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性格分析系列之九

【星座人物】大明軍師劉伯溫(十二)

~星占分析說聖賢(二)~
文/魏菀 圖/志清
font print 人氣: 6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4月17日訊】
★ 日月經天江河行—顛頗的築夢人生

農曆15日是每個月月圓的日子,大明國師劉基也在這樣的日子裡誕生。因為每逢農曆15日初晚七點左右,就剛好是凸月期的月相要進入滿月期月相的時刻,以推運劉基晚年的人生大事來校正星盤後,筆者認為劉基應該是在當天黃昏前,申、酉時辰交替附近出生的;既然劉基瀕臨此區間不遠處出生,感覺上就會同時具有這兩個月相的相對性格。

占星法則認為在凸月期間﹙農曆十二日下午至十五日晚間﹚出生的的人會比較重視生命價值,以及自我成長,所以他們總愛探索事件其中的義理何在,自然具有內省的“天份”;而出生於滿月期間﹙農曆十五日晚間到十九日中午﹚的人自尊心甚強,運勢的起伏也比較大,因為此時月亮最光亮與最陰暗的元素並存。……如果這顆正在變遷本身“屬性”的圓月正好於此時進入劉基命宮的話﹙也就是在他出生時,月亮正在天宇的地平線下方待升,這樣落點便在伯溫星盤上的第一宮內﹚,那麼他這一生就必然要經歷那充滿自信與意氣風發的階段,也將充分體驗到失意困頓的天昏地暗!

劉基出生時的月亮在摩羯座,那時的月亮行經此處黯淡無光,本身是個大落陷的位置,所以相對來說,這樣的滿月並沒有鮮明強烈的光芒可以真正照進劉基的生命旅程,加上我們先前說過他的月相與日相對沖,與火星又稍有刑剋,所以每當他這一生要淋漓盡致的發揮才華時,這樣的時期總是短暫又受限的左右掣肘,……可以說在一個人的命宮擁有這樣月相的人,終生是很難在情緒上稱心如意的﹙因為月亮的狀況也代表個人安全感的來源﹚。

劉基具有非常高潔的志向,元末濁世惡浪惟此清流一方,世人都認為他的經國淑世理想太過“理想”,簡直是到了“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唱高調地步,這是為什麼呢?……那是因為劉基確實是以他心中的理想來定位他的人生目標及事業方向,您看他高懸在星圖上方第十宮的地方﹙那就是另名為官祿宮的事業宮﹚有一顆海王主星,這是一顆注重精神價值的行星,通常它標示著當事人並不實際的內在渴求﹙這顆星根本不管現實情境,只看到迷人的“理想”幻影﹚。所以海王星標記之處,也被許多占星人認為是星盤當事者此生所將經歷的的水月鏡花!

海王星在第十宮,其實不會有任何“實質”上的功成名就,如果最後能夠得到成全的,也必然是攸關整個社會“大我”的事業,而非個人小我的世俗地位;以伯溫的星盤來說,這顆十宮中的海王星,更與代表了他個人所在“地基”位置的第四宮﹙就是另名為田宅宮的家庭宮﹚裡兩顆極其重要的星宿對沖﹙對相﹚,這一大星相可以說直接構成了劉基星盤上的另一重大特色,能夠解釋何以劉基一生仕途困頓如此,付出與回收永遠不成正比。

★眾星拱辰朗日新—天生將才的制衡

在劉基的生命底層中,究竟是哪兩顆星與他天際雲端的海王星對相呢?一顆是木星,一顆是火星。我們知道第四宮是一個人的生命基點,可以觀看到一個人的童年、內心之家、根源的繼承等等細節,而劉基的第四宮就有位於牡羊座的木星以及火星在內,這描述了很多伯溫個人基本而真實的資訊;先說火星它本身就是牡羊座的主宰行星,所以在此處的這顆超級亮星,自然成為了一個能提供當事人積極開創力的旺盛能量來源,這樣的人既有體力又有勇氣,雖然火星在此暗示了一種接連遷徙及相關軍事的背景,但它也能夠產生異於常人的剛強、自信以及獨立!

再說位於牡羊座的木星,它在此處代表當事人是個天生的領導者,而且熱忱主動的他們一向重視的是精神方面的成長與創建,這樣的人對哲學、宗教、教育都很在行,更對自己改革的能力深具信心,並且有超群的勇氣去做別人不敢輕易嘗試的事情。尤其第四宮中的木星具有“貴”相,代表此人能在大家庭中繼承優良的“遺贈”,自小就能得到宗教與道德完好的教養,就像劉基從青田劉家所得到的“身心財富”一樣。

此外,這兩顆注定令劉基“與眾不同”、“器宇不凡”的雙星相距不過五度,所以也具有星曜“合相”時就能“雙倍加成”的作用,一個擁有火星與木星相合星相的人,在行動上所追求的幾乎一定必“得”實現,他們狂熱的全心力投入也將令敵人避銳鋒而走,因此“所向披靡”、“戰無不克”就自然成為他們在軍事方面的寫照!

只不過,只不過,……劉基天頂那顆矇矓的海王星永恆牽制著這兩顆火力十足的行星,在這現實的大環境中他高懸的事業宮理想,卻偏偏是彷如迷霧般那樣軟綿綿的讓人使不上力,任憑伯溫他實際上配備了一千匹一萬匹十萬匹馬力,還是無法在這汙濁的亂世裡奔赴到他預計的理想之境。……而這其中卻也奧妙的蘊含了天宇對劉基的祝福;……因為這兩顆星就算有顆迷茫的海王星牽制著,他們位於劉基生命的底層,還是具有能夠顛覆一切的“實質”能力,如此強烈而躁進的處世“魄力”,對漫長如馬拉松一般的人生賽事而言顯然是非常不利!

為達劉基此生最重要的使命,讓他能夠真的在最後成功,因此……所以,以下這明明是一個讓人無法舒爽的星曜落點……卻對伯溫的人生耐受力起到了一個奧妙的平衡,也對劉基這樣天生就擁有“原子彈級”的配備條件,強化了一個限制、磨練與穩定責任的力量,那就是落在劉基他命宮中的那顆土星!……而這顆在命宮掌管宿命的土星,完美的跟他星盤底層的“超級亮星”—火星形成了代表擁有強烈意志力和耐性的“三分相位”﹙意即兩顆星曜間呈現了120度的相位﹚。也完美的跟他星盤第四宮中的“吉貴之星”—木星形成了代表擁有宏觀遠見與管理才幹,能夠擔當一切重責大任的三分吉相!

★景星慶雲出俊傑—提煉尊貴的過程

說到土星,相信沒有人會喜歡土星坐命宮的,這是為什麼呢?因為土星所在宮位就是指出一個人的一生將在哪一舞臺區塊伴隨著種種塵世的“修行”,它的落點就是業力輪報的起點,它暗示我們將會經歷的困難跟限制,人們如果要在自己的人生中圓滿完成土星交代的“功課”可是一點都不簡單!……在這種情況之下,土星落在劉基的命宮裡,那是什麼意思呢?

那就是說,土星有它自己的邏輯,它要求「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所以它的力量既權威又嚴格,……伯溫從小就嗜讀書,人稱天才,過目不忘﹙這也跟他水星在巨蟹座有絕佳的記憶力有關﹚,這些光環的背後是因為他的本性就是嚴謹、勤奮、正直又冷靜的“體認”到自己身懷家國的沉重使命,所以他願意理智的忽略娛樂,意志堅忍的放棄玩樂,加上摩羯月座的土星強勢性格,一起坐落在此命宮裡;……這生命異常沉重的基調對童年裡小小的伯溫來說,是一種無法迴避的特別感受。他知道自己的未來將不停磨礪自己,在任何艱辛的處境中持續向理想邁進!

幸好對伯溫而言,這一切並不是真的是那麼沉重,……因為他還有一個開朗的上昇星座—射手座,可以中和一下那嚴肅人生中無所不在的壓力。……尤其命宮裡伯溫的土星相位很好,可喜這命宮“舞台”大後方背景的星座“劇場”環境又更好;上昇星座是射手座的伯溫其實原該是個樂觀天真的,喜歡四處“趴趴走”的好奇寶寶﹙因為射手座是熱情的火象星座,又是個沒有恆心、不太可靠的變動型星座﹚,所以有個重量級的土星坐鎮在射手座這裡,對伯溫這一生雄心壯志的實踐有絕對的幫助。

由此我們知道,好的土星作用力可以補足一個人所“缺少”的東西,可以替他在疏漏的弱點上再用長期的磨練填補上堅實的基礎,過程雖然不很愉快,但是經由土星如此嚴謹的“操練”能夠讓人不折不扣的從中成熟起來,從而面對命運任何的挑戰,都能真正穩固的屹立如山!只不過,劉基命盤中這樣強勢的土星特質,早也預言了土星“大器晚成”的成功法則;唯有經歷了它前半生重重考驗的選手﹙土星命題考驗著人類的勇氣、能力、智慧﹚,才有可能在失意與挫折中累積實力、提煉尊貴,最後在土星成熟的中晚年,一舉攀越上生命的巔峰!(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這是一個歷史經典中豐富的記載,也是亂世中神秘的流傳;所有關於元末明初之際,改朝換代中變動奇詭的經歷;所有有關君臣文化、文學寓言、沙場智謀與神機妙算的呈現;這些深令後世著迷、津津談論,民間藝人一再演譯,甚至歷經六百年而不衰的這場歷史大戲,全都圍繞著這位如謎般的傳奇人物——明代開國軍師劉伯溫。
  • 時光之輪匆匆的向前滾動,轉眼間這完全憑藉實力與才華的考場,已經成為劉基簡單邁向遠方的階梯了;這難道不是春風得意,少年凌雲嗎?才剛一次鄉試即欣然中舉的新科舉人,隔年又在元朝京城大都(今北京)的會試中,獲取了明經進士的殊榮,……這一年劉基方才二十三歲,他已然進入高台青雲之上,朝向淑世理想邁步,希望能一展身手,迎向他鴻圖大展的仕宦生涯了!
  • 才剛賄賂完核心大臣接受了偽裝的“招安”,遂其所願、志得意滿的方國珍在擺脫了劉基眼中釘後,便趁此大好機會發展自己的力量,隔年他聯合了各地農民軍,海陸兩處起義又叛,而且聲勢愈來愈大。浙江行省眼見情況演變到不可收拾,在無奈跟僥倖的心理下,又想要對一直看押在紹興的劉基再度起用,重施他們元人對伯溫總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故技,朝廷此時宣布對伯溫起用復職,恢復了他的自由之身,而心灰意冷的劉基好不容易能離開紹興,看透世情的他並沒有照元朝希望的再度走馬上任當“救火隊”去,而是認清事實的帶著家眷避亂越城,鄉居耕讀,暫時遁隱去了。
  • 有一次,在炮火密集的激戰中,不知是否未卜先知,劉基趕在帥舟被擊沉的前一刻突然要求朱元璋速換座艦,無比驚險的保住主公一命;更在戰況相持多日的關鍵時刻,劉基再一次神奇的先一步移師軍力到湖泊四周出口佈置,好對陳軍甕中捉鱉;而原本想偷偷率軍突圍的陳友諒,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反應還是慢了人家一步,全軍入了湖口的陷阱後硬是無法走脫,最後在進退失據的慌亂中,主帥慘遭流矢射死!這原本跟朱營相持多年都氣勢如虹、實力堅強的陳友諒這樣一戰死後,餘軍全數大潰!
  • 在朱元璋自居為吳王,引兵掃蕩各處的殘餘割據勢力時,有一次因為討伐福建的朱營將領用兵失當,以致對戰時全軍覆沒,這樣的噩耗跟損失惹的朱元璋氣極攻心,坐立難安;恰好在此時朱營又接到在浙江海寧地區有人聚眾反叛,一時之間討伐也難以綏靖的兇訊,讓他更加怒不可遏,覺得萬事不順,一腔怒火就要祭出鐵腕來掃平東南……。
  • 在劉基的首次身退之前,朱元璋即位大統時曾經大封過功臣,按劉基在過去所立下的“不可思議”的功績(他對明朝的功績和諸葛亮對蜀漢的功績難分軒輊),劉伯溫理當入公或官拜丞相才是;……但是最初封公的六人當中卻沒有他(封功的都是為朱元璋廝殺疆場的“哥們”,全都是些武將),甚至文職的丞相也由李善長(此人為明太祖的同鄉好友,也是朱營自始至終名義上的智囊幕僚長)擔任,也就是說,真正第一線有實質權力的大位他都沒有沾上!甚至於,他的俸祿到後來也是伯爵類中最低的(建朝剛開始當御史中丞的時候就更不用說了),例如李善長的年奉有4000石,而可憐的劉基就算當了伯爵還是既無權又無錢,一年只能拿少少的240石,相差高達十幾倍!
  • 洪武元年的十一月冬天,劉基奉召還京了。當然朱元璋要對他示好,說是想起劉基勞苦功高,要他進一步兼弘文館學士,並追贈其祖、父皆受封為永嘉郡公,甚至還想進一步加他的爵祿,但剛回京體會過伴君如伴虎的劉基是說什麼也不敢接受。
  • 劉基走了,這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預言知未來的“神機妙算”的大明軍師,從此就將黃土一抔的永遠覆埋於青田縣的夏山之上了?……這對誰來說能夠接受?……大明的江山是他為之擘畫的,在戰爭的年代中,無數亂世的民怨是他代為撫卹的,各種典章制度是他殫精竭智創設的,……他不但是當初那位在改朝換代中引渡了亂世、安邦治國的棟樑,也是卑微的小老百姓們祈求仁政的靠山跟希望,他明明是一位精於「蔔筮之道」,事事項項皆料事如神的“神人”……為何就會這樣毫無反抗能力的不明不白的死了呢?這樣的死對在民眾心目中早
  • 人生如夢,夢裡身是客的凡人莫不依循著命運,無能抵抗的走著他自身生生世世的恩怨路,而在這之上能跳脫肉眼凡胎,在千百年前就綜觀出未來宿命與將來天機的預言者,還是得經過歷史江河嚴苛的選篩,才能讓後世明白跟體會到這當初留下的預言究竟價值何在?而劉伯溫就是這歷史長河中一個永恆的神奇名稱,一個與世推移之後更顯光亮與價值的人物!這是因為太多的歷史事件已經證明,他爲後世留下了既珍貴又正確的許多預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