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间】上有天堂 下有苏杭

蒙古大汗与威尼斯商人
蔡大雅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马可波罗娓娓道来他对杭州的认识,岳飞的忠义精神,秦桧等奸臣塑像长跪岳飞墓,杭州旖旎风光,在在引起了忽必烈无限的想像…………

北宋在靖康之难后灭亡,金兵南攻,康王赵构仓皇南逃,在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是为南宋的开国之主宋高宗。金兵穷追不舍,宋高宗四处避难,甚至必须出海漂流,才能躲避金兵的攻击。杭州也在此时一度被金兵攻陷,直到金兵被岳飞、韩世忠打败,退回北方后,宋高宗才将杭州定为“行在”(西元一三八年),名义上是临时性质的陪都,以示自己仍有反攻复国的雄心大志,实质上却是作为偏安一方的首都,从杭州改名为临安即可见其端倪。

岳飞精神 长存杭州

岳飞率领的岳家军原本已经打到开封附近的朱仙镇了,马上就可以收复江山了,却被宋高宗与秦桧以十二道金牌召回,北伐功亏一篑。绍兴十一年(一一四一年)除夕,岳飞在杭州大理寺风波亭,被昏君与奸臣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同时受难的还有子岳云、部将张宪。岳飞遇害后,狱卒隗顺感念其忠贞节义,将遗体盗出,葬于九曲丛祠旁。宋孝宗接替高宗即位后,为岳飞昭雪,将遗体迁葬至杭州旁西湖西北角的栖霞山麓,至今未变。


图 ◎ 萧素惠

“我的文人向导——他叫莫臣——告诉我的杭州历史,到此结束,好像接下来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了,其实不然,只不过他可能认为这是当下发生的事,不用他说大家也都知道,所以就省略了。接下来发生的大事,就是大汗您征服了南宋,成为杭州的新主人。”

“莫臣一面告诉我杭州的历史、一面带我参观与这些历史有关的地方,使我印象特别深刻。我们到过西湖边的岳王墓去,看到坟墓前有四个白铁铸成的跪像,许多人围着雕像拳打脚踢、大吐口水。莫臣解释,雕像是当年陷害岳飞的奸臣奸妇,百姓对它们的陷害忠良十分痛恨,不知哪个人想出这个主意,雕了它们的模样,让它们永远跪在岳飞墓前求饶。如此做还无法平息百姓的怒气,于是众人动辄上前殴打几下、咒骂几句来泄恨。”

“据说白铁铸的雕像已经被打坏好几次了,过了不久就必须重新制作。我也上前打了好几拳,手却一点都不会痛。”马可波罗得意地说,一面作出拳击的样子。

忽必烈听得兴高采烈,随声附和:“痛快!痛快!我也最崇拜英雄好汉,痛恨奸臣走狗。打得好!你打的那几拳也算是替我打的吧!”二人哈哈大笑,一起举起酒杯,仰头喝个精光。在这里,他们既是君臣、又是知己;既像朋友、又像父子。

水路系统完善 景色优美

“杭州的桥多到令我吃惊的地步。”马可波罗又将忽必烈的注意力带回杭州,“我出生在威尼斯,那是一座建立在水上的城市,所以桥很多。我和其他所有的欧洲人都认为,世上再也没有一个城市比威尼斯拥有更多的桥了。但是我去到杭州,发现那里的桥比威尼斯还多出百倍千倍来,而且结构精巧坚固、造型与材质更是多样变化,这才知道,原来我之前所认为是世界之最的,其实根本不算什么。”

“城市里的桥多,表示流经城市的河流多,它们有的是天然河道,多数是人工开挖的运河。众多大大小小的河道组成了一个完善的水路系统,除了提供便利的运输以外,河道的两旁种满了柳树、花树,景色非常优美,每当风一来,柳叶轻飘、花香袭人,夹杂着河道上来往的船艄传来若有似无的歌声,尤其在清晨薄雾未散,或夕阳余晖下,更是犹如幻境般美丽。”马可波罗叹口气,下了结论:“南人有句话‘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果真不假!”

生长在北方大漠的忽必烈,自然对江南的旖旎风光十分陌生,以桥与美景为开场白,的确吸引了他的兴趣。然后马可波罗开始按部就班的介绍杭州:“杭州四周为山水所围绕,南方是凤凰山、西边是西湖、北方有宝石山、东边则是钱塘江,环境优美宜人。”马可波罗一面指着地图比划、一面介绍杭州的地形:“但由于地理条件的限制,城市平面呈不规则的狭长形,不仅城墙无法笔直,连街道也是蜿蜒分布,和流水曲道参差交错。”

城内设计讲究 文化素养高

“杭州全城分为八厢(城外还有两厢,厢为当时的行政单位),共有六十八坊。在南宋初年由于战争避难的缘故,居民增加得很快,但城市面积因为自然地形的限制而无法扩展,所以城市的人口密度高,居住空间十分拥挤,马可波罗话接着一转:“虽然拥挤,民宅在装饰方面,可一点也不马虎,即使是普通的建筑,在雕梁画柱的品质与美感上,也都极为讲究,显示出当地百姓具有很好的文化素养。”“此外,由于城内民宅多是木造屋,火灾频繁,所以在每条街道上都建有石制的公共房楼,火灾时,附近居民可以将自己的财产家当移至石楼中,以避免遭受火噬。”

“杭州的街道中间是沙石地,供马车行驶;二侧人行道则铺设石板或砖块,各宽十步。最外侧有明沟,用来收集雨水排入运河。一条御道贯穿南北,形成杭州的轴线。御道的北段,多是官方的手工作坊和仓库;太学、国子监等文教区则位于靠近西湖的西北方;御道的南段多官署衙门。”(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16期【历史新观】栏目(2009.04.09~04.15)

原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18/6197.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尽管身为蒙古帝国的大汗,拥有广阔的领土,但忽必烈却只能靠着马可波罗的描述,拼凑出天下的全貌。一天,忽必烈忽然对杭州有了兴趣,随着马可波罗的娓娓道来,一个杭州的想像就此开始……
  • 拥有全天下的忽必烈,晚年却因病痛及丧妻丧子之痛而终日郁郁寡欢,唯有马可波罗带着游历各地的奇闻和他分享时,才能使大汗暂时摆脱老病的折磨。关于杭州的点点滴滴,就在马可波罗娓娓道来中展开……
  • 用刑后的秦嵩仍旧不招出其卖国的罪行,于是包公使出一招,让秦嵩乖乖地道出密谋
  • “是鱼还是鸟?”这是企鹅的终极问题。从破蛋而出的那一天起,直到倒地枯竭而亡,咱们将跺步在这漫天大雪之中,一遍又一遍地追问……
  • 没有鸟儿能有幸听到老鹰辩论的精彩内容;秃鹰的辩论可说是儿童不宜……
  • 鸟和它们真实的自我距离越来越远,对于什么才是真实,已彻底失去了掌握。真实就悬在它们自由发挥的嘴上、随意诠释的脑子中,那或许是因为真实变得令它们十分痛苦的缘故。
  • 原本充满了飞翔和鸣唱的鸟国沉寂了,更多的鸟一头头被抬入医院,像是被吸入遥远星辰中的黑洞,更多的鸟再也没有从里边出来……
  • 在黎明和黄昏,林中群鸟的鸣啭失去了和谐。母鸟坐在巢中,她们刺耳的呼唤持续一整个黄昏,一整夜,叫鸟心焦,魂不守舍。原本宁静的鸟国不再宁静。

  • 那些别有用心的诋毁和嫦娥有什么干系呢?她早已超越了羿白矢的射程,超越了羿的时间。没有人知道,她以最大的力气把惩罚扭转为奖赏,并且把悲哀遗忘。月儿轻盈,载不下悲哀的重量。
  • 高山上,天帝布置下巨大的森林,那是鸟幽深而又辉煌的宫殿。树是鸟的家园,所以树冠丰满,树干高入云霄。广大的风和雪是天帝遗留在鸟国的备忘录,把遥远带到鸟的身边,勾起它们久远以前的回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