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深度

梅子

看海(攝影: 明國 / 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最近,人們喜歡討論一個深沉的話題,那就是深度問題,凡事都有一個深度。

比如說,財富的深度,一個國家還是人民,共同在財富上有深度,還是有些有深度,有些深度不夠?

比如說愛情,是雙方的愛都有深度,還是一方有,一方淺?

還有,簡單點,旅遊的深度,到底什麼是深,什麼是淺?這讓我想起一件久遠的往事,一次我帶孩子去北京動物園遊覽,看到從遠處進京來的一家三代,他們掩飾不住自己對這個亞洲最大的動物園的喜愛,奶奶抱著孫女,要在一個熊貓的大型雕塑前合影,而這個漂亮的熊貓雕塑,實際上只是城市文化設計理念下的一個垃圾筒,而且,仔細看,還可以看到洞口處骯髒的垃圾污漬,為什麼要在這裏合影呢?又臭又髒,很顯然,她們沒有認出這是一個垃圾筒,如果有人告知她們,她們還會繼續堅持合影嗎?答案不言而喻,他們認知力不足,不知道是垃圾桶,另外他們不是行為藝術家,沒有必要和垃圾筒合影說明藝術的普及性。

我藉以上這個例子,也只是想說明,凡是都有一個深度,而深度討論,必須先討論主人公物件,以及這個物件對某件事情的深度認知程度。

囉嗦了這麼多,現在才開始接近正題,這裏要談的是,幸福的深度是什麼?這個泛泛而談的話題,如果泛泛而談就太難了,談不出什麼深度問題來,有資格談幸福的深度問題的人,像我這等,八成得了神經病。可我不能不談,因為感受到了幸福,不是深度的,這裏指的是對兒童節的感受。

提到多年前的六一兒童節,孩子還在幼稚園,那天,出乎家長的意料,園長親自為孩子們一人頒發一個冰糕,告訴大家過兒童節了,女兒不知什麼是兒童節,對這個日子的最初認知是從味覺開始,兒童節有冰糕吃。

年年兒童節,年年品嘗著美食買玩具,現在的孩子真幸福。如果幸福的深度僅僅如此。

幾天前,我在搜狐新浪網上看到中華兒童慈善基金會發起的為貧困兒童捐雙鞋的公益活動,起初不太當真,當我看清楚捐贈目的地包括雲南的騰衝等地,我再一次仔細查看資料,千真萬確,很多孩子的確在視頻裏光著腳行走,我才知道原來這是真實的赤裸裸的貧窮,沒有鞋穿的孩子如果穿上鞋,會跑得更快,運動得更好,完完全全和烏干達的孩子一樣有著同樣的眼神和渴望。

曾經看到一則新聞,某個先進國家的親善大使為非洲兒童發起公益捐助,捐助一雙運動鞋,讓孩子運動得更好,當時,我還談論到這種行為,對中國不太適合,誤以為我們的孩子早不會打赤腳了,看來,我錯了,犯錯誤的原因,是不瞭解真實,這和把垃圾筒當攝影美景的人沒有區別,對接觸物件沒有深度認識。

許多年前,窮人家的姑娘對美的追求是二尺紅頭繩,這也是幸福的一部分,基於物質基礎的貧乏,二尺紅頭繩詮釋了窮人家的孩子對幸福的認知和追求。時代早就不同了,我們今天的兒童,對幸福的認知和追求是什麼?

不要告訴我不知道。

我看到新聞裏說,有的留守兒童對幸福兒童節的蛋糕非常感動,這個新聞讓我也非常感動,另外,領導也慰問了兒童節的兒童,更是讓我感動,還有各種各樣的兒童節活動,唱歌跳舞送玩具,買禮物採摘美食和許願……

我想回到童年,許願,讓兒童節的幸福多一些,除了看得見的那些物質幸福,當然,讓這些幸福再深度一些,精神些,因為類似對二尺紅頭繩的物質追求,源於對幸福的認知度太淺。這和對垃圾筒雕像認識一樣,太膚淺,太表面化。

希望孩子們不要赤足不知冷暖,對蛋糕不要渴望不知滋味,目前兒童節的幸福有些是不公平的,不深層的和要感恩戴德的。

能不能公平點?深層點?不要只是吃蛋糕穿球鞋之類?首先要解放思想,不要戴什麼政治枷鎖,還要感恩領導慰問,領導慰問當飯吃還是當球踢?耍猴人不知誰是猴?政治秀不知誰秀誰?一個貪官的錢不知可以買多少雙鞋?吃多少個蛋糕?

貪官是老鼠,可一個老鼠害一鍋湯,老鼠過街,人人喊打,有哪點做秀的本領,還是去查查自家後院又出了幾個貪官?又著了幾次火?要避免做秀,就要拿點政治家的真本事出來,也不想想,現在還是做秀的年代嗎?高看了媒體太低估老百姓的智商了吧。

讓孩子過一個健康而人格不扭曲的兒童節,是整個社會的責任。在健全的社會制度下,讓孩子遠離貧窮、疾病、孤獨和過早的家庭負擔,以及各種社會的不平等因素,遠離政治秀的污染和食物的污染,能夠自由而平等地生活和為理想而努力,這樣的兒童節,相信正直和不正直的人都喜歡。

你能告訴我,兒童節只是兒童的節日嗎?只是吃吃喝喝玩玩開心秀秀嗎?

──轉載自看中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原鄉音四重唱歌手鄧志浩,不改大鬍子形象,坐在西門紅樓底下的咖啡廳,的確就像他美麗老婆吳芳蘭說的很容易認出來。鄧志浩不只歌唱、也曾經表演過舞台劇,開畫展、經營餐廳、蓋了兩棟房子,近年則專注於推廣兒童劇,他說:「我的工作比較多元。」
  • (大紀元記者李擷瓔台灣嘉義報導)兒童哲學大師楊茂秀教授與小故事大啟示達人李錫津副市長,於25日的「終身學習--兒童生活哲學與深度遊戲」系列活動中,一同對話演繹兒童生活哲學的理念與做法,二位大師以輕鬆、有趣的對話,帶領大家一起經歷一趟兒童生活哲學之旅,並為101年兒童節揭開序幕。
  • (大紀元記者方曉報導)深圳《晶報》記者寫於2年前的一篇重慶打黑深度報導稿,做好的報紙版面被撤下。近來薄熙來丟官,該報導(「重慶掃黑風暴系列深度報導之三:打黑頌揚聲後的坊間爭論」)得以見天日。報導表示,從重慶唱紅打黑一開始,爭論和非議就在坊間流傳。此外,該報導還披露了一些鮮為人知的重慶官場「黑打」內幕。
  • 「將軍白髮征夫淚,」我第一次見到王老的時候,在我腦海中迴盪的,是這一句古詞。那是1996年冬天,在寒風凜冽的紐約中領館前,王老和羊子大姐,參加百日囚車活動,抗議中共獨裁。
  • (shown)深度,往往是隨著經驗的累積而產生的,這是需要相當的時日,然而,這樣的後生絕對可畏,因為在這種速度之下所隨帶而來的深度,將會超過我們這世代的人。
  • 最近澳洲科學家就澳洲外海1千多公尺底下,用特殊攝影機拍到了許多過去從未發現,長相相當奇特的深海生物。這些奇特生物,不僅外觀相當怪異,顏色也異常鮮豔。
  • 想要出國自助旅遊,大部份的人會以「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會不會危險」等等為理由而打退堂鼓。屏東縣文化處6月13日至7月20日,將展開2010夏GO「背包客的祕密」系列講座活動,邀請五個不同性質的背包客,包括,以鏡頭旅行書寫情詩的詩人路寒袖、揹著中華民國國旗背包勇闖世界的林煌彬、邊打工邊數著紐西蘭白雲的簡如吟、親子自助遊的周凌箏以及80天環遊世界的陳美筑等一起分享自助旅遊的奧妙。
  • 最近看到騰訊網的《深度對話》,說的是因為進京上訪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並被當眾強姦的上訪女李蕊蕊的事。讀完全文,感慨良多,幾欲淚下,感謝《騰訊深度》為弱勢群體說話伸冤!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