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子心声
一句好话可以改变你的想法,甚至改变人的一生;谢谢妈妈的适时提点,但愿我日后能坚持不懈,做任何事情都能从头到尾保持专注。
在志工们的帮助下,学校变得更有趣、更美丽,而这些熟悉的陌生人,让我们在学校的学习更美好,志工们的热忱令我佩服,因为他们的日行一善,使我们的学习之路更加平坦顺利。
姐姐对学习的积极态度成了榜样,感染了两个弟弟。他们也很争气,像姐姐一样发奋读书,并一直以优异的成绩赢得奖学金,既大大减轻了家里的经济负担,也减少了对资助的依赖。
顷刻间便结束的过程,内心挣扎却像是打了几十年的战争......
经过这几次的教训,我学到人无法避免做错事,天底下不可能有人永远不犯错的,重要的是知道错了就改过来......
每年这个季节都是维州12年级学生担忧自己ATAR成绩的时候,很多人认为高考成绩将决定自己的前途。费尔法克斯(Fairfax)媒体作家维尔士(Lisa Wells)以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这种担忧是不值得的。
若是每个人都能正向思考,选择做正确的事,许多不道德的举动就不会出现了。
生活中,不管受到挫折、获得成功,总有影响你最深的一句话,让你永生难忘,帮助你从失败困境中解救出来......
现在,很多国家都缺水了,连在台湾的我们这阵子也感到缺水危机,甚至要面临限水的痛苦。因为跟生活有关,所以老师有空都会宣导节约用水。
我很矮,但换个角度想,对于这件事似乎并不用太伤心......
从高中起,老师和同学就常羞辱菲比“太笨”。在悉尼科技大学就读的最后一个学期里,她更被确诊患有阅读障碍、计算障碍、书写障碍,还被扣上注意力不足过动症的帽子。今天的菲比不但成功拿到了学位证书,还是同科业应届生中得到最高GPA(成绩平均绩点)的学生之一。
我的生活中,我透过旅行,体验大自然的美好;透过阅读,发掘了文学之美。
虽是萍水相逢,《星夜谈心》让我们在月光下彼此真诚的分享。队员站在台上,拿起麦克风,说出自己这几天在营队中的转变及感触,期许自己成为更好的人。
年复一年,转眼间,我从傻呼呼的小女孩变成了青少女,但求学的日还有十几年呢!多么想要赶快成年、大学毕业,过着我所憧憬的轻松自由的生活。
莎士比亚曾说:“上天创造了你,是让你变成火炬,不仅照亮自己,也照亮别人。”每当看见路上有街友趴在地上,也没有足够的保暖衣物时,心里总觉得万般不舍,可是,又怕眼前的景象是假装的,当下不禁陷入沉思:我到底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
台湾Facebook专页“爆料公社”网友贴出了一则小学生的国语文功课,求网民解题“错字在哪里?”照片引来超过一万名网民回响.....
离家前,英国是什么样,大家都调查过,自己会变成什么样也许没什么可参考的。不论你后来在这个岛的什么地方落脚,生活体验过一段时间后,英国的“风”多少会“吹”着你改变点什么。
美国哈佛大学是世界名校,其毕业生在各个领域都被视为佼佼者,而且前途光明。但要在这样的名校念书,可能要付出很多努力,而这样的努力往往不为人知。来自俄亥俄州的本届毕业生利特尔(Shannon Satonori Lytle)就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他就读哈佛之前打工赚钱和照顾弟妹,还要兼顾学业的艰苦生活,让许多人感动不已。
“感恩”可以触动人心,让人感同身受,不仅可以用言语表示,也能用动作来表达。
天啊!这些年我到底浪费了多少时间?只是我疑惑的是,这些夺走宝贵时间的到底是哪帮人物?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走时间,连我也无法察觉,现在,我要揪出嫌犯,将它们绳之以法!
现在的我面临许多的烦恼,这些烦恼来自于课业的压力、父母的期待、会考的沉重,以及自己的期许。而我最大的烦恼是面对未来的选择......
......这幸福的声音,就是家里的背景音乐,天天听依然觉得很动听呢!
望向身旁的老师,温暖微笑仿佛在说:“别怕!继续说。”那如魔法治愈了我身上痛苦的疤痕,我终于鼓起勇气坚强的大声发言。随时间悄悄过去,胆小怯怯的我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了不再害怕了。
很多时候,“跟自己比赛”才是重点,因为别人永远是别人,自己永远是自己,没有任何人能取代自己,跟自己才能了解自己在哪方面进步?在哪方面有缺点?直到把自己做更好!
你对这些照片可能并不陌生:亚伯拉罕‧林肯,丘吉尔,肯尼迪……但它们这样的栩栩如生,估计你还是第一次看到。在这里,古旧沧桑被代之以俗世气息,或许这就是玛丽娜‧阿马拉尔(Marina Amaral)这批上色照片的力量所在。此间她付出了巨大努力,让观者获得了审视重大历史事件与名人的新视角。
这是一个阿拉伯的传说:有两个朋友在沙漠里旅行......
从国小开始,星期六、日只要有空闲便会和爸妈一起前往育幼院,煮饭给小朋友吃,说故事给他们听,陪伴他们一起玩乐。 有一次,育幼院的小朋友跟我说了一段令人揪心的话......
“骊歌初动,离情辘辘,惊惜韶光匆促⋯⋯”当骊歌声起,炎夏催红了凤凰树上的花,六年的国小生活将与我告别了......
最近陆陆续续参加了一些比赛,成绩都不理想......后来照着进度度表实行 了一阵子之后,我的状况逐渐变好,全家又恢复了以往的欢乐。
我和我的同学们常偷偷的批评老师,把她说得很难听......那些出于师长的“爱”,当时的我们怎么就看不见呢?我们是不是常忽略了别人的爱,认为这是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