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诗仙李太白

【千古英雄人物】李白(6) 七言极品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诗仙李太白(大纪元)

    人气: 38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七言极品

李白七言绝句。明朝诗论家许学夷在《诗源辨体》中说:“太白七言绝句,多一气贯成者,最得歌行之体。”以《望天门山》一诗为例(开元十三年即725年所作):

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
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

浩荡东流之楚江冲破天门奔腾而至,碧绿江水东流到此回旋澎湃,两岸青山层峦叠现,一叶孤舟从天边顺流而来。整首诗一气呵成,辽阔壮观的意象,不仅表现自然之美,更有无限豪放、豁达之生命力。

《望庐山瀑布二首》(其二)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此诗是李白游庐山时所作,一说是开元十六年(728年)所作。诗仙将飞流直泻之瀑布描写得雄伟奇丽,宛如一幅生动传神之山水画卷。《韵语阳秋》载中唐诗人徐凝《瀑布》诗云:“千古犹疑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唐宋诗醇》中苏轼曰:“仆初入庐山,有陈令举《庐山记》见示者,且行且读,见其中有徐凝和李白诗,不觉失笑。开元寺主求诗,(东坡)为作一绝云:‘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唯有谪仙词。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为徐凝洗恶诗。’”

《峨眉山月歌》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这首诗大约作于开元十三年(725年)以前,是李白即将出蜀时所作。他把峨眉山月作为歌咏对象,通过咏月来表示对蜀地之依恋。可见李白年轻时诗思随机触发,天才流溢。《唐诗笺注》:“‘君’指月。月在峨眉,影入江流,因月色而发清溪,及向三峡,忽又不见月,而舟已直下渝州矣。诗自神韵清绝。”

李白一生游历,所有名山大川、名都大邑几乎都留下足迹,锦绣山河、繁华都市都在其诗歌中被赋予生命。其人格和爱好亦融入山水诗中。他与鲁中诸生孔巢父、韩沔、裴政、张叔明、陶沔等隐于徂徕山,酣歌纵酒,时号“竹溪六逸”。在李白诗里,常常以奔放、豪迈之气概描述山林隐居和学仙修道人之愉快生活,及其所见仙境、胜景。

另外,在这些名山大川中,他还可以和同道、神佛相遇、切磋,岂不更为惬意?!再有,很多隐居神仙也和李白颇有缘分,亦在期盼诗仙李白来访,容在下一章细述。

明崔子忠绘《藏云图》(局部),绢本设色,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描绘李白盘腿端坐盘车上,缓缓行于山路上,仰首凝视头顶上的云气。(公有领域)

李白作品中有很多充满修道人纯真、超脱和宁静之意。《山中问答》便是其中之一:

《山中问答》

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开元十五年(727年),李白来到安陆不久,即为故相许圉师家招为入赘孙女婿。于是他栖居碧山读书耕作。这时,亲友对他这样年轻就过隐居生活不以为然,有所议论,于是开元十七年春,李白写下这首诗,用答问形式回答亲友议论。

这是一首诗意淡远之七言绝句。全诗虽然只有四句,但是有问、有答,有叙述,有描绘,有议论。第三、四句字面上描写诗人隐居生活环境如世外桃源、如方外道观,以及诗人在那个时期之精神追求,隐喻著修道生活的出尘妙趣与怡然自得。

《赠汪伦》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我乘船将要远行,忽听岸上踏地为拍,有人边走边唱前来送行。桃花潭水虽然千尺深,也比不上汪伦送我之情谊深厚。

这是李白天宝十四年(755年)于泾县(今安徽南部)游历时写给当地好友汪伦的一首赠别诗。诗中首先描绘李白乘舟欲行、汪伦踏歌赶来送行之情景,感情纯真。后两句诗人先用“深千尺”赞美桃花潭水深湛,后接“不及”两字,把无形情谊比为有形之千尺潭水,表达了汪伦对自己那份友情。全诗语言清新自然,令人回味无穷。虽仅四句二十八字,却脍炙人口,是李白诗中流传最广的佳作之一。

《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唐肃宗乾元二年(759年),五十八岁李白流放夜郎,行至白帝遇赦,这是李白在流放途中遇赦返回江陵时所创作之七言绝句。诗意在描摹自白帝至江陵一段长江,江水落差很大,船快水急,舟行若飞。诗人把愉快心情和江山之壮丽多姿、顺水行舟之流畅轻快融为一体。全诗写得飘逸豪放,快船快意,随心所欲,自然天成,是李白诗作中流传最广之又一名篇。

李白很少写格律谨严的律诗。然天才毕竟是天才,诗仙毕竟是诗仙,尽管李白很少写作律诗,其《登金陵凤凰台》却脍炙人口,并且被尊为七律之极品。

《登金陵凤凰台》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一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这首诗写于唐玄宗天宝年间,为李白奉命“赐金还山”、南游金陵时所作。凤凰台为地点,在旧金陵城之西南。从远古时代开始,凤凰便一直被认为有祥瑞意义:美好时代,凤凰则从天而降。然引来凤凰之时代已经过去,繁华六朝也已成历史,惟余浩瀚长江之水与巍峨凤凰山依旧生生不息。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东吴大帝,风流倜傥六朝人物,以及众多君王,都已被埋入坟墓,成为历史陈迹;就连当年巍峨宫殿如今也已荒芜破败,一片断壁残垣。花草蓬勃,天地依旧,一切都按照规律变化。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千古兴亡史!世间百年,荣华富贵、高官厚禄,转眼即逝。

“三山半落青天外,一水中分白鹭洲”,三山亦为地点,旧说在金陵西南江边。据《景定建康志》:“其山积石森郁,滨于大江,三峰并列,南北相连,故号三山。”那江中“白鹭洲”,横亘于金陵西长江里,把长江分割成为两半。

李白此时刚刚离开长安。“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浮云悠悠,思绪无限。回想在宫中虽不足三载,世事多舛,不尽人意,但却结下千年缘分,为那些宫中有缘之人留下今后永世福份。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诗以寓目山河为线索,情随景生,尽显诗人潇洒气质和情怀,当得起“古今题咏,惟谪仙为绝唱”之赞誉。

《登金陵凤凰台》博得“与崔颢黄鹤楼相似,格律气势未易甲乙”之赞扬。更有一些评论言崔颢之黄鹤楼只重格律气势,贵在意境而已。而李白之《登金陵凤凰台》,意境超脱,间论古今兴衰,流韵无穷,更胜一筹!#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点阅【千古英雄人物之李白】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李白少年时代学习范围广泛,除儒、释、道经典,古代文史名著外,还浏览诸子百家之书,并“好剑术”(《与韩荆州书》)。他很早就钻研道家修炼,喜欢隐居山林,求仙学道;同时又要“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靖一”(《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李白青少年时期在蜀地所写诗歌,留存很少,但像《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峨眉山月歌》等篇,已显示其卓越才华。
  • 唐朝(618—907)是世界公认中国最强盛时代。一朝天子一朝臣,开明国策下,万邦来朝;日渐强盛国力下,万象更新,在文化、经济、国事、外交等方面皆铸辉煌成就;对外来思想文化兼容并包之态度和海纳百川之胸怀,对社会生活、文化等都产生巨大影响,包括服饰、游艺、文学、诗歌、绘画、饮食、音乐及舞蹈等。
  • 唐孟棨《本事诗‧高逸》称:“李太白始自西蜀至京,舍于逆旅。贺监知章闻其名,首访之,既奇其姿,复请所为文。出《蜀道难》以示之。读未竟,称叹者数四,号为谪仙,解金龟换酒,与倾尽醉。”贺知章如此欣赏《蜀道难》,因没带酒钱,遂兴奋地解下衣带上之金龟换酒与李白共饮。
  • 李白于唐中宗元年(701年)生于四川广汉(今彰明)青莲乡,此地原名清廉乡,后因李白号“青莲居士”而改名为“青莲乡”。其母梦见长庚星坠入怀中;长庚星即太白金星,所以为李白取字太白。李阳冰在《草堂集序》中称李白是“太白星精”,范传正后来为李白撰写碑文时,亦用这一说法:“先夫人梦长庚而告祥,名之与字,咸所取象。”
  • 茫茫宇宙大穹中,生命无量无计。不同天体体系亦有不同生命、不同生命特点及其文化特色。当创世主允许不同天体体系将其生命精髓、其特有之文化带进人类,在人间结缘演绎,并能够让这些生命及其文化将来有机缘进入新大穹,遂有人间中土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众生一朝文化的现象出现。
  • 作为中国神传文化鼎盛期的唐代,其繁荣文化就世界而言,可称得上无与伦比。
  • 太宗征战,并非只靠一己之勇。太宗治军之严谨,布阵之精准,临敌之应变,料敌之如神,用兵之出奇,战术之多样,战略之高超,将将之贴切,更兼天意使然,遂使其百战百胜,开创大唐王朝。太宗熟读兵法,用乎于心,审时度势,无往不胜,战功卓著,然只留下极少兵法论著。成吉思汗所言之《唐宗兵法》即为后世所传《唐太宗李卫公问对》。
  • 魏武大帝曹操瑞应黄星,真人下世,拨乱治世,天下莫敌。曹操造就中国文学史上黄金时代之建安文学,使中国神传文化在长期战乱、社会残破背景下得以承传兴盛。其武学巨著及用兵计谋为后世历代兵家推崇传扬,故后人称“言兵无若孙武,用兵无若韩信、曹公”。曹操杜绝官民淫祀,铲除低灵乱鬼,扶持道教初生,致魏国上下习道成风,举国清平。
  • 曹操外定武功,内修文学,统军三十余年,手不舍书。昼则讲武策,夜则思经传。登高必赋,横槊赋诗,被之管弦,皆成乐章。曹操诗篇亦多散佚,仅存乐府诗十八篇,共二十六首。李白对建安文学、尤其对曹操诗作可谓充分明了,以“蓬莱文章建安骨”来评价之。所谓“蓬莱文章”指其富含仙道内涵,是为建安文学风骨。
  • 韩信打下汉室天下,享受战果却诡计多端厚颜无耻的刘邦,将叱咤风云功高盖世的一代战神蒙上“谋反”的罪名冤死在长乐宫中,留下一段千古遗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