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帶一路屢涉貪腐醜聞 中共歐亞擴張受重挫

人氣: 174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梁珍報導)中共自2013年開始高調推動「一帶一路」項目,在亞洲、歐洲與非洲國家,宣揚其與西方不同的價值觀體系,甚至輸出恐懼,在國際社會引發擔憂和質疑。隨著近期多宗國際貪腐大案爆出,這些中共親密的盟友,也開始受苦,尋求止血解決高築的債務、停止與中共合作,不願陷入債務危機而喪失國家主權。

為了打入歐美,東歐和中歐成為中共的跳板。而作為北約成員國的捷克,更成為中共大力拉攏的對象,以期為其歐洲布局扮演「馬前卒」的角色。不過,最近與捷克官方關係密切的「中國華信」老闆葉簡明成為階下囚並消聲匿跡,讓捷克領導人大吃一驚,也令中共在歐洲布局受挫。

《紐約時報》報導說,在短短兩年內,葉簡明的公司中國華信已花費超過10億美元,同捷克共和國進行交易。其子公司「華信能源」收購了捷克地標建築、本地釀酒廠、一家足球俱樂部,還聘請了包括前國防部長在內的前捷克高官。葉簡明甚至被任命為捷克總統澤曼(Milos Zeman)的特別經濟顧問。

73歲的澤曼也成為中共的一大支持者,除了打壓國內反對中共的聲音,還傳播中共的論調,像是一個中共政客,甚至在2016年,捷克當局取消向捷克文化部長赫爾曼(Daniel Herman)的叔叔頒發納粹大屠殺倖存者的獎章,只因赫爾曼未理會澤曼的警告,和達賴喇嘛見面。

華信事件或動搖捷克政壇

對於中共而言,成功拉攏捷克是一個巨大勝利:捷克位處歐洲、位於戰略重要地區,又是美國軍事盟友和曾被視為自由民主堡壘的國家。捷克總統澤曼宣稱,捷克希望成為「中國在歐洲投資擴張的永不沉沒的航母」。

然而,葉簡明今年突然被拘捕,暴露了捷克跟中共這段關係的危險,引發對該公司在捷克投資的擔憂。據悉,今年3月,澤曼曾派兩名下屬前往中國大陸,尋求葉簡明的消息。

華信事件震驚捷克,他們搞不懂,為什麼一個似乎獲得北京當局大力支持的人會被抓?他們也搞不懂,為什麼華信旗下智囊香港前民政事務局局長、「香港中華能源基金會」祕書長何志平會在美國被控賄賂乍得總統?

捷克總統的批評者說,這證明捷克不應該將自己的未來和命運跟中共捆綁在一起。早前捷克總統選舉期間,反對派積極呼籲選民對過分親共、競逐連任的澤曼投反對票。

馬國欲取消一帶一路項目

亞洲方面,即將首次訪華的93歲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Mahathir Mohamad)週一(13日)表示,將尋求取消由其前任簽署的中共「一帶一路」、價值220億美元的基建項目,因為馬國不願陷入中共的債務陷阱。

這是迄今為止馬國新政府對一帶一路做出的最嚴厲表態。之前中共媒體報導馬國如何擁護一帶一路,這次馬哈蒂爾在國際上的公開表態,恐是摑了中共一個嘴巴。

中共把馬來西亞納入了其一帶一路全球貿易倡議的重要組成部分和主要合作夥伴。前任馬國總理納吉布(Najib Razak)和中共在2016年達成了688公里的東海岸鐵路和兩條天然氣管道的交易。然而,貪污醜聞使納吉布的政黨今年5月時輸掉了選舉而下台。

馬國新政府上台後已叫停相關項目,納吉布因涉貪被起訴四項罪名,包括私自從「一馬基金」取走1,000萬美元匯入自己帳戶。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馬來西亞高官表示,中共國企涉嫌幫助納吉布洗錢。馬國財政部特別官員潘儉偉(Tony Pua)說:「整個(一帶一路)項目就像是一場騙局,明顯涉及洗錢。」

二百餘個項目遇麻煩

中共「一帶一路」目前在世界各地遇到強大阻力。根據一項調查,其中約有234項工程出現問題。

英國《金融時報》7月13日引述華盛頓的諮詢公司RWR Advisory Group一項研究報導,中共自2013年以來在66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的1,674個基礎設施項目中,迄今約14%的項目(234個)遇到了麻煩。除了公眾對項目的反對及各式管理問題外,還有對國家安全的擔憂。

借一帶一路貪腐 中港高官落馬

近年為中共大力推銷「一帶一路」的香港前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因涉嫌行賄烏干達、乍得等政要,在紐約被捕,震動香港社會,尤其是政界。

美國紐約聯邦第二巡迴上訴法院,本月9日第四度拒絕何志平保釋申請,需要繼續還押。

另一邊廂,同樣熱衷在國際上推銷一帶一路的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華融)黨委書記、董事長賴小民,今年4月落馬,最近辦案人員在其幾處房產內,起出折合2.7億元人民幣、重約3噸現鈔,破盡貪腐史紀錄,被形容為「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大金融腐敗案」。

據報,賴小民的巨額貪腐資金主要包括民企的賄款及集團內部「買官賣官」所得,當中涉及假借「一帶一路」之名,要求華融各分、子公司為民企違規提供資金,大搞利益輸送。

專家:中共將貪腐輸出外國

對於「一帶一路」成為貪腐溫床,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表示,中共把貪腐方法輸出外國,「西方最反感的就是中共破壞當地的制度,他們往往繞過正常渠道,找到最高領導人塞錢辦事,靠腐敗的方法來做事,令當地怨聲載道。」

他指,很多一帶一路的窮國,都是看在錢的份上和中共合作,但忽略了中共所面臨的極大政治風險和經濟風險因素。「中共看起來很龐大,實際上是一個泥足巨人。中國社會本身充滿不穩定,政治上具有不穩定性,經濟上更是如此。大批首富靠官商勾結致富,最後上入獄名單。」另外,中國大陸經濟出現了很大的問題,債務危機史無前例的高,與中共合作最後是被拖累,「很多大項目都是靠高額借貸,自然就容易出現資金鏈斷裂的危機。」

大灣區傳暫停 中港澳制度難融合

另外,和「一帶一路」一樣受到熱炒的「大灣區」計劃,最近也傳出將延遲推行。

曾發表「將來我們不是香港人,是大灣區人」言論而引發爭議的香港中華總商會會長蔡冠深,向本地媒體透露,中美貿易戰令大灣區規劃延遲推出。他揣測,若談論太多大灣區規劃,可能會像「中國製造2025」計劃一樣,成為美國的制裁目標。

石藏山則認為,大灣區傳被暫停是件好事。因為大灣區本身也有一些設計上的缺陷,類似港珠澳大橋概念上是很好,但實際操作卻不是這回事。「中共制度缺乏彈性,三個地方有三個關卡,每個車要買一個特別牌照,變成大橋實際作用不大。」他認為,所謂大灣區融合,最大的障礙是制度性的障礙,「只有一個前提條件,全部變成一國一制。你才能做這個概念。」◇#

責任編輯:昌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