驿动轨迹:台中火车站的古往今来(上)

作者: 朱书汉, 宋德熹

始建于1905年的台湾台中驿 (火车站) (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人气: 2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满载一世纪的蕴蔼苍苍  

如果我们还可以遇到一位出生自19世纪后期的台中人(注:台中市在台湾中部),听他们讲述以台中火车站为核心的市区地景变化,以及那份目睹一切变化的心情,肯定会惊异于如此彻底的改头换面。

这位台中人大概会从小时候夹在人群中,看着日本军队开进台中城后开始说起──不过他当然不会说自己是台中人,也不会说自己住在台中市,而会称自己是住在“大墩街”,或是“新庄仔”、“顶桥仔头”这类旧地名。

有一阵子,他对于尚未建筑完成的台湾府城上头有日本人出没,也有日本军队驻守在小北门的城墙上的画面感到习以为常。他本以为这种前朝的旧建筑会留在这块土地上长长久久,然而等到他成年后,才发现日本人的心急,急着要为这座城市焕然一新─划设新的街道、开凿人工河、设立种满花草的公园、建造各种可以代表现代化的建筑物。而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台中火车站的出现。

他第一眼的台中火车站,应是一座木造的小火车站,而车站建成不久,纵贯线铁路便全面通车,这代表以后去基隆或高雄,不用再靠人力或畜力辛苦奔波,旅程缩短许多。当时还在台中公园举办通车典礼,载仁亲王更前来参加主持,对于一般的庶民而言,皇族与自己如此靠近,自然是永远记忆犹新的事情。

后来,他可能为了家庭生计而忙碌,鲜少真正认真注意到四周地貌的变化,等他再一次经过台中火车站前,才发现台中火车站又经过了一轮蜕变──变得巍峨巨大,是旧火车站的四倍,砖石建造的站体看起来禁得起各种风吹雨打。他的心情想必拥有一种骄傲,无关乎政治或民族,只因为自己的家乡出现了一个美丽的地标,而这地标更让皇太子专程来到这里,神气地巡礼了一遭。之后为了纪念此事,日本人又盖了一栋名为行启纪念馆的建筑,在周遭举办了大型展览活动,可想而知在古早鲜少娱乐的时代,宛如祭典的气氛多么令人心醉神迷,夜晚的霓红灯仿佛会一直在黑夜中为台中闪亮下去……

皇太子莅临台中的那一天,身为市井小民的他,虽然拿不到月台票、进入车站月台上近距离目睹皇族的风采,却可以站在站前广场前那座光鲜亮丽的“奉迎门”旁,和大多数市民一起参与“路边奉迎”。他挤在从台中火车站前往台中公园会场的人潮,与这座城市一起沉醉在这片欢愉与兴奋中。据说这天的人潮造成台中火车站周边大塞车,是“台中当得未曾有之盛事也”。

他和这些参与奉迎的民众,大概很难想像不久的未来,会有一场大地震损害了这栋巍峨建筑,更有战争、空袭的烟尘让它陷入黯淡沉寂。他也不会想到,他会站在台中火车站的月台向坐上火车的日籍友人挥手道别,而四周渐渐多了操持着外省口音的中国人,正在研究怎么修复这些因战争而损坏的铁路……

在人潮中,他只是心满意足地回头看一眼台中火车站,直觉着它一定会一直屹立在那里,直到他孙子一辈之人,也会像他这样凝望着它。@#(待续)

1905年完工的第一代的车站“台中停车场”。(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节录自《驿动轨迹:台中火车站的古往今来》/远景出版社/文化部文化资产局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台东适合慢活、漫游,天大地广海壮阔、景观多变、汉原客族群加上外国人齐聚,让它的文化凝聚成自己特殊的面相,非常迷人。
  • 生长的地方不同,木纹也完全不同,别人可能觉得不起眼的旧木料,在李家父子眼中都是非常珍贵的。
  • 龟甲笠边缘向外下垂的设计,使雨水能够从左、右两旁顺势流下,不会把身体弄湿,十分好用,难怪在早年龟甲笠成为农夫下田插秧除草的最佳农具呢!
  • 被消费的人物,被消费的人生,被消费的故事,人来到世界上消费大地,自然也要被消费。有人进入历史,有人走出历史,有人继续被消费,然而这也是被怀念的方式。
  • 只有浸淫在艺术的创作与收藏、欣赏,才能静观万物,悠游天地,悦己娱人,参赞化育,开拓生命的无尽境界。
  • 就如人生里的每一个阶段各有其特色一般,蓝铃花的花开亦是如此。当小小花苞崭露头角时,是修长绿叶最为繁盛之际,随着枝梗上的小花一朵一朵打开时,野地里的野草也以一种比赛的速度,径自发高。
  • 日本时代会在一定的季节取特定的木料,这样的取材法可以避免家具的虫害,这些都是老司阜的智慧,可惜这些知识都慢慢消失了。
  • 老人已经安息在上帝的怀里,一切荣与枯,欢乐与寂寞,如烟如灰消散。在他人生的尾声里,我们曾经在云端上短暂相遇,他露骨而大胆的对我这样的一个陌生人表白情感,现在想起来,也算是一种天真。
  • 自然界生物间互相追逐食用,好像是一出设计完好的剧本,虽然残忍,却因此保持某种平衡与和谐。
  • “亲爱的,耐心等待观看人生的泥壤中将会开出什么样的花朵来。”她的文字好像舞步,褐色和绿色是阿珠的最爱,她说这是最自然的色彩,属于大地的颜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