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史籍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造兽形糖时,在每口大锅内放糖五十斤,锅下点火慢熬。火从锅的一角烧热,则熔化的糖液便滚旋而起。如果火在锅心燃起,则糖液便全面沸腾而溅溢到地上。每锅用鸡蛋三个,去黄取青,入冷水五升化开。将蛋白水一勺一勺地浇在糖液滚沸之处,泡沫和黑滓便浮在水面上,用笊篱捞去,这时糖液就特别清白。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造冰糖法:将白砂糖熬化,用鸡蛋清澄去浮滓,看火候是否合适,将新青竹剖成一寸长短的篾片(篾读灭,劈成条的竹片),撒入糖汁中,经过一夜便凝成为像天然冰块那样的冰糖。做成狮子、象和人物等形状的糖,质料粗细可随人决定。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取汁熬糖时,将三口铁锅排成“品”字形,先将熬浓的蔗汁集中在一口锅内,再逐步将稀汁加入另二口锅内。如火力不足,即少一把柴,也会把糖汁熬成顽糖(成粘胶状),只起泡沫,而无法起砂结晶。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糖蔗造出的糖有凝冰糖、白霜糖、红砂糖三个品级。这三个品级系由蔗浆的老嫩来决定。糖蔗外皮到秋天逐渐变成深红色,冬至后由红色转褐色,最后成为白色。五岭以南无霜地区,糖蔗放在田里不砍,用以造白糖。但广东韶关、南雄以北,十月即降霜,蔗质遇霜即遭破坏,不能在田里久放以成白色,故速伐以取红糖。
甘蔗。(fotolia)
栽种甘蔗必须用夹沙土,靠近江河边的土地最好。试验土质时,掘一尺五寸左右的坑.将其中沙土入口中尝味,味苦者不可栽蔗。但靠近深山河流上游的河边土,即使土甜也不可栽蔗。 这是因为山地气候寒冷,他日用蔗制成的糖也会味苦。在离山四、五十里的平坦、向阳的河边土地,选择最好的地段进行种植。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宋子(宋应星)说,芬芳的香气、鲜艳的颜色、香甜的滋味,都是人们喜爱的。有些自然物香气甚为强烈,有些颤色很鲜艳,另有些则味道甜美,这都是造物主的特别安排。世间产生甜昧之物,十分之八来自甘蔗,但蜜蜂也竭力争锋,采集百花酿成蜂蜜,不让甘蔗包揽全功。是哪种自然力的作用,使甘蔗和蜜蜂产生甜味而滋养天下众生呢?
八名中国劳工团成员与三名澳大利亚第二轻轨运营公司的工作人员。(Philippe Clerbout)
华裔澳洲勋章获得者、黄汝宁先生(Albert Yue-Ling Wong)正积极呼吁澳洲政府为华人劳工军团建立永久性纪念碑,让后人追思和感恩为今天的和平付出生命的那14万华人劳工。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云南四川远离海滨,舟车难通,地势较高,其盐脉即蕴藏于地中。 四川境内离河不远的石山,多可凿井取盐。盐井口径不过数寸,其上盖一小盆尚且有余,但深度必在十丈以上,才能得到卤信(盐层),故凿井特别费功夫。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国内有两个池盐产地:一处在宁夏,供边镇食用。另一处在山西解池,供应山西、河南诸郡县。解池位于安邑、猗氏、临晋之间,池外有城墙护卫。池水深处,其色暗绿。当地制盐者在池旁将地犁成畦垄,将池内清水引入所犁的畦中,切忌浊水混入,否则就会淤塞盐脉。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海水自具盐质。海边地势高的地方叫“潮墩”,地势低的叫“草荡”,这些地方都产盐。虽然同样的盐出于海中,而制盐的方法却有不同。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大自然有五行(木火土金水)之气,由此又产生五味(酸苦甘辛咸)。五行中的水润湿而流动.具有盐的咸味。周武王访问箕子时,才首先得知关于五行的道理。人们吃的酸、甜、苦、辣四种味道的食物,经年缺少其中之一都平安无事,唯独食盐,十日不吃,便身无缚鸡之力、疲倦不振。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加工小米是扬得其粒,舂得其米,磨得其粉。除风扬、车扇之外,还有一种方法是用簸箕。其法是用竹篾编成长圆形盘,将米铺入其中,挤匀扬簸。轻的扬到簸箕的前面,抛弃到地上。重的在后,都是米粒。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磨的石料有两种,面粉品质因石而异。江南很少有细白上等的面粉,因磨石石料含沙,相磨发热,则麦麸(读夫,小麦的屑皮)破碎,以致黑麸混入面中,无从罗去。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小麦是面粉原料。稻谷加工后最精者是舂过两次的精米,小麦加工后最上品是重复罗过的细白面粉。收获小麦时,手握一把麦秆击取,其法如同击稻。去麦秕,在北方用扬场的方法,因为风车没有遍布全国各她。扬麦不能在屋檐下,必待风至而后为之。风不来、雨不停都不能扬麦。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江南广信府(今江西上饶地区)造水碓之法巧绝。因为水碓就怕埋臼的地势低会为洪水所淹,太高则水流不到。广信府的造法是以一条船当地,打桩将船围住,船中填土埋臼。要是在河的中流填石筑坝,则安装水碓便无须打桩围堤了。更有一身三用的水碓,激水转动轮轴,水碓的第一节转磨成面,第二节带动水碓舂米,第三节引水灌于稻田。这是考虑得十分周密的人制造出来的。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稻谷去壳用砻(砻读龙,状如石磨,下臼固定,上臼旋转,藉由上下臼齿搓擦使稻壳裂脱),去皮用舂(读冲)、用碾。用水碓(读对)舂谷,则兼有砻的功用:干燥的稻用碾加工也可不用砻。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水稻收割之后,要脱秆取粒。手握一把稻秆击取稻粒的占一半,将稻都放在场上以牛拉石磙(读滚)碾取稻粒的也占一半。以手击取稻粒,被击之物或用木桶,或用石板。收获时如雨天多晴天少,田间和水稻都湿,则不可上场,便用木桶在田间就地击取。晴天稻干,则用石板击稻更为方便。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宋子说,自然界生长五谷以养育人类,谷粒包藏在黄色的谷壳里,像身披“黄裳”一样美。稻以糠为壳,麦以麸为皮,粟、粱、黍、稷的籽实也都隐藏在带毛的硬壳里面。去掉杂物取得其精华来食用,这种道理是显而易见的。讲求饮食美味的人,食不嫌精致。加工谷物所用的杵臼,有益于万民,系取自“小过”(上雷下山)上动下静的卦形而制造。发明这类技术的人,怎能是一般人而不是天才呢?
胭脂。(网络图片)
将带着露水摘取的红花捣烂,放入布袋中用水淘洗,绞去黄色液体,然后取出来再捣,放入布袋中用发酸的淘米水再次淘冼,再绞去汁液。用青蒿(菊科)在上面盖一夜,捏成薄饼,阴干后收藏起来。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红花是在园圃中用种子种的,二月初下种。如果种得太早,待苗高一尺时,就会有黑蚂蚁般的虫子将根吃掉,使苗死亡。种红花的土地肥沃时,苗可长到二、三尺高。这就要在每行打桩,绑上绳子,将苗横拦起来,以防狂风折断。如土地不肥沃,苗只长到一尺五寸以下时,就不必这样作了。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造蓝淀时,要是叶与茎很多,便放在窖里,少的放入桶内或缸内。用水浸泡七天,自然会浸出蓝液。每一石蓝液放入石灰五升,搅动数十下,蓝淀很快就会结成。静放后,蓝淀便沉于底部。近来所生产的蓝淀,多是用福建人在山上遍种的茶蓝制得,其数量比其他各种蓝的总和还要多好几倍。他们在山上将茶蓝装入竹篓内,由船运到外地出售。制造蓝淀时,将漂在上面的浮沫取出晒干,名为“靛花”。放在缸内的蓝淀,必须先和以稻灰水,每天手持竹棍不计次数地搅动,其中最好的叫作“标缸”。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大红色。(其质红花饼一味,用乌梅水煎出,又用碱水澄数次。或稻稿灰代碱,功用亦同。澄得多次。色则鲜甚。染房计便宜者先染芦木打脚。凡红花最忌沉、麝,袍服与衣香共收,旬月之间,其色即毁。凡红花染帛之后,若欲退转,但浸湿所染帛,以碱水、稻灰水滴上数十点,其红一毫收传,仍还原质。所收之水藏于绿豆粉内,放出染红,半滴不耗。染家以为秘诀,不以告人。)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宋子说,天上的云霞五颜六色,地上的花叶千姿百态。大自然呈现如此色彩缤纷的景象,古代的圣人便跟着学习,用染料把衣服染成青、黄、赤、白、黑等颜色穿在身上。虞舜当初就是如此用心的。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凡绵羊有二种。一曰蓑衣羊。剪其毳为毡、为绒片,帽袜遍天下,胥此出焉。古者西域羊未入中国,作褐为贱者服,亦以其毛为之。褐有粗而无精,今日粗褐亦间出此羊之身。此种自徐淮以北州郡无不繁生。南方唯湖郡饲畜绵羊。一岁三剪毛(夏季希革不生)。每羊一只,岁得绒袜料三双,生羔牝牡合数得二羔,故北方家畜绵羊百只,则岁入计百金云。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羊皮衣中,老羊皮价廉,而羊羔皮昂贵(羔读高.小羊)。怀在腹中的羊羔叫胞羔,刚长毛, 刚出生的叫乳羔,皮上的毛像耳环钩,弯弯曲曲的。长三个月后的叫跑羔,长七个月的叫走羔,皮上的毛渐渐变直。用胞羔、乳羔的皮作衣,没有膻味。古时羔皮衣为大夫之服,现在西北的官绅也很看重它。
斯大林大规模迫害居住苏联远东的华侨华工,图为列宁(左)和斯大林(右)。(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苏德战争爆发前,斯大林为了自己的利益在物资和武器上对中国进行了援助,但是在国内却大规模迫害居住苏联远东的华侨华工,逮捕关押并处决,流放到北极圈任其自生自灭者不下三十万人。 七七事变后,特别是在日本占领武汉以后,斯大林认为中国事实上...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苎麻剥皮后,最好在阳光下晒干,否则见水就烂。将麻皮撕破时,要用水浸泡,但是只能浸泡二十刻(五小时),浸久时不撕皮也要烂。苎麻本是淡黄色的,先用稻灰、石灰水煮过,再经过流动的水漂洗,晒干后就成为白色。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以棉衣、棉被御寒的,百人之中只有一人在其中装入丝绵,其余都用棉花。古时的“缊袍”(缊读运,新棉混合旧絮)今俗称为“胖袄”(棉袄)。棉花弹好后,按照衣服、被子的形状,将棉花放进去。新作的棉衣穿在身上显得轻暖,但穿久就会绷紧.逐渐不保暖。将其中棉花取出弹松,再重新装入衣内,仍可像原来一样暖和。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用棉衣御寒,不分贵贱。棉花在古书叫枲麻(之大麻的雄株,不是棉花),各地都有种植。有木棉(木棉科树棉)、草棉(锦葵科棉属草本)两种,花有白、紫两种颜色。种植白棉的占十分之九,紫棉占十分之一。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倭缎制法起源于日本,福建漳州、泉州沿海地区曾加以仿制。其丝的原料来自四川,由商人万里贩来,换易胡椒而回。其织法也是从日本传来,先将丝料染色作为纬线,再将剪断的铜钱夹织到经线中,织过数寸经丝后将织物刮成黑光。东北满族地区的商人见到这种织物非常喜欢。但由于这种织物很容易污损,作成的帽子戴上后很快就积聚灰尘,作成衣领穿过不了几天就损坏。现在各地都不看重,将来或许被淘汰,这种织法也未必会流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