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夜晚

利琪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29日讯】我自小生活在北方的乡下,一直到我大学毕业,才像其他的同龄人一样做了他乡飘泊的过客。漂泊的日子里,到处是城市喧闹的所谓繁华:听不完的叫卖吆喝,躲不过的汽车喇叭,到处是钢筋水泥堆砌的摩天大厦,还有就是大街小巷上行人脸上的冷漠……常常劳累了一天,回到寝室里,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头脑里一幕幕映出家乡的夜晚。

当天空渐渐换上了深黑的外衣,梨树林中若隐若现的小村子,闪动着亮光,下田劳作了的人们陆陆续续的回家了,一点、两点,再过会儿就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灯光了,好像变魔术似的,还伴着袅袅的炊烟,不时传来一阵阵的犬吠,好不热闹。

乡下人的晚饭那可真是名副其实的晚,不过叫城里人眼馋的是家乡的饭桌上那时候就是自家种的带小刺的黄瓜,现割的小葱,还有就是从豆腐张家买来的还带着热气的豆腐,等人们吃饱喝足了,村子里就更热闹了。上了一些年纪的老人们喜欢在街上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东家长西家短的唠唠家常,谁家前两天添了个大胖小子,谁家的庄稼今年长势旺,村里老李家的姑娘是越长越俊了,还有村东头二嘎子的赖皮象……年轻些的人就呼朋引伴的一大帮满村子转悠,走的、跳的、蹦的连打带闹,开心的不得了,再小些的像哥哥一样,十多岁的男孩子们应该正在树林子里摸老牛(知了的幼虫)呢。我呢,喜欢和妈妈爬到自家的房顶透过班驳的老槐树看星星,和妈妈说说学校里的有趣的事情,妈妈则和我讲那些带着神秘色彩的古老传说。

到了十点半的样子,村子里又渐渐归复了宁静,躺在北方独有的炕头上,闻着空气中泥土的清新气息,听着蛐蛐家族的合唱,偶尔有不知名的鸟群受惊后扑–扑–扑的乱飞声,伴着鸣叫,运气好的时候还可以看到钻进了房间的萤火虫提着小灯笼跳舞……

“莲儿、莲儿,起床了,太阳都照屁股了”我揉了揉朦胧的眼睛——白色的天花板,看看自己还是躺在那张单人床上,哦——不是炕呀,昨天做了个好美好美的梦。“小丫头,你扰了我的好梦!”我边叫边追杀过去,新的一天开始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十分,旧称“十分寮”,只是平溪乡一个小村落,但因为拥有一座号称“台湾的尼加拉瀑布”的“十分瀑布”,而名闻遐迩。平溪乡向来有“瀑布之乡”的美誉,十分瀑布是平溪乡最大的瀑布,十分站则是平溪线最大的车站,车站广阔,铁轨交错,可以让上下行的火车在此会车。
  • “平安夜”(Silent Night, Holy Night)的由来.“平安夜”,圣善夜,万暗中,光华射,照着圣母也照着圣婴,多少慈祥也多少天真,静享天赐安眠,静享天赐安眠。”这一首风靡世界、脍炙人口的圣诞名曲,出自奥国阿尔卑斯山的一个小村庄提尔罗(Tyrol)。1818年圣诞节的前夕,村里的牧师约瑟夫.梅耳(Joseph Mohr) 作词、琴师古鲁柏作曲,在1818年12月24日的聚会中,梅耳牧师高唱了这首新曲子。当晚虽然没有风琴的伴奏,简单美妙的词句和柔和的旋律却感动了所有在场的听众,使之流传至今。
  • 在甘肃省永昌县境内有一个被当地人称作“者来寨”的汉族小村庄,村民大多都长着棕色或黄色的头发,眼睛也多是蓝色或灰色的。者来寨这些奇特村民的背后,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 霍洛克(Holloko)是一座隐于马特卡山(Matca)山脚下匈牙利最著名的小村庄。早在一九八七年,这里便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在当时匈牙利还很少有哪个古镇能够有这样的殊荣。如今更成为匈牙利的传统民族文化保护区。
  • 虽然这信息是高智晟提供的,但我可以不响应高智晟的号召,但不能不为高律师所提供的天津市北辰区西堤头镇东堤头村五千名村民的绝望呼声有所震撼和惊叹。毕竟由于中共翻版的是万恶旧世界制度,尤其当这种制度在中华大地上又肆虐了半个多世纪以后,实际上,作为原本清纯的中共,已经腐烂透顶完全面目全非了。固然,这是谁也挽救不了的,那就只有等待冤民的全面爆发而彻底轮换之
  • 原民文化探索
    连接宜兰与花莲的苏花公路,是通往南澳的唯一道路,沿线不仅有壮阔的山海美景,还有不少纯朴的小村落,如依着南澳南溪、三面环山的金洋村,即是一个人口仅有500多人的超迷你泰雅族部落。
  • 这是我还很小的时候,在当地流传的一件真实的事情,至于是具体发生在哪个小村子、哪户农家(故事中的地名和人名是笔者为了方便起的)已经是无法考证了,说来有点像是故事,大家也就权当故事听听吧。
  • 在德国中部的一个小村庄里,玛利娅升天节(8月15日)礼拜是很隆重的一个节日。因为这个礼拜是露天举行的。
  • 古树成了古战场。楚河汉界的搏杀,日复一日地在它的身上发生。
  • 懂事时,看到壁上那张图就特别喜欢,上学认了字,父亲跟阿公都告诉我那张图叫《清明上河图》,是祖先传下来的,第一次听见“清明上河图”几个字,打心底震了一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