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ICBC基本保費大漲6.4% NDP歸咎自由黨

圖說:圖為卑詩省汽車保險局(ICBC)在新西敏市的低陸平原報廢汽車回收場,密密麻麻的報廢車輛。(加通社)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06日訊】(記者余天白溫哥華報導)儘管新上臺的NDP省政府本月起取消了2座大橋的過橋費,但星期二大漲汽車保費的決定,無疑令其降低民眾生活成本的政治口號更顯遙遠。雖然NDP一如既往的將責任歸咎於前任自由黨,但對於徹改車險的呼聲,NDP與前任一樣,選擇了無視。

卑詩省檢察長(Attorney General)尹大衛(David Eby)星期二宣布,鑒於卑詩保險局(ICBC)入不敷出的財政狀況,省內基本汽險費率將於今年上調6.4%,額外車險項目的費率則將最高上調9.6%。

本次保費上調後,僅購買基本車險的省內司機每年將平均為保費多支出57加元,而既購買基本車險、又擁有額外車險的司機每年將平均在車險方面增加130元開銷。

汽車保費漲得還不夠?

尹大衛表示,在ICBC目前的財政狀況下,保費上漲是無法避免的。ICBC去年虧損逾五億加元,成為ICBC成立以來財政損失最大的一年。即便在保費上漲後,ICBC明年的財政損失預計仍將達到三億加元。

安永會計師事務所(Ernst & Young)在經過歷時半年多的調查後,於今年七月完成了一份長達203頁的ICBC財政狀況報告。報告警告稱,若ICBC財政狀況以當前的速度繼續惡化,且省府對ICBC保險系統不做出大幅調整,卑詩車險費率將不得不在未來2年內上漲30%。

尹大衛在星期二表示,如此大幅的保費增長對省內的有車人士不公。他說:「這樣一個極其重要的公有企業管理不善,但卑詩省的司機們不應被要求為此買單。」

NDP:都是前任的錯

安永報告中指出,雖然卑詩省車險費率已近抵加拿大全國最高水平,但「仍然不足以覆蓋支付賠償金的真實開銷」,因為省內車禍數量與賠償金額不斷高漲,導致ICBC的財政狀況愈加惡化,難以為繼。

尹大衛也將此次保費上漲的責任矛頭指向前任省自由黨政府。他認為,省自由黨政府曾在2010-2016年間從ICBC儲備資金內挪用12億加元用於平衡省府自身財政預算;若非如此,ICBC當前的財政境況不會如此嚴峻。

他認為,對於ICBC日益惡化的實際財政情況,卑詩省民先前被「蒙在鼓裡」,而現在才不得不為前任省府「短視的決定」付出代價。

道路安全新措施

除上漲保費外,尹大衛表示,ICBC還會採取一系列旨在減少省內交通事故的新措施,以減輕事故賠償金對ICBC造成的財政壓力。

新措施包括:將設於高危路口的紅外攝像頭運行時間由原先的每天6小時延長為每天12小時,最終延長至每天24小時;針對分心駕駛展開大型宣傳運動;試行新型手機應用。該應用可在司機駕駛時屏蔽手機,以杜絕司機因手機而分心駕駛,而主動安裝該應用的司機可獲保費優惠,等等。

徹改車險呼聲高 NDP拒絕

加拿大保險局(Insurance Bureau of Canada)早先就指出卑詩省車險保費高、賠償少,若要改變就需引入競爭,改變ICBC一家獨大的局面。

加拿大納稅人聯盟(Canadian Taxpayers Federation)上個月呼籲對壟斷經營的ICBC進行徹底的改革,並引入競爭從而讓卑詩省內的車險費率下降。但尹大衛不以為然,他堅稱ICBC財政危機源自於自由黨而非缺乏競爭。

綠黨黨領韋弗(Andrew Weaver)則似乎贊同NDP大漲保費的「艱難決定(tough choices)」,只是呼籲NDP對ICBC的保費模式進行改革,例如引入無過失保險(no-fault insurance)。

星期二大漲車險的消息一出,民眾反響強烈,網絡上幾乎是清一色的抨擊ICBC壟斷導致高收費、以及讓多數良好司機為極少數行為不端的不良司機買單的批評聲浪。

本拿比的司機Jack說,NDP批評自由黨管理不善,但罔顧外界的意見和批評,只知道大漲車險保費,這一點跟自由黨並無二致。尤其是ICBC壟斷導致缺乏競爭和公平,例如ICBC對多年從不違規的好司機、和事故頻發的不良司機應用相同的費率系統,明顯缺乏公平和效率,但類似顯著漏洞儘管多年來一直被公眾詬病,但NDP和自由黨都是恍若未聞。實際上今年的安永報告中亦提出類似建議,但尹大衛的最新政策中依舊無視了這些改進意見。 ◇

責任編輯:李道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