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園水塘部 (下)

作者:迪迪耶・德官(法國)譯者:賴亭卉

錦鯉 魚 動物 生態Fish(王嘉益/大紀元)

  人氣: 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續前文

為了讓這些珍貴稀有的錦鯉能適應未來得度過漫長時光的居所,美雪耐心等待了快三日才動身。

​​她將前往平安京的旅途比喻作夏季的白天,始於朦朧薄霧,看不見風景輪廓,而後陽光會把霧氣驅散,起碼直到戌時暴風雨雲開始從地平線緩緩升起之前。自從勝郎死後,年輕的美雪好似活在一團濃霧之中,隔絕了外界聲音,生活亦頓失顏色。但她有預感一上路後迷霧便會被劃破,她就會看見世界真實的模樣,看見它的高低起伏。再之後,當她遞交了她的魚隻,當牠們在御池中悠遊之時,她的生命又將再次變得扁平,這團迷霧又會再次攫住她。

​​「欸。」有個聲音說。

​​她張開眼睛,只見夏目向前走來,朝下看著她。

​​「妳在洗澡?」他問:「沒搞錯吧?」

​​美雪說她在馴養魚隻。至少,她試著這麼做。她現在是那些鯉魚唯一識得的指標,得讓牠們習慣她浸入魚簍水中的女性體味。

​​「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來。」

夏目邊說邊指著村裡依然空蕩蕩的廣場。

​​他指的是村民的固定儀式,他們會聚集在勝郎身邊,陪伴他走到森林邊界。到了那裡,村人與勝郎彼此祝禱,祈願勝郎與他的鯉魚毫髮無傷地抵達平安京,並在重返島江的回程途中也同樣平安、從園池司收到的銀票不會被搶:那其中的四分之三將歸於島江村,剩下的才會讓勝朗與美雪一同前往屬於天皇的一處倉庫換取幾袋米、幾包麻和絲綢。

​​如同母雞面對一片穀子般,美雪多次低頭旋即抬起,小嘴發出尖銳高亢的一連串「噢!噢!噢!」的聲音。美雪說自己不值得村人護送,因為她連自己是否能夠走完一半的路途都不確定。

​​若她失敗了,沒有順利將魚隻提供給平安京的廟宇,那麼全村都將蒙羞,而且此後園池司將再也不會派遣官差前來訂購鯉魚。島江喪失的將不只是名望,還有村民賴以維生的主要津貼。當然,珍稀鯉魚的需求者還是會繼續求助於島江的漁夫,但財大氣粗的顧客絕對無法與講究雅緻的園池司相比。

​​負責填滿平安京魚池的任務是份殊榮,所以弓池、墨田、信濃的居民都不斷要求渡邊大人將這項任務交予他們,別總是直接託付給島江的漁民。美雪聽說小栗山、淺草和新潟的漁民聽到勝郎死訊時,還開心地低聲歡呼。

​​「最後,」夏目有些擔心地問:「妳帶了多少鯉魚?」​​

​​「我有四個魚簍,每個裝兩隻魚,總共八隻。」

​​「我不是要妳至少帶二十隻嗎?」

他每次生氣的時候,聲音都會變得高亢尖銳。一窩燕雀以為聽到了狐狸的聲音,嚇得從樹叢中嘈雜亂飛。

美雪低聲下氣地屈身於夏目面前,向他解釋每隻鯉魚都需要大量充足的淨水。二十條魚會產生過多的排泄物,很可能害牠們毒死自己。而且,美雪補充,八是個吉祥的數字,象徵著豐盛與財富。

​​「妳丈夫可是一次能帶二十幾條呢,不是嗎?拜託,我可不是隨便說個數字的!」

​​「勝郎能揹的魚簍比起我能揹負的還要大得多,他是個強壯、結實的男人。」

美雪微笑著說,但村長夏目並未看見她的微笑,因為美雪一直都彎著身子。夏目只見兩綹又黑又亮的髮絲垂在她頸子的弧線上。

***​

​​在門前的小供桌擺上祭拜的花束和幾個簡樸紀念自己祖先和丈夫的供品後,美雪在她的左肩搭上了長竹竿,兩端各有一個柳枝做成的盛水容器。​​

​​扁擔突然搖晃了一下,受到驚嚇的鯉魚開始在牠們的監牢裡游動,繞著同一個圓心,迴旋式地從底部向上游,再迴旋往下游回底部。這一動作,與水交流,就足以引起整竿擔子的震盪。而這脈動似乎震盪出了兩道音符,一聲來自竹子前方,另一聲來自後方。在兩道音符相遇之處,也就是擔子停放在美雪肩上之處,彼此疊合成一個完美的聲響。

​​而只要一丁點的改變就會造成音波的震盪,這也意味著竹竿正在晃向前方或者滑向後方,美雪就得趕緊重新平衡。

***

​​美雪穿過了村莊,夏目小步走在她身邊,儘管茅草屋頂上直直地升起炊煙,但那些屋子都是關著的,廣場與小路上都空空蕩蕩。

​​染上丈夫死亡的穢氣,又未能一絲不苟地遵守忌中限制(應當隱居家中三十日),美雪無法避免將身上穢氣傳給靠近她的人。年輕的寡婦了解村人選擇避開她,省得日後還得閉門多日進行淨身,除去由人類死亡所引起的、難以根除的凌厲穢氣。

​​「假設園池司撥給妳一筆款項,是我與他們派來的使者講定的,」夏目說:「條件是這些由妳帶去的魚到了京裡後,必須如同在這裡一般耀眼、靈動、優美⋯⋯」

​​「不,不,」美雪打斷他說:「我已經告訴過你了,不是所有的魚都能夠平安健康地抵達平安京,有可能到時候我連一尾都無法帶到御池。」

​​就算是像勝郎那樣盡其所能地小心照料,不也每次都會在路途中失去幾條魚嗎?只要一場暴風雨就會讓籃子裡的水變得混濁且發出惡臭。然後,魚隻會盡量游往底部,用肥厚柔軟的嘴唇啄擊囚禁牠們的簍子底端,像是要開出一條路,逃離汙染的水。接著牠們開始半浮半沉,魚隻就是這樣死去的。

***​​

​​在村莊的外圍,喘到無法繼續走下去的夏目坐到一棵樹下,並用驅離蒼蠅的手勢指示美雪繼續走。但到頭來,這或許是個祝福的舉動。

​​村莊的最後一棟房子被用作為全村的公共糧倉,屋頂蓋的不是茅草而是扁柏樹皮,而它再過去則是一片細分成三十六格小方塊的棋盤狀土地,每一格都是不同的綠色,看是種稻米、小米或是其他的穀物。

等到美雪的身影經過棋盤的第三十六格,融入不斷從排水溝渠中升起的霧裡,夏目才離開樹下,返回村裡的廣場,並用粗啞的聲音喊道大局已定,漁夫的寡妻勇敢地隻身踏上前往平安京的路程,在漸漸升起的太陽下,她的長竹竿每次顛簸震動都閃爍著光芒。​​

​​一群秧雞低低飛過,牠們的叫聲聽來像是有小豬正被宰殺。◇(節錄完)

——節錄自《林園水塘部》/ 啟明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離別是為了另一次的重逢。人的一生,每個經歷過的城市都是相通的,每個走過的腳印,都是相連的,它一步步帶領我到今天,成就今天的我。
  • 上天恩賜的水源,滾滾濁水陽光下閃著銀光,奔流河川,灌注遼闊田地,恩養世代子民,是島嶼農鄉的血脈。
  • 自從開始透過做菜,講述每道菜背後,屬於我自己的生命故事,才發現味蕾與情感交織成一張充滿酸、甜、苦、澀滋味的記憶網絡,隨著時間的流轉,就像食物經過釀造、儲藏展現的醍醐味,百感交集,令人在舌間心上低迴不已。
  • 歲月是一疋長布,隨心隨性裁一小幅, 您來看看是什麼花色,好不好?
  • 一個名字,確實就是一聲呼喚,我們喊著重慶,心頭映有重慶的人,一律都會回頭。「哎、哎,早上重慶出發,傍晚則到了重慶。」很遠很遠的,常可以近近地想了起來。這是命名的魔力。
  • 白色足袋
    同樣是穿在腳上的產品,但業界不同,竟如此天差地遠啊。宮澤感觸良多,這時他看到跑鞋架上展示的一隻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