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少年变品学兼优 爱心教育结善果

朱文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6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朱文综合报导)近日,河南新乡一名19岁女孩在戒网瘾学校突然死亡事件,再次引起社会对网瘾问题的关注。有学者表示,“网瘾”如同精神毒品一样,身受其害,却难以戒除。然而,这其中却有孩子在充满爱心的教育和帮助下,幸运地逃过进戒网瘾学校受苦受难,不仅成功戒掉网瘾,还成为品学兼优的好孩子。

学生视“戒网瘾”学校如地狱

大陆官媒报导称,5月19日晚9时许,河南省郑州市“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内一名被家长送到该校戒网瘾的19岁女孩玲玲,被该校5名教师以“加训”之名实 施体罚甚至殴打,2小时后玲玲死亡。尸检报告称玲玲的死因为非疾病原因导致的颅脑损伤,身上有外伤,死因与其死前所受“训练”有关。

该校与玲玲一起被“加训”的14岁女孩新新称,几名教师拉着玲玲的胳膊和腿把她高高抬起,然后背部朝下猛地往地上摔。他们不理玲玲和新新的多次跪地求饶,即使见到玲玲开始吐血,仍继续踢打和跺玲玲,直到玲玲趴在地上不再出声,方被拖回宿舍。而新新在被摔过程中也清晰地听到了自己脖子被扭断的声音。

搏强学校在学生眼中如同地狱,大部分时间都是训练,经常受体罚,并且一人犯错,全班都要连坐受罚。惩罚方式包括跑步、站军姿、趴雪地,紧急集合等。学生们为逃出学校,甚至不惜采取跳楼、喝墨水、自残等方式。

目前大陆至少有300所戒网瘾的相关学校和机构,多数都没有办学资质。所聘用的教师多数都是退役军人,教学形式多数是体罚。据《法制晚报》统计,2008年至今已有7名学生因此而死。

有学者称,“网瘾”如同精神毒品一样,身受其害,却难以戒除。

也有教育界人士表示,用体罚摧残的方式教育孩子,其结果必然是灾难性的。

网瘾少年变成品学兼优的好孩子

海外中文媒体《明慧网》2012年2月16日也报导了一名少年戒除网瘾的故事。然而,与上文提到的不幸少女玲玲不同的是,这个孩子没有去戒网瘾学校受苦受难,而是在充满爱心的关怀与帮助下,不仅成功戒掉网瘾,还变成了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

报导中说,2011年年底,刚上初三的亮亮(化名)被父母送到千里之外的阿姨家,准备去上该市的一个戒“网瘾”学校去戒“网瘾”。这名14岁的男孩上网成瘾,整天耗在网吧,为上网而翘课,最后不得不退学。父母为了他,痛苦不已又无计可施,能想到的只有戒网瘾学校了。

亮亮的阿姨不想亮亮去戒网瘾学校受苦,劝说之下,亮亮父母同意了让亮亮留在阿姨身边受教育。

阿姨为亮亮请了好老师到家中帮他补习落后课程。在睡前,阿姨还给他讲生活、讲历史故事和现在社会上发生的事情。亮亮都很爱听,说“很好听”。阿姨发现,虽然亮亮身上有不少坏习惯,可是本质上是善良的,能分清好坏。

阿姨耐心地陪伴与照顾著亮亮,找时间带他到朋友家看风靡全球的“美国神韵艺术团”的演出光盘、看法轮功师父李洪志先生的讲法录影,还带他到法轮功修炼团体听法轮功学员讲修炼体会。那些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修心向善做好人的故事对亮亮触动很大。亮亮的阿姨也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

受到善良修炼人的熏陶影响,阿姨发现亮亮在渐渐地改变着。后来,亮亮告诉阿姨,他已经与一个街头小团伙脱离关系,也不再抽烟、喝酒、打架了。两个多月后,亮亮回到了父母身边。

亮亮的父母后来打来电话,惊喜地说,亮亮已经不沉迷上网了,而是在家静心学习;被父母教训时,也不再高声争辩,或表示接受,或者沉默,好像脱胎换骨变了个人,整个家庭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和睦。

新学期开学后,亮亮进入了一所新学校,在一次摸底考试中,以往英语成绩很一般的他竟然考了第一名,而这个班是年级中最好的班。他的数学成绩也比以前有了巨大的进步。

结语

亮亮和玲玲,同是花季的孩子,同是戒网瘾恶习,结果却天差地别,一个喜获重生,一个却永离人间。有评论称,这就是以善或恶来教育孩子的不同结果。

(责任编辑:简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你的孩子是否患上网瘾?不妨用以下资料帮助你做出判断:
  • 一位心理学家早在1995年就提出了“网瘾”这个词,当时网络还处于起步阶段。他当时是把它作为笑话提出来的。但现在,随着第一家以治疗网络成瘾为主的治疗中心医院近期在宾州布拉德福德地区治疗中心(Bradford Regional Medical Center)行为健康服务所(Behavioral Health Services)的成立,上网成瘾已不再被认为是一件可笑的事情。
  • 中国大陆一个化名“阿毛”(Ah Mao)的男子患有严重的网瘾,无法抗拒电子游戏的诱惑,经常将大部分时间和金钱花在网吧里。他最近为了戒除这种瘾疾,竟然报警逮捕自己,希望以强迫的方式让自己不再涉足网吧。“阿毛”的情况只是无数中国网瘾患者中的一个案例。
  • 英国知名神经学家警告,这一代小孩因为对推特(Twitter)等社交网站上瘾,长大过程中可能会培养类似强迫症的个性、自我控制能力差、专注力短且缺乏同理心。
  • (大纪元记者任凯文编译报导)德国研究人员说,网络成瘾是真实的,而且他们已经发现了网络成瘾可能与一种遗传变异有些关系。由波恩大学和在曼海姆(Mannheim)的中央精神卫生研究所(Centr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联合做的这项研究,2012年9月发表在《成瘾医学期刊》(Journalof Addiction Medicine)上。
  • 22岁的女子,因网瘾酿成恶果,致使她两岁多的女儿夭折。在法庭上,这位女子始终用头巾蒙住头。
  • 昨天上午,来自安徽的孙霞(化名)和老公带着18岁的儿子小刚(化名)来到南京金陵之星大酒店,拜见网戒专家陶宏开。为了根治儿子的网瘾,孙霞不知想了多少办法,甚至把儿子送到网戒中心接受最残酷的电击,结果这样的罪还是白受了,儿子一年之后再次陷入网瘾之中。面对前来求救的母亲,陶宏开一语点醒梦中人:这种以暴制暴的治疗,对孩子等于是第二次伤害,而且“网瘾并不是孩子的错!
  • (大纪元综合报道)香港青年协会去年8月至今年3月访问2,300多名10至17岁青少年,发现大约一成人上网成瘾,按推算全港共有约77,000名青少年有网瘾。这些青少年会越来越依赖互联网,甚至出现不能上网便会产生焦虑甚至抑郁征状,其中以男性的情况较为严重。青协同时调查2,500多名家长,发现不少家长不了解子女上网情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