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漣:「一帶一路」只算了半本帳

--中國版馬歇爾計劃述評(2)

人氣: 7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4年11月19日訊】「一帶一路」已經瘋魔了中國。暢想其美好前景的文章很多,比如《新絲路,鏈接38億人》、《互聯互通,將釋放多少「中國生產力」?》,不瞭解中國海外投資前世今生的人士,也許會發問:這些地區以前就存在,如果存在這麼豐富的商機,聰明的中國人早幹嗎去了?

*投資必須計算收益與風險*

憑多年追蹤中國海外投資狀況的經驗,我只能說這些文章只算了投資這半本帳,即產能如何轉出去;卻完全沒算收益這半本帳,即投資收益如何才有保證。中國這種行政干預下的「市場經濟」,至今都只會算前半本帳,即如何讓上級政府開政策口子,讓銀行將錢貸出來如何花出去;從來就不計算收益,將爛尾工程與債務當作「交學費」。

新絲路鏈接38億人 (21世紀網頁截屏)
新絲路鏈接38億人 (21世紀網頁截屏)

這「一帶一路」囊括多少國家與地區?按人民網圖解,東盟、南亞、西亞、北非、歐洲盡收其中。按照國內的盤算,這「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見圖《一帶一路國家和地區經濟指標一覽》),大多處在工業化初期階段,工業增加值佔GDP比重在30%左右,很多國家對能源、礦產等資源型行業的依賴頗為嚴重。並且,在產業結構上,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大多數國家形成了較為明顯的產業層級,且與這些國家在勞動力成本、產業層級上形成了各自的比較優勢。盤算下來,認為「一帶一路」前景燦爛。

圖表中所列國家,韓國、荷蘭、法國、德國、比利時、俄羅斯等國當然不屬於工業化初期。這些國家的鐵路、高速公路、橋樑、港口等基礎設施已臻成熟,不需要大規模接受中國的過剩產能,加上中國的豆腐渣工程舉世聞名,幸運的話,最多有那麼一兩單。印度製造業、IT業並不比中國落後多少,人口眾多,真需要建設基礎設施,人家肯定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因此,真需要中國幫助的充其量就是印尼、馬來西亞及塔吉克斯坦、土庫曼斯等中亞國家。這些國家也許真如中國所願,需要大量新建基礎設施,可以接收中國的過剩產能。

與這些國家的合作,中國在自帶資金的同時當然也能自帶施工隊伍。投資回報可以有幾種形式:一是這些國家用中國需要的資源折換,二是由中國修好設施後多少年內收費償還,比如道路費、鐵路營運權、過橋費等。三是由政府負責償還。但不管是哪種形式,都需要兩個前提:一是該國政治穩定,二是這些國家的經濟發展得有良好的國家信用而且很珍視自身的信用。但上述國家當中,有的國家政治極不穩定,有的國家不重視國家信用,還有的國家二者都欠缺。比如緬甸密松水電站,當初與中國電力投資集團簽訂合同的機構是緬甸政府合同商「Asia World」、緬甸電力部。中方自認為對緬甸對建立這世界上第15大水電站的收益前景頗為看好。但這個項目一直受到緬甸庫區人民的強烈反對,最後擱淺,損失巨大, 2011年9月停工後,這些設備就停放在工地。對於這些大型施工設備的維護、保養和租賃費用,公司每月都要損失上千萬元人民幣。

*中國海外投資面臨麻煩與虧損*

「一帶一路」的海外投資,與以前的中國海外投資不同之處在於:以前中國的海外投資是為解決本國能源礦產而進行的戰略性投資,需求方是自身;這次是為了釋放巨大的過剩產能,並構想了一個他國需要基礎設施但無資金的前提。但二者均是投資,所以都需要收益,因此,中國以前的海外投資盈虧狀態就值得參考。

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設立了一個「中國全球投資追蹤」的數據庫china’s global reach,追蹤記錄中國企業價值一億美元以上的海外投資項目(不包含債券)。該數據庫顯示,中國投資涵蓋能源、礦業、運輸和銀行等多個行業。2005年至2012年6月,中國企業在海外投資了492個一億美元以上的項目,共計5051.5億美元,其中90%左右是國有企業。能源行業最受中國資金青睞。從海外投資目的地來看,中國企業基本上不限地區,無論是美歐還是亞非拉落後地區,只要有市場有資源,都有中國企業的足跡。所謂「一帶一路」的國家當中,中國其實已經有不少投資,2013年,印尼(307億美元)、尼日利亞(207億美元)、伊朗(172億美元)、哈薩克斯坦(235億美元)等,與2012年相比,增長極快。

「中國全球投資追蹤」數據庫專列有「麻煩項目」一欄,即後期遭到監管機構駁回、部分或全部失敗的項目。2005-2012年,麻煩項目共88個,總額達1988.1億美元。起初,大部分的麻煩項目涉及能源行業,後來,麻煩項目涉及的行業多樣化。2013年,中國企業海外投資或合同損失最多的六個國家為澳大利亞、美國、伊朗、德國、尼日利亞、利比亞,佔「麻煩項目」全部損失額的五分之三。

但麻煩項目是傳統基金會的算法,中國方面自有一套盈虧計算系統。今年8月,中國經濟貿易促進會副會長王文利說,中國有20000多家企業在海外投資,「90%以上是虧損的」,虧損原因包括資產陷阱(資產評估)、勞動陷阱(勞工權益引起的勞資糾紛)、反壟斷與國家安全問題(前述麻煩項目多由此引起)、稅收、環保、公關等等。王沒提到是國企海外投資管理層的監守自盜。

上述所有因素都依然存在,不會因為「一帶一路」的投資是輸出過剩產能而發生改變。

*誰是中國海外投資的真正受益者*

中國近十餘年海外大規模投資,是國際社會從未有過的現象。這種現象不可能在資本主義國家出現,因為資本主義國家均是私人投資,任何跨國公司都不會長久持續地進行這種虧損率高達70-90%的投資;也未曾在社會主義國家當中出現過,因為1990年代以前的社會主義國家除了在社會主義國家內部經濟交流之外,不曾與其它經濟體發生如此多的聯繫。1990年以後僅存的社會主義國家,只有中國通過改革開放積蓄了如此財力,能夠動用國家力量對外進行這種大規模、低效益的海外投資。這種情況改變了國際社會間的資源配置狀況,讓中國這個社會主義國家與世界各國發生了非常複雜的經濟聯繫,從而為中國贏得了廣闊的國際空間,使民主世界與社會主義專制國家不再處於對峙與衝突狀態,變成了並存關係。這種狀態是以前冷戰時期未曾有過的。從客觀效果來說,它延續了中共政權的壽命,使其在對內矛盾嚴峻之時,外部處於無壓力狀態。

但對中國來說,除了政治上的巨大收益之外,在經濟上卻處於負收益狀態。「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仍然無法改變這種狀態。如果說以前中國對外援助最後常以動輒數億、乃至數百億減免債務的形式出現,最終是花錢買友誼,落了一個人情,那麼,至今為止,中國海外投資引致的虧損,完全就是淨虧損。目前,中國海外投資還在繼續,據中國商務部公佈,今年中國1-10月份對外直接投資達819億美元,外國在華投資為959億美元,二者已經接近。在此情況下,考慮「一帶一路」的投資,還像以前那樣只算投資這半本帳,卻不算收益這半本帳,很難將此理解為一種正常的投資行為。

廣州《時代週報》今年9月2日一條消息,也許是理解中國海外投資雖然巨虧但仍然鍥而不捨的一把鑰匙:很多中石油系和中石化系中層官員,早在中紀委收網前已尋機移民外逃到了加拿大、美國、阿聯酋等地,預計因此被外移的資金額度將在200億-400億元之間。

--原載美國之音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4-11-19 9: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