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強盜頭目受傷 求村裡醫生診治 結局令人動容

文/玉琼

以前的病人治好了病,對醫生有一種「滴水之恩,湧泉相報」的感激。(Shutterstock)

人氣: 427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以前認識過幾個朋友,常常和我談起他們祖輩行醫的故事。

有一位朋友家在山東,他的祖父是遠近聞名的醫生。他們住的村裡,常常來強盜打劫。半夜裡強盜的馬隊過村子的時候,家家戶戶大門緊閉,沒人敢出聲。莊稼常被洗劫一空;如果強盜見到馬,那是牽來就走,再用燒紅的鐵烙在馬身上燙個印記,這馬就永遠成了他們的了。

有一天,強盜頭目受傷了,不得已,來求朋友的祖父醫治。祖父沒多言,只提出個條件,叫他保證以後不再到村裡來搶劫。

強盜頭目被治好了。從那以後,每次他的馬隊經過這個地區,從不進村,都繞道走。偶爾半夜穿過村裡,就在祖父門口留下些糧食。

他一直沒忘了朋友祖父的救命之恩。

以前的病人治好了病,對醫生有一種「滴水之恩,湧泉相報」的感激,常常盡己所能,帶著東西像走親戚一樣回來探望。強盜都能做到,樸素的百姓更是如此。有些病人很窮,恢復健康後,會到山裡採來珍貴的猴頭香菇相送。

時過境遷 醫患恩義再難尋

現代的社會就大相逕庭了。

來美國後,我曾經住在當地的一位醫生家裡。他是一位醫術精湛的老醫生,從內科到外科,各種大小手術都能做,那個鎮上,三十歲以下年輕人的幾乎都曾是他接生的。

可是近年來,他行醫越來越辛苦,即使一眼就明白的病症,他也得要病人去做各種測試。他掙來的錢都轉移到太太和孩子的名下,原因是怕病人把他告上法庭。他的一個朋友是位優秀的婦科醫生,那一年被病人告了九次,結果整日小心翼翼,神經緊張。

如今,病人和醫生的關係完全變成了商業買賣的關係。病人出錢買個治療,不滿意了會找出各種理由告醫生。醫生又利用各種儀器,要求病人做各種測試。有了測試結果,開方出藥就有了紙上的憑據,多了一種自我的保護。結果是對病人而言,醫療費越來越貴;對醫生而言,保險費越來越貴;連律師也從中撈一把,大家互相算計,關係緊張。形成一個惡性循環,醫療費用也成為整個社會的負擔。

其實一個醫生和一個病人的相遇,原本是緣分促成的,哪個病人找到哪個醫生,都並非偶然。人常說:「十世修得同船渡」。「同船渡」這麼簡單的事,尚且需要緣分,又何況醫生看病人這麼要緊的事情。一本心理醫生的臨床記錄書籍《前世今生》,描述了他的一位病人回憶起前世,發現這位醫生在她的一個前世就是她的老師。醫生與病人緣分可見一斑。

在佛教看來,人活著就是造業、還業,人與人之間就是這種業力輪報的關係。醫生與病人或許也是如此。

醫生治好病人,或許積了德、還了業,了結了前世的什麼債務因緣。如果醫生做錯了事,拔錯了牙,開錯了刀,或是漫天要價,那就又欠下一筆業債,以後還得償還。對病人而言,吃苦或許就是還業,身體的病痛,精神上的煎熬,治病的花費,每一樣都是在償還曾經的過錯。

還了業,身體才會健康,生活才會順利。如果只想從醫生那兒得到治療,卻又不願付出信任和感恩,或許對於自身的病也沒有好處。

無論是醫生還是病人,每個人都需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我們所做的每件事,都一筆一筆地在生命中記錄著,生生世世一直帶著。古代人明白這個道理,因此積德行善,知恩圖報。

只盼現代人能找回當初那份純樸的善良與真誠,醫生與病人之間才會更加和睦,醫生更願無保留地付出,病人更願意交付信任,疾病也會得到更好的診治。

· 開刀發現「腫瘤」是胎兒 醫師選擇這樣做

· 我終於喝到渴望已久的魚湯 卻後悔了

· 孫思邈:人畏懼5樣東西 心思清明 不被傷害

<本文原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清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