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正述】商之三十八:前后纣王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人气: 1390
【字号】    
   标签: tags: , ,

“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这句话经常能听到,出自《诗经》。殷:商的别称;鉴:镜子。指的是前人的教训就在眼前。

以最接近历史真相的《牧誓》为据,我们来帮商纣王总结一点教训。

前后纣王

中国河南省的鹤壁市,是一个包括了几个县、乡镇的地级市,当年商纣王就住在那里,纣王留下的遗痕不少。

纣王住的地方名为朝歌,他的先祖武丁王在这里住过,武乙、帝乙都在这里住过,原来的地名叫“沬”,也叫“沬邑”,似乎是纣王的父亲帝乙将它改了名,大号朝歌,商纣王就住在朝歌,这个地方到现代也没有改名,仍叫朝歌。

纣王最后赴火身死的鹿台,就建在朝歌城里,是当年朝歌城的心脏、国家的钱库。它的东边有个钜桥村,是商末的国家粮库所在地。鹿台紧邻的王寨、申寨、刘寨三个村,曾经是当年朝歌城纣王的守城军队的驻地。为军队供给物资的:草屯村──草料场;牛庄──养牛和圈牛基地;化皮村──皮革铠甲、马匹鞍具作坊,还有一个交卸村,是官员交换官印的地方。

纣王的衣食住行在朝歌都有体现,以鹿台为中心:西边花窝村,为王室养植花卉的地方;西南鹰犬村,纣王狩猎时要用的鹰和猎犬出自这里,现在改名为古城村;城东北鱼坡村,是商纣王养鱼的地方,过去古县志中叫“殷鱼池”。北边姬庄,“姬”,美女也,王宫舞女、歌女等的歌舞教坊、乐队所在地和居住地,美女集结地。西边唐庄,纣王的寝宫──“宫堂”所在地。

商纣王画像(公有领域)

为人熟知的,是摘星楼,商纣王杀比干之处。纣王死后它被废弃,现在只能看见一座高13米、方圆100米的夯土台子了,原来有个高台,高台之上又建一个楼阁,寓意伸手即可摘星。当年应当不是一点点的气派。

纣王囚禁周文王的羑里也还在,在朝歌以北60里,也没有改名,周文王在羑里待了7年,推演出的《周易》,影响力不知是7的多少次方。

纣王也葬在朝歌,那个地方叫辛村,是因他而得名的,县志记载:“辛村相传是因商朝最后一个帝王名辛,其墓葬于此地,故名辛村。”

有一句话:“地名是历史的活化石。”这些活化石不声不响地说:纣王,建功立业的事是做过一些的,糊涂事也是做过一些的。

朝歌人对商纣王也是有评价的,用的是民间的方式,叫《纣王与马童》。

他们说,商纣王原是玉皇大帝从天上派下来的,他白天在下界办事,晚上回天禀报,而且还是兢兢业业的,为老百姓办了许多好事。不料有一天,他回天宫让马童在外面等他,无聊的马童将门前的树摇来玩,谁知那是棵“霜树”,一摇动,天气骤然变冷,大霜降临下界,把所有庄稼全冻死了。这个祸闯得不小,普天之下这一年颗粒无收。商纣王再也没脸回到凡间,就把马童变成自己的模样儿,再脱下自己的衣服给他穿上,打发他回凡间充当纣王,并嘱咐说:“你没本事管那么多,大臣们说咋办就咋办算了。”马童不懂朝政,坐上王位只知道吃喝玩乐,慢慢就把国家弄坏了。

此纣王非那纣王,朝歌人眼里,真正的纣王是有大功业、后来因疏于管教属下而羞于下凡的那一个。

慢神弃祀

再说“昏弃厥肆祀弗答”,抛弃对神灵、祖先的祭祀。

这类事情发生的比较晚,纣王即位初期,对神灵、先祖还是恭敬的。

四祀邲其卣(公有领域)

帝辛时代留传至今的一些青铜器,刻有纣王进行祭祀的铭文,比如四祀邲其卣,它的铭文是:乙巳,王曰:“尊文武帝乙,宜在邵大庭”,遘乙翌日;丙午,免言;丁未,煮;己酉,王在杵,邲其赐贝在四月,惟王四祀翌日。──这是帝辛四年,纣王在乙巳日的第二天祭祀父亲帝乙,祭祀结束之后邲其得到了纣王的奖赏,是一些钱币贝,邲其用获得的贝铸造了青铜卣,纪念这一荣耀。

甲骨文也留下了帝辛的祭祖活动记录,就是征战途中,祭祀仪式也是要进行的。神灵无处不在,过山涉河、出征凯旋都要祭祀,留下了很多的甲骨文记录。

后期的商纣王不祭祀上神,史籍多有记载。甲骨文出土,证明这一点人们倒没有冤枉他。

这个实在很严重。比后世演绎出的那些耸人听闻的故事都要严重得多。王不祭天,欲弃天命的眷顾而去吗?

当然不是,是慢神怠祀。

史料佚失太多,只好请墨子来解说,而墨子又要将周武王请出,方可知其一二──周武王有《太誓》一文,说到商纣王的弃祀。今本《太誓》早被史界勘为伪作,真本如今也不知所终,《墨子》有一些引文:“于《太誓》曰:纣夷处,不肯事上帝鬼神,祸厥先神禔不祀,乃曰:‘吾有命,毋僇其务。’”──商纣王平时不愿侍奉上帝、鬼神,丢开祖族神祗不祭祀,倒说“我有天命,不必努力做事”。

“谓人有命,谓敬不可行,谓祭无益,谓暴无伤。”──说人是有天命,说敬天没有必要;说祭祀没有好处,说暴虐没有坏处。

《太誓》一文,成于牧野之战两年前,得天之授命的周武王,在伐纣之前已经知道:“天亦纵弃之而弗葆。”──上帝也放弃他不再保佑了。

天子享有上天赐予的特权,却不怀敬仰的心,跟子女不孝顺父母,道理是相通的。

至于“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对其他的诸侯王室的祖先不再祭祀,倒是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危险。 贵族们被他隔离出去,原有的宗法制度也就渐渐解体了。人心涣散,王室就处于险境。牧野之战的前徒倒戈,体现得是最直接的。

参考文献:
1.《鹤壁郊区文史资料》
2.《商代史 殷遗与殷鉴》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研究组

反馈信箱:zglszs@feitiancollege.org

点阅中国历史正述】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箕子这个人,仅仅用“贤”来评价是不够的,孔子将他归为三仁之一,就从他的仁来说起。商朝末年,国势渐微,乱象四起,商纣王越来越昏庸,箕子和比干、微子的处理方式是截然不同的。
  • 比干是商纣王的叔叔,商纣王的父亲帝乙是他的哥哥。帝乙在位时,他担任副丞相少师。帝乙病重时,他代理朝政。
  • 微子、箕子、比干,在殷商末年齐名,皆为殷朝宗室。在商朝的最后时刻作了各自不同的选择,史称殷末三贤。孔子在《论语‧微子》这样评价:“微子去之,箕子为之奴,比干谏而死。孔子曰‘殷有三仁焉’。”
  • 了解一点古时的礼法是有好处的,至少我们知道了,几千年前的牧野之战,是正面遭遇战。上古时期的史料佚失太多,后世学者将古籍中的记载汇集起来,总算窥得一个大概。
  • 另一方商纣王的备战应战,原来几乎不为人知。1977年陕西出土了一批甲骨,补上了一些文献缺失。
  • 商朝天命的结束,历史上称为武王伐纣,也称武王克商。武王,周武王,也就是周文王姬昌的儿子姬发;伐,征伐。西伯周文王去世第三年,他的儿子武王出动大军,讨伐商纣王,这次战争发生在朝歌郊外70里处,也有一个专有名称:牧野之战。商、周两族在牧野之战完成他们的交替。
  • 在纣王离世三千多年后,甲骨文被发现了,又过了几十年,甲骨文被破译出来了,这些年,出土的文物越来越多了,我们才知道,纣王原是个励精图治的君王,中国东南部是他统一的。
  • 纣王出名的,是他的耽于享乐和昏庸,《史记‧殷本纪》是这样记载的:“他喜欢酒、淫靡的音乐,迷恋女人。尤其宠爱妲己,唯妲己的话是从。于是,他要乐师涓作新的用于享乐的曲子、华丽夸张的舞蹈。他加重赋税,用来充实鹿台的钱财和钜桥储存的粮食。他多方收集狗马和奇玩,将这些充满了宫廷。他扩建沙丘和花园楼台,捕获很多飞禽走兽养在里面。他侮慢先祖和神灵。他整日在沙丘玩乐,在池里灌满酒,把肉挂得像林子,叫男女脱光衣服相互追逐,通宵饮酒取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