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公用瑜珈垫细菌多 可能引发皮肤病

于止戈

人气: 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8月1日讯】(大纪元记者于止戈编译报导)葛瑞格.柯恩(GREG E. COHEN)是长岛大学附设医院专治足部问题的医师,他经常听到妇女抱怨脚上出现红色肿块或发痒区块的难堪景象。几年前,柯恩医师在纽约布鲁克林高地区(Brooklyn Heights)执业时,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些现象。但近两年来,他发现在他的病人中罹患香港脚与足疣者竟高达半数,在诊断时,他通常会先问:“你练瑜珈吗?”而答案往往是肯定的,因此,他认为不洁的瑜珈垫可能就是最大元凶。

其实,许多运动场所都会提供消毒剂,供使用者清洁运动设备,只是遇到坐垫,他们就没那么勤奋了。我们经常看到工作人员清理健身车,但是很少看到他们消毒垫子。而且共用器材、大量排汗与储藏室闷湿的结果,使体育馆一直是病毒、霉菌与细菌的温床,因此,柯恩医师的发现已经让许多瑜珈爱好者开始担忧了。

虽然至今并未有任何研究证实瑜珈垫上的霉菌、细菌及病毒会直接导致皮癣、疣及葡萄球菌感染,且根据《瑜珈》杂志的报导,在2005年全美国有165万人练习瑜珈,比2002年增加了四成三,所以有些人认为柯恩医师的发现纯属巧合。但洛杉矶Cedars-Sinai医疗中心的足部外科主任诺琳.欧思威尔(Noreen Oswell),以及曼哈顿西奈山医学中心的皮肤外科主任艾伦.马尔慕(Ellen Marmur)亦均表示,在过去的1至2年中,他们的确都注意到了很多皮肤感染病例与使用公用垫子有关。

纽约市Bikram 瑜珈中心的所有人珍.罗勃(Jen Lobo)表示:“我们每天晚上都会用瑜珈抗菌喷液清洁垫子”,并挂起来晾干。“周末我们还会把它们放进加有Dr. Bronner’s肥皂的机器清洗,这是一份很繁复的劳力工作。”而这也正是她将垫子的租金由美金二块钱增加至五块钱的原因。

目前全美有六种的瑜珈坐垫清洁剂在市面上销售,像手脚护套这样的新产品也已在市场上热销,为常使用公用垫子的人提供了一些保护措施。许多健身房也鼓励运动人员购置自用垫子,或将清洗垫子订为会员义务,例如洛杉矶的Sports Club在教室外都放有擦拭器具,Gold’s在大多数的营业场所都会提供抗菌溶液给瑜珈学生。

不过,在连锁健身房之中,每一家的清洁工作都不一样。Equinox Fitness团体健身部的经理卡洛.伊思佩尔(Carol Espel)表示他们每隔一天都会用以柑橘为基底的消毒剂擦拭垫子,每个月再以机器洗两次。Crunch Fitness发言人艾咪.史翠珊(Amy Strathern)虽然也说:“目标是坐垫每天清洗一次”但她也承认说:“我不知道。这要靠每一处健身房的经理来确认工作是否妥善完成。”

在全世界超过二十五国有过工作经验,并创立了节约生活网站Idealbite.com的纽约布鲁克琳区瑜珈老师海瑟.史帝文生(Heather Stephenson)表示:“以我的经验,清洗垫子不是例行工作并非令人难以置信。”并补充表示倒立用的毯子“也没有经常清洗”。

专家不但警告部分健身房不会优先处理卫生问题,更担心清洁溶液不是那么有效,纽约大学医学中心临床微生物学主任菲利浦.提尔诺(Philip Tierno)表示要让垫子的擦拭生效,这些溶液必须含有酒精或一般洗洁剂常用的四基铵杀虫剂。他也补充说擦拭过程必须让整个表面潮湿,肥皂与水不能杀菌,但是氯可以。

目前经销擦拭用具、泡沫清洁剂及洗洁剂的瑟琳娜.史德尔林(Selena Stirlen )在生产线开始运作的六个月前,拜访了全美国二十家瑜珈中心,在询问了他们的清洁工作运作情形后表示:“很多瑜珈工作室负担不起清洁用品,他们只能每年用机器做两次主要的清洗。”

长期练习瑜珈的人倾向自己购买坐垫,也不会将坐垫借给他人,因为他们认为坐垫是运动中的贴身配件。《瑜珈生活》杂志(Yoga Living)总编辑罗柏.布特拉(Robert Butera)认为清理自己垫子事关“表现自立与尽己所能增进自己的健康。”

洛杉矶的行销总裁罗宾.帕金森(Robin Parkinson)大约从半年前开在Westwood 的Equinox练瑜珈,由于她认为:“我也没养马,但还是在骑马。”所以未购买坐垫只用公用坐垫。但有一天她突然注意到右臂上一块鳞片状的红色肌肤开始发痒,紧接着在她的左脚与大腿内侧也开始发痒后,她看了四位医生,但似乎没人知道哪里出了错。直到最后一位医师开给她可体松软膏,并告诉她停止借用公用坐垫后,她才说:“之后我没有再使用过公共坐垫了。”

达比.弗莱迪莉丝(Darby Friedlis )在曼哈顿市东区的Bikram中心练了两年的瑜珈,在某次的每月例行修剪脚指甲中,年仅二十五岁的她说:“修指甲的小姐看了我发痒又带点鳞片状的脚一眼,便说:‘你得了香港脚。’”她在维吉尼亚州Fairfax地区担任疼痛治疗师的父亲也认为不干净的坐垫可能就是问题的根源。于是,她使用市面上就买得到的软膏将香港脚治愈后,便没再练瑜珈了,并表示:“我现在使用椭圆轨道机或跑步机,一些穿着鞋使用的器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