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性格分析系列之九

【星座人物】大明军师刘伯温(十四)

~星占分析说圣贤(完)~
文/魏菀 图/志清

这个星相代表在当事人不可抗拒的死亡门后,深藏着比现世生命更丰富的神秘世界,而死亡将成为一个“创造性的过程”,刘基他将遨游大化,与永恒同存。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4月24日讯】 ★昭如日星鉴 “诚意”—扑朔迷离悟端倪

(三)、伯温六十五岁的星图生命终点——奇异旅程的开始

既然以推运来看刘基出山的心路历程如此详实精准,那么这位从小读书便能“一目七行”﹙这是古人描述他可以同时“七行俱下”的事实,可不是拿成语随便形容他“一目十行”这样﹚,还能在他看完后完全了解文意、背诵、做评论的天才(要知道那可是文言文啊!),到底后来是真的给胡惟庸君臣这样轻易的毒死了?还是这只是一场“神人”跳脱尘俗的障眼法—“假死”呢?……

历史记载他卒于明太祖洪武八年﹙公元一三七五年﹚农历四月十六日,也就是在1375年5月16日死亡,以那天的星图推运刘基本人星盘,笔者怀着无比敬慕的心情,……看到他当时凶险寰生却又充满了天宇对他祝福的“奇异旅程”……。要知道观看一个人的疾厄生死,会先看凶星影响本命星盘的运程,除了代表宿命缘分与业力的土星必看、代表宇宙天意与毁灭的冥王星必看外,代表意外的天王星、代表伤害的火星(这是先前我们说过,古人最感冒的红色“荧惑”星)也得一并分析。

当时掌管凡人生杀大权的冥王星确实在代表刘基健康及工作状况的第六宫内,并且与五月份行经六宫双子座的太阳合相,光芒更盛的一起对冲伯温天意所在的十二宫天王星,有这样强烈六宫的冥王星形成对冲着宿命宫内的星曜角度,说明刘基这个区段病的很重,不死也得去半条命!加上占星命终的死亡论法,都是看其人在第八宫的星曜及宫主星,………临死几天伯温的八宫主星月亮行到他宿命的十二宫去了,而在星相古论中又预示了这个在刘基本命星图中身处八宫的太白金星,容易造成星盘当事人因为各种“湿气之症”在服药上有误而丧命!﹙如果是巧合也太“巧”了吧!﹚

……既然这些如笔者一介凡夫都看的出来,那么占星已达出神入化造诣的刘伯温前辈会看不出来吗?……何况这颗索命的冥王星并非是等他快要死了才进入代表健康以及工作问题的第六宫,它大概是在洪武元年﹙1368年正月﹚朱元璋登基之后,到该年八月刘基因为祈雨无验加上妻丧辞归的大事之前,中间的那个区段﹙发生伯温杀李彬忤李善长等事件﹚,这颗冥王星就已经进入刘基六宫了!……只是当时还未跟天王星形成凶险相位而已,也就是说,像这一类夺命的星象预警,其实在刘基的星图中很早就启动了。

如果以上所言为真,那么何以早知有此一劫的刘伯温,还要跟他当年出山时一样的态度,非得要再度“静领天命”…乖乖的回家等死呢?……又为何本文说他是从此进入了一个宇宙对他无限祝福的“奇异旅程”呢?……那是因为刘基这一张生命终点的“死图”却意外的“生机无限”,许多奥妙蕴藏其间︰

*生命终点~行运中的火星︰
就在他死期前后几天,火星也跟着进天底四宫为刘基的星盘拉出了两好两坏的相位,火星是凶星,因此不论是对他的内心或是对他的家园所带来的伤害原本应该很厉害,可是那两个“稍有”刑克的坏相都已经在构成四分相的临界角度了,说实在,这样的作用力微乎其微。……反观在刘基过世之际,火星它所拉出的那两个好相位,都是货真价实相差不到一度的准确三分相点!﹙这意思是很吉利喔!而且吉利的事件就正在发生中。﹚

最有意思的是这两个奇异的吉相更与前面说过的刘基星盘两大特色星宿相关,一个是与伯温宿命十二宫的天王星呈现吉相,一个是与他生死玄奥的八宫金星呈现吉相,如此充满生命力的星象与代表当事人旺盛精力的火星在他作为生命地基的天底这样显现,……这…这根本是一个明显的“起死回生”之象,当事人应该死不了啊?!难道其他相位非要他命不可?

*生命终点~行运中的木星与土星︰
宇宙一样以有实有虚的星象显现给世人;伯温死期之际,代表幸运的木星“正好”坐落在伯温与死亡玄奥相关的第八宫内,而且还拉出好的相位,不但加强了伯温个人精力代表的火星,还软化调和了在他命宫中代表难以改变的限制—土星!所以说伯温身体病况应该好转,沉重的心境也应该感受自由,在身心两方面都有帮助。

既然木星都说死亡之日伯温身心状况好,那最能传达宿命意志的土星又怎么说呢?只见那时天空行运的土星紧“咬”著伯温十二宫的天王星不放,这是宿命它要避免刘基“作怪”的位置,不让这个时有惊人之举的天王星变花样,具有明显的索命意图!可是伏笔在于……这土星同时与伯温本命的海王星形成吉相﹙当天行运中的水星亦然﹚……那是一种宇宙智慧将灌注在静心修行者心田的时机……是种天人合一、出神入化、开功开悟的机缘!…面对这样的相位,意思是说,就算伯温肉体消逝了,他将前去的苍穹大化,对他的安排更佳。

*生命终点~行运中的天王星︰
因为“三王星”走得慢,所以往往一个行运相位可以延续挺久的,所以能观察到伯温死前几年的人生变迁,这里的天王星相位与他本命的天王星刑克﹙所以当时代表刘基本人的那颗十二宫内的天王星真的被四、五条刑克的星相线给“钉”的死死的…﹚,这种因为伯温“退出社会”的工作及人际关系变迁,其实是代表了一种身心压力的位置。……幸好更妙的是,这一颗行运的天王星在这一、两年都与伯温的木星呈现合谐的三分相位,意思是——幸福到家了!占星者都认为这样的时刻是生命中少见的美妙美满,“天赐恩宠”的范围不仅是世间之福,最重要的是在精神修行方面,几乎是有“点石成金”的顺利呵护着,……所以说,明明刘基是要死了,怎么星图给人的感觉却是大吉庆?大顺利呢?

*生命终点~行运中的冥王星︰
来看看恐怖的冥王星,先前已经说过它这时正同太阳加成威力,直射刘基十二宫内的天王星“索命”,但是您不知道的是,天意对刘基的安排与厚赐是太大了!……这颗冥王星啊,同时开启了刘基未来的“奇异旅程”,因为他与刘基本人的冥王星准确会合成三分相位,一度不差的准点带领伯温“转化”到另一个生命演化及精神升华的地方;冥王星向来开启着生与死的同一扇大门,这个星相代表在当事人不可抗拒的死亡门后,深藏着比现世生命更丰富的神秘世界,而死亡将成为一个“创造性的过程”,刘基他将遨游大化,与永恒同存。

★流星赶月话千古

刘基的功、过自有后世公评,就像在他委屈求全了一生后,终于在他死后一百多年,明朝后世的武宗朝廷赠他为太师﹙正德八年—1513年),谥号文成。而在这十几年后的世宗嘉靖十年(1531年),朝廷又再度讨论刘基的功绩,并且决议他自此应当和徐达那些封公拜相的开国功臣一样,配享太庙!…终于给了他相对公正的﹙至少是比较公正的﹚历史地位。

然而这是一个充满惊异的天王星旅程,有关刘基他人生的“翻案”不仅是台面上或历史上所存留的那一点记载而已,他为六百年后的我们留了许多近代出土的碑记,为近代人类的生存留下大难将至的警语,因此我们知道除了他当世的“烧饼歌”之外,真正能穿梭时空“宿命通”的能耐,他对我们近代历史的影响也将不只是引渡创建了大明王朝而已……谁也说不准将在未来哪一天哪一年,在未来人类进程的那一阶段,伯温他最后安排的预言又将面世,…只但愿当时的人们,都能敬谨以对,虔诚以待!(全文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分析完伯温星盘上的两大对相﹙补充︰星曜对相并不尽然是凶相,尽管对相所带来的冲突矛盾、相互牵制是一定有的,但在某些时刻,星曜对相反而会提供给当事人一种互补性的思考与选择上的平衡﹚,勾勒出他的生命主线历程后,……接下来想知道刘伯温何以会是“刘伯温”吗?何以这一位在改朝换代的历史上并非鲜见的谋臣身影,一位在《明史》中只占了小小篇幅的他竟能够预言百代兴衰?这种神奇不可思议的“宿命通”功能究竟是先天或后天的呢?我想在刘基的星盘中寻觅蛛丝马迹,妄想窥看“神人”星图的另一面镜影。
  • 农历15日是每个月月圆的日子,大明国师刘基也在这样的日子里诞生。因为每逢农历15日初晚七点左右,就刚好是凸月期的月相要进入满月期月相的时刻,以推运刘基晚年的人生大事来校正星盘后,笔者认为刘基应该是在当天黄昏前,申、酉时辰交替附近出生的;既然刘基濒临此区间不远处出生,感觉上就会同时具有这两个月相的相对性格。
  • 人生如梦,梦里身是客的凡人莫不依循着命运,无能抵抗的走着他自身生生世世的恩怨路,而在这之上能跳脱肉眼凡胎,在千百年前就综观出未来宿命与将来天机的预言者,还是得经过历史江河严苛的选筛,才能让后世明白跟体会到这当初留下的预言究竟价值何在?而刘伯温就是这历史长河中一个永恒的神奇名称,一个与世推移之后更显光亮与价值的人物!这是因为太多的历史事件已经证明,他为后世留下了既珍贵又正确的许多预言。
  • 刘基走了,这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预言知未来的“神机妙算”的大明军师,从此就将黄土一抔的永远覆埋于青田县的夏山之上了?……这对谁来说能够接受?……大明的江山是他为之擘画的,在战争的年代中,无数乱世的民怨是他代为抚恤的,各种典章制度是他殚精竭智创设的,……他不但是当初那位在改朝换代中引渡了乱世、安邦治国的栋梁,也是卑微的小老百姓们祈求仁政的靠山跟希望,他明明是一位精于“卜筮之道”,事事项项皆料事如神的“神人”……为何就会这样毫无反抗能力的不明不白的死了呢?这样的死对在民众心目中早
  • 洪武元年的十一月冬天,刘基奉召还京了。当然朱元璋要对他示好,说是想起刘基劳苦功高,要他进一步兼弘文馆学士,并追赠其祖、父皆受封为永嘉郡公,甚至还想进一步加他的爵禄,但刚回京体会过伴君如伴虎的刘基是说什么也不敢接受。
  • 在刘基的首次身退之前,朱元璋即位大统时曾经大封过功臣,按刘基在过去所立下的“不可思议”的功绩(他对明朝的功绩和诸葛亮对蜀汉的功绩难分轩轾),刘伯温理当入公或官拜丞相才是;……但是最初封公的六人当中却没有他(封功的都是为朱元璋厮杀疆场的“哥们”,全都是些武将),甚至文职的丞相也由李善长(此人为明太祖的同乡好友,也是朱营自始至终名义上的智囊幕僚长)担任,也就是说,真正第一线有实质权力的大位他都没有沾上!甚至于,他的俸禄到后来也是伯爵类中最低的(建朝刚开始当御史中丞的时候就更不用说了),例如李善长的年奉有4000石,而可怜的刘基就算当了伯爵还是既无权又无钱,一年只能拿少少的240石,相差高达十几倍!
  • 在朱元璋自居为吴王,引兵扫荡各处的残余割据势力时,有一次因为讨伐福建的朱营将领用兵失当,以致对战时全军覆没,这样的噩耗跟损失惹的朱元璋气极攻心,坐立难安;恰好在此时朱营又接到在浙江海宁地区有人聚众反叛,一时之间讨伐也难以绥靖的凶讯,让他更加怒不可遏,觉得万事不顺,一腔怒火就要祭出铁腕来扫平东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