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学习
中国折扇花鸟绘画,清朝郎世宁作品。(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中国画艺术是要有深厚民族文化做积淀的,如同慢火烤地瓜,才能熟透,短时的猛火会烧成地瓜碳。
第一篇大些,第二篇稍小。多谢

=================================
中年老花?
多光镜来帮助


【大纪元纽约工商讯】年过四十之后,许多人备受老花眼的困扰。因人体自然老化,眼球的晶状体柔软度及弹性下降,调节功能随之变差,视线难以聚焦。而且若原本就患有近视,看远处则还需另一双眼镜,很是麻烦。

随着科技发展,老花镜的花样也越来越多。现在市场上的老花镜大致可分为三种:单光镜片、双光镜片、渐进式多光镜片(Progressive lenses)。因使用方便,没有跳跃感,多光镜目前渐成消费主流。

单光镜片即单一度数的眼镜,只能用于看书、穿针等近距离需求,如需看远、中距离,还要再换另一只眼镜,相当不便。

双光镜片则是在同一镜片上磨出远、近两种度数,虽然较单光镜片更方便些,但是只能看远、近,中间距离的事物却很难看清。在两种度数之间切换的时候,因为落差太大,视觉上不太舒服。不同焦距之间的分界线,也令人有错位感。在两种度数的交界处,会有一条明显的界线,使得佩戴者看上去年龄偏大。

而渐进式多光镜片因为方便美观,成为西方老花眼镜用户的首选。多光镜片上磨有三种度数,看远、中、近不同距离一镜搞定,不必频繁更换眼镜。上方看远,下方看近,中间部分则用来看中等距离的事物,而且度数循序渐进,逐渐变化,自然舒服,不会有双光镜片的落差。多光镜片没有任何界线、痕迹,所以就像正常眼镜一样,看上去也不显老气。

*德国数码磨镜机 精准舒适

眼镜行所售卖的多光镜片,多是从工厂买来的现成镜片,然后根据用户眼镜框再磨形状,但也有商家抢先一步,干脆从德国购买专利磨镜机,学习先进技术,在自家打磨。

位于曼哈顿华埠的孔子眼镜店,现在已有四十年历史,是华埠最早开张的眼镜行,业主Henry Feng早在十年前,就从德国买来机器,培养人才,在店内制造多光镜片,“这是全世界都有的工艺,但是德国做得最好。”最早的时候,他也是从工厂购买镜片,“但是买回来有时候度数磨的不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现在我能够全部由自己控制,磨的好不好我知道,厚薄我也可以增加,这就是定制嘛。”他手里拿了一块胚料,边示范边讲解。十年过去,技术不断翻新,机器也更新为更先进的第二代了。

专业人员用机器打磨胚料,度数更加精准,而且因为磨在镜片后方,距离眼睛更近,视线范围也就更宽广。

*蓝光伤眼 需小心防备

随着电子设备的普及,从智能手机萤幕到幼儿玩具上的小LED灯,电子屏幕散发出的蓝光也越来越无处不在。高能量的蓝光极为伤眼,长时间吸收不仅易加深度数、提早老花,还会造成眼睛黄斑部的慢性伤害。

蓝光其实包括蓝、靛、紫光,是可见光的一种。蓝光能量较强,会透过角膜和晶状体照入眼底黄斑部,长期接触可能会对视网膜感光细胞造成永久性损伤。而且,因蓝光波长短,容易散射,所以观看屏幕时,要用力聚焦视线,时间一长,睫状肌紧绷,眼睛酸痛,不仅备感疲劳,也可能导致假性近视。

电子产品虽然持续不断的散发出蓝光,但其实并不是特别强烈,只是往往因使用时间长,容易逐渐累积成慢性伤害。

蓝光对儿童、青少年危害尤大。因青少年、婴幼儿的晶状体非常清澈,还不能像成年人一样对蓝光进行一定过滤,所以更容易受到蓝光的危害。

若要防护,除了定时眺望远方、休息眼睛,避免睡前在黑夜中玩手机,也可以配戴专业的可过滤蓝光的眼镜。即使视力没有问题,也可以配一副滤蓝光的平光镜,可以有效过滤蓝光,保护眼睛,很适合学生和需要长期面对电脑的科技、金融人士。


***孔子眼镜店

限时优惠,滤蓝光渐进式多光镜原价$300,特价$198;滤蓝光单光镜原价$110,特价$75。(凭广告来店享受优惠)

地址:华埠包厘街17号(孔子大厦内、麦当劳对面)
17 Bowery, NY, NY 10002
电话:212-431-4910
营业时间:周一至周五,早10点至晚6点


——图说——
ID:331997657
眼睛老花少不了一支能看远、中、近的多光镜。(Shutterstock)

ID:112544594
滤蓝光的平光镜,可以有效过滤蓝光,保护眼睛。(Shutterstock)

=======================================================


上标 从艺术零基础 到被加州伯克利建筑系录取
大标 安娜画室的真实故事


【大纪元纽约工商讯】2016年七月,传来Lily被加州伯克利大学建筑系录取的消息,安娜老师及Lily都流下了欢喜的眼泪,真是说不出的高兴!

当Lily开始和安娜老师学画画的时候,她是从零开始,Lily的妈妈甚至跟安娜老师说,“我的女儿真的没有创造力,一点天赋也没有,安娜小姐,请帮帮忙,我真的希望你能帮到她,谢谢!”

在过去四年的艺术学习中,前进的每一步都很不容易,但是她从来没有错过一节课,也完成所有的作业。在安娜画室,经过两年的基础艺术训练,她已经有了很大进步,基础打实之后,她艺术天赋也逐渐显现。而且在安娜老师的指导下,她的学习成绩也持续进步,11年级的时候,成功达到了GPA96.6的目标。

经过一年的顶尖大学预备课程,她已经换了一个人一样,变的出类拔萃了。

Lily也终于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喜欢建筑,虽然面临很多障碍,她还是找到了自己的梦想和目标,她拒绝了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航空航天专业的录取。在伯克利大学将她列入等候者名单的时候,她也没有轻易放弃,而是埋头创作,将更多的艺术作品寄给伯克利,最后终于打开了这所著名院校的大门。

因为她的自律、努力,她的艺术水平和创造力甚至超越了一些研究生的水平,这个是促成她被加州伯克利录取的主要原因之一。当然Lily的妈妈慧眼找伯乐也功不可没!

在这期间,安娜老师除了教授知识,还指导她如何挑选学校及专业,并给她的学校写了最强有力的推荐信。Lily在大一的时候,就被招入伯克利的研究团队,安娜老师相信Lily会是设计界未来的新星!

Lily是安娜老师的奇迹与骄傲。

家长们,如果你们的孩子热爱艺术,还有从事设计的梦想,请打开心扉,支持他们,让他们追随他们的愿望、梦想,而不是你们设定的目标。在还来得及的时候,请把他们送到安娜画室,安娜老师可以帮助他们!

***安娜与她的安娜画室

安娜(Anna Yung),资深专业艺术家及绘画导师,毕业于美国美术学院,屡获美国主流及国际等多项大奖。关于安娜的特殊教学方法和点石成金的故事,请访问安娜的网站:annayung.wordpress.com或 Email: tbolt007@aol.com 电话:1-347-739-3384(通国、粤、英语)。

授课范围:素描、色彩、创作、服装设计、建筑设计、室内装潢设计、油画棒、钢笔、炭笔、水彩、水粉、油画等。教授对象:初中、高中及大学美术专科考试课题;教授初、高级美术班、特设暑期Portfolio强化班;教授小孩、成人及专业人士,一对一教学,或度身设计教学方针,发掘及提高学生的艺术天赋与兴趣。

131651_unnamed.jpg
安娜老师教学生时现场示范的画作。(Anna Yung提供)
2016年七月,传来Lily被加州伯克利大学建筑系录取的消息,安娜老师及Lily都流下了欢喜的眼泪,真是说不出的高兴! 当Lily开始和安娜老师学画画的时候,她是从零开始,Lily的妈妈甚至跟安娜老师说,“我的女儿真的没有创造力,一点...
IMG_4336
献身、护家是父亲的代名词,黄色玫瑰花有着类似的意涵,今年的父亲节,想跟父亲大声说:“爸爸!我爱您!祝您父亲节快乐!”
慕夏的《斯拉夫史诗》有一幅描述欧塔卡二世主持侄女和匈牙利王子的婚礼之作。(《捷克经典》/柿子文化)
欧塔卡二世拥有当时中欧地区最强大的铁骑兵团,几乎每次战役都传出捷报,被称为“铁金国王”,文艺复兴时期最伟大的诗人但丁在传世大作《神曲》中尊称他是“当代的伟人之一”。
《维纳斯的诞生》局部。(公有领域)
蛋彩画特别流行于15世纪的文艺复兴时期,主要是将鸡蛋和绘画颜料相混合,油料和蛋黄的混合不挥发而会氧化,干后不溶于水、酒精或汽油,保证了画面的稳定持久。
抽象艺术家皮特‧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左)否定个人特色在艺术中的重要性。右为其同道——抽象绘画的先驱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公有领域)
在抽象艺术的历史和“神话”中,最奇怪的一点或许是美国国务院对抽象表现主义创作的倡导。在20世纪50年代针对共产主义阵营的冷战中,中情局(CIA)积极推动这类创作,将其视作个人创作自由的代表,并赞助其在欧洲各地办展。这种政治和文化发展在几个层面上都具有讽刺性。
尼克‧杰尼奇(Nick Janicki)在亚利桑那州坦佩市新开放的真善忍美术馆(Art of Zhen Shan Ren Museum)入口处。(Amir Adib)
“真善忍国际美展”在欧、美、澳洲和亚洲巡回展出期间,在50个国家的900个城市受到好评。眼下,这些艺术作品有了第一个永久“居所”——其中20幅画作近期已落户美国亚利桑那州坦佩市(Tempe)的真善忍美术馆。
Snap2
一年一度的母亲节要来临了,为感恩母亲对家人的付出与辛劳,动手做一个漂亮的钥匙盒送给妈妈,收藏起对妈妈的爱,收藏起全家的幸福……
丹麦国家美术馆修复部主管约恩‧瓦杜姆教授1994年对维米尔的名作《戴珍珠耳环的少女》进行了最近一次修复,有颇多心得与洞见。(公有领域,Samira Bouaou/大纪元合成)
他就像悄无声息地走过了一片森林,没留下任何足迹。经过三个月的逐吋检查、清洗和修理,约恩‧瓦杜姆(Jorgen Wadum)教授将《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辉煌呈现给了全世界。在对荷兰绘画大师维米尔的经典画作进行了最近一次修复后,22年过去,他仍然对她心有灵犀。
(图/ 张芯兰 提供)
企鹅在动物园里是最吸引目光的主角之一,不论大人、小孩都喜欢它摇摇摆摆的走路模样。今天,我们就用各种颜色的色纸来折可爱的纸企鹅吧!
(图片:茗馨提供)
如果您的壁橱或书桌缺个小东西装饰,纸瓶是最佳“人选”喔!它造形优雅、制作容易,且经济实惠。只要愿意付出一些耐心、细心,便可享受手做的乐趣与增添生活情趣,真是一举两得!这件小工艺非常适合在周休假期中尝试。
学生写毛笔字。 (明慧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神韵艺术团节目里刚好有一个毛笔如何从神仙传给了人的演出,这震撼了孩子,当然也震撼了我。心里想着,从事教育工作、当了母亲这责任还真不小,不过也应是一种荣耀。一种传承神的文化的责任与荣耀。
(摄影/茗馨)
“金鸡啼、旭日昇”带来美好一天的开始,在“鸡年”里也象征新的一年有美好的开始。动手来做一个金鸡灯笼吧。
达•芬奇的未完成作品《头发散乱的女子头像》(« Jeune fille décoiffée »),24.7×21釐米,作于1508年。在棕褐色的透明底层上,画家把不透明的铅白涂在画像的亮部,并通过调整铅白的厚薄、利用对下层颜色不同程度的覆盖得到不同色阶的浅色,用来塑造形体。这种技法叫作“提白”。假如画家继续深入作画,等这一层画完并干燥后,用树脂油调合具有较高透明度的色料很薄地画在已有的提白色层上,透过薄薄的透明色能让人看到下层,就叫做“罩染”。(在此只是简单地介绍“提白”与“罩染”的基本概念,以方便非美术专业的读者理解本文。)(公有领域)
如果把古代的油画作品与近一百多年来的各类现代派油画比较一下,可以看到它们最直观的区别就是在画面效果上的巨大差异。通过历代留下的典籍和文献,或现代的一些科学检测技术,美术界早已认识到这种差异来自于绘画技法的不同。
乔凡尼.贝里尼1497年于威尼斯圣吉欧教堂绘制的祭坛画《宝座上的圣母》局部。威尼斯学院画廊收藏。(M0tty/维基公共领域)
文艺复兴绘画中出现的Cangiante(换色法)、Chiaroscuro(明暗对照法)、Sfumato(晕涂法)和Unione(统合法)这四种风格迥异的绘画技法被后世广为流传,许多艺术巨匠都曾经出神入化地运用它们创造出辉煌而美丽的艺术珍品。
(摄影/心蕙)
玫瑰是爱情之花,西方人于情人节送上玫瑰表达心意,不同数量的玫瑰代表不同含义的爱情。动手做一个永不凋谢的玫瑰胸针,或送给爱的人,让爱更保鲜。
日本专业漫画家吉村拓也以教学视频指导人们如何画漫画。(视频撷图)
喜欢看漫画的人,或多或少也会想画一画漫画,至少对于自己钟爱的漫画人物是如此。但漫画要如何画,才能画得好呢?日本专业漫画家吉村拓也最近拍摄了一些漫画教学视频,指导人们如何在短时间内画得像专业人士一样好。
日本美术老师滨崎步广隆在黑板上用粉笔画出《最后的晚餐》,技法惊人。(推特网页撷图)
日本美术老师兼平面设计师滨崎广隆(Hirotaka Hamasaki)以黑板当画布,用炉火纯青的粉笔画技法画出世界闻名的画作,包括:日本浮世绘、动漫、西方油画等,无一不惟妙惟肖,令人感到视觉上的震撼。
当普莉西拉和“猫王”埃尔维斯在后者举办的一场派对相识时,她才14岁半。(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你对这些照片可能并不陌生:亚伯拉罕‧林肯,丘吉尔,肯尼迪……但它们这样的栩栩如生,估计你还是第一次看到。在这里,古旧沧桑被代之以俗世气息,或许这就是玛丽娜‧阿马拉尔(Marina Amaral)这批上色照片的力量所在。此间她付出了巨大努力,让观者获得了审视重大历史事件与名人的新视角。
亚伯拉罕‧林肯。(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你对这些照片可能并不陌生:亚伯拉罕‧林肯,丘吉尔,肯尼迪……但它们这样的栩栩如生,估计你还是第一次看到。在这里,古旧沧桑被代之以俗世气息,或许这就是玛丽娜‧阿马拉尔(Marina Amaral)这批上色照片的力量所在。此间她付出了巨大努力,让观者获得了审视重大历史事件与名人的新视角。
[法]亨利‧儒勒‧让‧若弗鲁瓦(Henri Jules Jean Geoffroy,1853—1924),《顺从者》(Les résignés),1901年作,布面油画,110×150 cm,巴黎奥赛美术馆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从学院派到现代派训练的转变,不是被艺术媒材或训练方面的技术进步所推动,而是基于“艺术为何”的哲学理念的完全改变。也由于这种艺术哲学理念的变化,学院式的训练方法,连同掌握这些技巧的伟大艺术家,几乎完全从20世纪学校所传授的艺术和艺术史中被抹掉了。
[意]米开朗基罗,为《利比亚先知》所作草图(约1510—1511年)。(The Met Breuer)
一位写实画家鼓励我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新馆看一个展览“未完成:可见的思维”(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由于特别渴望对古代大师们有更多了解,我聆听了美术馆的讲解。意犹未尽的我,决定邀请写实艺术家们来谈谈他们对大师未竟作品的想法,以及这些画作对其创作会有怎样的影响。
2016年7月15日,(左起)艺术家埃德蒙‧罗沙(Edmond Rochat)和雅各布‧柯林斯(Jacob Collins)在观赏扬‧凡‧艾克(Jan van Eyck)的《圣芭芭拉》(Saint Barbara)。(Milene Fernandez/Epoch Times)
一位写实画家鼓励我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新馆看一个展览“未完成:可见的思维”(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由于特别渴望对古代大师们有更多了解,我聆听了美术馆的讲解。意犹未尽的我,决定邀请写实艺术家们来谈谈他们对大师未竟作品的想法,以及这些画作对其创作会有怎样的影响。
“父爱如冬阳”玫瑰卡。 (制作 、摄影/ 张铭芬)
玫瑰,是人们表达情意的花朵,红色玫瑰花是公认的父亲节花,丰富的花瓣层次感,很耐人寻味。今年的父亲节就送给父亲一份永不凋谢的玫瑰,开在家人的心坎里,更永远绽放在爸爸的笑靥上,让常在外冲刺的父亲,让他也充分感受家的温馨吧!
写字就和盖房子一样,线条笔画是钢筋骨架;写者的气息风采是砖瓦水泥,两者相合后,便呈现出每个人独一无二的字迹风格。
写字就和盖房子一样,线条笔画是钢筋骨架;写者的气息风采是砖瓦水泥,两者相合后,便呈现出每个人独一无二的字迹风格。
写字就和盖房子一样,线条笔画是钢筋骨架;写者的气息风采是砖瓦水泥,两者相合后,便呈现出每个人独一无二的字迹风格。
《雨果肖像》,阿黛勒.芙雪于1820年所作,白色粉彩于黑色纸上。(图片来源:网路)
1822年,22岁的维克多.雨果和少女阿黛勒.芙雪定了婚约。对雨果而言,未婚妻几乎是完美无缺,唯一令他担忧的,是这女孩对画素描的狂热。
“提”和“按”是写字时的两种主要运笔方法,在前者的飘逸与后者的沉着中,力道强弱不同的文字笔画,便产生了不一样的线条美感。
“提”和“按”是写字时的两种主要运笔方法,在前者的飘逸与后者的沉着中,力道强弱不同的文字笔画,便产生了不一样的线条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