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剪梅.紅葉題詞感喟失路之人[1]

作者:章華路

(全景林/大紀元)

  人氣: 44
【字號】    
   標籤: tags:

泛紫暈紅醉幾分[2],何處尋根,何處歸根[3]。
苦香淡淡遠三春,看是花魂[4],卻是秋魂。

照影寒潭月半輪,幾處風痕,幾處霜痕。
徘徊拾墜惜紛紛[5],知是詩人,還是癡人。

注:
[1] ]王勃《滕王閣序》:「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
[2]王實甫《西廂記.長亭送別》:「曉來誰染霜林醉,總是離人淚。」
[3]《老子》:「夫物芸芸,各復歸其根。歸根曰靜,是謂復命。」
[4] 杜牧《山行》:「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
[5]納蘭性德《如夢令》:「木葉紛紛歸路,殘月曉風何處。」、劉昚虛《暮秋揚子江寄孟浩然》:「木葉紛紛下,東南日煙霜。」……
[6]詞林正韻第六部。@*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時候,喜歡在晨光裡去採那開滿路邊的各色野生牽牛花,層疊倒穿在一種草莖上,好似彩色的小長燈籠。後來,記住南宋詞人蔣捷,便是因他的《賀新郎‧秋曉》:「月有微黃籬無影,掛牽牛數朵青花小。秋太淡,添紅棗。」
  • 茉莉之花不大,又只有素雅的白色,「冰葩淡不妝」,卻自有其清麗脫俗的美。常見的雙瓣茉莉花潔白瑩潤,宛如精緻的白玉小荷。
  • 又是不知不覺被瀟瀟灑灑的雨露帶到一個洗得幾近透明的清秋,又是月上中天、桂子飄香的時候。桂花是我國傳統名花之一,即使從她被始載於先秦典籍時算起,也與我們相伴近30個世紀了。
  • 清淨離塵別有天, 色遠凡煙, 聲遠凡喧。 奇峰絕頂宛如蓮[1]。 千樹靈松, 百丈靈泉。
  • 夏日的棗花,彷彿與秋日的桂花有著同一個清香的靈魂。
  • 楊花實在是雲一般的花。自在超脫,無牽無掛,一切隨緣。幾日狂風過後,不知又有多少落紅難綴。「百花長恨風吹落」,但是,「唯有楊花獨愛風」,自在輕盈地飄飄飛在風中。
  • 草徑苔坡寂未嘩, 臨湖亭外境幽佳, 新垂古柏紫藤花。
  • 一片青青竹意佳, 淡銀幾點是油茶, 小塘魚戲碎冰花。
  • 淡雅花容淡雅姿, 煙塵不染一絲絲, 芳心珍重自開遲。
  • 梅放寒冬艷雪天, 心與神連,夢醒塵寰。 香飄四野醉雲端。 風頌詩篇,飛越千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