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四)

有多少声音值得聆听(2)
蔡成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24日讯】在聆听到不少声音之外,我还听闻了不少故事,故事沉默无语,但故事里也藏着各类声音。

福建仙游县为了经济开发,向下属某镇东岭村的村民强行征收土地准备建一工业园。因村民人均耕地才2分土地,村民不肯接受协议。县与当地镇政府紧急调动600多名“执法人员”到东岭村“执法”。一时间,村民为一方,执法队伍为一方,双方开始“激战”。石块上天,尿屎乱飞……最后连县镇领导都未能幸免,披上了一身臭烘烘的人粪。

与此类似的故事还有:某地修高速公路,农民为土地征收费太不合理与有关方面发生冲突,公然站在工地上阻止修路;某地领导贯彻上级有关“农村城镇化”建设的口号,决意征收最肥沃的大片良田搞城镇开发,冲突也不可避免地发生,导致领导家的狗被人毒死,领导家的门上经常被人涂上粪便……

公说:“发展经济是当务之急!”婆道:“没了土地,我们靠什么过活?”

谁说的更有道理?我当不了裁判。但征收土地拆迁民房发展经济过程中,各种非法乱纪的事时有发生是事实。因拆迁而闹得全国尽知并导致县最高领导被免职的湖南嘉禾县,该也属于这类故事中的精彩片段。尽管这一事例属于小城镇,不属于正儿八经的农村。但县城都有如此“斗争激烈”,农村则更上一层楼了。

在所有存在于土地与经济发展二者间的“矛盾冲突”中,出现在我面前的有两个事实:越是乡镇企业发展得越不错,没了土地的农民牢骚越盛,背地里骂娘话越狠;另一方面,农民又颇为矛盾地说,乡镇企业发展后,自己的口袋里确实鼓涨了不少。有没有既不伤害农民原有利益,又能带领农民致富的发展路子?

有句话,不知道城里人有否听过:“乡长不下乡,县长不出县。”我在南方农村奔走时,依靠简单易行的询问方式作过统计,80%的村落80%的农民没见过本乡乡长大人的样子。因为乡长大人从不下乡,他在乡长办公室读文件,每天的文件都读不完,他没时间下乡。

县长更累,县长天天都在开会,大会小会,都在办公大楼开,县政府的办公大楼建在县城里,所以县长不出县。情形一:不是不想,是没时间。情形二,时间是有,但不想去,乡间泥泞的路难走,再说去了也没啥好看头。

有群众这么对我说:“干部离我们一尺,我们离干部一丈。”领导干部疏远了 人民群众,人民群众就会抛弃领导干部。这样的声音,真该引起众多高高在上的领导干部的警醒。

还有句顺口溜,听到过三次。第一次听这话,我没听明白:“9亿农民8亿苦,又有半亿在痛哭,只有10万在跳舞。”后来听人一解释,就醒悟了——9亿农民只有10万发财致富了,乐得在跳舞;其他的,8亿人在默默受苦;半亿之上的农民发出点声音来,是哭声。但愿这是夸张。 @

——节选自《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

作者简介:

蔡成,中国青年作家,现居海外,在中国大陆、台湾、美国、澳大利亚等地共发表近200万字作品,长于散文、随笔创作,已出版有《左手跟右手下棋》、《花花草草与人生菩提》、《情人看招》、《生命向左转弯》等散文、随笔集。

2002年开始,蔡成怀着社会忧虑之心,从繁华的深圳出发,先后19次前往福建、湖南、江西、安徽、广东、湖北、广西、浙江、上海等省市农村,开始“风土中国”系列丛书的创作,接触过中国农村成千上万的农民,通过文字记录和照片拍摄的形式,与 120多位生活在最底层的中国农民开展面对面的直接采访,先后成书《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地工开物 ——追踪中国民间传统手工艺》、《老江湖——追踪神秘的传统江湖术》、《角落—— 99个民间人物的背影》等四部著作。其中《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一书的删改版已在中国大陆公开出版,引起众多忧国忧民人士的关注。《广州日报》、《深圳商报》、《城市晚报》、《解放日报》、《新民晚报》《扬州晚报》、《海南日报》、《中国新书》等报刊杂志曾进行报导和激烈讨论。与此同时,由于该书以照片加文字的形式,平面直观、真实深入地揭示了中国农村的现状与存在的大量问题,因此受到指责和批驳,被指为“无视改革开放后中国农村的飞速发展”,有对 “三农问题”扩大化之嫌,是否定中国农村改革成功的抹黑之作。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乡下与人攀谈,问起他们心里最想望的念头。“啥盼头?不多,吃好穿好睡得好,就万事满意了。还有,儿女能读上书,以后比我们有出息就更妙了。哈哈。” 这话,或与此大致相彷的话,我至少能每天听到5次。在中国总人口数里占了三分之二的农民,绝大多数人的要求并不高啊,温饱无忧身体好,希望儿女有出息就够了。
  • 41岁的蔡关说:“正月初三就出门,走路出村,坐汽车到长沙,再赶火车。打工苦啊,要是家乡富裕,谁愿抛妻别子去打工?”蔡关是湖南益阳土生土长的农民。26岁南下广东韶关打工,后来赶上南方城镇狂卖非农户口,靠多年在韶关工作的叔叔帮助,蔡关用钞票使自己摇身一变为“城里人”。接着,艰苦奋斗几年后,他主动下岗回到了家乡。再接着,用多年打工收得,凭在城里增长的见识,再筹措资金开了个规模不小的砖窑厂。
  • 以农村为背景的电视剧《天高地厚》拍摄完成后,在中央电视台的片库里放了3年,近期经过审查终于定于今年10月1日起正式开播,不过播出时间却不是黄金时段而是晨间的“精选剧场”。对于央视歧视农村剧的做法,朱媛媛及侯勇言谈中透露出不少无奈及不满。
  • 我们是生活在浙江农村的农民,具体位置就是在浙江省慈溪市宗汉街道百兴村,从小给我们的记忆这里的村民淳朴善良,辛勤劳作.可自从我们这里的王姓村支书上台以后,整个村越来越让我们感到陌生了。
  • 【大纪元9月17日讯】长沙网瘾少年魏程和青海山区贫困少年高占喜,有机会在湖南卫视一档节目中互换角色7天,魏程去给一个盲人爸爸当儿子,吃粗面馍馍,下地干农活;而盲人爸爸的真正儿子高占喜到魏程家体验富足生活。七天过后,魏程向农村父母下跪,说要悔过自新,而高占喜则说,只有考上大学才能走出大山。
  • 在中国大陆农村,有一群孩子,他们不是孤儿,却常年不能与父母团聚;他们尚未成年,却需要独自面对生活的挑战;他们天真烂漫,却常常内心孤僻充满阴霾。因为父母到城市里打工谋生,这些留守在家的孩子有一个共同的别称“留守儿童”。
  • (大纪元记者冯静综合编译) 中国有大批农村劳动力为生活所逼,到城市打工谋生活,但是城市户口这一中共政策条文威胁着他们在城市的生存权利。子女上学是多数民工家庭面临的最大难题。大多数城市的中小学都拒绝接收民工子女入学,或者要求他们缴纳比城市居民子女高出许多的学费。北京官方最近关闭239所私立民工子女学校,使这些孩子失去教育的权利,在都市飘泊。
  • 【大纪元9月9日报导】(中央社台北九日电)据中国有关部门最新统计显示,中国十五岁以上的成人文盲人数高达一亿人左右,大多数集中在西部农村,其中一半是女性。报导说,中国扫除文盲的工作依然严峻,长路漫漫。
  • 【大纪元9月6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8月30日,河南电视台新农村频道记者武钊、冯军到汝州市临汝镇坡池村采访,遭到当地不明身份者的殴打、绑架,摄像机被抢夺、损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