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一)

荒芜的田园(1)
蔡成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22日讯】我找不到路了。

只得一脚踏进干枯的田间。有个孩子领着狗跑过我身边,他们用蹦的动作前 进。尾巴翘得高高的小狗一蹿,看不见了;接着,穿粉红上衣的孩子也看不见了;最后 ,连我自己也看不见了。

蒿草太盛。蒿草将狭窄的田间小径彻底掩藏起来,蒿草完完全全将我们淹没在它漫天漫地的世界里了。

此时是秋天,我正走在湘中益阳一个名叫金盆桥的小村庄里。与我的鞋底进行第一次亲密接触的是当地农民原本世代用来种植水稻的良田。现在,这不是良田了,是荒芜寂寞的田地。我在蒿草里艰难行走,蒿草拚命拉扯我的脚我的手。

与蒿草紧紧团结一起霸占了田园的是稗子。稗子,据考证,它在地球上出现的时间比稻谷还早。别看它长得颇像稻子的近亲,实则是稻子的宿敌。稻谷出现在哪里,它们就跟随到哪里。农民与稗子进行过坚持不懈的斗争。稗子还年幼,瘦弱纤细的它们就开始厚着脸皮跟秧苗争夺肥料——我偶尔会瞎想,若谁没事找事去弄部稗子的发展史 ,很可能写完一看,是部稗子与人类作长期斗争的“血泪史”——农民在稻田里仔细搜寻,找出稗子躲藏的身影,扯了扔掉;但很快,新稗子又长出来了,于是又扯;又生, 又扯……稗子用最坚忍不拔的斗志告诉人类:我们是赶不尽杀不绝的。

现在好了,稗子胜利了。趁农民冷落田地哪怕只是一年时光,它们就伴随着蒿草以星火燎原之势迅速席卷整个田园。村人没谁去想这是悲哀或别的。他们在秋后的季节里,用懒洋洋的目光打量着稗子,打量着蒿草。他们懒得去田间里走走,他们看着稗子在风中摇头摆尾的得意样子 ,他们也不生气,他们更不会觉得好笑。由得你们去,你们想占领了田园就占领去吧。

这,就是我为撰写《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一书,而在中国南方六省乡村行走途中所看到的最令我陷入忧虑的情景——稗子用醒目的密密麻麻靠在一起的挺立姿态告诉我:田园荒芜啦,田园是我们的天下啦!

得了500万国家最高科技奖奖金的袁隆平先生骑着款式很陈旧的摩托车在田间跑来跑去,带领弟子们使劲作着试验,使水稻的亩产量节节涨高,涨到令一位生于 1937年的江西吉安的老农孟春来吃惊不已:“现在的稻子只种一亩,就够得着过去种四五亩地了!”确实如此,1950年中国大陆农田亩产平均242斤,到2001年,亩产平均数已达950斤。

说来,袁隆平这位扎根于中国乡村泥土上的科学家,他的科研成果不管对全世界还是中国,绝对都算得上大大的福祉!但他显然没料到,他千辛万苦培育出来的杂交水稻产量再高,我们的农民兄弟也越来越不乐意与田园打交道了。我拍下了众多田园荒芜的镜头,那些看起来美丽实际上令人痛惜的照片,用最直白的方式“讲述”了一个真实的乡村:农民告别了田园,农民告别了农村

———节选自《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

@

作者简介:

蔡成,中国青年作家,现居海外,在中国大陆、台湾、美国、澳大利亚等地共发表近200万字作品,长于散文、随笔创作,已出版有《左手跟右手下棋》、《花花草草与人生菩提》、《情人看招》、《生命向左转弯》等散文、随笔集。

2002年开始,蔡成怀着社会忧虑之心,从繁华的深圳出发,先后19次前往福建、湖南、江西、安徽、广东、湖北、广西、浙江、上海等省市农村,开始“风土中国”系列丛书的创作,接触过中国农村成千上万的农民,通过文字记录和照片拍摄的形式,与 120多位生活在最底层的中国农民开展面对面的直接采访,先后成书《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地工开物 ——追踪中国民间传统手工艺》、《老江湖——追踪神秘的传统江湖术》、《角落—— 99个民间人物的背影》等四部著作。其中《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一书的删改版已在中国大陆公开出版,引起众多忧国忧民人士的关注。《广州日报》、《深圳商报》、《城市晚报》、《解放日报》、《新民晚报》《扬州晚报》、《海南日报》、《中国新书》等报刊杂志曾进行报导和激烈讨论。与此同时,由于该书以照片加文字的形式,平面直观、真实深入地揭示了中国农村的现状与存在的大量问题,因此受到指责和批驳,被指为“无视改革开放后中国农村的飞速发展”,有对 “三农问题”扩大化之嫌,是否定中国农村改革成功的抹黑之作。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是生活在浙江农村的农民,具体位置就是在浙江省慈溪市宗汉街道百兴村,从小给我们的记忆这里的村民淳朴善良,辛勤劳作.可自从我们这里的王姓村支书上台以后,整个村越来越让我们感到陌生了。
  • 【大纪元9月17日讯】长沙网瘾少年魏程和青海山区贫困少年高占喜,有机会在湖南卫视一档节目中互换角色7天,魏程去给一个盲人爸爸当儿子,吃粗面馍馍,下地干农活;而盲人爸爸的真正儿子高占喜到魏程家体验富足生活。七天过后,魏程向农村父母下跪,说要悔过自新,而高占喜则说,只有考上大学才能走出大山。
  • 在中国大陆农村,有一群孩子,他们不是孤儿,却常年不能与父母团聚;他们尚未成年,却需要独自面对生活的挑战;他们天真烂漫,却常常内心孤僻充满阴霾。因为父母到城市里打工谋生,这些留守在家的孩子有一个共同的别称“留守儿童”。
  • (大纪元记者冯静综合编译) 中国有大批农村劳动力为生活所逼,到城市打工谋生活,但是城市户口这一中共政策条文威胁着他们在城市的生存权利。子女上学是多数民工家庭面临的最大难题。大多数城市的中小学都拒绝接收民工子女入学,或者要求他们缴纳比城市居民子女高出许多的学费。北京官方最近关闭239所私立民工子女学校,使这些孩子失去教育的权利,在都市飘泊。
  • 中国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今天表示,当前中国农村医疗卫生工作发展面临的最大障碍是人才短缺。
  • 【大纪元9月9日报导】(中央社台北九日电)据中国有关部门最新统计显示,中国十五岁以上的成人文盲人数高达一亿人左右,大多数集中在西部农村,其中一半是女性。报导说,中国扫除文盲的工作依然严峻,长路漫漫。
  • 【大纪元9月5日讯】从8月底开始,上海、南京、杭州等城市突然来了一群不速之客,成群的褐色小飞虫在城区肆虐,所过之处,天空就像下起“虫子雨”一样,据专家分辨,这是一种农村常见的农作物害虫--稻飞虱,对农作物有危害。虽然上海4日晚上的一场大雨,令这群成千吨的稻飞虱顿时从上海市中心消失,但是省气象台专家警告,由于气候适宜,本月10日前后,稻飞虱还会大暴发。
  • 【大纪元7月31日报导】(中央社台北三十一日电)中国总理温家宝日前视察河南农村,亲自帮农民解决进城卖桃子的禁令,赢得亲民形象。但是这一来,使得都市对农民三轮车、摊位的管制通通成为攻击的箭靶,中国官方媒体认为,农民利益是“重中之重”,种种损害农民收益的“城市禁令”都应取消。   新华网报导,温家宝七月十五日视察河南洛阳市送庄镇农村期间,当地村民李剑雷因不满洛阳市区搞创建禁止进城卖桃,向温家宝“实话实说”,温家宝现场解决桃农进城卖桃难题。洛阳其他县乡的瓜农也跟着受益,和送庄镇桃农一样拿到“进城直销特别许可证”。
  • 【大纪元7月31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曾淳良北京三十一日电)据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等单位开展的一项新农村调查显示,目前中国农村内部分化极为严重,而且被调查的最富与最贫农村的人均年收入相差十二倍之多。 北京“中国青年报”今天报导,今年五月,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研究室、江苏广播电视总台新闻中心与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社会学系的一百多名师生分成十个小组,分别在山东、陕西、河北、河南、山西、安徽、天津、河南、江苏和广东等地的二十个行政村,开展一项关于新农村的调查。
  • 据报导,目前中国有三亿多农民饮用不合格的水,农村饮用水符合饮水卫生标准的比例仅约六成六,三成四的农村人口饮用水存在水质污染或污染隐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