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情

成就背后的一盏明灯

默耕
【字号】    
   标签: tags: ,

今天,母亲与子女三人并没有因为被赶出家门而丧志,反而活得更坚强,在市场里,时常可以听到她开朗的叫卖声,有时两个活泼顽皮的小孩还会帮忙喊呢。他们正与艰苦的寒冬搏斗,相信有一天会迎接到温暖春天的来临。

在市场的小角落,有一个卖馄饨的妇人,年纪轻轻的她,每天早上带着儿子、女儿到菜市场来卖馄饨。两个小孩约四、五岁,这个年龄的小孩应该是每天快快乐乐地上幼稚园,他们两个却要跟着母亲一大早就到菜市场里,“来啦!馄饨一包二十,小姐,买一包啦!”“阮的馄饨都是真材实料,欧巴桑买一包回去煮啦!”那位妇人不停地对来来往往的买菜者叫卖,希望能挣得一些钱给小孩子过更好的生活。

这位妇人的凄惨背景早就在镇上传了开来,以前她曾经是一位贵妇人,她的先生是一位很成功的企业家,但是男人有钱后就开始过花天酒地的生活,后来结识一位舞厅的小姐,就抛妻弃子的离去。这整个情事要回顾到十二年前……

十二年前,这位妇人跟他的前夫同在一间学校念书,她的前夫是穷人家的小孩,她却是一个富家千金。当初两人开始交往的时候,女方的家人很反对,他们一直觉得这样的恋情门不当户不对,但是在女孩的坚持之下,还是让他们交往了。那时,他们两人一个专科四年级、一个五年级,男的比女的大一岁,隔年男的毕业后,就先当兵去了,女的继续念专五。在专五这一年当中,不乏英俊帅气的男生来追求他,但是她依然忠于初恋,不改其心,坚决要等待心爱的他光荣退伍。

在她前夫当兵的这两年当中,他们还是持续地交往,虽然距离很远,但是他们的感情似乎不受这个距离所阻挡,愈演愈亲密、愈来愈火烈。前夫当兵放假的时候也常到她家去探望她,她的父母对这位可能成为未来女婿的男子愈益欣赏,还提议在他退伍后,要提供资金让他自行创业。这些话听在这对情侣的耳里,相当地兴奋,至少以后成家之后,有一个稳定的事业,家庭经济就不用愁了,就这样双方都对未来抱有很大的期待。

女的在专五毕业以后,回到自家的企业里做会计的工作,静待男的一年后退伍,就要展开他们另一段崭新的人生。一年后,男的退伍了,跟他未来的岳父商量,又考虑他专科所念的科系,决定自创小家电工厂。筹备了半年,家电工厂成立了,两人也同时在这个时候结婚。初期时,工厂为一些知名品牌做代工,草创的这段期间,两个人忙得不可开支,女的像贴身秘书一样,所有幕后的事都一肩扛起,就算要增资或工厂财务上需要资金调度的时候,也都是她回家向父亲开口。她的父亲看到他们这么努力,只要女儿一开口要多少就有多少,在资金充裕的情况之下,从代工慢慢转向自创品牌,不只是扩充生产线,还增设了研发部门,延揽不少优秀的人才,公司的业绩增增日上,市场上的需求也不断地在增长。公司的负责人当然顺势成为了一位知名的成功创业家。

在名誉、地位、金钱的哄抬之下,这位成功创业家已经浑然忘了自我,外界看到他的表面,都对他赞誉有加,每天应酬的生活让他沉醉于酒家、舞厅当中。时常不回家过夜的他,也忘了两个小孩在家里等爸爸回家,可是常常都等不到,抱着失望而入眠,即使等到了,也是看到父亲一副醉醺醺、耍大牌的样子。在小孩子幼小的心灵中很清楚,他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爸爸了;没有回家的夜里,他时常跟酒家或舞厅小姐在宾馆里过夜,放荡地享受那一夜的温存,丝毫没有一个身为家长的责任感,也没有感到疏于照顾家庭的罪恶感。

过去,在家电公司还需要依赖岳父时,偶尔还会听听岳父的劝说,不料过了不久,他岳父投资大陆失败,所有的家产散尽;这时,也正值他飞黄腾达的时刻,他对岳父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岳父成为他对老婆不满的出气筒,只要老婆做得有点不如他意,就当着她的面对岳父大吼大叫:“看啦!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女儿,成天只会在家当黄脸婆”,还用手指指着岳父的额头说:“你喔,你们这家子最没有用了啦!跟你们在一起,有一天我会被你们拖垮……”,这种话出自于一个过去受过别人恩惠,如今却恩将仇报者的嘴里。

当他跟一位酒家小姐的恋情如火如荼的展开时,以“妻子照顾家庭不周”的名义对她老婆提出离婚要求,她老婆没有说第二句话,马上签下离婚协议书,带着两个小孩离开了她辛辛苦苦建立的家。

今天,母亲与子女三人并没有因为被赶出家门而丧志,反而活得更坚强,在市场里,时常可以听到她开朗的叫卖声,有时两个活泼顽皮的小孩还会帮忙喊呢。他们正与艰苦的寒冬搏斗,相信有一天会迎接到温暖春天的来临。

她的前夫,一个成就颇高的企业家,但是他的人格足以撕裂这一切的虚伪;只是在这个重表面的社会,究竟有多少人看到成就背后的那一盏明灯?(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父母去世二十余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隐痛。其实我与父母的情非儿女情,乃是质疑人生的一种萦绕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屿山天坛大佛。(公有领域)
    每一次,从香港回深圳,火车终点站是,罗湖。都会的繁华灯火渐渐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开始现出黑的夜色,发亮的河流。就在此时,罗湖关到了。经过繁琐的验证,安检,走过火车站的长长的栈桥,豁然一片的站前广场,喷泉池边永远坐着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筑物,马路一律比香港宽,汽车也比香港的车辆大许多,按着喇叭不由分说地将路堵起来,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间。此时想起香港,削薄入云的建筑,斑驳唐楼,精巧庙宇,泼溅的灯火——格外地像一个梦。
  • 话说这王喜的师兄荆轲功败身殒,消息传来燕国,举国哗然,人人自危,都想灭国之灾在即。隔年,秦军果然攻破蓟都(今北京),燕王为解秦王之怒,斩下太子丹,将首级献给秦军。
  • 中共病毒肺炎发展到现在已经进入一个纷乱的状态,部分人士认为疫情已经减缓,尤其有些人士已经迫不及待要出门活动甚至游览了。
  • 旅行时满载的梦想,却总在回到自己家中打开冰箱看到空无一物的那一瞬间,回到了现实。那些被盈满的灵感和经验,总能让自己决定勇敢地丢弃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什么,掏空后,重新再来。
  • 诗人曾说:“黑暗来临前/我们原是不认识彼此的/苦难来临时/我们相拥而哭泣/当黎明到来时/已是灵魂的兄弟/太阳升起时/我们会像家人一样道别。”
  • 有三个月未通信了,这几天心情沉重。香港国安法要砸到香江里去,把一个好端端的国际都市像包粽子一样五花大绑,把大陆流氓管家的手段用在那里。
  • 这世间每个人的人生必然都是一本书,都是累积历史和文化的一部分,因为最平凡的永远最真实。
  • 如果撑不下去了,就来书店吧!关于迷惘与焦虑、梦想与希望,一期一会的相谈。
  • 帝少昊时的百鸟之王凤鸟,早就消失成了传说。而伯劳从上古绵延到今天生生不息,想想看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它的历史太久远,而最终“伯劳”一名取代了《诗经》里的“鵙”,这恐怕与一段叫人唏嘘的转世故事有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