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之愛vs拜金主義:專訪古典繪畫收藏家羅斯

附:藝術收藏入門
font print 人氣: 4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9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Milene Fernandez報導,張小清編譯)(續前文

羅斯認為,現代派的興起、其對寫實藝術的巧言批駁,以及藝術鑑賞的總體萎縮,要歸因於「貪婪」。可以說,在拜金的作用下,對藝術的摯愛被拋棄了。

比如說,布格羅是位非常多產的畫家,可以在兩三週內完成一幅畫,有時一年之內能畫25幅之多。大多數寫實藝術家都沒有這麼高產。而即使是那時經銷布格羅畫作的藝術經紀人,手上也有一份等著購買其繪畫的百八十人的名單,可以在畫作拿下畫架前就預售一空。

「這樣一來,那些大藝術家作品的經銷商們一邊咬著指甲等著每一幅畫畫完,一邊想著如果畫作源源不斷能掙多少錢。如果他們能讓大眾相信,在幾分鐘、幾小時而非數週、數月內創作出的所謂『藝術作品』是傑作——不管為什麼這樣說,他們就可以獲得更大利潤。」羅斯解釋道。

「我只把我愛的藝術作品放在身邊。」

 

——弗雷德里克‧羅斯

「當然,這時還冒出了一些聰明人,能想出些令人費解的驚世概念和術語,所謂『藝術之談』(artspeak),讓人們相信黑即是白、上即是下,從而捍衛(抽象)畫作的市場價值,而那些畫除了無意義地滴答甩濺顏色,甚麼都不是。」羅斯說。

羅斯認為,幾十年來,很多當代抽象藝術收藏家都被「權威專家建議」給糊弄了,換句話說,上了「障眼法」的當。「只要某些個人、甚至是產品把持著權威專家的派頭,成為品質和價值的象徵,人們往往就會從中看到品質、價值或重要性。」他在《為甚麼藝術要寫實》一文中寫道。

「你有一批博士、碩士,有重要機構的策展人和美術館館長,這些被認定為行家的人說這說那,說某樣東西有重要價值,就很容易糊弄那些自感對藝術一無所知的人。這就是一件『國王的新衣』。」他說。

在羅斯看來,德庫寧的繪畫並無價值,「甚麼內容都沒有,零,絕對沒有」。

他也看到了藝術作品真正價值與強勁市價之間的嚴重脫節。「這種走勢不會很快停止,但我預計,一旦停止,價格下跌速度會如此有速度、有激情(註:《速度與激情》為好萊塢大片),5,000萬一幅的『傑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美國抽象畫家)會不值5,000。這些畫的唯一價值就是告訴人們歷史上發生過的事。」羅斯說。

他相信藝術市場的大潮終將轉向,但無法預測何時。「很多潮流都會變。」他笑著說。

19世紀畫家儒勒‧布雷東的傑作《聖餐》(The Communicants),描繪白衣女孩們排隊等候聖禮,今年5月在紐約蘇富比上拍。「我想買,但成交價是估價的三倍。」羅斯也笑言。

[法]儒勒‧布雷東(Jules Breton),《聖餐》(The Communicants),布面油畫,1884年作,私人收藏。(公有領域)

藝術收藏入門——來自弗雷德里克‧羅斯的建議

1. 尊重你自己的感受。只有當一件藝術品具有涵義、能打動你時,只有當你喜歡它時,才考慮購買。

2. 瞭解藝術家在藝術史上的位置,如果是在世藝術家,瞭解他/她是誰。(衡量在世藝術家有各種不同標準。)

3. 如果藝術家在藝術史上很不起眼,你也找不到證據表明他/她創作過許多傑作,那可能只是這幅畫本身吸引你,不能因此認定其是一位偉大的藝術家。此種情況下,最好不要購買這件作品,因為藝術收藏還有投資方面的考量。

4. 同時,也要考慮這件作品是否能體現藝術家的特色,因為如果你決定日後轉手賣出,藝術家最出名題材的畫作總是他人購藏的目標。

5. 考量繪畫作品的狀況。理想情況下,畫作應該保存完好。如若不是,判定它與完好無損有大差距。黑光燈(紫外線燈)會告訴你在畫家本人收筆後是否有人動過筆。如果畫作曾有損壞而經修復,且修復得很好,你不會發現新顏料覆蓋過的跡象,除非你懂得透過黑光燈來看。

6. 確定此畫是否經過了重新裱襯(又稱托裱,即後面加一層畫布來加固)。沒有重新托裱通常更好,特別是在顏料很結實的情況下。但是,如果顏料看起來正在開裂剝落,它可能很難保存。

7. 畫上最好有簽名,且應與藝術家落款的慣常方式一致。有很多真跡上的簽名是假造的,或者畫是真的,但簽名已經磨掉。有些畫商知道畫上有簽名能賣出兩倍的價,他們會找人加個簽名上去,黑光燈可以辨識出這一點。

8. 從藝術經紀人(畫商)那裡買畫是比較費錢的收藏方式,他們總是需要從中賺一筆。如果你有專業知識,有時通過拍賣可以更優惠的價格購入,但也未必如此。好的畫廊可以就你感興趣的畫作分享更多的建議和專業知識,有時也能給客戶很棒的折扣。此外,藝術經紀人手上的畫作有時是不公開銷售的,以及從來沒公開拍賣過的,藏家們眼下越發歡迎這一類資訊,因為他們對Artnet及同類拍賣信息網不無擔憂,這些網站可完全顯示出作品的成交歷史。蘇富比和佳士得是頂級拍賣行,從那裏競拍很難獲得低廉價格,因為頂級藏家都雲集在那裡競標。但另一方面,大拍賣行和大部分藝術品經紀人也能保證作品是真跡,因此,要在小拍賣行舉牌競拍,你需要具備專業知識,知道你要買的東西不是贗品。

[法]威廉—阿道夫‧布格羅(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1825—1905),《牧羊少女立像》(Jeune Bergere Debout),私人收藏。(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法國古典寫實繪畫大師威廉‧阿道夫‧布格羅(William Adolphe Bouguereau,1825—1905)是19世紀最受歡迎、最為成功的畫家之一,然而,在20世紀的大部分時間,他都被忽視、貶損,甚至和「學院派」一同成為保守甜美的代稱。近幾十年,隨著古典寫實風潮的出現,這位大師開始得到公正的評價,其繪畫也受到藝術市場的肯定,屢屢拍出幾百萬美元的高價。值大師逝世110週年之際,大紀元刊發美國已故古典寫實油畫家、著名藝術教育家理查德‧拉克的專文,帶讀者一起回顧這位古典油畫大師的藝術遺產。
  • 法國古典寫實繪畫大師威廉‧阿道夫‧布格羅(William Adolphe Bouguereau,1825—1905)是19世紀最受歡迎、最為成功的畫家之一,然而,在20世紀的大部分時間,他都被忽視、貶損,甚至和「學院派」一同成為保守甜美的代稱。近幾十年,隨著古典寫實風潮的出現,這位大師開始得到公正的評價,其繪畫也受到藝術市場的肯定,屢屢拍出幾百萬美元的高價。值大師逝世110週年之際,大紀元刊發美國已故古典寫實油畫家、著名藝術教育家理查德‧拉克的專文,帶讀者一起回顧這位古典油畫大師的藝術遺產。
  • 本文作者卡拉‧萊桑德拉‧羅絲(Kara Lysandra Ross)為「藝術復興中心」的運營總監,也是一位19世紀歐洲繪畫史專家。在本文中,她以布格羅的兩幅聖母像為例,通過對比,展現了其對人體姿態和表情處理的豐富多變,及其表現視覺美感、真實感與微妙主題的深厚功力。值布格羅逝世110週年(8月19日)之際,大紀元得到授權和廣大藝術愛好者分享此文,在紀念這位古典油畫大師的同時,也希冀著更多的讀者做出發現:從古希臘、文藝復興至學院派這些帶來正向思維的美好藝術,才是人類應該回歸的藝術之路。
  • 譯者按:19世紀中葉以後,現代藝術的支持者們開始全面顛覆和壓制西方正統寫實藝術的審美價值和表達體系,使之完全陷入癱瘓之境,從畫廊、博物館、藝術教育機構到報章媒體,諸多的「權威暗示」帶動著大眾不辨美醜、人云亦云。近三十年來,現代藝術的公正性開始受到質疑,同時,古典寫實與當代寫實藝術也勃然復興,此間,創辦於美國的「藝術復興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簡稱ARC)已成為全球藝術界同好研究、交流和競賽的高端平台。本文是ARC創辦人弗雷德里克‧羅斯(Frederic Ross)2014年2月7日對康涅狄格肖像藝術家協會的主題演講,也是ARC藝術哲學系列演講的第一講,通過對一個半世紀以來藝術史的重新審視,不僅申明了視覺藝術為什麼要寫實的問題,也匡正了偉大畫作的定義。今分為五篇發表,各篇標題均為譯者所加。

  • 那麼,什麼才是美術、文學、音樂、詩歌和戲劇呢?在各個領域中,人類都利用自然提供的材料(生活中的色彩、粘土、動作和聲音),創造性地結合或塑造成能達致溝通、負載意義的東西。縱觀歷史,能傳達思想、理念、信仰、價值觀和共同生活經驗的方式一個接一個地被人們發現。涉及視覺藝術時,現代主義者喜歡說:「為什麼要浪費時間來寫實呢?前人都做過了。」這就好像是說:「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寫東西呢?前人都寫過了。沒有什麼可說的了。」
  • 作為歷史學家、藝術家和藝術愛好者,我們一定要問問發生了什麼,了解過去並不只是為了拾起火炬前行,也是為了理解藝術史、明白所發生的事情。那麼新一代的藝術家們就能基於美術真正的成就和潛力把自己的基礎打牢,因為美術正是牢牢紮根於人類心靈及人類進行視覺溝通的希求——在這方面,美術獨具「精良裝備」。我們必須繼續改寫過去150年來的藝術史。我們必須讓真理進入教授下一代的課本,我們必須教給他們寫實視覺語言的正當性、力量與美。
  • 那麼,讓我們來看看19世紀晚期的學術派藝術家究竟做出了什麼貢獻。事實上,那一時期作家和藝術家真正驚人的成就是在表現人的尊嚴的領域。我最喜歡拿威廉‧布格羅作例子,在有生之年他被視為法國最偉大的藝術家,畢竟他的作品與藝術貢獻當時被很多藝術家崇拜和效仿。後來有人指摘他僅為小資產階級客戶作畫,實際上,能隨心所欲描繪各類對象正是他引以自豪的;對他作品的需求是如此巨大,大多數作品被在顏料乾透之前就賣掉了。他是個「工作狂」,每天作畫時間長達14到16個小時。
  • 最重要的是真實的歷史不會因一時的偏見和某個時期的品味而被永久湮沒。要想保證作為學術領域的藝術史不致墮落成僅只是宣傳性的文件、瞄準值錢傳世品的市場升值保值,我們就必須這樣做。……如果沒有一個活躍的專家圈子來傳授素描和繪畫的傳統技巧,高校藝術系就絕不會有能充實這場論辯的學生,創作不出能表達複雜微妙理念的作品,也就不會有適合所有學生的學術環境。
  • 3月25日晚,神韻世界藝術團在高雄市立文化中心演出後,場外有許多身影,似乎流連不去,希望繼續沉浸在神韻演出純淨美妙的氛圍裡。「那個氛圍真的非常棒,非常專業!」第五次觀看神韻,高雄師範大學美術老師吳垂娟忍不住發出讚歎。
  • 19世紀的歐洲學院派繪畫,在上個世紀很長時間裡都是保守的同義詞,只能以幾百美元的賤價賣掉;近年來,學院派繪畫重獲藝術市場肯定,屢屢拍出數百萬美元的高價。如果不瞭解學院派,就不能真正理解19世紀西方藝術。學院派藝術家們並不像後世人那樣看待自己的作品,且其內部也有流派之分,這正是本系列文章將要討論的話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