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致遠:訴江大潮風起雲湧 勇哉 善哉

張致遠

【大紀元2015年06月20日訊】多年前我因信仰入獄,對一個家庭來說簡直是塌天大禍,父親膽小怕事,已經花甲的母親奔波於公安、拘留所、檢查、法院之間。我後來被非法判刑數年,母親又奔波於探望的路上。開始時,看過中共無數運動的母親,本能地想保護自己的孩子;她像無數在迫害來臨時的中國人表現的那樣,勸我說:共產黨狠呀,胳膊怎麼扭得過大腿,好漢不吃眼前虧等類似的話。我想母親在說這話時一定想起了過去歷次運動的殘酷、冤屈。

我回來後,發現母親有了很大的變化,她不再有過去對共產黨還抱有的幻想,在她多年與公檢法司打交道的過程中,在掉了無數次的眼淚,無數次思念兒子的煎熬,無數次見到公檢法司那些醜陋的嘴臉後,她認識到中共的邪惡,她說:「江澤民太壞了,冤死了多少人呀,什麼時候審判他呀。審他的時候,我哪怕走不動,爬也要爬到北京去,打不到他,也要撒把沙迷住他的眼睛。」母親是個善良的人,那得心裡有多少冤屈才能使她說出這樣的話。

母親不知道的是,其實在2000年8月25日,法輪功學員朱柯明、王杰就啟動了第一宗訴江案,十多天後,兩人被非法抓捕,王杰被打死,朱柯明九死一生逃過一劫。

此後在海外掀起訴江大潮,江澤民在美國、比利時、韓國、西班牙、德國、加拿大、玻利維亞、希臘、智利、荷蘭、日本、瑞典、阿根廷等國被以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酷刑罪等罪名被起訴。每當江澤民出訪時,往往迎接他的就是起訴的傳票。

據明慧網報導,從今年5月份起,中國有超過4千名民眾在中國起訴江澤民,這個數字還在與日俱增。古語說:「千夫所指,其傾覆可立而期。」江澤民從「六四」的鮮血中上臺,又迫害法輪功,荼毒中國十數年。為了自己的罪惡不被清算,扶持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等血債幫,企圖使迫害延續,以保身家。幾年來中國政局波譎雲詭,皆是其垂死掙扎之態。而今被大規模起訴,豈不大快人心,快哉!快哉!

在江澤民犯罪集團揮起屠刀撲向人類的普世價值真、善、忍時,當漫天的謊言遮住人們的心智時,很多人沒有認識到對真、善、忍的迫害是對人類尊嚴的踐踏,是對人類文明的威脅。江澤民為了達到這一目的,以貪腐治國,以放縱人的慾望來泯滅所剩無幾的道德,更以利益為誘餌禁止國際社會對此迫害發聲,其流毒遍及世界。

而法輪功學員以微薄之力、赤子之心行公義於世間,毀家紓難,持續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中共對民眾的殘酷迫害、對民族文化無情毀滅,用生命踐行「真、善、忍」普世價值。即使面臨精神洗腦、酷刑、拘禁、牢獄,甚至是活摘器官都沒有能夠阻擋他們對正義的嚮往與實踐。在他們身上,看到了「率義之為勇」的道德精髓;在他們身上,看到了仁者必有勇的大善胸懷;在他們身上,看到了「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大勇精神。勇者如是,勇哉!勇哉!

很多人可能認為迫害法輪功和自己沒有多大關係,實質上,人類是一個命運共同體,對真、善、忍的迫害實質上就是對全人類的迫害。馬丁‧路德‧金說過:「正義是不分國家疆界的,任何地方的不公正、不平等,都是對其他地方公平、公正的威脅。」而法輪功學員經過多年的講真相使世界明白了真相,使有五千年神傳文化底蘊的二億華夏子孫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讓更多的人從中共的精神枷鎖中解脫出來,從新思考生命的真實意義,更使全世界認識到了真、善、忍的普世價值。

在這其間,衝破重重封鎖傳出的消息已有3864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而據調查人員估計至少有65,000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活摘器官牟利。他們就是為了讓真、善、忍的價值不容踐踏,人類的尊嚴不容毀滅,更是為了守護人們心中的善念,讓人們在淪喪前看到堅守,黑暗中看到光明,可謂大善,善哉!善哉!

夜色深沉,遙望故國,不知多少慈母輾轉反側,淚沾床榻,雖依舊暗雲籠罩,但已見曙光初現。願首惡早日伏法,故國滿園春色。◇

責任編輯:孟靈雨

相關新聞
軟件工程師之妻起訴江澤民 訴江大潮漸起
王友群:中南海內鬥激烈的十件大事
鍾原:李克強談災區實情 忠告「自我防護」
【名家專欄】唐娟案被駁回 為中共間諜開綠燈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加賽德:中共最懼怕中國人民
【新聞大家談】姚誠:賣命偷機密 遭卸磨殺驢
【未解之謎】捕捉靈魂的攝影師
【微視頻】洪水來不預警 鄭州防洪還是殺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