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花起落時

作者:雨田
為了捕捉一波波動人的水花是值得一再等候與嘗試。
為了捕捉一波波動人的水花是值得一再等候與嘗試。(雨田提供)
      人氣: 4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往往攝影好手在海邊等待的是一波波湧向岸邊的美麗浪花,一望無際的的藍色海面不是主角,在海水升起落下的瞬間,張揚的浪花才是按下快門的關鍵點,於是為了捕捉一波波動人的水花是值得一再等候與嘗試。

也因此一位同學說:「人生不求長度,但求精彩。」他痀僂的身軀,蒼白的頭髮跟實際年齡如此不符,正訴說著不平與滄桑吧!經歷了商場的起伏,從輝煌到落魄,然後東山再起,……他最有資格說人生。其實,從小他就表現得很不一樣,就算如此,他也得和每位童年玩伴一起用不同的故事妝點紅塵;一如岸邊許多大小不一的石頭陪伴著潮水的起落、日月的輪替。

多年的睽違,故鄉花蓮改變得這麼多,讓我只能像遊客一樣,重新聽海濱迴瀾、看有情山脈,非得要雙腳走在步道上才能從記憶裡抓回點滴的感覺,在熟悉的七星潭沙灘石頭裡翻找往事如煙。

計程車司機會跟你細細說這些年的變化,這裡開了多少新路,那裡拆除了多少老舊建築物……而不變的始終是那份人情的樸實與親切,就像登山步道入口處貼心的放置了許多竹棍樹枝方便旅人使用,總會讓人會心一笑。

花蓮的步調是緩慢的,是養老最好的選擇。漂泊流浪台灣的許多角落後,我會回到這個懷念的地方終老嗎?人生無常,誰又能預知?就像有人被孩子老婆安在花蓮、有人為了家族企業回到故土,回來花蓮需要理由嗎?更需要的是緣分吧!

問起對建蘇花高速公路的意見,大部分同學居然是贊同的,為了發展觀光謀生計,為了返鄉便利不延宕,環保問題被丟得遠遠的。資源不足的東部到底還是保守的,藝文人口的有限,知名藝術團不到東部表演、運輸成本的考量許多工廠不設在東部、觀光飯店大量的興建又迅速沉寂,……當一切都寫著無奈,然後就可以啟動政治議題開罵,台灣特有的政治風氣並不遺漏花蓮這塊土地。

跟不同的人一起旅行會有不同的體驗,普悠瑪列車上兒子攤開書本,開啟頭上的小燈閱讀,這貼心的設計讓人感覺很窩心;他看起推理小說,遞給我一本寫得很有趣的微積分。其實在高速晃動的列車上並不適合閱讀,快到站時他說長時間的待在冷氣空間讓眼睛乾澀,我倒是很想告訴他這是長時間閱讀造成的不適。

回程時兒子談起地層板塊的移動推擠形成了海岸山脈,讓我重新以新的視野看待兩側風景;可以想見大自然的變動軌跡和時間發展的長遠,也許是幾萬年才移動幾公分,然後慢慢形成一座山丘。

相較之下,人的一生就顯得如此渺小與微不足道。火車快速奔馳在中央山脈與海岸山脈間,任兩岸的田野與林木同行。在歲月洗禮下,樹木在颱風過後從不記恨風雨的肆虐、不羡慕日月的光明,也不會與山水有恩怨,只是單一的做著修復與再成長的工作;與大自然的風雨雷電相比,我們卻被一個「我」字困得形體消瘦,寢食難安。離開寧靜的花蓮後又將投向忙碌生活,這趟旅行就成了一次高能量的充電。

正如和風的提醒,旅行可以讓我們放大生命的極限,邂逅另一個自己!在迷失自我之後再找到回家的路;生命就是一趟長途的旅行,不同的時空與景色教會我們不同的哲理,這樣的元素可以幫助圓滿自己的修行。@#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17年3月13日晚間,屏東縣政府文化處處長吳錦發觀賞神韻紐約藝術團在高雄文化中心的演出。(鄭順利/大紀元)
    屏東縣政府文化處處長吳錦發第二度觀賞神韻,對神韻藝術之美,驚歎連連,他深有感悟地說:「『美』這種東西,會超越所有宗教、種族藩籬與文化界線,直觸人的靈魂深處。不管多醜惡的東西、到最後全部會被美清洗乾淨!」
  • 我很清楚,只有一個選擇。 永遠只有一個選擇。 繼續走下去。
(shutterstock)
    那雙靴子已不僅僅是無生命的物件,它成了我的延伸,如同那個夏天我所背負的其他東西一樣:我的登山背包、帳棚、睡袋、濾水器、超輕型爐子,以及用來代替槍枝的橘色小口哨。這些是我真正熟悉、擁有、並且確知我可以倚賴的東西;我是靠著它們 ,才能完成這一切。
  • 岳飛書法。(網絡圖片)
    將士們均感同身受,因此隨著主帥岳飛看著滾滾長江向東流逝,唱著《滿江紅》,之後唱到最後一句: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只覺得內心平靜無比,沒有了在先期黃鶴樓的悲壯情緒,只感覺無比的祥和寧靜,卻有著奮力精進的波瀾壯闊。
  • 清代孫溫繪製《紅樓夢》凹晶館圖畫(公有領域)
    在《紅樓夢》中,說到賈寶玉、林黛玉,自然就想到薛寶釵。薛寶釵的燈謎寫:有眼無珠腹內空,荷花出水喜相逢。梧桐葉落分離別,恩愛夫妻不到冬。紅樓夢的元宵燈謎也是夢中人的命運讖語,是一語雙關的謎語。同時謎語用以類比的物品名稱與形象也有直接影射意味,薛寶釵的元宵謎語就是個典型,她生命「本真」和賈寶玉有「金玉良緣」……
  • Chinese painting mountains, storks and suns(fotolia)
    夙齡愛遠壑,晚蒞見奇山。 標峰彩虹外,置嶺白雲間。 傾壁忽斜豎,絕頂復孤圓。
  • Coworking風吹進哈瑪星!志同道合、理念夢想與新創工作者的造夢搖籃,高雄市哈瑪星老社區許多超過一甲子的閒置老洋房,透過高市都發局老屋活化計畫,媒合年輕人從規劃提案、親手參與修繕,到商業營運,再詮釋海口漁村富庶風貌。都發局長李怡德表示,老屋活化再生保存了哈瑪星的城市發展記憶,更營造出高雄海港老城區的懷舊氛圍。
  • 清代孫溫繪製《紅樓夢》圖畫(公有領域)
    岫煙,或許是紅樓女兒中最別緻的芳名吧。岫是通幽的巖穴,煙是風送的流雲,如此空靈澹宕的意境,可是陶淵明筆下「云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的詩意重現?聞其芳名,只覺眼前青山隱隱、嵐煙裊裊;再觀其人,舉手投足皆成清淡玄遠的風度。
  • 從發生戰爭到結束戰爭,乃至戰後的混亂,直到平成的年代為止,是走過一道如此長遠的路相偕而行。
  • 從發生戰爭到結束戰爭,乃至戰後的混亂,直到平成的年代為止,是走過一道如此長遠的路相偕而行。
  • 這深秋夜,彷彿有千年舊時光,自時光的罅隙間,泄一絲當年夜色,與今夜重疊。(David McNew/Getty Images)
    往事與故夢如逝水滔滔,如蘆絮飛白,遺留在大地的那前世的腳步仿佛還在趕路,難遣的悲懷令我心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