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名人
《隋书》末篇乱臣贼子传,由宇文化及引领开篇。于家,他是贪婪骄横的轻薄公子;于国,他是凶残阴险的乱臣贼子。瓦岗军首领李密想拿着棍杖追打他;在唐太宗眼中,他是个心藏凶恶,不思忠义的恶徒。长河滚滚,风云翻转,在一个时代的结点,宇文化及被推到历史的风口浪尖。
当年赵知微和弟子在风栖峰下种植了许多桃树,暮春三月,桃花盛开。赵知微常与弟子们一同饮于碧桃林中。碧桃成熟了,他们也不采摘,任其掉落于深涧,漂流而去。当地的居民坐享其成,从涧里捞出甘甜如蜜的碧桃,都说这是仙家赐给的“仙果”。这涧溪也因此而得名为“浮桃涧”。
虞世基位极人臣、尽享荣华富贵,弃社稷家国于危难,为私利卖官鬻爵,收受贿赂释放重囚。一句话能振兴国家,一句话也能毁掉社稷。杜如晦秉笔直书虞世基尸位素餐,论断其罪。
北宋时期有一位传奇宰相吕蒙正,一生经历两个极端,幼年时期流落穷困,贫寒艰辛;入仕之后位极人臣,大富大贵。他秉性宽厚,侍亲极孝。身为人子,能不计父亲无情过往;身为人臣,能于朝堂之上坚持正道,力辩时政得失。一篇奇文《破窑赋》定格吕蒙正的不朽心路...
唐寅藉画作道出了他的心境,也告诉人们,他心中一直向往著的就是那种悠游恬淡、无所求的隐逸生活。
隋朝国祚短暂,经过“开皇之治”的短暂繁荣,又迅速陷入凋敝衰亡。探究其中的祸源,杨素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唐寅的山水画还有一个特别之处,使用的皴法不多,但却能营造出丰富的质感。对岩块的属性与岩石本身的结构做灵活变化。在不断地临摹、试验中,创造出一种金刚石般质地的山岩。
孟浩然一生大半光阴都在隐居、交游中度过。唯一的仕途经历,曾在宰相张九龄部下做过几年官吏。读书练剑、饮酒赋诗、诵经礼佛是他生活的基本模式。他一生风流倜傥,流连山水,无暇整理文集...
绍兴9年初(公元1139年),心心念念的议和终于实现,高宗与秦桧等主和派大臣万分欣喜,欲大赦天下、大摆酒宴以庆贺。此时忧国忧民的大将岳飞则上表直谏:“今日之事,可忧而不可贺,勿宜论功行赏,取笑敌人。”
烽烟乱世,风雨江南,南宋王朝在万方多难、百废待兴的年代艰难草创,一雪靖康之耻、北伐收复中原,成为赵宋子民义不容辞的使命。而真正的开国历史,却是一段南宋君臣不断屈尊议和、自毁长城的悲辛时代。
朝云一生对苏轼“忠敬如一”。 (Angie /大纪元)
千古爱情佳话,苏轼和朝云的爱情。苏轼(公元1036-1101年) 的一生在文章、学问和书法上的成就,为后人乐道,他的诗词常为人传诵,而他的仕宦坎坷也是为人熟知。侍妾朝云在苏轼仕宦官途困蹇的后半生,陪伴他度过现实的难关、给予精神上的共鸣。苏轼的“无情荒地有情天”爱情故事,触动千古胸襟。
阿合马为政,擅权杀人,人人都很畏惧他,而不敢进言。现在到处弥漫着怨恨的气息。阿合马禁绝异议,阻塞忠言,就像秦朝的赵高。他肆意敛财,贪得的财物比皇家还要殷实,其人心怀觊觎就像汉朝的董卓。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是苏轼《水调歌头》中的名句,是中秋的名句,也是人间有情人的心愿。而对苏轼而言,他的人生、他的婚姻、他的爱情,则恰恰与之相违,好景不长。他的结发妻、续弦和侍妾,都先他而去。尽管好景不长久,苏轼和发妻王弗浪漫的结缘“唤鱼联姻”,两人夫唱妇随,留下千古佳话。
才子皇帝徽宗醉心艺术,耽于享乐,宫中开支日益庞大,蔡京的改革举措恰好为其奢侈的帝王生活提供资本。在国家太平、府库充盈的假象面前,蔡京又从《易经》中断章取义,提出“丰亨豫大”的谬论,迎合君欲。
北宋,中华历史上最为风雅富庶的王朝。一部《东京梦华录》,一卷《清明上河图》,留存了它太平日久、人物繁阜的末世繁华,此后便是衰败之始。宋人认为,徽宗朝的“北宋六贼”,正是导致宗社之难的历史罪人。
一个辉煌的伟大时代,都有赋有天命的主角担纲推动历史的轨轮,完成历史大戏。商代的中兴之主武丁和他的王后妇好就是这样一对天造地设的“神雕王侣”,珠联璧合创造不少神迹,共构了商代中兴的大时代历史,共谱了一曲千古佳偶的爱情史诗。从商代墓葬出土遗物中神游这些历史,隐隐然感应:神之手塑造了时代佳偶、创造了时代奇迹!
中唐时期有个男子,祖父是终生清廉勤谨的宰相,父亲是安史之乱中以死抗敌、名垂唐史“忠义传”的慷慨义士。他虽然陋貌蓝肤,却凭借祖上福荫拜得一官半职,又能粗衣砺食泰然处之,时人赞誉他颇承先祖遗风。
他是大唐名将郭子仪的第十六世孙,而在武侠小说中,他被认为是郭靖的原型。他智勇双全,精通兵书、火器,在兵征天下之时,他统帅汉军踏入欧亚,横扫数百座城池。在网络还未出现的七百多年前,西征大军就打通了全球化的信息交流通道。他就是蒙古第三次西征的汉军统帅——郭侃。
朝云一生对苏轼“忠敬如一”。 (Angie /大纪元)
东汉初期扶风人梁鸿高风亮节、风流倜傥,怀隐逸之志,可喜的是,上天为他选配了一位人生观相同,而且非常敬爱他的妻子,夫妻两人夫隐妇随,树立千古佳偶的一则典范,在史册上留下一段“举案齐眉”的佳话。《后汉书.列传.逸民列传》记载了梁鸿和孟光的这一对“千古佳偶”,在浩瀚的史册中,可谓独树一格,说是天作之合,恰如其妙。
贞观十五年(公元641年)唐太宗以宗族之女文成公主入藏和亲,临行前太宗亲做一诗《琵琶》为公主送行:
杨国忠继任宰相,大权在握,也令杨氏家族的权势达到烈火烹油的地步。然而他也明白:“吾本寒家,一旦缘椒房至此,未知税驾(归宿)之所。”他自知无法留下在历史上清白的声名,索性放纵私欲,一味争权夺利。
康熙皇帝吸收了中华多民族的文化,以及西方国家的文化。他一方面承传了悠久的文化传统,另一方面又敢于吸收新的技术,达到了当时最高的文化素养。
历史行进至玄宗朝廷的中后期,几乎成了小人当道、忠臣沮折的乱政时代。谗佞奸臣们相互倾轧,肆意揽权,挥霍著大唐盛世的最后一点福祉。自李林甫为相“养成天下之乱”,后来居上的杨国忠更把盛唐推向一蹶不振的地步。
七夕、中秋谈人间情事,说爱情的超越与坚贞,很多人都会有共同的心声,若是爱之船所航之路一帆风顺、无波无澜,可能也就跟天长地久、海枯石烂异途了。(Angie/大纪元)
大纪元【千古爱情 婚姻佳话】系列,说说天长地久的爱情故事,点燃人生不幻不灭的光辉。听东汉光武帝说:娶妻当娶阴丽华。世乱变局,没有在刘秀和阴丽华两人的爱情园地中栽下魔变,是什么稳固了他们相知相爱又相惜的磐石?七夕、中秋接踵而来,凉风吹秋声,爱情的声纹也分外荡漾、萦回……
贞观承平世,开元鼎盛时。自唐太宗携领忠臣猛将,开创赫赫基业,至唐玄宗一朝励精图治,中华历史迎来空前的巍巍盛世。然而在玄宗末年,一场“安史之乱”令大唐国运迅速衰弱,成为盛极而衰的转折点。
杜甫的诗格既平淡简易,又清丽精确。他的诗风能够如意变化,或深沉威武像是三军统帅;或奋力疾驰犹如千里骏马;或淡泊清雅像是山中隐士;亦或风流倜傥像是贵族公子。所以后人难以模仿其一。
逢中国情人节,大纪元【千古爱情 婚姻佳话】系列伴着七夕、中秋佳节,说说天长地久的爱情故事,点燃人生不幻不灭的光辉。听东汉光武帝说:娶妻当娶阴丽华。七夕、中秋接踵而来,凉风吹秋声,爱情的声纹也分外荡漾、萦回。中国文化中太多七夕和中秋的情分,一千零一夜说也说不完。问爱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唐史记载,武则天初即后位,弑杀王皇后与萧淑妃。因淑妃临死前诅咒:“愿他生我为猫,阿武为鼠,生生扼其喉。”从此武则天畏猫,宫中不再蓄养。然而讽刺的是,她身边竟出了一个被称为“人猫”的心腹宠臣。
奸臣之论,古已有之。战国管子言:“奸臣之败其主也,积渐积微,使主迷惑而不自知也。”国家兴衰、朝代更替虽是冥冥中天道循环的安排,君主若无法做到亲贤远佞,则必有失政亡国之患,令忠臣志士扼腕含恨。
宋人欧阳修主修《新唐书》,首作《奸臣传》,以警示后人。后来历代修史,沿用此例。一部《宋史》写尽忠奸善恶、王朝兴衰。“天下治乱 在君子小人用舍而已”,这句血泪总结的名言,对于今天的国家治乱仍有警示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