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中国历史的战役】崤之战

黄容;图:志清
  人气: 176
【字号】    
   标签: tags: ,

周襄王二十年(公元前632年),晋文公于城濮战胜楚军,并迎襄王于践土,召开诸侯会盟,成为中原霸主。

就在晋国成为中原霸主的过程中,西边的秦国在秦穆公的领导下,国力也日益强盛,只可惜,秦国地处偏壤,其东进窥探中原之路被晋国阻挠,因此秦穆公在位30多年,仍未能达成称霸中原的愿望。

周襄王二十四年(公元前628年),郑文公、晋文公相继逝世。就在此时,戍守在郑国的秦国大夫杞子派人禀报秦穆公,他已掌握郑都北门钥匙,假如秦国出兵来袭,他可以作为内应,如此就能拿下郑国。杞子的主意打动了秦穆公。

然而,秦国若要远袭郑国,从秦都到郑都约一千五百华里,而且中间需经过桃林、殽函等险要地区,是一项非常艰难的军事行动。因此蹇叔谏道:“我军越千里以袭人,郑必知之,我军劳而力竭,欲攻敌人之有备,实无成功之望。”秦穆公不听劝阻,执意要越过晋境偷袭郑国。他以孟明视(名相百里溪之子)、西乞术和白乙丙三人为将,精锐尽出,志在必得。

秦军出兵袭郑的消息被晋国得知。晋襄公为维护霸业,决心打击秦国,于是派遣卿大夫先轸率军秘密赶至崤山,控制崤山北麓险要路段,并连合姜戎军队,埋伏在隘道两侧,布成一个庞大的陷井以待秦军。

周襄王二十五年(公元前627年)春,秦军通过崤山隘道,越过晋军南境,抵达滑国(今河南偃师东南),正好与郑国贩牛商人弦高相遇。弦高为人机警,断定秦军此行必定是前往偷袭郑国,于是牵了12头牛,假托其乃奉郑君之命,特地前来犒劳秦军。秦军将领孟明视听了弦高这一番话,以为郑国早有防备,不敢再进,于是彻军回秦。

回程中,秦军再次行经崤山。秦军由于疏于戒备,对晋军的埋伏全然不知,而晋国军队以逸待劳,见秦兵已经全部进入伏击地域,立即封锁峡谷,发起猛攻。这段道路崎岖狭窄,秦国大军陷于隘道之中,进退不能,前后不能相应,惊恐大乱之中,全军被歼灭。

这次秦晋崤之战是中国春秋时代众多战事中一次典型的彻底歼灭战,而且战争中显示了利用复杂地形作战的成功效果,也体现了设阵、埋伏、围歼等战术运用,在中国战争史上具有重大意义。
而在春秋历史舞台方面,崤战之后,秦、晋在五年之中又发生了数次战役,这段期间,晋国的中原霸业被秦国牵制,因此使得中原宿敌──楚国趁机将其势力往中原扩张,成了日后晋、楚再战的导因。@*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位居南方的强国──楚国觊觎中原已久,先前齐桓公在位时,国力强盛,加上与各诸侯联结,楚国入主中原的野心无法得逞。这时中原局势纷乱,楚国成王于是借此机会将势力深入中原地区。
    然而,当时中原诸侯也不乏想称霸中原政治家,宋襄公就是其中一位。
  • 自公元前770年周平王东迁开始,中国历史就进入了诸侯兼并的时代。齐国和鲁国都是西周初年分封的重要诸侯国,又互相毗邻,不免发生一些冲突,长期累积下来,就导致了这场长勺之战。
  • 武丁,是商朝的第二十三代国君,也是商王小乙的儿子。原本逐渐式微的商朝,在武丁的知人善任及励精图治下,国势强盛,政治清明,民生富裕,史称“武丁中兴”。
  • 夏朝末年,夏王桀骄奢荒淫,横征暴敛,对民众及所属方国部落进行残酷的压榨奴役,引起各方百姓普遍的憎恨。而在黄河中游的商部落,在汤的领导下任用伊尹辅佐,励精图治,日益强大。
  • 牧野在今天河南淇县,牧野之战,是周武王灭商王纣的一次大战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