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迪生傳記選粹:踏上了科學的征途(二)

【字號】    
   標籤: tags:

還算運氣,這兩列列車互相發現對方的前燈而緊急煞車,避免了撞車的大禍。事件發生之後,愛迪生被叫到加拿大多倫多市的鐵路局去面質。愛迪生詳細地向總經理說明了那天的情形,在談話中,恰巧來了兩個英國人。當總經理和兩個英國人談話時,愛迪生便悄悄地逃離總經理辦公室,跑到鐵路上,上了開往薩尼亞的貨車。

然後,他乘一艘小船離開加拿大邊境的薩尼亞,逃回他的家休倫港。當時,電報事業剛剛問世,會操作機器的人並不多,所以報務員的待遇很高,也很受電信公司的歡迎。由於美國的電信事業是民營的,競爭激烈,那時報務員的流動性也很大,常常隨意被調換工作,而很多公司都爭相以高薪聘請,所以報務員們大都往待遇高的地方去。
  
當時,人們都把那些電信人員稱為「電信騎士」。所謂「騎士」,除了有騎馬的意思外,另有稱謂武士的用意。這本跟報務員沒有一點關係。但是,由於報務員的待遇高,有些人就自以為了不起,目空一切,和武士沒有什麼區別,所以「電信騎士」成了一種諷刺語。
  
愛迪生並沒有因為薪水高而目空一切,所以這種稱謂是不適合他的。不過他是一個雄心勃勃的有志者,不管有多大的艱難困苦,他也往待遇高的地方跑。因此他決定就以斯特拉福特為起點,往中西部去求發展。
  
愛迪生從1864年到1868年的這4年,也就是他17歲到20歲的這段期間,在美國境內過著動盪的電報員的生活,從這裡換到那裡,生活沒有保障。這4年中,湯姆·愛迪生換了10個工作地點。其中5個地點被免職,5個地點是自己辭職不干。
  
為什麼這樣?原因是無論在哪個地方,他都熱衷化學和電的實驗,這已經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如果他一天不實驗新發明的科學方法,就會感到渾身不自在。只要有錢,就買書,只要有空,就看書。所以僱主們都不高興。
  
1864年初,湯姆·愛迪生在距底特律西南60英里的艾德里安找到了工作。他被肖爾湖——密歇根南方鐵路僱用。他每月可以掙得75美元的薪水。後來他被派到離鎮1英里處的倫納威岔道去。他到達那裡後,就向一個報務員租得一間屋子,佈置了一個小工廠。不久他又被派在夜間值班,工作時一有機會他就讀書。由於他不服從命令而再次失業。一次,他被鐵路總監告知斷開線路,發送電文。可是他不理睬,仍照章行事。於是,他就被解職了。
  
此後,他在印第安納的韋恩堡當白班電信技師。但是3個月後,他又失業了,據說因為經理要把他的職位讓給自己的友人。
  
湯姆不能夠像那種職業需要的那樣井井有條地工作。他也拒絕別人要他做的事情。當他認為他收發的電報比其他的電報重要時,他就佔線收發他自己的電報。愛迪生利用一切機會學習新知識,做各種實驗,當他對一本書或發明感興趣時,他可以讓待發送的電報等若干小時。他喜歡捉弄別人來取樂,不時地捅些漏子,結果當然很不美妙。
  
南北之戰使許多最出色的報務員脫離了他們的工作,戰爭把大批報務員吸引到了軍隊裡。大約有1500個電信技師被徵入伍,所以找工作容易。他不喜歡上白班,因為白天工作不利於他的實驗。10月初,他遷到印第安納波利斯。
  
他一到印城後,便進入了西方聯合公司。他後來的步步陞遷,就是與這家公司密不可分的。有一個叫斯坦登(WilliamStanton )的報務員曾親眼見他走進公司辦公室裡。他還記得當時的情景:湯姆的頭髮是反捲著的,頸間圍了一個紙領,領帶也沒有,看來像個「鄉下人」。公司裡的人問他道:「你能收發得很快嗎?」他回答很是含糊。可是當他開始發報時,他的「發報速度之快如同閃電。甚至連那些收電專家們都感到招架不住,他們常常不得不打斷愛迪生的電文,叫他重複一遍。」於是他就獲得了一個位置。西方聯合公司的職員名冊上記載托馬斯·A·愛迪生做夜班報務員,工作時期自1864年12月至 1865年1月止,月薪75美元。
  
後來他被調到另一處工作。那邊工作更加忙碌,他常接受下大批電文。由於他在電報方面的造詣,不但操作熟練,業務水平很高,而且通曉科學原理,他獲得了很大的成功。當時收發新聞稿的工作報酬最高,湯姆和其他發報員一樣都希望自己能擔任這工作。那時電報局中大都改用紙條記錄機,在連續的紙條上刻記點劃。他覺得如果想辦法在此機後面再加接一台記錄機,便可控制住記錄速度。
  
他和同事對於這種新機雖然都毫無經驗,可是他們能從第二機上抄得清晰正確的新聞電報。他們有時將一二份抄本高高的懸出,向人展覽。當公司經理看到這整齊美觀的電文時,只是搖搖頭走了開去。他不瞭解這兩個生手怎麼能抄出這樣優美的報文來。
  
在平時,對方新聞電的發報者總應允他們早些開始接收,而他自己卻上戲院去了。可是,一天夜裡,關於林肯總統選舉的票數報導源源不斷地發來,湯姆和他的同事竟落後了一小時半。人們開始抱怨。公司命令第二天早晨進行檢查,發現了那二重記錄機,愛迪生只得遵令拆下,把它拋在一邊。他每到一個新鎮,就花極少的錢找到一間住處,並拿出房間的一部分充作實驗室。他得到工資的時候,往往把全部的工資用在購買實驗材料和裝置上。然後他不得不找朋友借錢吃飯。
  
湯姆對衣著仍然漫不經心。他的外套太大不合身;衣服不乾淨、不合季節。他的頭髮仍然長得豎起來,看上去是一副鄉下人的樣子。
  
由於耳聾,他有時顯得似乎不太友好。工作的地方不乾淨,睡覺的房間是黑暗的,往往在他的床上能找到小蟲。這時建造的電報裝置不好。因此,電報線上產生很大噪音,使發報難以準確。湯姆常常不得不編造他通過電報所收到的新聞的某些部分。
  
由於他努力地工作,使得他成為一名快速發報員。他的工作態度非常主動,「據傳說,在接受林肯總統被刺的頭條消息時,他由於全神貫注得像機器一樣抄收著電文,以至竟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抄收的乃是一條多麼重大的新聞。」
  
19歲時,他再次調換崗位,到辛辛那提一個很小的、氣味也不好聞的實驗室工作。他最初逗留在這裡時,在西方聯合電報公司工作,月薪60美元;在離去前已成為一個頭等報務員,月薪增加到120美元。
  
他開始工作後不久,公司當局答應他利用公司的地下室。他餘暇時便在那裡研究如何在同時發送兩個電報的方法。他的行為很古怪,可是他堅決的實踐精神卻贏得了一輩老人的敬愛。其中有一個名叫季利蘭(Ezra t Gilliland )的曾說他是「我生平所遇見的青年中最奇特的一個」。
  
湯姆在辛辛那提初識了第一個收發電報的好朋友米爾頓·F·亞當斯。辛辛那提是湯姆曾經工作過的最大的城市。亞當斯是一個無憂無慮、可善可親的年青人。他見湯姆的性格孤獨,時常替他擔憂。他們高興時,便一同上戲院看戲,或是偶然的在羅文花園消磨一個晚上,傾聽那德國樂隊的演奏。他們還對書籍、繪畫發生興趣。據他的一位同事回憶,他在這裡仍然是把大部分精力用於擺弄電池和電路,經常設計一些可使報務工作變得輕鬆點的器械。
  
不久,愛迪生又流浪到辛辛那提以南的納什維爾,那時亞當斯卻往北了,後來湯姆就在田納西城工作。他仍繼續試驗著同時發送兩個電報的方法。
  
「他衣袋裡總帶有一本舊的記事冊,記錄一些雜記圖樣。有一次他正在接收孟斐斯的來電,突然發電叫對方暫停,抽出記事本記了一些東西,而後通知對方再行繼續。有時他要在簿子上亂塗一下,讓電文堆積在一邊。巡夜的管理終於把他撤職了。」
  
後來他又到了孟斐斯。月薪升到了1.25美元。「他將所有的收入盡行購買書籍儀器,從不置備衣著,冬天也不穿大衣,因此時常受寒。」

在孟斐斯,他幫助總報務長修復了斷線,接通了紐約與新奧爾良之間的聯繫。還有一段時間,他擺弄出一種臨時發明的自動轉發機的裝置。這一裝置,可以把一個電報接收機收下的電文輸入到一條不同線路的發射機。《孟斐斯廣告商報》發現了這一試驗以後,為他作了新聞報導。
  
他買了不少書籍,其中有一本塔克(George Tucker )著的《傑斐遜傳》,在這書的扉頁上寫著:「田州孟城電報員托馬斯·A·愛迪生於1866年3月11日購置。」另外還有一本西班牙文字典。那時他在給母親的一封信中也要她定購大批書籍:「……我回家時,或許已經能講西班牙語了,讀寫方面也可以和西班牙人較量一下。我也能讀法文,可是還不能口說。我現在要想買幾本廉價書籍,希望你寫一封信叫報童到書店去買幾本寄來。你最好能和沃克接洽好,以後可以每月按時取書……。」
  
他的工作是負責接收新聞夜電,白天便忙於在屋中試驗。桌上安置著電報機,牆上攀滿了電線網。
  
上司科爾曼(Coleman )斷定,一線上發兩個電報是絕對不可能的。他說:「任何笨貨都得明了一線上是不能同時收發兩個電報的。」為此,他又被老闆辭退了。
  
他在孟斐斯的突然失業,使他又身無分文。他的錢一部分借給了同事,餘下全用來購買了書籍儀器。他離開孟斐斯,到了路易斯維爾。

--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