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园地
看到孩子的成长,我看到了生命影响生命的轨迹。我明白,教育不是抽象的名词,她是美丽的动词,在生命与生命的短暂交会中,因彼此真诚相待而绽放光芒,而看似缘分结束的那一刻,这道光,将引领他们开启生命另一段的旅程。
校车司机温馨的小举动,让失去妈妈的小女孩走出阴影、重拾自信。示意图。(公有领域)
哪个小女孩不希望自己能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去上学呢?但小伊莎贝拉却做不到。妈妈病逝后,她那头令爸爸抓狂的长发被剪成了小男生头。这个九岁小女孩唯一能保住自己长发的方式是,自己想办法扎个马尾。但这束每天永恒不变的马尾,就像标示着她是个没妈的孩子。直到校车司机无私的爱心与付出,让她像是再度得到母爱。
Taiwan Professor Vivian Y N Chen
自美归国的青年学者陈缊侬,为了回台献身热爱的教育工作,不惜放弃美国微软研究院台币千万年薪的工作机会,回母校台大资工系从助理教授当起,年薪仅约台币93万。这台、美之间的薪资待遇差距就将近10倍,但她非常笃定,这个选择才是最幸福的。
我是一名教师,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我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一票否决竞聘教师资格,得不到任何说法,被赶出学校大门。无奈,我便利用我的特长,开设了一个学生课后作业辅导班谋生。
一位高中教师花了台币2,000元在网路上买了全套北一女中学生手写笔记。他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考大学,而是作为教学用的“励志型”辅助教材。他激励学生的方式超具创意,引起网友热议,也引起许多教育界人士的思考。
印度一名6岁男童无意间碾死小鸡,他试图用所有积蓄换回小鸡一命。(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印度一名6岁男童无意间碾死小鸡,他试图用所有积蓄换回小鸡一命。得知抢救无望后,男孩一路从医院哭回家。他泪眼汪汪的照片,让全球网友发现了一位具有强大责任感的小英雄。
美国北卡罗来那州一群六年级小学生,刚获得2018-2019年度三星科技创新发明奖“Samsung Solve for Tomorrow”,他们发明一款自动发出警示的停车号志装置,动机是想改善学童通勤时的安全隐患。
肯亚(又译肯尼亚)一名教师每个月捐出80%的薪水,用以帮助贫穷的学生。他以这项贡献荣获今年的全球教师奖(Global Teacher Prize),将可获得100万美元的奖金。
美国加州一位负责维护校园安全的高中校警,在执勤时随性唱了一首歌,当时的画面被在场老师录下并上传到脸书,感动的歌声赢得了大批师生和家长的掌声,也让“爱心校警”的名声传开来。
让3C保母陪伴孩子,容易养出“无事可做的无聊小孩,降低孩子的专注、思考、学习等能力。
落实双语教育的第一个大前提就是语言模式一旦确定了就得确实执行,不会因为今天去超市、去餐厅,或是参加亲朋好友的聚会觉得太尴尬就一再切换。
爸爸忽然在家中昏倒,美国南卡罗来纳州一个7岁男孩的勇敢表现,让他成了备受夸赞的小英雄,也引起校方重视教育孩子在无法解锁手机时如何报警。
对教师因个别人行为而惩罚全班的做法,一个英国小女孩没有“照单全收”,她给出了既真诚又爆笑的反馈,在网上疯传。
和健康孩子相比,残障儿童在就学方面往往面临更大的挑战,其中包括可能被学校拒收。不过,只要家长用心,愿意投入时间与精力,并把握好沟通方式,就能帮助自己的孩子受到优质教育。
孩子学双语应与生活融合,以培养语感语调和外语学习的兴趣为主。过度注重在成果展现,对他的语言启蒙其实只有反效果。
离开教室来到荒野的户外做一天一夜的露营活动对很多学生来说是让人畏惧的事情。但是根据澳洲首都领地教育和学习部董事会成员Sue Norton的意见称,露营活动为学生和教师增加互动、增进师生关系提供了极好的机会。
我们必须从日常生活里去强化孩子对身体安全的态度,只要孩子觉得不喜欢、不愿意,就有权利表达抗议。
“我的身体我作主!”涵盖的层面很广,必须从日常生活强化孩子对身体安全的态度......
幼儿爱说谎?不想孩子有意无意地说谎,大人可以努力落实的2大建议......
因此当时的人们人人皆知阴阳五行的道理。这里开篇讲天地万物的来历,为的就是具体向孩子们阐述阴阳五行与三才这些人直接看到的,与人生活息息相关的、最基本的天地人文的知识。让人不要忘记自己受命于天的来源和使命。
  在我的教学过程中,经常看到高中学生在基本数字运算方面遇到困难,因而阻碍了他们解决复杂数学问题的能力。导致数字敏感度(number sense)不佳的原因有很多,例如缺乏练习,或者即使有练习都只是机械式地去做,根本没有经过...
输了比赛的孩子,像是失了魂似的,而我不断苦思鼓励他们的方法,但是,也不知如何是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Fotolia)
这是孩子们小学生涯的最后一个运动会,为了夺得竞赛冠军,全班可说是铆足了全劲。然而......
你曾经学过整理的方法吗?或者你可能会想“整理也需要教吗?”
埃迪斯科文大学(Edith Cowan University)的新研究发现,学生真正想要的师生关系是有结构、有纪律且互相关心的。这与通常认为的一些高中生只想掩盖不良行为的刻板印象完全不同。
为了促使孩子们自主性思考力之跃进,周遭的大人们应该有新的思维,就是要丰富环境中各种尝试“做中学”的机会,无论结果如何,这对孩子们的成长是有帮助的。
老师出了一道奇怪的作业:列出所有你讨厌的人。不过,没人知道下一步是什么。然后,老师请学生带蕃茄来上课,并且在蕃茄上面写下那些讨厌的人名。
可爱的部落女孩喜欢背唐诗,藉由唐诗,我开始说些故事与历史,唐诗不能只留在背诵的层面,要学会品味,也要了解作者为何写下那首诗的用意......
以前总认为要饱读诗书,才能教书。后来有机会几次上台授课,学生总有分心,甚至捣蛋者,这让我上起课来倍感吃力......
“大人要常常提醒自己,当孩子最不可爱的时候,往往是他们最需要爱的时候,霸凌的发生只是求助的一种方式。如果我们习惯在事发后揪出罪魁祸首处罚,以为这就是处理,其实反而加剧了校园中的不平等,孩子学会的不是尊重,而是以暴制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