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勒回响

在暮色苍茫中看见高贵与不朽(一)

米勒艺术创作系统的整合建立
巴东( 国立历史博物馆研究组主任 )
font print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

任何一个优秀的艺术家,在成熟发展的过程中,势必经过许多不同的表现时期,因此在艺术史研究中,往往会将画家一生的艺术发展加以风格分期,以观察并说明其不同时期的表现特色。

西方研究米勒(Jean-Francois Millet,1814-1875)也是如此,因此可以在米勒早晚的各期作品中,世人看到了丰富多元的艺术创作内涵;例如他较早的“瑟堡:青年时期”有许多肖像画,这是西方学院绘画传统中画家所必然接受的教育训练,同时也是当时画家生活的基本条件。其次他还有不少作品是描绘神话历史主题的群像画,表现高尚情操的人文内涵,也具有浪漫主义的激情感受。


米勒自画像

以上是他延续西方学院传统所影响的部分,而他又画了不少称之为“华丽时期”的女体裸像,这些作品柔腻旖旎,甜美慵懒,则显然是来自于法国18世纪以降贵族阶层喜好的洛可可风格影响,而这也是当时法国艺坛所流行的时尚品味。另外他所画的风景具有西方荷兰风景画的渊源影响,而他喜欢画农民生活的主题内涵又属于西方风俗画的表现范畴;同时那些具象而写实的描绘方式显然又与库尔培(展译)(Gustave Courbet, 1819-1877)的写实主义可遥相呼应。因此对许多西方艺术的研究者而言,米勒有着复杂而难以厘清的艺术风格表现。(注)

实际上与其将米勒各期绘画中差异过大的画风表现元素,视为是画家辐射状地发展各种不同的艺术风格,倒不如将之视为是画家成熟发展过程中,将各种不同的画风渊源与创作元素逐渐整合的一个过程,画家亦由此建立其个人成熟完整之艺术创作体系。这个风格系统的建立完成,则代表着画家的“实现自我”,也是解读其艺术创作成就的重要关键。米勒天分虽高,但是在发展学习的过程中,仍需要经过不同的养分滋育,同时一个年轻的画家也不可能在一开始便清晰地掌握他想追求的意境;艺术家必须在摸索中反复锻炼才能逐步厘清地完成,此乃谓之“艺术创作体系之建立完成”。


米勒名作 《拾穗》

因此米勒早期尚未至搬迁于巴比松的时期,有比较多源自于西方学院派传统的肖像画与故实?画,也颇受时代流行气息的影响而画了不少女体画;1848年以后的画作则呈现出具有时代社会氛围的写实意象,1849年迁赴巴比松以后一方面专注于他所喜欢的田园风景画,但更将他所关心的农民生活结合了风景意象与群像画之结构表现。这些不同的艺术表现特质,经过了相当时间的发展酝酿,在1850 年代中晚期,则达到了其艺术创作的高峰,此次来台展出的传世名迹《拾穗》、《晚祷》、《牧羊女》则俱为此一时期的颠峰之作。@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巴比容画派,实际上并非是一个画派,因为它既无共同的老师,也无固定的学生,更没有所谓的教规。“对学院主义的仇恨,忠实描绘自然的愿望(特指法国的自然),偏好自然的粗犷与刚强,崇拜十七世纪的荷兰绘画,在这几方面已有足够的理由团结一起,而组合成巴比容的群体”...
  • 我读俞剑芳先生的“中国绘画史”,其中提到清初四王时说:“清朝山水画,自四王继董、陈主盟画坛后,竭力推崇元四大家,于黄公望尤为倾倒。风声所树,争相仿效,遂为师法所囿,不能自出手眼……山水画遂尽为槁木死灰,神气索然矣。……”
  • 在爬莺歌山步道途中,有一处供人休憩的场所,那儿古木参天,茂密的相思林遮蔽了天空,互相交叉重叠,不留丝毫空隙。莺歌区公所在密林下安排许多长条铁椅,供游人休息。
  • 大理石在他手里充满肉感!他的《大卫》可以和米开朗基罗比肩!他年少成名不知检点得罪对手,正当红却突遭重击,沈寂十年才得以翻身!
  • 瓜果满桌。我平日上课,率多由学生指定画题,即依她们的要求来做构图或作发挥。通常她们指定的以花卉居多,如牡丹、芙蓉、四君子之类的;有一组学员特别喜爱瓜果,常指定画香蕉、凤梨、西瓜、竹笋等等,我都尽量依题意信手涂染,以满足她们。
  • 最近多玩一些墨,有时候也使用积墨或宿墨来处理,看看能不能作出一些不同的“墨韵”或肌理出来。
  • 自古以来画画的人都有一身硬骨头,不随便向世俗权贵低头。纵使他已经贫无立锥之地,也不会向权贵求一个官位做做;达官贵人向他求画,他也不一定肯卖,宁愿贫苦一生。这种“傲骨”有时会在画面上表现出来。
  • 我常一边画画一边听音乐。久了,有一些感触: 天然的美景——浑然天成的景色,有的。 天然的音乐——自成篇章的旋律,没有。
  •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樱花季(彩墨)
    四十年前曾经去武陵农场旅游,但见众多老荣民在农场上种植高冷蔬菜,空气中充满鸡屎、猪粪的味道,苍蝇满天飞。后二十年再去,已然人去山空,老荣民的房舍也被拆光了,杳无去处。原种高丽菜的斜坡改种樱花,因为植株尚小,稀稀疏疏的,殊乏看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