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骨铭心的平安夜

独立寒秋

标签:

【大纪元12月20日讯】平安夜,几个商界朋友邀我去娱乐厅潇洒。我们开着别克顺便去接了一位警界要员。我后悔去了一趟警局。在那里我见到一间大屋子里关满了人。门是用铁栅栏做的。叫唤哭闹一片混乱。

一打听,那都是些民工和流浪者。因为没“身份”,没暂居证,为了确保平安夜的平安,他们被突击抓了进来。许多手从栅栏里伸出来,喊着:老板,给支烟抽抽。我下意识地掏出一包玉溪烟全部递了过去。警官转过身去,没有制止。听说那些人需要交500元才能出去。我很震惊。他们能有500元还会来这儿度平安夜么?

我们的车开遍三镇,竟然家家歌舞厅爆满。几十年没见过的旧式客栈那种“客满”的大招牌挂在霓虹闪烁之中,格外辉煌耀眼。我又震惊了一回。我便想,一个长期没有信仰的国度,而今上帝竟不动声色地降临。基督耶稣真是仁慈博爱呀。

凭着关系终于寻到一个叫大富豪的娱乐厅。仅仅门票就要每人200元。我残忍地说了一句玩笑话:呵呵,我们少进去歌厅2个半人,就可以从局子里放个民工出来。朋友和那位警官愠怒地看我一眼。我知我的玩笑开得大了些。连连道对不起。

歌舞厅里的茶水瓜果贵得惊人。还有小姐的台位费,什么费,我弄不清。也不想弄清。听说朋友身上带了5位数的现金,还有VIP卡。

我们在包间里可以看到大厅里各种表演,有化妆舞会,牛头马面,西班牙斗牛士、卡门拉丁舞,还有搞笑的跳梁小丑,血腥的格斗,三点式的洋妞表演…过道里一些稀奇古怪、衣裳如蝉翼的女人穿梭般来去,整个歌舞厅音乐歌舞人声嘈杂一片,我觉得有些头晕……我大开了眼界,这些居然都与圣诞套上近乎,我想我们国人果然很是了得,过起洋节日来也是那么地英勇无畏,充满创造力。

整个晚上我的情绪不高。朋友后悔带了我来。那位警官朋友很敏感,问道;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我语塞。人们喜气洋洋,我何必煞风景呢?我说没什么。只是苦笑一下,深深吐出一口烟。朋友知道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一段经历。但他和我宁可在今夜忘记它。

尽管这段经历与那个人人皆知的童话故事惊人相似,但我仍然总是想讲起它。因为它不是童话。而是我童年中的一段真实经历。

那年我很小。究竟多大,已然记不清。但是那天夜里下了雪。我记得很清楚。中部这座城市这天夜里是不会下雪的。通常是春节前后才下的。我从警察局被放出来时,夜很黑。天上飘着毛绒绒的雪花。我记起这是平安夜。妈妈等着我回家吃圣诞饭。

那时是没有圣诞节也没有平安夜的。我们这个城市和其他城市一样,没有“洋节”,也没有上帝和圣诞老人。人就是神。

因为我们家是基督家庭,所以是偷着过圣诞节和平安夜的。是比春节和除夕还要重视的。但是不能让人知道。不然妈妈会被人带走。平安夜其实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如果光景好些,妈妈会为我们烙一张纯白面做的薄饼,一群姊妹分成几份。这是圣餐。那时这食品是很奢侈的了。

这个时候妈妈会把我们兄弟姊妹召集一块,由妈妈领颂作祷告,还唱赞美诗:平安夜,圣善夜,万暗中,光华射,照着圣母也照着圣婴,多少慈祥也多少天真,静享天赐安眠!我们声音压得很低,只有自己能听到。但是很虔诚。
做完这些,我们兄弟姊妹和妈妈之间便互送圣诞礼物。有时是藏起来让对方去找。通常是自己制作的圣诞卡。那时没有圣诞卡卖,也没钱买任何礼物。

父亲是永远不在家的。在我记忆里,只有过短暂的有父亲参加的圣诞晚会。那是在做礼拜的教堂度过的。那时我天天盼着礼拜日。教堂布置得神圣而喜庆。那是童年记忆里最快乐的节日。有圣诞树,圣诞老人,牧羊人,圣诞礼物还有圣婴降临的节目。我们一群孩子唱许多诗歌然后吃圣餐。很神圣很庄严也很愉快。是心灵特别圣洁愉悦的那种欢娱。

后来我们与父亲和教堂都不再在一起了。教堂不在了。父亲不知关在什么地方了。很多的圣诞夜,只有妈妈和上帝与我们同在。

从警察局出来,我又饿又冷。我踏着地上的雪花行在小巷里。雪花飘到地上立即变做了污泥。我想接一朵雪花看看,看它们是六角还是八角的。我和小朋友为此争执过。可我接不住。我太冷,浑身发着抖。后来我才懂我是在发烧。我的心里如地上污泥般的雪一样,乱糟糟的。那时我太小,还没有足够的智慧向妈妈撒谎。我不能让妈妈知道我被警察局关了一夜。

下午我出门时是没下雪的。我穿的很单薄。那天下午我没上学。记不得是不是又旷课了。因为我很饿。也因为没钱买练习本和蜡笔,我想用蜡笔画几张圣诞卡给妈妈和姐妹们。我去车站卖烟卷儿了。是的。虽然我才上小学,但是我就会卖烟卷儿了。而且我还会做烟卷。为了一家子的生计,妈妈在下班后,从人家那里学会了用一种木板作的简易卷烟机卷烟卖的活计。就是用两块梯形木板中间夹一块三夹板和圆木棍就成了。后来我还会只用一支筷子和一张白磅纸做烟卷儿的本领。怎么将烟叶切成很细的烟丝,怎么加香料,我都会。

很小我就会向路人兜售烟卷了。很便宜,只1毛5和2毛一盒。还可以单卖零支的。我一直惊讶那时我怎么没变成街上的坏孩子。但是我认识了一些大人们眼中的坏孩子。我却觉得他们并不坏。在车站旁边的一家餐馆,我出了事。

我在向一位进餐的男人兜售烟卷时,意外发生了。那男人不耐烦地撵我离开,并骂着XX养的小要饭的。我很愤怒,但是不敢还嘴。这时一个我认识的孩子冲过去端起男人放在桌上的碗就往嘴里倒食物。男人与他抢夺那只碗。碗里盛着什么我不记得。但那是食物,那时食物与命一样宝贵。哗啦一声,碗掉到地上碎了。那孩子哧溜一声跑了。

我惊吓地看着男人。我还听到餐馆里的负责人高声叫着跑了过来。我只记得有一只巨大的锤子一样的东西迎面砸在脸上。其实那只是一只大人的大巴掌。我的脑子嗡嗡乱响,眼前有许多的晶莹的星星飞舞着,很好看的。后来的事我就不知了。

我醒过来时是在一间只有两张办公桌的空房子里。我冷得瑟瑟发抖。不知这是哪里。幸好进来一个人。我看了,吓傻了,身上抖得更厉害。那是一名警察叔叔。在这里在我的生活里,我没资格称呼警察叔叔。他的模样让我觉得我就是个小流氓。

警察告诉我这里是警察局(其实是派出所),问我知不知道为什么到这里来。这是童年的我第一次进警察局。是作为一个小犯人。我察觉裤筒里湿漉漉的。我觉得我一定快要死了。

警察说我是与其他人合伙抢劫被抓来的。把我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搜到桌上。那些东西里有我卖烟卷的钱和没卖完的烟卷儿。警察说这些就是抢劫的证据。要我交出同伙。我不可能辩解,我只有恐惧。私卖烟卷也是犯法的。我不可能交出同伙。他是街上的“野孩子”,上海人称作的小瘪三,如我在大人的眼中一样。警察说我如果不交出同伙,就别想离开这里,还要被关到少管所里去。我不记得我是不是被吓哭了。我一生中很难有哭的机会。

警察关了门出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是蹲在地上睡着了。门又开了。警察带进来两个人,一个是比我大好多岁的女人──长大后想起来那其实是个大女孩。还有一个竟是那个我认识的男孩。警察让我们确认了对方后把男孩带到另一个房间。

警察开始讯问那个大女孩。问了许多我不懂又让我觉得脸上发燥的问题。很详细的细节。我依然蹲在地上。警察似乎忘记了我。我的头很沉,怎么也抬不起来,又枕着双腿睡着了。我竟然进入梦乡了。大约是梦见我在教堂吃圣餐的情景。还唱着圣歌:有平安在我心,非世界所能赐……

我从梦里惊醒过来。是警察在敲我脑壳。我迷迷糊糊忘记我在哪里。我揉揉眼睛,见到那个大女孩还在。她的手被手铐铐在了窗户栏杆上!一双惶恐求助的眼睛盯着我。我心里无比惊惶。这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一个人被手铐铐着,而且是个女人。从小我就觉得女人很弱小,是不能受一点惊吓的。我突然有一种想救她的愿望。可惜我似乎比她更弱小。

警察大声对我说:来按个手印,回家去。这时我是惊喜还是已经没有了知觉,记不清了。我不敢问为什么放了我。以后我想是那个我认识却不知住哪儿的男孩救了我。在那种情形下,他居然没有撒谎。不知那时我们这些坏孩子怎么都不会撒谎和作假。

出了警察局,我怎么也忘不了那对无助的被捆绑在窗子上的眼睛。那双眸子深深刻在了我童年的记忆里。

我浑身抖索着走在小巷里。已经是深夜。我发现我迷路了。我不知是从什么方向出来的,我该怎么走。我在发高烧,我实在走不动了。我记得妈妈还在家等着我过平安夜呢。她一定很着急。我也想起了老师为我们念过的那个童话故事。我怎么这么像童话里那个小女孩呢?但是我有妈妈,还有众多姐妹。我知我不会那么悲惨地死去的。
我心里也很着急起来,兄妹们已经吃过圣诞晚餐了么?妈妈给我留了一份么?

… …

包间里的暖气让我吐不过气来。我走出包间来到一个比较清静的走廊。走廊上有几对估摸是学生的恋人,有的穿戴着一身圣诞老人打扮,情意缠绵,喃喃私语,像一道美丽的风景。我会心地一笑。是的,我一点不妒忌他们。我想,主耶稣这时也会惬意地笑着。
  
这时圣诞钟声响了起来。
朋友们从包间里跑出来对我喊:圣诞快乐!我也欣慰地对朋友们说:圣诞快乐!

本文转自互联网,仅为读者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发现有版权疑问,请及时与我们联络。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李任科﹕抗议中国政府 抗议杭州警察
大型演出聚首平安夜 张学友一人撑起《雪狼湖》
另类侦探 专调查配偶平安夜和谁共度
团结战斗   保卫我们的平安夜
最热视频
2021预测:全球瘟疫更具毁灭性 善恶大决战
史前文明:地球上真的生活着三种人?
【新闻看点】武汉封城周年 上海再现随地倒
【唐青看时事】台海挑衅 习拜川博弈内幕
【微历史】共产党利用民主在三个大国夺权(上集)
【珍言真语】何良懋:社交媒体与现代科技垄断危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