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年的毒笑話《笑得好》選譯

笑得好起死回生 不理「歸去來辭」的官!

作者:允嘉徽
font print 人氣: 289
【字號】    
   標籤: tags: , ,

奉承找關係的人緊緊張張地,豎著耳朵放不下,聽到「臨清流而賦詩」都有很特別的「聯想」……

不理「歸去來辭」的官

某君偶讀古文,口中念誦著:「臨清流而賦詩。」
他旁邊人急忙問道:「何處臨清劉副使?」為何不早些對我說?讓我好奉承奉承結交他。」
某君回答:「這乃是《歸去來辭》啊!」
聽了某君的回答,旁邊人臉色轉為鬆緩,說道:「我只道他是個現任的官兒,若是這個歸去來辭的官兒,我就不理他了。」

石老*評語:「為問門前客,今朝幾個來?真可浩嘆!」

奉承無格、惹人嫌,然而,奉承與愛被奉承又有相因相生的關係,因循相生化作一道黑氣,造成系統性的社會偏差。結果,可能看面相的相士也相不準了喔。

相法怎不準?

有人問相命的說:「你向來相法十分靈驗,為什麼現在有時相不準了?」

相命的蹙著額頭說:「現在和以前的面相有所不同啊:以前的人凡是遇到方面大頭的,必定是富貴的人;現在呢遇到方面大頭的,反倒是落寞的;反而是那些尖頭尖嘴的,因為他們專會鑽刺卻得了富貴,叫我如何相得準呢?」

石老*評語:「主試者若非鐵面冰心,巴不得人人會來鑽刺。」

歪邪者得鑽空子,和「上者不正」豈能沒有關係 ?!

*《笑得好》作者簡介:

清代乾隆年間江蘇揚州人石成金(字天基,號惺庵愚人)留下中國十八世紀的笑話集《笑得好》,共二集約二百則笑話。石成金是清代的醫家,他不僅診斷個體的病情,更是洞察了整體社會善性佚失的病情,開出了「笑話」為藥方、為針砭,願以「笑話」為提振世道、回復人心善性的「度世金針」。他在〈自序〉中這樣說:「人以笑話為笑,我以笑話醒人;雖然游戲三昧,可稱度世金針。」

石成金是醫家,也學佛,認為人性本善,是因為物慾昏蔽了善性、敗壞的風氣墮落了人心,沾染成痼疾,醫藥也難痊。所以他以「笑話」為針砭。他希望聽到他的笑話的人,入耳發笑,而且入耳警心,這就是《笑得好》的人,這一來,「人性之天良頓復,遍地無不好之人」。

石成金在近三百年前已經意識到:世道人心敗壞已經是沉痾痼疾,不下猛藥已經救不了世人了!他在〈自序〉中說:「予謂沉痾痼疾,非用猛藥,何能起死回生」?過了近三百年後的今天來看《笑得好》,猶然是笑話中的奇寶,博君一笑、醒世頓悟。@*#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個百歲的老人,別人看他富貴滿門、子孫滿堂,真是羨煞人了。可是富貴十全的老人卻還有樁憂愁事兒,猜猜,他為何攢眉不樂?在百歲壽辰那天……這是選譯中國十八世紀,清代石成金的度世笑話集《笑得好》。現代人,看一看近三百年前的「毒笑話」,今昔比一比,也能「笑得好」,笑出自省、回復善性嗎?
  • 百蟲之長「龍」有一天下了一道命令:凡是蟲輩中有三個名字的都要治罪。蚯蚓和蛆雙雙去避難。蛆問蚯蚓:「你怎麼有三個名字?」蚯蚓答說:「那識字的叫我為蚯蚓;不識字的叫我為曲蟺;鄉下沒知識的人,又叫我做寒現;這不就三個名了?」……三百年的毒笑話清代石成金《笑得好》選譯,笑得好笑出醒悟、笑回善性。
  • 《笑得好》表面是笑話,內蘊是世道、是人心。看《笑得好》怎樣「笑得好」?將心比心。看一看近三百年前的「毒笑話」,同時,比一比、較一較今昔,願天下人都能「笑得好」,找回人之初的善性、善心。笑點:剩個窮花子與我混混!
  • 為何人看不見神蹟了?為何看不見神蹟改變人命運的傳奇了?人生真的有命運嗎,看兩個悲慘的殘疾人怎樣改變了人生?
  • 自然芳菲作為化妝品保養品,用來美容、美體、薰香,成了中藥花園中朵朵奇葩,這一璀璨中華文化,耀眼若星辰,但卻被現代人忽略了。五百年前的化妝保養品琳瑯滿目,到底涵蓋哪些品項呢?
  • 二千五百多年前,西西里島暴君法拉利斯殺戮成性,為鎮壓國民濫用酷刑。為了滿足淫威,他下令誰能獻上最有意思的刑具,誰就能獲得重賞。一個能工巧匠為了獲得重賞,製造出一具銅牛刑具。結果,銅牛的製造者成了第一個受刑者,成為「請君入甕」的西方翻版。沿著文化的痕跡,我們來介紹東西方「請君入甕」的故事。
  • 在古代的典籍中,還記載著許多關於月亮的神奇事跡,以超越人類思維的視角,詮釋著永恆不朽的月宮傳奇。
  • 在五、六十年代每逢臨近中秋節,經過一些月餅舖、燒臘舖前,常會聽到一些「叮叮咚咚」的聲音,抬頭望去,可以看到一個花牌上安裝了迷你戲台,一些穿著戲服的機械公仔在當中表演經典劇目片段。在一些太平清醮、盂蘭、神誕活動期間,同樣會看到類似的場景。在未有電視螢幕廣告的年代,這些公仔和戲台就是當年「會動的廣告牌」,當中的玄機蘊含不少智慧。
  • 千古以來,月到中秋分外明;往古來今,情到中秋分外濃。昔的中秋節都是屬於有情人的,詩中有一種回文詩,最適於中秋節的有情天。賞玩回文詩《兩相思》,正看是思妻詩,返看是思夫詩,彷彿巧妙得天衣無縫。
  • 懷慶老商人帶著未涉世故的兒子到繁華蘇州城學習做生意。看著兒子掉入青樓夢中,老商人半年不動聲色。返鄉前,終於到了出手的時候了,老商人教子有方挽回了兒子的一生。他怎樣讓年輕的兒子從青樓夢中覺醒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