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耀潔:血官摀蓋艾滋病疫情—我很生氣

高耀潔寫於2016年世界艾滋病日前夕

人氣: 61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11月30日訊】中國政府官員對艾滋病疫區情況盡力摀蓋,美其名曰「艾滋病保密」,怕影響噹地人的生活,又怕他們個人的隱私,因此不讓任何人揭發艾滋病疫情,其實是怕影他們自己的官員政績和官位,凡是有進入艾滋村者,必加以阻擾,輕則趕走,重則拘留審查,這個作法已監持了20多年。黃河幾經斷流,艾滋未必流逝,20多年又會有多少人感染艾滋病呢?

我來美國之後也沒閒著,寫了八本艾滋病書藉。你們看了這些書就明白,中國艾滋病的禍源是「血漿經濟」,不是河南一個省,全國都有,河南是重災區,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在河南省的一些地區就出現了。

1998年至2004年間,大批艾滋病毒感染者相繼發病、死亡。艾滋病的流行與蔓延,毀滅的不僅是患者個人,還殃及無數家庭、大批青壯勞動力的死亡,甚至導致一些村莊,乃至成片村莊凋敝,滿目瘡痍。例如:中國河南首個農民艾滋病互助組織負責人、河南省商丘市柘城縣崗王鄉雙廟村農民朱龍偉2005年統計,河南商丘市柘城縣雙廟村,1990年代初響應政府「以血致富」的號召,全村3800口人,80%以上的成年人即1227人加入賣血大軍,有的家庭15歲以上的人全部出動賣血,最後感染艾滋病毒的賣血者有887人,感染率為72.29%;死亡601人,死亡率高達68%,三分之一以上家庭都死過人,有33戶人家死絕,還有艾滋孤兒53人,單親兒童127人。在河南,導致至少30多萬賣血的農民感染艾滋病病毒,至少是10多萬感染者命喪黃泉。我在《疫症病案一百例》中引用過他的一些文章和數據。朱龍偉是一個高中畢業生,他的妻子李霞在2000年賣血染上艾滋病,吃奶的兒子也染上了。為了救妻兒,他自學瞭解到艾滋病的防治法,在農村成立互助組織,就這樣也一再遭到官方打擊,時不時被警察帶走,失去自由。可嘆!

他生逢凶世難行走,路漫漫兮旡盡頭

不僅是一個雙廟村艾滋病疫情如此嚴重,據陳秉中教授報導:在我調查的市縣中,死亡100的艾滋病村比比皆是,死亡200的也屢見不鮮,死亡300的上蔡縣文樓村一天最多死7人,5名自殺;該縣後楊村死亡400,5戶死絕;柘城縣雙廟村死亡500,自殺者多達30人。新蔡縣東湖村老高家6兄弟,5對夫妻因賣血感染艾滋病毒先後死去,另一對逃過鬼門關的夫婦還是艾滋病晚期。6年的臥底調查,因握有鐵案如山的證據,才敢於冒險揭露河南血禍真相和撩開造假作弊的那層面紗。

我現在很生氣,為艾滋病病人的痛苦而生氣,2004年官方開始承認這場艾滋病疫情的存在,河南向38個「艾滋病村」派去了醫療隊工作組。但除這38個村子外,還有大量的艾滋病村庒,艾滋病患者沒有人過問,他們得到應有的救助,上訪反遭到關壓、判刑,在河南並不罕見,因艾滋病生活丘無法維持,赴各級政府上訪,結果判刑3—5年的艾滋病病人大有人在。其他省份更是沒有任何救助艾滋病患者的措施。

2004年,中國政府開始登記艾滋病人材料,發病了每一個月給200元,沒有發病的人每一個月給150元,但是有一個條件,傳染原因那欄得填「性傳播」或是「商業傳播」,上級要求。諮詢表上不能寫血液傳播。不讓世人知道真相,掩蓋真相。不讓他們說是賣血,說是同性戀或是吸毒等商業傳播。由於官員隱瞞疫情,極力掩蔽其前任的斑斑劣跡「摀蓋子」,並對舉報者和上訪者進行打擊的高壓手段,使得疫情不僅沒有得到及時遏制反而惡化,1995年王淑平統計艾滋病感染者500萬人,艾滋病沒有仃止傳播,如今20多年過去了,艾滋病感染者,應為多少人呢?大家可想而知,但沒有處理一個血官,盡力摀蓋艾滋病疫情。可用「風雪雷雨」來形容民眾的處境。

巨風伴暴雪,強雷伴與驟雨。

人在途中走,何此時是盡頭。

由於摀蓋艾滋病疫情,民眾對艾滋病沒有認識,只認為不吸毒不淫亂不會得艾滋病,因此行成群眾性「恐艾症」,更談不到防艾滋病知識,使不該發生的艾滋病傳播事例出現了。杜聰先生告訴我,他的救組織,有600多艾滋病患兒,這些孩子都在10歲左右,最小的只有4—5歲,感染途徑垂直傳播和輸血傳播。孩子沒有性行為,更不會吸毒,天冷了艾滋病病人又出現死亡高潮。垂直傳播主要是母乳汁傳播艾滋病病毒。例如:

甄錄(化名)他死於艾滋病。這孩子出生時沒有艾滋病,父母也沒有艾滋病。由於母親的奶水不足,同村賣過血的一位婦人,她不知道自己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出於好心,幫她餵人奶。三年後,餵奶的婦女查出有艾滋病。這個時期孩子也經常生病,時常發燒、咳嗽、拉肚子、發育不良、成慢性病容,經常去醫院看病,效果不佳,因乳母查出艾滋病,孩子的父母抱著孩子去縣防疫站扴查,結果小孩也被感染了艾滋病,治了近十年,孩子終於未能得救,2015年11月21日,他走完了12週歲的人生里程。

孩子做錯了什麼?這個家庭做錯了什麼?這是什麼因果?他是乳汁傳播的艾滋病病毒,主要原因是他父母不懂預防艾滋病知識,造成人為的惡果,孩子的死亡,太可憐了。看那漫天飄零的花朵,在最美的時刻凋謝了,有誰記得這個世界他來過。附上詩一首。

吊幼兒

清明時節哭冤墳,艾魔侵殺幼兒身。

中國大地多處有,可憐亡兒父母心

另一個孩子出生於艾滋病家庭,沒有母乳餵養,他逃脫了這一災難,主要原因是他在嬰兒期沒有母餵。他叫金手全(化名,用的是他現名的半個字)他的父母因賣血時在血站相識,戀愛結婚,婚後三年雙方厭食、發燒、咳嗽、腹瀉、日以消瘦,去醫院查,確診為艾滋病,這時女方已懷孕,生於2000年月(?)日(?),金手全出生,生母產後大出血,在醫院治療,出醫院後無乳汁,嬰兒是全用人工餵養,一歲多其父因艾滋病去世,兩歲半其母艾滋病日亦加重,是年秋病逝。小手全跟隨伯父母生活,白天在伯父母吃喝玩樂,夜間睡眠在另一小房內,一年多時間很快過去了,他的伯父母也多次賣血感染了艾滋病,這時兩人先後發病,臥床不起,無力管理家務,任小手全到處流浪。

天不作美,連日陰雨,他的伯父母家房屋倒塌,小手全旡處可歸,四處流浪,筒直像個小泥狗,但是發育良好,身體健康,從不生病,在旡奈的情況下,好心人找到山東曹縣一家旡子女的人家收養,為了對孩子前途負責,必須進行艾滋病病毒檢查,於是曾到縣、地市、省三級疫站抽血化驗,均為陰性,說明孩子沒有感染艾滋病病毒。當我見到小手全時,他不敢抬頭、更不敢對人說話,低著頭象木雕泥塑那樣,如圖:

1

一年後小手全變得活蹦亂跳,他會上樹、爬牆等活動,這對收養家的奶奶爺爺非常擔心,怕他發生摔傷,增加了不戶麻煩,但他活蹦亂跳,活潑超人,很惹人喜愛,如圖:

2

但是他不記得自己出生地在何處,和身父母的姓名年齡等情況,也不記得出生時日,他把在河南原籍的情況全忘記了,你若再三讓他回憶時,他只記得吃不飽、我很餓,,,,,他死心塌地認著養他這個家。七歲開始上小學,養他這家的爺爺,每天課中間操時間給他送兩個熟雞蛋送給他吃,知道他容易餓,鼓勵他很好讀書,小手全知道把書讀好是自己唯一的出路,他努力學習,他小學畢業後順利升入初中,三年後以優異成績考人濟南高中,2016年在夏令營杜聰迂到他,跟著他一起回到他家,小手全已16歲了,看著他像一個青年小夥子,如圖:

3

時下出現大量的嬰幼艾滋病患者,有貧窮的家庭把艾滋病病兒遺棄在野外,幸運兒被好心人發現送往孤兒院,孤兒院不於歡迎艾滋病病患兒,他們怕艾滋病傳染了其他人,只有送在艾滋病關愛之家,這是我2009年獲得的一張照片,在這張照片中的兒童全是患有艾滋病的棄兒,如圖:

4

--轉自《參與》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11-30 11: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