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宇:腦殘是如何熬成的

——淺析中共的政治紅巫術

心宇

人氣 12
標籤:

【大紀元2011年05月17日訊】在中國大陸,中共邪黨的洗腦宣傳可謂無處不在、無孔不入,滲透於社會的方方面面,也滲透到每個其治下民眾的心靈深處。生活在自由社會的人往往對大陸憤青憤老的認知障礙深覺不可思議,一個正常少年都能判斷的是非問題會讓他們終其一生也不能明白,或不願明白。有些人往往自以為把中共的宣傳早就看透了,只相信自己,而這種看透恰恰是邪黨洗腦的結果。中共的邪惡洗腦術不是有些無神論者想的那麼簡單,它是有其另外空間邪惡因素的。

《九評》的發表為我們透視中共提供了一個全新的視角,中共就是一個集萬邪於一體的魔教。與中外歷史上的殘暴政權相比,它們都有一個強大的暴力系統,但不同的是中共卻獨有一套邪惡的魔教教義與欺騙洗腦術,它會讓許多人就像喝了迷魂湯一樣受盡其禍卻心存感激;死到臨頭卻不知醒悟。六十年來,很多大陸中國人瘋狂的自虐、自辱、自殘、自賤,就是這種被洗腦後的表現。中共的這套控制人心的邪術從本質上說是一種魔法,其與傳統社會的一些巫術比較近似,但其危害卻是一些小巫術難以望其項背的,我們姑且稱之為政治紅巫術或黨巫術。

所謂巫術,簡單來說即是通過一定的儀式、道具與語言的運用,從而招來一些另外空間的低靈爛鬼之類,用之施害於他人或控制他人的精神。這種邪術雖然歷史上早已有之,但在人類道德普遍強勢的社會裏,只能在很少的人群中流傳,也只能在陰暗的角落裡施行,是見不得光的。古今中外,在幾大正教廣佈的區域,這種巫術更是行者甚微。而在廟堂之上直接用這類邪術來統治一個國家的,中共邪黨可謂首屈一指,在當今世界也是絕無僅有吧。無數的歷史經驗讓邪黨深知,僅僅依靠赤裸裸的暴力是很難在人間長久立足的,只有使人迷失心智,才能讓他們心甘情願的接受奴役與玩弄。

人類的正教信仰背後是有神佛護持的,而魔教背後當然也是有魔鬼來支撐的。中共是一個魔教,黨組織只是其在人世間的一個表相,背後支撐它的是一個反宇宙的巨魔。《聖經》中稱之為撒旦或紅龍,中國古代的預言稱之為火龍或赤獸,《共產黨宣言》則開宗明義、毫不掩諱的自稱為「共產主義的幽靈」;幽靈者,邪靈也。魔是有其邪惡能量的,也是有魔法的,中共的政治紅巫術就是其魔法的一種形式,通過它而讓人主動的招引共產邪靈附體人身,進而主宰人心、吸取人體精華最終達到其毀滅人類的目的。中共之所以能在世間殘害人類八十餘年而依舊道貌岸然,連世界頭號強國美國也屢次吃虧,那是因為中共是一個魔教,政黨只是它的面具;人是鬥不過魔的,黨巫術也是常人所無法抵禦的。

這種巫術的操作手段主要為宣誓、唸咒、強迫記憶三個環節,它們也是環環相扣,互為補充的。大陸人都知道加入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是要發賣身毒誓的,但卻很少會去想一想,發誓是對諸天神佛的承諾,既然邪黨天天嚷嚷世上沒有神佛,為何總不厭其煩的拉人宣誓?而且從幼兒園就開始了。其實發生死毒誓作為中共邪教的入教儀式,從修煉的角度來看,就是讓人自己主動的招引邪靈上身。其結果就是在前額被打上了獸印,共產邪靈也就堂而皇之的附體人身了(民間稱之為鬼上身)。不管你認為是走形式也好,非真心也好,或根本就不相信也好,你已經成為了魔教的一員,你的身體裡已潛入了一個世上最為邪惡的靈體,它會在你根本沒有覺察的情況下,深入你的微觀身體,影響你的思維、阻斷你與真實宇宙的連接。

巫咒也是巫術的主要手段之一,它能藉助語言的力量與自然界中的負面能量溝通起來。中共的巫咒就是其一套獨立的黨話系統,與傳統的巫咒相比,黨話巫咒卻更加隱蔽並具有欺騙性,因為它披著一個現代漢語的面紗,又是從孩提時代就開始灌輸的。雖然黨話是用現代漢語來表達的,但其與人類正常的語言是不同的,它完全是邪黨刻意編造出來的一套魔鬼語言;裡面充斥的都是謊言、邏輯陷阱和對人類正統文化的詛咒,只是習慣黨話的大陸人根本就意識不到這點。語言是一種能量,更是一種生態;不同的語言背後有著不同的信息。當人們念動黨話或用其進行思考時,其背後的邪惡因素就會對人發生影響,同時也會與自己身體內的共產邪靈相呼應,使其進一步得到強化。當人完全用黨話來思考問題、判斷是非時,其自我生命已被徹底的埋沒。就像無腦人一樣會被邪黨隨意的操控了。只要邪黨念一念這些咒語,他們就會想邪黨之讓其所想,做邪黨之讓其所做。為甚麼毛魔的一句話就會讓紅衛兵像吃錯藥似的瘋狂的破壞社會?現代糞青們只要一聽甚麼封建迷信、干涉內政、反華勢力、愛國主義等等詞彙馬上就會群情激奮、潑糞罵街?他們其實是被黨巫術給迷住了心竅,至於這些詞彙指的究竟是甚麼他們是不會去主動思考,因為其大腦已被邪靈主宰。

強迫記憶也是紅巫術的關鍵一步,它通過各種文藝形式、各種道具、媒體和教育機構永不停息的、強迫式的、鋪天蓋地的向公眾環境發送邪黨的邪惡信息,讓人強迫記憶,最後以至於麻木、爛熟到模仿、自覺使用。中共用這些極其污穢的聲、光、文字在神州大地上共同圍起了一個強大的邪惡能場,也同時給附在人身的共產邪靈輸送能量。因為人的天性都是善良的、嚮往自由與平和的,也是排斥中共這種邪惡理念的,時間長了人體正的因素就會漸漸遏制中共給人灌輸的反人類理念。所以邪黨就用這種方法反覆強化,以企圖永遠控制人心。其內容包括教科書、紅劇、紅歌、新聞、標語、口號、血旗、紅領巾、毛魔頭像等等,中共之所以把毛魔的頭像放在象徵一個國家的天安門上,或把其印在錢幣上,就是這種政治紅咒術中最為陰毒的一例,其屠殺幾千萬無辜國人的巨大惡業從此會籠罩整個國家。就像一個家庭裡供著一個罪業無邊的惡魔頭像一樣,永遠也不會有好日子過。很多人總是嘲笑邪黨經常播放那沒人相信、讓人作嘔的鬼話,其實邪黨並不在乎你信不信,它的目的就是讓你聽,你聽了就會起作用。

通過大半個世紀的運作,中共已把其政治紅巫術玩的爐火純青,隨心所欲。中宣部與教育部就是邪黨的兩個大巫師,各級宣傳部、媒體、院校、文化單位共同組成了一個龐大的紅巫術系統,每天製造成噸的文化毒品與垃圾傾向人群。邪黨藉著它們打造了一個當今世界最為巨大的腦殘部落,億萬的炎黃子孫被逐漸異化成了一群共產邪教徒卻不自知。天地、自然、歷史、人文,善惡、是非、倫理、因果在他們的心裏都已顛倒、錯位,程度不同而已。時下那些瘋狂斂財的黨官們,那些無惡不用其極的六一零惡警,那些製造毒食毒奶的奸商們,它們其實已是一群被黨巫術奪走了靈魂的行屍走肉,控制它們的只是一些邪靈爛鬼。國人也像是中了邪一樣,隨著邪黨的魔棒起舞,儘管在八十年裡已被邪黨狂騙N次了,卻依然不願醒來。只要你批評中共,他們會本能的恐懼,不自覺的為邪黨辯護,甚至誣告、揭發,儘管你是真心為他好。黨巫術毀人於無形,奪魂於無聲,六十年一回首,神州儘是魔國人!

黨巫術雖然邪惡,但必須要在一個封閉的環境裡才能生效,因為它實在是太低俗的東西,所以暴力是其耐以施行的保障。還有其對於真正的正法修煉者、堅定的人類正統文化奉行者是無可奈何的,所以否定神佛、抵毀(包括歪解)傳統文化就是黨巫術的基礎。對於那些修道人與正統文化的傳承者邪黨則是挖空心思的加以迫害、殘殺,反右、文革的真實用意就是於此。而九九年以來對法輪大法的殘酷迫害,更是共產邪靈對佛法大道極度恐懼的反應。為甚麼一個七、八十歲的法輪功老太太散幾份傳單都會讓邪黨的暴力機構如臨大敵,常派十幾個警察跟蹤盯梢?因為害怕的不是他們本人,而是他們背後的共產邪靈因素。時下,自《九評》的發表以及隨後退黨大潮的興起,邪黨的政治紅巫術已經破產,互聯網的普及與翻牆軟件的廣泛傳播更是讓它失去了迷惑人心的遮障,中共之解體已不可避免。失去了對人心的控制,光有飛機大炮或千百萬軍警是沒有用的。軍警、黨員也是人,他們只是被這個邪魔迷惑與綁架而已,一個明白的人誰還願意為它賣命!這也許就是道解中共吧。可笑的是那些首惡與鐵桿中共魔教徒們卻還在做著它們的春秋大夢,在覆滅的前夜又瘋狂的祭出它們自以為無往不勝的紅巫術。一剎時,紅歌、紅劇、紅人好似從棺材中爬出一般;神州紅潮席捲,好似時空倒錯,重回文革;這也正是其內心末日恐懼的自然反應,但除了能為它們壯點膽外,只會加速其覆亡。害人者終害己,它們在培養了一大堆腦殘之後,也把自己熬成了超級腦殘,黔驢末技,止增笑耳。

這正是:

白日朗朗照乾坤,神州赤禍天地昏。
狗黨亂國弄妖術,炎黃中邪誓獻身。
巫盅橫行萬民惑,攝魂奪魄智無存。
身心日日毒中泡,大路直通地獄門。
九評照亮長夜天,雲開日月萬象新。
赤龍瓦碎灰飛滅,亡共石出驚世人。
邪共垂死猶逞凶,祭起紅歌妄招魂。
招來天雷劈邪靈,哄然四散已無根。
紅潮難抵退黨潮,迴光返照空哀吟。
智者三退歸正道,鐵桿惡類難死心。
寄言猶在觀望者,莫抱邪靈不捨分。
機緣一錯再無找,走出赤劫見陽春。

相關新聞
心宇:國殤六十年祭
心宇:哀長江
心宇:哀長江 人氣 14
心宇:邪黨幫兇
心宇:流氓專家
最熱視頻
【大陸新聞解毒 】時事小品:放狗式
嚴真點評&外交部大實話:川普衝刺 習總動員
【重播】川普新罕布什爾州演講:空軍一號故事
【直播】川普向美國工人發表勝利宣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