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溫柔是我,剛強也是我(3)

作者:胡慧嫚

《溫柔是我,剛強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重新與自己連結

「妳說這是一個從『自己』出發的旅行?說實話,我不太懂耶。」艾莉問。

「簡單說,就是跟自己連結靠近的旅行。」

「跟自己連結靠近?可是,我們不是每天、每個時刻,都跟自己在一起嗎?為什麼還需要跟自己連結靠近?」

「我們的確『看起來』每分每秒都跟自己在一起,但其實注意力往往都是放在外面。」

捧起眼前的手沖咖啡,深深地吸了一口這杯日晒耶加雪夫的香氣後,蘇青繼續說。

「我還記得,大約就是在妳這個年紀,那時我在時尚雜誌工作,每天接觸大量新鮮有趣的人和最新的資訊,除了自己負責的當紅人物和最火紅的趨勢話題外,還有時尚編輯每天拎回的最新一季服裝、飾品、鞋包新品,以及美容編輯討論試用的當季保養新知或彩妝新色,當然還有生活編輯分享的新開幕個性小店、餐廳美食或最新款3C產品……

每天的生活都熱鬧繽紛的不得了!但是有一天,我心裡突然出現一個聲音—『關於外面的世界妳知道那麼多,但對於自己,妳知道多少?』

當時的我也跟妳現在一樣,對於自我、未來,對於我是誰?我擁有什麼?我要什麼?我要去哪裡?有很多困惑和不安。

這個適時出現的內在探問讓我非常訝異,但仔細想想,是啊!我對外面的世界這麼了解,即使是下一代的手機,從功能、樣式、新色、可能發布的時間點都瞭若指掌,但是對於最接近的自己,為什麼我會這麼陌生呢?」

慢慢放回手中的咖啡,看著挑準時機蹭過來撒嬌的波波,蘇青開心又溫柔地抱著、揉著牠毛茸茸的身軀。

「是這個,開始讓我除了每天在工作中享受繽紛美麗的外在旅行外,也同時啟動了另一個新鮮有趣的內在心旅行!」

「哇!我沒想過妳也曾經歷過這些!我覺得好訝異,同時也覺得感動!原來妳也是從這樣的困惑不安裡走過來的,原來我不孤單也並不奇怪。而且更重要的是,有一天,我也可以像妳現在一樣自在!」

艾莉大大地吐出一口氣,像是吐出了原本積在心中沒說出口的疑慮和不安。

「我們每個人本來就是既相異又相似的啊!尤其在生命的底層核心,我們其實跟每個人、跟整個宇宙都是連結在一起的。」

「真的嗎?以前我聽過一個說法:我們每個人其實都是一座孤島。」

「這個孤島的觀點,怎麼觸動妳呢?」

「我覺得這說法好像是真的,再怎麼親近的人,不管是家人或情人,最終也會分開……但我心裡還是會覺得很傷心,很孤單。」

「也許,它說的只是一半的真相。」蘇青不疾不徐地說。

「一半的真相?」

「在某個層次裡,也許我們都是獨立的島嶼,但如果我們的視點或體會真的夠深夠廣,也會看到在底層核心裡,我們其實都是相互連結、相互共鳴的。

我喜歡用大樹或植物來比喻,我們每一個人,一開始都是一顆種子,慢慢地發芽生長,長成各自既相似又獨特的模樣。不管我們如何各自伸展著自己的姿態、享受著自己的空間和藍天,但是在看不見的底層核心,我們共享著同一片泥土的滋養,我們的根脈也相互交錯連結。

我們之所以感覺不到這份連結,最根源的原因是大多數的人都跟自己疏離,我們已經感受不到自己的樹幹或者根脈了。」

「跟自己疏離……」艾莉沉吟思索著。

「更貼切地說,很多人已經活成自動化了。每天起床就啟動自動模式,不知不覺,一天就過了,就算是醒著,其實也是睡著的。

或者大多數的人,是把焦點放在外面的世界,有什麼好吃的美食?別人喜不喜歡我?現在流行的話題是什麼?我該增加哪些證書、頭銜?我該累積哪些數字?但同時,對於『我是誰?我的內在正在發生什麼?』這類的問題卻陌生的不得了,與內在的自己完全疏離,甚至斷了連結。」

「探索和覺察『自己的內在究竟發生些什麼』,這件事很重要嗎?」艾莉疑惑地問。

「孩子,只有這樣,我們才開始跟自己的生命本源連結,才真正地從『裡面』感覺到自己存在。而不是像在沙灘上築城堡。

或者,就像一棵向下紮根的大樹才能站得穩,才能繼續豐富地生長,才能深刻地享受陽光、微風、雨水的滋潤,才能跟蝴蝶、小鳥、昆蟲交會玩耍,也才能經得起暴風雨吹打,即使折損了枝葉也有復原的能力。

否則我們只是一棵水泥樹,失去了感受力,也失去了熱情和動力,或者像一株隨風飄蕩的蒲公英,空虛地找不到自己存在的生命力。 」

「就像這段時間以來,我彷彿陷入一個沼澤般,對自己也對他人失望,感覺無助又無力的感覺嗎?」

艾莉有點共鳴似的懂了些什麼。◇(待續)

--節錄自《溫柔是我,剛強也是我》/方智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對很多人來說,我是神話的象徵,是最神奇的傳說,是一則童話故事。有人覺得我是怪物,是突變異種。我最大的不幸,莫過於有人誤以為我是天使。母親認為我是她的一切,父親覺得我什麼也不是。外婆每天看到我,都會想起過往失落的愛。不過,我的內心深處知道真相是什麼,我一直都知道。
  • 有時候就是會發生這種事,一群人彷彿只為了襯托一個人而存在,讓應該被看見的人更為顯眼。現實中很少像電影演的那樣,滿屋子的人無意讓出一條路,讓女主角瞥見男主角,或讓男主角望見女主角。然而有些人就是體會過類似這樣的神奇時刻,明明轉身要望向一群人,卻只看得見那個人。
  • 凱洛想得一種病。不要會致命的那種病,也不要會留下永久傷殘的那種。話說,她並不渴望把車停在殘障停車格的權利,雖然那真的很方便。凱洛從公車站趕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鄰居的生活習性、努力不去在乎這整座城鎮其實是個通往死胡同的迷宮 ──要說這裡是讓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說是個「公共培養皿」還來得貼切些。今天晚上,凱洛就要切斷自己和這個地方的聯繫;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離。
  • 在大自然面前,所有的科技都蒼白,需要切切實實的求生知識和本領;而我面臨的僅僅是一個真實冒險的開始。這一天我們在暴雪裡,騎行了十小時才到達營地,超過預計時間六小時以上⋯⋯
  • 他呼吸著周遭輕薄的空氣,對「冰映光」現象沉醉不已--「冰映光」是在海空交界處散放的白光,表示前方即將出現大量浮冰。極地風情越來越引人入勝,不時可見由冰塊鑿出的峽灣、甫脫離冰河的冰山、發出清響拍擊浮冰的冷冽海浪、從冰縫裡向外窺探的環紋海豹、在深灰色海峽中噴著水柱的弓頭鯨。
  • 當我們邁入六十歲,我注意到一個變化。首先,他似乎更敞開而樂意交談。然後,隨著歲月流逝,他變得幾乎渴望對我訴說過去的恐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