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统文化之叹——消逝的城墙(上)

编写:高天韵

瑞典汉学家喜龙仁(Osvald Sirén)于1924年拍摄的永定门、箭楼及瓮城。 (ralph repo/Flickr)

    人气: 27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建筑,是文明的象征、文化的符号。中国古代建筑,蕴含中华传统文化之深厚内涵,于朴素、庄重、壮美中透射天人合一的哲思,展现运行千年的秩序和原则。

古代城墙,是一部部穿越时光的杰作,历经风雨沧桑,引人抚今追昔。那是源自久远的智慧和艺术,凝固于土泥砖石,记录五千年朝代兴衰。那是丰富而凝重的旋律,随青灰色的墙体绵延伸展,述说城市的脉动。

伟大的墙——长城,雄伟壮观,蜿蜒起伏,似巨龙腾飞,绵亘万里。

高大的墙,曾遍布赤县神州。墙垣、城门、城楼、垛口、瓮城、箭楼,共同构成了一道道坚固的屏障,护卫城池。

古老的墙,抵御过炮火、阻挡过洪水,却在“战天斗地”、“破四旧”和金钱至上的躁动与狂妄中,一段又一段,一处又一处,被推倒、铲平。历史的积淀、多彩的篇章,连同渗透在砖土里的美丽和坚韧,就那样灰飞烟灭,只成追忆。

中国古城墙 现存三座半

“城”,本意是城邑四周的墙垣,内称城,外称郭,泛指城墙。东汉古籍《吴越春秋》有云:“鲧筑城以卫君,造郭以守民,此城郭之始也。”

中国是人类史上筑城最早的国家之一,几乎所有城市都建起过城墙,曾有“旧城”约两千五百座。依照明清两代的分级,城墙依照城周的长度分为巨、大、中、小和微型五级,其中北京和南京的城墙属“巨大型”。

得益于先进的建造技术,古代城墙历经数百年仍巍然屹立。而且,其军事防御功能、建筑美学、结构设计等方面都令后人称奇。例如,辽宁兴城城墙建成正方形,是取传统宇宙观的“天圆地方”,予以大地沉稳、永无销毁之意;另外,兴城城墙的周长及城门数、街路数均为偶数,体现了古代哲学中数的思辨。

令人遗憾的是,中国的大部分古城墙已于20世纪消亡,目前仅存不到十分之一。除去自然倾倒,近现代的人为破坏是主因,尤其以中共篡政后的破坏为最甚。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全国出现了拆除城墙的风潮,北京、保定、苏州、安庆、太原、济南、兰州、成都、桂林、昆明、西宁、齐齐哈尔、乌鲁木齐等地的古城墙被彻底毁坏。

近年来,一些幸存的古城墙残段同样厄运难逃。轰轰烈烈的城市改造和公路建设继续吞噬著老城遗址,而文物保护学者的奔走呼吁往往以失败而告终。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国家历史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仪三在演讲中提到,中国的古城墙看似到处都有,但只有三个半是真货(荆州、平遥、兴城和半个西安),“其余都是假货,是近年来重建的,最多也就是夹杂着些遗址。”

航拍的兴城巨大的方形古城。(大纪元资料室)
湖北荆州古城墙。(大纪元资料室)

北京的城墙与城门——美的绝响

  •  两代皇宫 四道城池

北京是明朝和清朝的都城,从内到外由宫城(即紫禁城)、皇城、内城、外城四道城池组成,包括城墙、城门、瓮城、角楼、敌台、护城河等多道设施,是存世面积最大的城市防御体系。

宫城有城门四座、皇城城门四座、内城城门九座、外城城门七座,因而民间有“内九外七皇城四”的说法。这四道城池的中心由一条近8公里的中轴线贯穿,建筑群体层次鲜明,气势宏伟。

北京古城墙始建于元代,建成于明代,沿用至清代和民国,经历了七个世纪之久。宫城周长约3.4公里,高10米,基厚8.62米,顶宽6.66米,上有雉堞。城墙内外各包2米厚的城砖,内为夯土及石块,外围护城河。皇城城墙周长约9公里,内城城墙总长约24公里,外城墙长14.4公里。

明清两期非常重视保护北京的城墙。城墙上不得任意增开豁口,城楼、箭楼、雉堞、墙面砖体如果发生破损、塌陷和酥裂起鼓,都要及时维修。因此,至1949年,北京城池的总体布局依然完整,大部分城楼、箭楼也保持完好。

1900年的北京城墙,位于前门东、海岱门西。(公有领域)
  •  瑞典人的记录

近百年前,一位瑞典人,留住了老北京的美丽。

喜龙仁,Osvald Siren(1879—1966),生于芬兰,是瑞典的美术史教授。1921年,他到访中国,经北洋政府准许,对北京的城墙和城门进行了为期两年的系统考察和测量,后于1924年在伦敦出版了《北京的城墙与城门》。这本书提供了详细的勘测手记,附有53幅城门建筑手绘图纸、109张城墙和城门的照片,是有史以来对北京城墙和城门记录最为丰富的第一手资料。

喜龙仁自述,他撰写此书,“源于北京城门之美丽”。他也充分论述了城墙的价值:“城门与毗连的城墙一起,反映出这座伟大城市的很多早期历史。”“城墙反而成为最动人心魄的古迹——它规模庞大并以无声而有力的韵律主宰著这方土地。”

在他看来,“城墙以土石之身构成了一部编年史”,“它们构成了每一座中国城市的骨架和结构框架。”“与任何有关这座北方都城的文字记录相比,城墙讲述的故事将更为有趣和准确。”

喜龙仁的文字,充满诗情画意,饱含对中华文化的仰慕。威严、肃穆的城门、城墙,对映着古都的自然景色和盎然生趣:骆驼、羊群、白鸭、店铺、王府、宫殿、柳枝、白雪、游戏的孩子、城根儿下的喧闹、护城河边的静美,这一切都令作者屏息凝神。厚重的木城门朝启暮合,守护京华,日复一日。

他的笔,把读者带到了“世界上最有趣的散步之地”——北京城墙。在那里,人们可以一边漫步,一边欣赏全景图画:“万绿丛中掩映着的金灿灿的皇宫与庙宇,铺设著蓝绿琉璃瓦的王府宅院,带有开敞前廊的朱红色房子,半掩在百年古树之下的灰色小房屋,宽敞而繁荣的街道,这些街道两侧还布满商店和装饰华丽的牌楼,以及一片片有牧童放羊的开阔地——所有这些景致都呈现在脚下这轴展开的长卷之上。”

瑞典汉学家喜龙仁(Osvald Sirén)于1924年拍摄的永定门。 (ralph repo/Flickr)

书中对于永定门的描写,尤为优美动人:“从西边能够观赏到最美、最完整的永定门形象,而且整个建筑群一览无余。护城河非常宽广,河边满是芦苇与垂柳。两座城门楼以及弧形的瓮城城墙上的雉堞,在蓝天的映衬下呈现为黑色的剪影。城墙与瓮城的轮廓线一直延伸至主城楼,那如翼般的巨大屋顶似乎将城楼从厚重的城墙与城台上抬起,展翅欲飞。水中的倒影跟实物一样清晰。但当风拂过柔软的柳枝,城楼的倒影随即颤抖起来,垛墙也支离而摇曳起来……”

在著作的结尾,喜龙仁问道:“这些美妙的城墙和城门,这些北京最美丽、最辉煌的无言的历史记录者,它们的美还能够延续多久呢?”@*#(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
喜龙仁(Osvald Siren)著,赵晓梅、佟怡天译:《北京的城墙与城门》,北京:学苑出版社,2017年4月。

责任编辑:高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提到林徽因,人们最先想到的,或许是才貌双全的民国奇女子,荡气回肠的情感经历,“人间四月天”般的清新诗文。而说起梁思成,人们或许会说,他是晚清名士梁启超的儿子,才女林徽因的丈夫,学贯中西的建筑学家。
  • 近日,习近平提出要加大文物保护力度后,有陆媒报道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在中共建政初期、大跃进期间曾设法保护西安城墙免遭拆除。与中共文明破坏文物的做法恰恰相反。
  • 最近,北京市“四套班子”将迁至通州区办公的消息引发外界对北京城市现状的关注。媒体披露,中共建政初期,著名建筑专家梁思成对北京古城的保护和规划建议未被当局采纳,他对北京市长彭真说,50年后历史将证明你错了,现在其一语成谶。
  • 苏联解体后的1993年秋,我的外国文学导师访俄归来,他说,经济困窘是暂时的,人家文化根基没被毁掉。妇孺皆能随口吟诵出普希金的诗句,托尔斯泰庄园和墓地一直保存完好,平民百姓对作家、诗人深怀敬意。无论政治风云如何变幻,柴科夫斯基作曲的《天鹅湖》、《胡桃夹子》等芭蕾名剧在莫斯科历演不衰。圣彼得堡街头随处可见的青铜雕像诉说着历史故事,在公园里、地铁上、购物长龙中都不乏专心看书的人,自然风光秀美,基本没有太多污染。葱头圆顶式的教堂星罗棋布,祈祷的钟声召唤著越来越多的人们皈依上帝,那是一切向钱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不了的。
  • 新宋氏三姐妹
  • 【大纪元2013年02月06日讯】这些天,追求高产值的中国再次体验了百万平方公里雾霾的苦果,必然哭过,北京首当其冲。许多人躲避雾霾,大门不出,二门不进,三门开泰,四门临喜,五门到福。学者张开济认为北京是中国在中共建政后规划设计最坏的城市。
  • (大纪元记者李晓宇综合报导)三十五年前的今天,1977年8月12日,中共在其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宣布历时十年的“文化大革命”结束。历时十年的这场“文化专政”,“横扫”中华大地,留下满目苍痍,彻底“革”了中国文化的“命”。多少文物、史料付之一炬;几多饱学之士,被打成“牛鬼蛇神”;甚至历代帝王将相、佳人才子也被批为“反动派”。近年来中共又通过在海外搞文化节、文化年,利用传统文化装潢门面,试图博取国际上的好感,进一步摧毁传统文化的道德内涵。神韵艺术团横空出世,寻回中华民族最庄严的命脉,被西方主流社会赞誉为“这才是真正的中国”。中共惊恐不已,自叹“文革白搞了”,竭尽手段四处干扰。新唐人电视台弘扬传统文化的系列大赛,中共也不遗余力的阻止中国大陆民众参赛,尽显其文化流氓的本色。
  • 作为其“大外宣”策略的一部分,中共近年来在许多西方国家推行所谓的“中国文化年”。针对正在德国举办的“中国文化年”,柏林洪堡大学汉学系教授库勒(Hans Kuehner)撰文认为,中共试图通过仿造的传统文化,对内强化民族认同并增强百姓对党的忠诚,对外是要争取国际好感。实质上是在毁灭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毁灭传统的永恒的中国。文章还指,今天的这种毁灭进行得比以前的暴力方式更加顺畅,因其几乎是浑然天成地出现在现代化、扩大基础设施以及城市更新的过程中。
  • 据生活在北京的老人说,以前在北京城内,只要稍稍踮一踮脚,就可以看见远处的西山。是真是假,我并不知晓,但至少在十多年前我生活在北京时并非如此。曾经的天际轮廓线早已被人造水泥建筑所取代,北京除了高楼还是高楼。曾经充满了古韵、承传着中华传统文化的北京,如今已然近乎消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