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艰难岁月

心中的宝塔(12)——温情

屠龙、孟圆编辑整理

(白少华、季蕾夫妇在北京紫竹院公园)

  人气: 31
【字号】    
   标签: tags: , ,

2001年,少华终于又回到了北京,又能和原来的功友们在一起了。他一回来就像进入轨道,事情一个接一个,忙的不可开交。一天,李旭鹏告诉他原来在颐和园南门一起炼功的功友曹静因为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抓到青龙桥精神病院关押。听到这个消息,他们很为曹静担心,她是个文静的姑娘,说话都很少大声,在那种地方她能受的了吗?

他和旭鹏以亲属身份到精神病院去看望曹静。虽然对那里的情况做了充分的精神准备,但看到好端端的曹静被迫生活在那些疯疯癫癫的人群中,他们内心说不出的滋味。

能看到昔日的同修对曹静来讲是意外的惊喜,她抓紧一切能讲话的机会告诉少华和旭鹏,精神病院的大夫 像对待精神病人一样,将她绑起来,强行注射药物,还逼她吞食药物,她身心都受到摧残。从曹静的脸上,少华和旭鹏能看到她所遭受的痛苦,可是曹静却从兜里拿出她抄写的经文,给少华他们看,告诉他们她还在坚持每天背法,还安慰他们有法在她什么都不怕。

离开精神病院,少华和旭鹏都为曹静担心,希望她早日脱离虎口,同时也为她对大法的那份坚定而感动。他们默默的祝福她。过了一些天,少华突然接到曹静的电话,说她刚从精神病院逃了出来,要他们去接她!少华和旭鹏真是太高兴了,赶紧把她接到他们的临时住处。

可是几天下来,少华和旭鹏都发现曹静总是坐卧不安。其实连曹静本人都知道,这是她被迫服用那些精神药物的结果,她尽量的控制自己,尽量不给少华他们添麻烦。在人群中,旭鹏总像个大哥哥似的,非常耐心,和善。曹静从精神病院逃出来,什么都没带。旭鹏抽空给曹静买了换洗衣物,还把换下来的衣服替她洗了。

少华在家是老小,很少照顾别人,看着旭鹏这个大小伙子替别人洗衣服,还洗的那么坦然。想起他一直默默的为他人付出了那么多,少华感到自己在修炼上的差距,默想,“是呀,师父要我们做任何事都先考虑别人。可我只是告诉曹静不对头,要控制,却没有设身处地的为她的情况着想,帮她解决一些实际困难。自己差的很远啊。”

旭鹏正洗曹静的衣服,看见少华站在那儿,就举起湿漉漉的衣服,招呼少华说:“你闻闻这味。”少华走上去,一股药味扑了过来,让他忍不住“啊呀”了一声。旭鹏一脸忧虑“我洗了两遍还这样呢!”把正常人送到精神病院逼迫吃破坏神经的药物,这种事情只在日本电影《追捕》中看到过,可是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真是什么都干的出来!

在旭鹏和少华的帮助下,曹静有了一个相对安定生活的环境,通过学法炼功,她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恢复了许多……

虽然生活很艰苦,工作也很忙,少华仍然抽空就给季蕾打电话。他惦念她们母女,希望她快来北京和他团聚。

他知道季蕾不想来的真正原因:这个地方有太多痛苦的回忆,这让季蕾害怕,怕再被迫害,再过那种提心吊胆流离失所的生活。

2001年秋,少华和几位受难同修准备一起出国,经过南京时住了几天。为了大家的安全,少华没有跟季蕾联系。那天晚上少华站在临时租的楼房阳台上,远望金陵城的灯火,思念之情油然而生。

真是“独自莫凭栏”啊!在北京时是多么盼望和家人团聚,可他太忙了。可现在,他知道,他只要走出门,迈上公共汽车,一个小时以内就能见到朝思暮想的妻子和小真宇,可他不能,甚至一个电话都不能打!

离开南京后不久,少华在季蕾生日那天给她打电话,听见少华的声音,季蕾再也忍不住了,自己独自带着小真宇,又要工作,再加上担心和惦念少华在北京的危险处境,她大哭着:“你居然还想着我的生日!!!”少华无言,他默默的在话筒这边听着妻子的哭诉。有谁能知道他们有多少情感静静的埋在了心底,随着时间就着泪水悄然流去。

在迫害中出国是很难的,少华觉得不需要浪费那么多时间,决意回京继续做他应该做的事情。

归途中少华又经过南京。这次是他一个人,他决定去看看季蕾和孩子。小真宇已经一岁半了。一想到踏上公共汽车,不用多久就能见到朝思暮想的妻子和女儿,能亲亲小真宇那张粉扑扑的小脸,少华心中别提多高兴了。

真宇画像
(2002年底白少华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关押时所画)

青青野百合
花开在山坡
洁韵悠天地
云飘我清歌
小宇 2002.4.23
爸爸画于 12.30

少华特意到路边的小店,想给孩子买件衣服。少华在她身边没呆几天。他希望能给女儿买一件最漂亮的小衣服。

少华在摊子前转来转去,最后只挑了一件10元的小外套。以少华的眼光,这件小衣服并不令他满意,可是他却只能拿出这么多钱。少华心里说:“爸爸没有钱,身上的钱都是同修资助向世人讲真相用的,只能是表示表示了,你以后会明白爸爸的。”

那天,一家人总算一起待了一天,季蕾看着少华狼吞虎咽的吃相,特想笑。唉,钱都用来买了那件小衣服,所以……

可小真宇却不认识爸爸,她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对她这么亲切,所以一个劲往妈妈身后躲。

少华心中酸楚,有点不知所措。和小真宇分开时她刚会翻身,可现在她已经可以满地跑了……

季蕾告诉少华,她生活中需要一个依靠,她有了个朋友……

少华又一次踏上了回京的列车,心情沉重。

可是他却不知道,一场大难正在前面等着他呢。他将要面对这一生中最严酷的考验。@*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打压之后少华有些迷茫,确实有点不知怎么做好了,经过思考,他认识到:作为法轮功学员,当然相信真相终将大白天下,但作为大法的受益者,知情者,不能就这样坐等那一切的到来,法轮功学员怎么能坐看谎言毒害我同胞呢,如何能从容“邪之压正”呢?!
  • 1999年7月20日凌晨,全中国警察统一行动,秘密抓捕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清晨炼功时看到人少了很多,大家才得知此事。于是全国法轮功学员们再次集体上访,老白家全家去天安门上访。
  • 1997年《北京健康报》中出现了污蔑法轮大法的内容,少华当时想用不着理它。后来听说有许多学员给报社写信说明事实的做法,他内心一震,是啊!这不是更好的,更积极,更纯正,更有益的做法吗?
  • 昆玉河(北京昆明湖与玉渊潭之间的河道)畔的玲珑公园,原来叫慈寿寺,以一座佛像众多的玲珑宝塔而闻名。
  • 95年少华毕业后,他没有再想找。照他的想法,刚工作,生活艰苦,不适合找对象。所以他决定努力工作,等生活安定些了再考虑个人问题不迟。
  • 白家兄弟晓钧、少华都才情过人,又都从年少就在钻研各种的宇宙人生的道理,向往高尚的精神境界,终于他们找到了苦苦寻觅的真谛。
  • 以少华的多才多艺,大学生活自然丰富多彩。但人大生活对少华印象最深的还是人大党委书记给入学新生的报告。
  • 第一次高考,成绩出来了,少华总分只有300来分!真拿到这份成绩单对他是一个绝大的刺激。这决不是他真实的成绩、更不是他真实的能力的反应!但中共制定的高考制度完全不注重人的综合素质,还要求学生不能有自己的独立见解,死背书本,还得一锤定音。
  • 从小的家庭氛围使少华觉得自己上大学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很聪明,并不很用功成绩也不错,还常参加很多活动,乒乓球,排球,滑冰样样都拿奖,各项学科竞赛也常常有所斩获,功课真不差。他一直梦想自己能够去北京上大学。
  • 老白家出名,是因为这个家庭有很多桦南地区之最。除了北大荒画派的领衔人物白仃先生是“当地唯一的画家”外,老伴也有一个当地之最,白妈妈是当地教龄最长的音乐教师,几十年下来,老俩口相依为命,生活虽然清苦,倒也宁静平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