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鄉村行走——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南方農村(一)

荒蕪的田園(1)
蔡成
font print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9月22日訊】我找不到路了。

只得一腳踏進乾枯的田間。有個孩子領著狗跑過我身邊,他們用蹦的動作前 進。尾巴翹得高高的小狗一躥,看不見了;接著,穿粉紅上衣的孩子也看不見了;最後 ,連我自己也看不見了。

蒿草太盛。蒿草將狹窄的田間小徑徹底掩藏起來,蒿草完完全全將我們淹沒在它漫天漫地的世界裡了。

此時是秋天,我正走在湘中益陽一個名叫金盆橋的小村莊裡。與我的鞋底進行第一次親密接觸的是當地農民原本世代用來種植水稻的良田。現在,這不是良田了,是荒蕪寂寞的田地。我在蒿草裡艱難行走,蒿草拚命拉扯我的腳我的手。

與蒿草緊緊團結一起霸佔了田園的是稗子。稗子,據考證,它在地球上出現的時間比稻穀還早。別看它長得頗像稻子的近親,實則是稻子的宿敵。稻穀出現在哪裏,它們就跟隨到哪裏。農民與稗子進行過堅持不懈的鬥爭。稗子還年幼,瘦弱纖細的它們就開始厚著臉皮跟秧苗爭奪肥料——我偶爾會瞎想,若誰沒事找事去弄部稗子的發展史 ,很可能寫完一看,是部稗子與人類作長期鬥爭的「血淚史」——農民在稻田裡仔細搜尋,找出稗子躲藏的身影,扯了扔掉;但很快,新稗子又長出來了,於是又扯;又生, 又扯……稗子用最堅忍不拔的鬥志告訴人類:我們是趕不盡殺不絕的。

現在好了,稗子勝利了。趁農民冷落田地哪怕只是一年時光,它們就伴隨著蒿草以星火燎原之勢迅速席捲整個田園。村人沒誰去想這是悲哀或別的。他們在秋後的季節裡,用懶洋洋的目光打量著稗子,打量著蒿草。他們懶得去田間裡走走,他們看著稗子在風中搖頭擺尾的得意樣子 ,他們也不生氣,他們更不會覺得好笑。由得你們去,你們想佔領了田園就佔領去吧。

這,就是我為撰寫《在鄉村行走——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南方農村》一書,而在中國南方六省鄉村行走途中所看到的最令我陷入憂慮的情景——稗子用醒目的密密麻麻靠在一起的挺立姿態告訴我:田園荒蕪啦,田園是我們的天下啦!

得了500萬國家最高科技獎獎金的袁隆平先生騎著款式很陳舊的摩托車在田間跑來跑去,帶領弟子們使勁作著試驗,使水稻的畝產量節節漲高,漲到令一位生於 1937年的江西吉安的老農孟春來吃驚不已:「現在的稻子只種一畝,就夠得著過去種四五畝地了!」確實如此,1950年中國大陸農田畝產平均242斤,到2001年,畝產平均數已達950斤。

說來,袁隆平這位扎根於中國鄉村泥土上的科學家,他的科研成果不管對全世界還是中國,絕對都算得上大大的福祉!但他顯然沒料到,他千辛萬苦培育出來的雜交水稻產量再高,我們的農民兄弟也越來越不樂意與田園打交道了。我拍下了眾多田園荒蕪的鏡頭,那些看起來美麗實際上令人痛惜的照片,用最直白的方式「講述」了一個真實的鄉村:農民告別了田園,農民告別了農村

———節選自《在鄉村行走——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南方農村》

@

作者簡介:

蔡成,中國青年作家,現居海外,在中國大陸、台灣、美國、澳大利亞等地共發表近200萬字作品,長於散文、隨筆創作,已出版有《左手跟右手下棋》、《花花草草與人生菩提》、《情人看招》、《生命向左轉彎》等散文、隨筆集。

2002年開始,蔡成懷著社會憂慮之心,從繁華的深圳出發,先後19次前往福建、湖南、江西、安徽、廣東、湖北、廣西、浙江、上海等省市農村,開始「風土中國」系列叢書的創作,接觸過中國農村成千上萬的農民,通過文字記錄和照片拍攝的形式,與 120多位生活在最底層的中國農民開展面對面的直接採訪,先後成書《在鄉村行走——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南方農村》、《地工開物 ——追蹤中國民間傳統手工藝》、《老江湖——追蹤神秘的傳統江湖術》、《角落—— 99個民間人物的背影》等四部著作。其中《在鄉村行走——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南方農村》一書的刪改版已在中國大陸公開出版,引起眾多憂國憂民人士的關注。《廣州日報》、《深圳商報》、《城市晚報》、《解放日報》、《新民晚報》《揚州晚報》、《海南日報》、《中國新書》等報刊雜誌曾進行報導和激烈討論。與此同時,由於該書以照片加文字的形式,平面直觀、真實深入地揭示了中國農村的現狀與存在的大量問題,因此受到指責和批駁,被指為「無視改革開放後中國農村的飛速發展」,有對 「三農問題」擴大化之嫌,是否定中國農村改革成功的抹黑之作。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國勞動部公布的首次全國經濟普查結果顯示,中國農村地區仍有近一億人口掙扎在貧困線上。
  • 前天寫《就建立獨立工會問題的意見和呼籲》一文,忘了一個重要的問題,即:“農民工、臨時工、合同工,應享有普通職工的同等權利,在獨立工會中應與普通職工地位一律平等。獨立工會還應努力為他們爭取應有的平等權利,爭取取消對他們的一切歧視,其中包括違反遷徙自由原則的農村戶口和城市戶口的人為劃分,使農民工及他們的子女享有城市戶口的一切權利,如受教育的權利。
  • 據報導,目前中國有三億多農民飲用不合格的水,農村飲用水符合飲水衛生標準的比例僅約六成六,三成四的農村人口飲用水存在水質污染或污染隱患。
  • 【大紀元7月31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曾淳良北京三十一日電)據中共江蘇省委宣傳部等單位開展的一項新農村調查顯示,目前中國農村內部分化極為嚴重,而且被調查的最富與最貧農村的人均年收入相差十二倍之多。 北京「中國青年報」今天報導,今年五月,中共江蘇省委宣傳部研究室、江蘇廣播電視總台新聞中心與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社會學系的一百多名師生分成十個小組,分別在山東、陜西、河北、河南、山西、安徽、天津、河南、江蘇和廣東等地的二十個行政村,開展一項關於新農村的調查。
  • 【大紀元7月31日報導】(中央社台北三十一日電)中國總理溫家寶日前視察河南農村,親自幫農民解決進城賣桃子的禁令,贏得親民形象。但是這一來,使得都市對農民三輪車、攤位的管制通通成為攻擊的箭靶,中國官方媒體認為,農民利益是「重中之重」,種種損害農民收益的「城市禁令」都應取消。   新華網報導,溫家寶七月十五日視察河南洛陽市送莊鎮農村期間,當地村民李劍雷因不滿洛陽市區搞創建禁止進城賣桃,向溫家寶「實話實說」,溫家寶現場解決桃農進城賣桃難題。洛陽其他縣鄉的瓜農也跟著受益,和送莊鎮桃農一樣拿到「進城直銷特別許可證」。
  • 【大紀元9月5日訊】從8月底開始,上海、南京、杭州等城市突然來了一群不速之客,成群的褐色小飛蟲在城區肆虐,所過之處,天空就像下起「蟲子雨」一樣,據專家分辨,這是一種農村常見的農作物害蟲--稻飛虱,對農作物有危害。雖然上海4日晚上的一場大雨,令這群成千噸的稻飛虱頓時從上海市中心消失,但是省氣象台專家警告,由於氣候適宜,本月10日前後,稻飛虱還會大暴發。
  • 【大紀元9月9日報導】(中央社台北九日電)據中國有關部門最新統計顯示,中國十五歲以上的成人文盲人數高達一億人左右,大多數集中在西部農村,其中一半是女性。報導說,中國掃除文盲的工作依然嚴峻,長路漫漫。
  • 中國衛生部發言人毛群安今天表示,當前中國農村醫療衛生工作發展面臨的最大障礙是人才短缺。
  • (大紀元記者馮靜綜合編譯) 中國有大批農村勞動力為生活所逼,到城市打工謀生活,但是城市戶口這一中共政策條文威脅著他們在城市的生存權利。子女上學是多數民工家庭面臨的最大難題。大多數城市的中小學都拒絕接收民工子女入學,或者要求他們繳納比城市居民子女高出許多的學費。北京官方最近關閉239所私立民工子女學校,使這些孩子失去教育的權利,在都市飄泊。
  • 在中國大陸農村,有一群孩子,他們不是孤兒,卻常年不能與父母團聚;他們尚未成年,卻需要獨自面對生活的挑戰;他們天真爛漫,卻常常內心孤僻充滿陰霾。因為父母到城市裡打工謀生,這些留守在家的孩子有一個共同的別稱「留守兒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