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性格分析系列之九

【星座人物】大明軍師劉伯溫(十四)

~星占分析說聖賢(完)~
文/魏菀 圖/志清
font print 人氣: 3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4月24日訊】 ★昭如日星鑑 “誠意”—撲朔迷離悟端倪

(三)、伯溫六十五歲的星圖生命終點——奇異旅程的開始

既然以推運來看劉基出山的心路歷程如此詳實精準,那麼這位從小讀書便能“一目七行”﹙這是古人描述他可以同時「七行俱下」的事實,可不是拿成語隨便形容他“一目十行”這樣﹚,還能在他看完後完全了解文意、背誦、做評論的天才(要知道那可是文言文啊!),到底後來是真的給胡惟庸君臣這樣輕易的毒死了?還是這只是一場“神人”跳脫塵俗的障眼法—“假死”呢?……

歷史記載他卒於明太祖洪武八年﹙公元一三七五年﹚農曆四月十六日,也就是在1375年5月16日死亡,以那天的星圖推運劉基本人星盤,筆者懷著無比敬慕的心情,……看到他當時凶險寰生卻又充滿了天宇對他祝福的“奇異旅程”……。要知道觀看一個人的疾厄生死,會先看兇星影響本命星盤的運程,除了代表宿命緣份與業力的土星必看、代表宇宙天意與毀滅的冥王星必看外,代表意外的天王星、代表傷害的火星(這是先前我們說過,古人最感冒的紅色“熒惑”星)也得一併分析。

當時掌管凡人生殺大權的冥王星確實在代表劉基健康及工作狀況的第六宮內,並且與五月份行經六宮雙子座的太陽合相,光芒更盛的一起對沖伯溫天意所在的十二宮天王星,有這樣強烈六宮的冥王星形成對沖著宿命宮內的星曜角度,說明劉基這個區段病的很重,不死也得去半條命!加上占星命終的死亡論法,都是看其人在第八宮的星曜及宮主星,………臨死幾天伯溫的八宮主星月亮行到他宿命的十二宮去了,而在星相古論中又預示了這個在劉基本命星圖中身處八宮的太白金星,容易造成星盤當事人因為各種“溼氣之症”在服藥上有誤而喪命!﹙如果是巧合也太“巧”了吧!﹚

……既然這些如筆者一介凡夫都看的出來,那麼占星已達出神入化造詣的劉伯溫前輩會看不出來嗎?……何況這顆索命的冥王星並非是等他快要死了才進入代表健康以及工作問題的第六宮,它大概是在洪武元年﹙1368年正月﹚朱元璋登基之後,到該年八月劉基因為祈雨無驗加上妻喪辭歸的大事之前,中間的那個區段﹙發生伯溫殺李彬忤李善長等事件﹚,這顆冥王星就已經進入劉基六宮了!……只是當時還未跟天王星形成凶險相位而已,也就是說,像這一類奪命的星象預警,其實在劉基的星圖中很早就啟動了。

如果以上所言為真,那麼何以早知有此一劫的劉伯溫,還要跟他當年出山時一樣的態度,非得要再度“靜領天命”…乖乖的回家等死呢?……又爲何本文說他是從此進入了一個宇宙對他無限祝福的“奇異旅程”呢?……那是因為劉基這一張生命終點的“死圖”卻意外的“生機無限”,許多奧妙蘊藏其間︰

*生命終點~行運中的火星︰
就在他死期前後幾天,火星也跟著進天底四宮爲劉基的星盤拉出了兩好兩壞的相位,火星是兇星,因此不論是對他的內心或是對他的家園所帶來的傷害原本應該很厲害,可是那兩個“稍有”刑剋的壞相都已經在構成四分相的臨界角度了,說實在,這樣的作用力微乎其微。……反觀在劉基過世之際,火星它所拉出的那兩個好相位,都是貨真價實相差不到一度的準確三分相點!﹙這意思是很吉利喔!而且吉利的事件就正在發生中。﹚

最有意思的是這兩個奇異的吉相更與前面說過的劉基星盤兩大特色星宿相關,一個是與伯溫宿命十二宮的天王星呈現吉相,一個是與他生死玄奧的八宮金星呈現吉相,如此充滿生命力的星象與代表當事人旺盛精力的火星在他作為生命地基的天底這樣顯現,……這…這根本是一個明顯的“起死回生”之象,當事人應該死不了啊?!難道其他相位非要他命不可?

*生命終點~行運中的木星與土星︰
宇宙一樣以有實有虛的星象顯現給世人;伯溫死期之際,代表幸運的木星“正好”坐落在伯溫與死亡玄奧相關的第八宮內,而且還拉出好的相位,不但加強了伯溫個人精力代表的火星,還軟化調和了在他命宮中代表難以改變的限制—土星!所以說伯溫身體病況應該好轉,沉重的心境也應該感受自由,在身心兩方面都有幫助。

既然木星都說死亡之日伯溫身心狀況好,那最能傳達宿命意志的土星又怎麼說呢?只見那時天空行運的土星緊“咬”著伯溫十二宮的天王星不放,這是宿命它要避免劉基“作怪”的位置,不讓這個時有驚人之舉的天王星變花樣,具有明顯的索命意圖!可是伏筆在於……這土星同時與伯溫本命的海王星形成吉相﹙當天行運中的水星亦然﹚……那是一種宇宙智慧將灌注在靜心修行者心田的時機……是種天人合一、出神入化、開功開悟的機緣!…面對這樣的相位,意思是說,就算伯溫肉體消逝了,他將前去的蒼穹大化,對他的安排更佳。

*生命終點~行運中的天王星︰
因為“三王星”走得慢,所以往往一個行運相位可以延續挺久的,所以能觀察到伯溫死前幾年的人生變遷,這裡的天王星相位與他本命的天王星刑剋﹙所以當時代表劉基本人的那顆十二宮內的天王星真的被四、五條刑剋的星相線給“釘”的死死的…﹚,這種因為伯溫“退出社會”的工作及人際關係變遷,其實是代表了一種身心壓力的位置。……幸好更妙的是,這一顆行運的天王星在這一、兩年都與伯溫的木星呈現合諧的三分相位,意思是——幸福到家了!占星者都認為這樣的時刻是生命中少見的美妙美滿,“天賜恩寵”的範圍不僅是世間之福,最重要的是在精神修行方面,幾乎是有“點石成金”的順利呵護著,……所以說,明明劉基是要死了,怎麼星圖給人的感覺卻是大吉慶?大順利呢?

*生命終點~行運中的冥王星︰
來看看恐怖的冥王星,先前已經說過它這時正同太陽加成威力,直射劉基十二宮內的天王星“索命”,但是您不知道的是,天意對劉基的安排與厚賜是太大了!……這顆冥王星啊,同時開啟了劉基未來的“奇異旅程”,因為他與劉基本人的冥王星準確會合成三分相位,一度不差的準點帶領伯溫“轉化”到另一個生命演化及精神昇華的地方;冥王星向來開啟著生與死的同一扇大門,這個星相代表在當事人不可抗拒的死亡門後,深藏著比現世生命更豐富的神秘世界,而死亡將成為一個“創造性的過程”,劉基他將遨遊大化,與永恆同存。

★流星趕月話千古

劉基的功、過自有後世公評,就像在他委屈求全了一生後,終於在他死後一百多年,明朝後世的武宗朝廷贈他為太師﹙正德八年—1513年),諡號文成。而在這十幾年後的世宗嘉靖十年(1531年),朝廷又再度討論劉基的功績,並且決議他自此應當和徐達那些封公拜相的開國功臣一樣,配享太廟!…終於給了他相對公正的﹙至少是比較公正的﹚歷史地位。

然而這是一個充滿驚異的天王星旅程,有關劉基他人生的“翻案”不僅是檯面上或歷史上所存留的那一點記載而已,他爲六百年後的我們留了許多近代出土的碑記,爲近代人類的生存留下大難將至的警語,因此我們知道除了他當世的“燒餅歌”之外,真正能穿梭時空“宿命通”的能耐,他對我們近代歷史的影響也將不只是引渡創建了大明王朝而已……誰也說不準將在未來哪一天哪一年,在未來人類進程的那一階段,伯溫他最後安排的預言又將面世,…只但願當時的人們,都能敬謹以對,虔誠以待!(全文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朱元璋自居為吳王,引兵掃蕩各處的殘餘割據勢力時,有一次因為討伐福建的朱營將領用兵失當,以致對戰時全軍覆沒,這樣的噩耗跟損失惹的朱元璋氣極攻心,坐立難安;恰好在此時朱營又接到在浙江海寧地區有人聚眾反叛,一時之間討伐也難以綏靖的兇訊,讓他更加怒不可遏,覺得萬事不順,一腔怒火就要祭出鐵腕來掃平東南……。
  • 在劉基的首次身退之前,朱元璋即位大統時曾經大封過功臣,按劉基在過去所立下的“不可思議”的功績(他對明朝的功績和諸葛亮對蜀漢的功績難分軒輊),劉伯溫理當入公或官拜丞相才是;……但是最初封公的六人當中卻沒有他(封功的都是為朱元璋廝殺疆場的“哥們”,全都是些武將),甚至文職的丞相也由李善長(此人為明太祖的同鄉好友,也是朱營自始至終名義上的智囊幕僚長)擔任,也就是說,真正第一線有實質權力的大位他都沒有沾上!甚至於,他的俸祿到後來也是伯爵類中最低的(建朝剛開始當御史中丞的時候就更不用說了),例如李善長的年奉有4000石,而可憐的劉基就算當了伯爵還是既無權又無錢,一年只能拿少少的240石,相差高達十幾倍!
  • 洪武元年的十一月冬天,劉基奉召還京了。當然朱元璋要對他示好,說是想起劉基勞苦功高,要他進一步兼弘文館學士,並追贈其祖、父皆受封為永嘉郡公,甚至還想進一步加他的爵祿,但剛回京體會過伴君如伴虎的劉基是說什麼也不敢接受。
  • 劉基走了,這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預言知未來的“神機妙算”的大明軍師,從此就將黃土一抔的永遠覆埋於青田縣的夏山之上了?……這對誰來說能夠接受?……大明的江山是他為之擘畫的,在戰爭的年代中,無數亂世的民怨是他代為撫卹的,各種典章制度是他殫精竭智創設的,……他不但是當初那位在改朝換代中引渡了亂世、安邦治國的棟樑,也是卑微的小老百姓們祈求仁政的靠山跟希望,他明明是一位精於「蔔筮之道」,事事項項皆料事如神的“神人”……為何就會這樣毫無反抗能力的不明不白的死了呢?這樣的死對在民眾心目中早
  • 人生如夢,夢裡身是客的凡人莫不依循著命運,無能抵抗的走著他自身生生世世的恩怨路,而在這之上能跳脫肉眼凡胎,在千百年前就綜觀出未來宿命與將來天機的預言者,還是得經過歷史江河嚴苛的選篩,才能讓後世明白跟體會到這當初留下的預言究竟價值何在?而劉伯溫就是這歷史長河中一個永恆的神奇名稱,一個與世推移之後更顯光亮與價值的人物!這是因為太多的歷史事件已經證明,他爲後世留下了既珍貴又正確的許多預言。
  • 農曆15日是每個月月圓的日子,大明國師劉基也在這樣的日子裡誕生。因為每逢農曆15日初晚七點左右,就剛好是凸月期的月相要進入滿月期月相的時刻,以推運劉基晚年的人生大事來校正星盤後,筆者認為劉基應該是在當天黃昏前,申、酉時辰交替附近出生的;既然劉基瀕臨此區間不遠處出生,感覺上就會同時具有這兩個月相的相對性格。
  • 分析完伯溫星盤上的兩大對相﹙補充︰星曜對相並不盡然是凶相,儘管對相所帶來的衝突矛盾、相互牽制是一定有的,但在某些時刻,星曜對相反而會提供給當事人一種互補性的思考與選擇上的平衡﹚,勾勒出他的生命主線歷程後,……接下來想知道劉伯溫何以會是“劉伯溫”嗎?何以這一位在改朝換代的歷史上並非鮮見的謀臣身影,一位在《明史》中只佔了小小篇幅的他竟能夠預言百代興衰?這種神奇不可思議的“宿命通”功能究竟是先天或後天的呢?我想在劉基的星盤中尋覓蛛絲馬跡,妄想窺看“神人”星圖的另一面鏡影。
  • 夜寒刺骨,他悠悠醒來,所見卻是囚籠般的帳篷,所聽卻是刀劍般的朔風。披上禦寒的外袍,為熟睡的妻子掖好被子,他便悄悄踱步到帳外。出帳之前,他還不忘小心翼翼地捧著,角落裡那三尺來長、懸垂著三重赤色牦尾的符節。
  • 華山(Shutterstock)
    說到包拯包青天,可謂是家喻戶曉,不過北宋另一位與包公齊名的剛正不阿的大臣趙抃(biàn),當下知曉的人恐怕不多了。他歷經宋朝三位皇帝,為政四十五年,官至副相,曾五任御史,他是中國歷史上以「鐵面御史」之譽載入《二十四史》的唯一一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