我的强多了,很多我这样的俗人都希望有这样一个吉利且好记的手机号码,可永信法师不是我这样的俗人哪?我告诉自己这是一个偶然事件,方丈并不是为了讨吉利,而可能是电信局照顾宗教界人士。那就接着朝下看吧。   

永信法师做了几日“空中飞人”后终于回到了河南,在郑州的新郑机场大酒店就餐(素食),席间他对记者“流利的说出一串美国主流媒体的名字,说这些都采访过他 ”。大家闲聊嘛,法师说这些也没有什么,不过看了后来他说的另一句话后,我忽然觉得法师是有想法的。“他(永信法师)伸出四指用力摇晃,你知道吗,我去过40多个国家,而且接触的都是上流社会的人”。呵呵,方丈真是见多识广,在下佩服佩服。

我以为只有我这样的俗人眼里,社会和人群分上流下流,原来佛经里、法师眼里也有这个区分,听起来区分方法似乎还和世俗社会一样,想来那些所谓上流社会的高官显贵一定给方丈脸上贴了不少金粉,令方丈大有面子吧?在后来的采访中,永信法师更是笑着征求身边小和尚的的意见说:能做到少林寺方丈和佛教协会的副会长已经够可以了吧?如果是我做官的朋友这样问我,我一定好心的鼓励他说;混的不错!或者说:你小子,混的不错啊!可这会儿,我真是替小和尚怎么回答方丈为难。   

1987年,22岁的永信法师成为少林寺主持,1999年升座为方丈。他为少林做了很多事,为少林立下的功勋有目共睹,但2001年的拆迁问题实在令少林的fans们大跌眼镜。“从2001年少林寺整修拆迁以来,山门外百姓的怨声至今未绝。前后持续两年之久的拆迁涉及少林寺周围民房近10万平方米,迁走了武校40多家,商户1000多户。到去年底,少林口以内30万平方米,已全部拆迁完毕。曾经普渡众生关怀农桑的少林寺在第33代后继者释永信这里背上‘骂名’。”为少林寺这一千年古刹的清静着想,迁走武校和商户可以理解,但迁走平民是何道理?   

在永信法师主持期间,“清晨执帚扫院的不再是僧人而是花钱雇来的保洁员”。 清晨即,洒扫庭除,朝阳雾气中或夕阳落叶中,少林武僧挥帚起舞的传统经典画面已成回忆。劳动应该是少林寺僧人修行的重要一项,居然雇人代劳? 在给记者解释少林方丈并不神秘时,永信法师说:有啥神秘的,只是社会分工不同,你当了记者,我做了出家人。你看,连“社会分工”都用上了!只是我不理解出家修行是怎样的社会分工。

永信方丈本人几乎拥有所有现代化的通讯设备:宽带、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 时尚手机(他短信发得很好),这些无可厚非。但他仅凭一己之见,就把少林寺和一众僧人卷进了世俗社会甚至经济的大潮中,这种做法值得商榷。永信法师作为佛教协会副会长希望把佛教发扬光大,并身体力行,这值得称赞。你完全可以以副会长的身份开展工作,少林寺的传统是我们整个民族的文化遗产,你怎能不征求别人的意见说改变就改变?看了永信法师后面的谈话我多少有些明白了,他说:“我不相信民主,民主就是平庸”。又说:“哪个宗教不是政治的一部分,和政治密不可分”。   

宗教内部民主与否是宗教内部事务,别人无权干涉,但关于少林文化遗产的继承还是改变问题恐怕就并非单纯的宗教内部事务了,怎能以“民主就是平庸”的态度对待呢?至于宗教和政治的问题,永信法师的话让我觉得作为一个方丈,他对佛教历史的了解并不深入,也不广博。宗教的确有很多时候和政治相关,但佛教并非如此,因为佛教主张“出世”,抛却红尘杂念,所以有“出家”一说。它之所以很多时候和政治和朝廷扯上关系,是因为被政治所利用,但佛教的精神一直是独立的。现在到好,还没怎么有人来利用,你就主动向政治上靠拢。   

还有一处比较有意思,抄录下来:记者采访结束向永信方丈辞行时,“他正盘腿坐在方丈室的古椅上,高举着从门缝里斜刺过来的阳光凝视计算器上那个数字。他说, 一部分工程结束了,该结账了”。这大概也是被称为“佛门净土”的寺院与时俱进后的独特一幕,以达摩祖师的修为和慧根,大概也不曾想到日后会有这一幕场景。

整个读完《释永信:少林操盘手》一文,我几乎笑倒。这哪里是常人心目中神秘脱俗、德高望重、绝世独立、修行高深的少林方丈?他有时是一位行业行政领导,有时是一位公司老板,又有时就干脆是隔壁那个颇自我欣赏、自得其乐并精于算计的二大爷。连他的朋友、宗教学会副会长都提醒他“忙里偷闲打打坐、练练武”。听听,这些修行功课成了方丈忙里偷闲、抽空才做的事情了。嬉笑之余,我想到了六祖慧能、玄奘、泓一法师等前辈高僧,或许人各有志,但我心目中的少林方丈应该是他们那个样子 ,不过,可能是我看金庸小说和佛教公案故事看多了,也可能是我落后于时代了。  

再照录记者的一段后记吧:“9月8日,央视新闻频道就少林寺公布秘笈一事采访了释永信。晚上10点,释永信打来电话,语气兴奋:节目看了吗?觉得怎么样?还行吧 ?不过还是有点紧张。唉,好多精彩的地方都在后期给剪掉了”。红尘万事,事事入心,比我第一次上电视还激动还兴奋还遗憾没能展示最精彩的

一面呢,这个方丈未免也太世俗了些吧!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被错觉“闪”倒在地 徐向东《七剑》片场摔成骨折
【网海拾贝】英美这是要给中共输血吗?
【网海拾贝】抖音被美国封杀 或成华为第二
尘客:七绝 霹雳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发源地疫情再起 武汉再爆确诊
【重播】川普总统签署“美国大户外法案”
【十字路口】微软买抖音?纳瓦罗暗指不适合
【拍案惊奇】美欲黄岩岛开战?闫丽梦再揭内幕
【有冇搞错】李克强受辱 习近平的北戴河危机
细思极恐!大陆手机记录日常对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