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年的毒笑話《笑得好》選譯

笑得好起死回生 借月亮誇嘴

作者:允嘉徽

(Pixabay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333
【字號】    
   標籤: tags: , ,

這兩個笑話都是笑誇嘴的人,剛好都是借「月亮」發揮誇嘴的「功夫」。

北京月亮更好

有一個鄉人,到北京去住。回了家鄉,一言一動,無不誇嘴說北京好。

有天晚上,誇嘴的偶然和父親外出,同行的路上遇到路人。

路上有一人說:「今夜好月。」

誇嘴的說:「這月有什麼好?你不知道北京的月更好。」

一旁,他父親聽了怒罵說:「天下的月亮都是一樣的月亮,為何北京的月亮特別好?」父親這一向已經看不慣兒子,一聽兒子說月亮都能誇嘴,盛怒下照臉就一拳打了過去。

那個誇嘴的兒子被打得哭了,一面哭一面誇嘴喊道:「誰希罕你這拳頭,你不知道那北京的拳頭更好。」

提示:拳頭好得很,笑誇嘴的。說笑的人要帶哭聲說,才發笑

「粗月」的謙虛

有一個人每每與人比論,無不以「粗」自謙。

有一天,請客在家中飲酒。歡宴中不知不覺月上柳梢頭。

客人歡喜說:「今夜如此好月!」

那主人即拱手說道:「不敢相欺,這不過是舍下的一個粗月兒。」

石老評語:「謙得不真,雖謙反惹人笑;轉不若誠實為佳。」就是說假謙虛反而惹人嘲笑,不如誠實是上策。

*《笑得好》原作者石成金簡介:

清代乾隆年間江蘇揚州人石成金,字天基,號惺庵愚人,留下中國十八世紀的笑話集《笑得好》,謔稱「毒笑話」。石成金是清代的醫家,他不僅診斷個體的病情,更是洞察了整體社會­善性佚失的病情,進而開出了「笑話」為藥方、為針砭,願以「笑話」作為提振世道、回復人心善性的「度世金針」。他在〈自序〉中這樣說:「人以笑話為笑,我以笑話醒人;雖然游戲三昧,可稱度世金針。」

石成金是醫家,也學佛、向佛,認為人性本善。然而,在近三百年前,石老已經意識到:物慾橫流昏蔽了善性、風氣敗壞墮落了人心,腐蝕敗壞的世道人心已經走入沉痾痼疾,不下猛藥已經救不了了!石老在〈自序〉中說:「予謂沉痾痼疾,非用猛藥,何能起死回生」?所以,他以「毒笑話」醍醐灌頂。從將近三百年後的今天回顧《笑得好》,竟然世道人心的墮落那麼的相似,惟今天人間道更加下流了。看《笑得好》果若入耳發笑,而且入耳警心,這就「笑得好」,悟得了「度世金針」三昧!@*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有一座廟,廟中雕塑一太上老君像在左邊,一佛像在右邊。一日同時來了和尚和道士,看兩人怎麼搬弄老君和佛?這笑話寓意諷刺世人……
  • 有一人家中一貧如洗,一天晚上,夫妻同睡,丈夫作夢中拾得一錠銀子。歡喜地和妻子商議著生財之道。
  • 兄弟二人一同去拜客。說那個弟弟很愚昧、沒見識,什麼都要問一問哥哥。看「蠢才」弟弟說笑話……
  • 時間
    「時間」,對於世上的人們來說,可以說是耳熟能詳,而且確確實實和我們每一個人有著非常切身的關係。「時間」對於我們人類來說,最普遍的共識,是比金錢還要寶貴的東西,是不可強求而得之。自古以來人們都說:「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我們看不見它,但它卻深深地烙在我們生命的每一瞬。
  • 《乙巳占》是唐代預言大師李淳風的天象預言大作,然而《乙巳占》日蝕占對應於現代社會,還具有感應力嗎?本文作者同時運用現代科學數據,補充了一個新觀點。
  • 齊國強大開明的大國氣象,孕育了稷下學宮群星閃耀的盛景。在齊國最強盛大的時期,稷下學宮學者雲集,從者數千,是天下學子最嚮往的文化聖地。大約在齊宣王晚年時,一個十五歲的少年,風塵僕僕從趙國來到了高門大屋的學宮外。
  • 大儒孟子之後,稷下學宮突然出了一位奇人,帶來一套高深莫測的學說。他常常向人們闡述弘大不經、怪誕離奇的觀點:「開天闢地以來,社會按照五行相勝的關係更替、循環,比如虞屬土德,夏屬木德,商屬金德,周屬火德。每當一個朝代將要興起,上天會降下祥瑞昭示於人。」
  • 小小樓閣,典藏萬卷書籍;方寸天地,包羅千載文明。藏書樓,即古代文人珍藏圖書典籍的地方。在塵世間某處安靜的角落,它默默地存放著浩如煙海的累累書冊,見證了中華文明的著作之富和詩文之盛。它更是富有生命力的,孕育了一個個書香世家,以及歷史上數不盡的風流雅士。書中自有黃金屋,家有萬卷藏書者,便擁有了人生最寶貴的精神財富。
  • 齊都臨淄外的稷下學宮,創辦三十餘年,歷經三代君王,已成為諸子薈萃、百家爭鳴的主要舞台。齊國這個東方強國,也一躍成為學術中心。此時,各國名士接踵而至,一睹學宮風采,甚至作為學宮的一員躋身朝堂,向齊國君臣推行自己的學說和政治主張。
  • 古老的中華文化傳續至今,離不開先賢嘔心瀝血的錦繡篇章。這些經典作品,經過歷代流傳、各地輾轉,終於完好地保存至今,架起我們探究歷史、對話古人的橋樑。這一切,更要感謝千百年來從未間斷的藏書活動。古時候的藏書人,主要是飽讀詩書的文人士大夫,這就註定了藏書不僅僅是一種風雅的文化現象,更是古代士人的一項事業,寄託了他們的志趣和理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