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想撿回硬幣的男孩

逆風
(攝影:謝雲婷)

(攝影:謝雲婷)

【字號】    
   標籤: tags: ,

有一個小男孩卡在兩個豪宅中間的縫隙中,旁邊著急的媽媽找來了消防隊,消防隊員用了很多的時間和精神才把小男孩救出來。大家都在想為什麼這個小男孩會卡進去呢?被救出來的小男孩驚魂未定,也無法清楚的說話。

「我想拿掉進去的東西!」小男孩顫抖著說著,消防人員也問他是什麼,但他只是一直哭一直哭也不回答,於是大家開始找尋在牆壁縫隙中的東西,每個人都費九牛二虎之力,最後只看到了一個十元硬幣在角落。

原來這個小男孩拿了媽媽給的十元去買糖果,但在路途中拿起來玩,一個不小心硬幣就掉到牆壁中了,他一心的想撿回那個硬幣,就一直往牆壁中間鑽,直到完全進不去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卡住了。

也許你認為這只是一個平凡的事件,但是仔細想想,這跟感情中的我們又有什麼兩樣?

有人說感情是盲目的,是沒有理性的!你曾經為對方做過多少事情,花了多少的金錢,現在看來你會覺得可笑,但當時你會覺得這沒有什麼不對!因為盲目是幸福的!問題是,有一天你會發現你就像這個小男孩一樣被自己的問題卡住了。

現在社會上常看到分手鬧自殺,往往被救下來的都會很討厭救他的人,但往往在冷靜清醒過後,才發現當時是多麼的愚蠢!為什麼會想要為了一個跟你沒什麼關係的人丟掉生命。當時不會想:「值不值?」你只會問自己:「還愛不愛?」只要答案是肯定的,你覺得再沒有甚麼要猶豫的。也不會對另一半放手

其實放手就馬上就能解決問題,只是大家都逃避。寧願失去生命,都不願解脫。「這個人值得讓你這樣痛苦嗎?」你的朋友會勸你放棄。

你不相信這個人這段感情只是一枚十元硬幣。你忍痛想要去挽回,不惜代價,失去了許多時間,更粉碎了很多機會。

放手,帶來更大的釋放。為了區區十元動用這麼多的人力物力,小孩子當時不會瞭解與後悔。他不瞭解他想拿回這個硬幣需要多少的成本。到長大了之後,才會瞭解這些成本,才會明白自己當時的可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美國,越來越多的家長加入所謂的「直升機家長」的行列。圖為9月4日,位於印第安納南本德的聖母大學。(GETTY IMAGES)
    孩子終於上大學了,這是件高興的事情。不過在美國,越來越多的家長加入所謂的「直升機家長」的行列。教育界人士呼籲,家長不應過度介入孩子的大學生活,而應該讓孩子自力更生,開始自己的新生活。
  • (中央社台北23日電)為了要讓父母跟他們過於保護的大一新生們分開,位於亞特蘭大(Atlanta)的莫豪斯學院(Morehouse College)開始舉行正式的「告別儀式」。
  • 放手就立刻解決問題,鬆開握緊的拳頭,我們會感到自在而有活力。(clipart.com)
    (shown)人們常不瞭解,感情上的昇華境界如何可以達到。其實,它最簡單的解釋,無非是在必要的時候,使自己騰出身來,保持一份旁觀者的釋然之情。
  • 我在這裡有一種如魚得水的快樂,因為我可以盡量放射出所有的能量。我以前所學到的知識,包括麵包的烘焙與管理,在帕莎蒂娜總算得到全面的發揮。(圖 :photos.com)
    還有一些轉變令人欣喜,社會對「麵包」或「麵包師傅」的印象有所改變。「麵包」不再只是便宜的食物,一個上百元的麵包也不少見。而「麵包師傅」都穿起了乾淨、漂亮的白色制服,體面又神氣,一掃以往衣衫不整的寒酸形象。

    但最讓我高興的是台灣餐飲學校對「烘焙」進行理論與系統性的教學,我也在教學的過程中,見到許多優秀且對麵包有熱忱的學生,我在他們身上看到了台灣麵包界的曙光。

  • 常常聽人說起: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可是不經意的一天,發現自己的牽手竟然成了對她的一種羈絆,這時的自己是應該緊緊抓住她的手呢,還是放手讓她去飛,希望她飛的更高更遠更好呢?或許自己能做的只是在心底默默的等待,當她飛累的時候還願意回到自己這個港灣。死生契闊,與子相悅的構築屬於我們的家園。
  • 世間不過是生命的中轉站,人只能沿著各自命定的軌跡相聚與離散。(clipart.com)
    (shown)按照佛教的說法,人的生老病死、壽命長短,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前世的孽債,今生的宿命。人各有命,不可強求。
  • 為了他的幸福,必要時,要有勇氣放手。(圖:大紀元)
    前幾天看動漫“秦時明月”,故事比較離譜。看完十集,瞭解動畫裡到底在說什麼,就開始查證秦漢時的那些人物、故事,看動畫是否真實。也在意料之中,荊軻怎麼會有兒子呢?他選擇俠道過完一生,或者說半生,哪裡還有心思理會愛情。
  • 圖 : photos.com
    記得那是大二的時候,我生日的前一天晚上,我和藍打電話聊著邀請哪些人去為我慶祝生日。可是,藍突然問我為什麼沒有找女朋友?聽到這句話,我的心像被人刺了一刀:她竟然問得出這個問題。我豁出去了,我當即直接問她,那我們之間是什麼關係,你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 她愣住了,也許她也想不到我會問這些問題。
  • 我們的公司大使在舊修納戶外用品廠房前合照。2004. Jeff Johnson
    我們在一九六八年開車前往巴塔哥尼亞山旅行,中途在哥倫比亞森林中的一條河旁暫停,想享受點涼意。我用頭朝下的姿勢從橋上跳進咖啡色的水裡—然後一頭撞上水面下三十公分深的沙壩。我覺得我的骨頭斷掉,而且完全昏迷過去,甚至有好一陣子無法呼吸,直到我恢復意識為止。後來我發現自己的脖子出現壓迫性骨折。嗯,那真的是非常危險又愚蠢的舉動。不過其實我可以不用受傷就達到安全跳進河中的目標,只要花時間學習如何從高處謹慎跳水,而且先用鉛錘測量打算跳水的地點,看看到底夠不夠深就好。
  • 一位敏銳、年輕的詩人里爾克(Rainer Maria Rilke),他大部分人生都「活在腦袋裡」,活在文學和哲學裡。有一天,他信步走在羅浮宮,發現自己被西元前五世紀的阿波羅雕像深深吸引,只不過這座雕像僅剩下軀體,頭顱早在幾世紀前就已遺失。里爾克了解到這位天神完整且直接地以身軀表達祂的存在和能量──祂的「光明」。根本就不需要頭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