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性格分析系列之九

【星座人物】大明軍師劉伯溫(六)

~神機妙算憫民生~
文/魏菀  圖/志清
font print 人氣: 3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3月19日訊】 〔仁心高德民為念〕

二、迂迴巧奏解無辜

在朱元璋自居為吳王,引兵掃蕩各處的殘餘割據勢力時,有一次因為討伐福建的朱營將領用兵失當,以致對戰時全軍覆沒,這樣的噩耗跟損失惹的朱元璋氣極攻心,坐立難安;恰好在此時朱營又接到在浙江海寧地區有人聚眾反叛,一時之間討伐也難以綏靖的兇訊,讓他更加怒不可遏,覺得萬事不順,一腔怒火就要祭出鐵腕來掃平東南……。

果不期然,隔日朱元璋就說昨晚夢見一人頭上有血,並投以土塊敷弄在他身上,令他極其難受……他認為在夢境中被人如此污辱,根本就是未來沿海二地(福建跟海寧)將派人前來行刺他的兆頭,這口氣不能嚥下,便想在現實生活中來個下馬威,好歹先殺它一批“逆豎賊人”來立威報復!……這首當其衝的就是先“開鍘”獄中那一批來自福建、海寧的罪犯當替死鬼!甚至計畫再擴及到目前居於應天府,正好就由這兩地而來的客商,這樣的人全部都要格殺勿論!
 
劉伯溫聽了這麼兇殘的意見大驚,暗忖如今天下未靖,主上這樣大肆殺戮必失民心,何況這批待罪羔羊盡皆無辜,因夢殺戮又何其荒謬?!……於是他成竹在胸笑稟主公說︰「這夢吉祥啊,稟告主上,卻是好兆頭!」……他分析主公夢見那人的頭上不是有『血』嗎?人字上頭有血便是『眾』字,此人拿土塊向主公撲來更是代表主公將得『眾』且得『土』,預示了當地版圖必將歸於主公啊,他更認為得衆得土之時,原則上不出三日!

此言一出,朱元璋真的爲之停刑三日靜觀其變,想不到不久之後真的傳來海寧歸順的捷報,……這下子嗜血又好大喜功的朱元璋大喜應夢,對劉基的析夢能力信任極了,嘖嘖稱奇的開心之餘便聽從劉基建議,將牢中囚犯全數交給他給大赦放還了!……您看如此ㄧ場血腥災難竟在劉基的智慧化解之下喜劇收場,如此陰德累積不知幾凡!

三、生民之道,在於寬仁

再說有一次江南大旱;中國人一直存在著“天人感應”的思想,認為天象與人間是相互感應的;當時旱象嚴峻,人心浮動,因此朱元璋便詰問掌管天文的劉基何以致此,繼續下去又該如何祈雨?……其實劉基醞釀已久,只待主公一問,便馬上接口說這是因為牢裡錯殺跟行刑的滯獄太多了,關押的人咸有冤情,因為下氣不通以致於此﹙就是說民間怨氣太重啦﹚。……朱元璋一聽馬上命令劉基平反,他逮到此一機會就盡量的開脫無辜,大力的歸正刑獄,…結果結案上稟時,朱元璋真的毛筆劃下批示完畢就大雨如注,令所有人震驚的靈驗至極。……趁主公異常高興,劉基便更進一步的勸他要立法定制,以成規章。﹙其實那些都是為了矯治大明初創時期目無章法,無論權貴或官衙,皆憑恃營私無法令濫殺的現象……﹚不久他便纂成了《大明律令》,明朝於是頒下,確立了後來明代其他法治的基礎。

但是祈雨也不是每次都會順利的,像是有次明知未來天象根本無雨的伯溫,為了要利用機會解民倒懸,還是不得不趁此機會硬著頭皮向朱元璋要求這所謂降雨的幾大“交換條件”,……為了能及時的替百姓真正做一點事情,他只好這樣“犯難”的拿著個人的信譽與尊嚴下注,利用這樣的機會德澤生民,明明白白的“知其不可為而為之”了。

由於明太祖即位以後,大權到手的朱元璋嫉心深重,行政日苛,不但從骨子裡防範功臣,整個人的心性大變(或說原形畢露),他再也不對伯溫言聽計從了,所以如果不趁此要求,根本毫無建言機會……可歎劉伯溫這一生從頭到尾都一直處於冀求賢德仁君不果的處境,一生未逢明主,雖然個人運途多劫,但為濟世安民,置個人寵辱於度外的伯溫也只得在這種風水天象之事上大動機心,見隙插針了……。

明洪武元年又現旱象,這次劉基要求祈雨又有條件了,他說必須要朝廷先撫恤這些當初為了創“明”而死的士卒遺孤們,否則這事牽連數萬人,民間一旦陰氣鬱結,上界積雨難成。還有他要求此刻必須要寬待所有的降將、降民等﹙原皆編入軍戶,其社會地位低又無法翻身,凡入冊軍戶得世代從軍,不得更籍,違者治罪。﹚要朝廷收埋那些為築城工事而死亡,至今仍曝屍荒野的工匠屍骨…等等這些紓解民怨的要事。(由此可看出朱元璋在這大時代中利用完所有人的無情嘴臉跟兩面手法,真的是罔費在爭戰期間,劉伯溫這位當時被朱元璋奉為“吾之子房﹙我的張良﹚”的“老先生﹙朱元璋當時對伯溫的尊稱)”,常利用機會跟他上經世濟民課程的一片苦心啊!

眼看劉基這次的要求很多,牽連的層面很廣,可以說是“胃口很大”,所以大家也都不疑有它,……只可惜這一次真的諸事做完了,朱元璋一票君臣老大不耐煩的等了十天,這毫不領情的太陽照樣烈焰當空,令大地蒸騰的陽光愈來愈大!……眼看這個丞相李善長開始對此譖言(就是趁此事件挾前怨報復,大說劉基壞話),與太祖無情嘴臉欲怒,……劉基便趕快以妻子在家鄉病死一事做為藉口,非常識相又小心翼翼的主動辭歸了,這在他人眼中根本就是夾著尾巴逃回故鄉,是非常狼狽跟不光彩的。

這距離他當年出山,這樣沒日沒夜,嘔心瀝血的為創立明朝、擘畫軍機已然八年,……而這位在無數的危機跟風浪中都堅毅倖存的長者,也已五十八歲了,這是他從洪武建年以來的第一次引退。~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明朝大預言《燒餅歌》之後劉伯溫與明太祖還有一段對話,這話「洩盡天機」,但一般人無法理解的是其中的一句最關鍵的話:「老水還了京」。因為這句話牽涉到發生的時間及兩個重要人物,一個是掌權者,一個是以「彌勒佛」的名號來度人的「救世主」,也就是西方人所惦記的基督(中文「基督」是音譯希臘文的Christos,而Christos是希伯來文「彌賽亞Messiah」的翻譯)。
  • 這是一個歷史經典中豐富的記載,也是亂世中神秘的流傳;所有關於元末明初之際,改朝換代中變動奇詭的經歷;所有有關君臣文化、文學寓言、沙場智謀與神機妙算的呈現;這些深令後世著迷、津津談論,民間藝人一再演譯,甚至歷經六百年而不衰的這場歷史大戲,全都圍繞著這位如謎般的傳奇人物——明代開國軍師劉伯溫。
  • 時光之輪匆匆的向前滾動,轉眼間這完全憑藉實力與才華的考場,已經成為劉基簡單邁向遠方的階梯了;這難道不是春風得意,少年凌雲嗎?才剛一次鄉試即欣然中舉的新科舉人,隔年又在元朝京城大都(今北京)的會試中,獲取了明經進士的殊榮,……這一年劉基方才二十三歲,他已然進入高台青雲之上,朝向淑世理想邁步,希望能一展身手,迎向他鴻圖大展的仕宦生涯了!
  • 才剛賄賂完核心大臣接受了偽裝的“招安”,遂其所願、志得意滿的方國珍在擺脫了劉基眼中釘後,便趁此大好機會發展自己的力量,隔年他聯合了各地農民軍,海陸兩處起義又叛,而且聲勢愈來愈大。浙江行省眼見情況演變到不可收拾,在無奈跟僥倖的心理下,又想要對一直看押在紹興的劉基再度起用,重施他們元人對伯溫總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故技,朝廷此時宣布對伯溫起用復職,恢復了他的自由之身,而心灰意冷的劉基好不容易能離開紹興,看透世情的他並沒有照元朝希望的再度走馬上任當“救火隊”去,而是認清事實的帶著家眷避亂越城,鄉居耕讀,暫時遁隱去了。
  • 有一次,在炮火密集的激戰中,不知是否未卜先知,劉基趕在帥舟被擊沉的前一刻突然要求朱元璋速換座艦,無比驚險的保住主公一命;更在戰況相持多日的關鍵時刻,劉基再一次神奇的先一步移師軍力到湖泊四周出口佈置,好對陳軍甕中捉鱉;而原本想偷偷率軍突圍的陳友諒,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反應還是慢了人家一步,全軍入了湖口的陷阱後硬是無法走脫,最後在進退失據的慌亂中,主帥慘遭流矢射死!這原本跟朱營相持多年都氣勢如虹、實力堅強的陳友諒這樣一戰死後,餘軍全數大潰!
  • 在漢帝國西部的邊境,有一條狹長縱深的天然通道,它位於黃河以西,便以「河西走廊」名世。兩千多年前,一個以漢人張騫為首的百人使團,第一次從這裡走過。張騫用十三年的時間,用腳步丈量出西域範圍,勾勒出華夏民族與中、西亞諸國交流的網絡。從此,他成了漢朝第一位探索西域,並打通中原與西域聯繫的傳奇人物。
  • 使者,一群往來於兩國之間,傳遞本國諭旨、架起溝通橋樑的特殊人才。這一稱謂,會讓人想起,煙沙古道上,車載斗量的財富,持節壯遊的威儀,縱橫遊說的辭令,以及異國風情的見聞。光鮮的背後,也會有撲朔迷離的政局和生死難料的前路。
  • 夜寒刺骨,他悠悠醒來,所見卻是囚籠般的帳篷,所聽卻是刀劍般的朔風。披上禦寒的外袍,為熟睡的妻子掖好被子,他便悄悄踱步到帳外。出帳之前,他還不忘小心翼翼地捧著,角落裡那三尺來長、懸垂著三重赤色牦尾的符節。
  • 華山(Shutterstock)
    說到包拯包青天,可謂是家喻戶曉,不過北宋另一位與包公齊名的剛正不阿的大臣趙抃(biàn),當下知曉的人恐怕不多了。他歷經宋朝三位皇帝,為政四十五年,官至副相,曾五任御史,他是中國歷史上以「鐵面御史」之譽載入《二十四史》的唯一一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