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企業奮鬥史:陸王(中)

作者:池井戶潤(日本) 譯者:葉韋利
font print 人氣: 8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續前文

無論如何,他希望大地能過著跟自己不同的人生。光是為此,就不能讓兒子一直待在小鉤屋。

「上次給您添了不少麻煩,真是非常抱歉。」

看到在辦公室裡深深低頭鞠躬的宮澤,採購專員矢口說:

「唉呀,下次多注意一點就行了。」

他沒多抱怨什麼,爽快接受了宮澤的道歉。

兩人提到的是上次檢針出狀況的事情。對於品質管理很嚴格的大德百貨來說,檢針出錯是很重大的疏忽,弄不好的話,很可能導致將來取消交易。幸好業務窗口是老交情的矢口,才沒演變到這個地步。

矢口是過去宮澤在大德工作時便很要好的老同事,現在是掌管傳統服飾部門採購的負責人。

「話說回來,你們工廠會出現檢針的疏忽,還真罕見。」

不方便坦承是自己的兒子一時大意,宮澤隨口蒙混過去。

「因為拉了個新進員工來幫忙的關係。真的很抱歉。」

說完兩手放在腿上,坐正了身子又深深低下頭。

「好啦好啦,事情過了就算啦。」

矢口高舉捲起了白襯衫袖子的手搖了搖。

「倒是我要跟你商量一件有點麻煩的事情。」說著,臉色一沉。

看著正襟危坐的宮澤,矢口接著說:

「其實七樓的賣場要重新裝潢,『日式服裝』的面積可能會少三成。」

不想聽到的消息。

大德百貨公司是小鉤屋的主力客戶之一。這裡的賣場面積一旦縮小,當然會導致業績下滑。尤其總店的賣場是全國規模最大的,縮小之後,將嚴重影響整體銷售量。

「你也知道,日式服裝跟相關商品的業界都是慘澹經營,要維持現狀已經不容易,坦白說,市場是有減無增。每次遇到要討論業績、如何提升賣場坪效時,這個部門都處於劣勢。」

消費者平均年齡偏高,也是日式服裝部門的特色,而且絕大多數都是女性。現在就連在大德百貨,這個部門也要列入被檢討的對象,其它百貨公司的情況可想而知。現在舉凡婚禮、成人式等傳統活動所需要的服裝,都逐漸以租借為主流。前陣子像菱屋那樣老字號的工廠倒閉,追根究柢也是因為這般艱困的現況。

「為了在年底折扣戰前做好準備,我們希望最晚要在十月中旬改裝完成。至於之後的採購細節,可以到時候再討論嗎?遇到這種狀況,我也很難做啊!」

跟矢口談完後,宮澤也只能嘆著氣走回停車場。

開著車子,下一站前往銀座。繞了幾家百貨公司、專賣店,接著轉往澀谷、新宿拜訪幾位客戶,卻很難說有什麼實質的成效。

最後一家是池袋的百貨公司,那裡同樣白忙一場。和賣場負責人道別後,宮澤拖著疲憊的腳步走向下樓的電梯。這時,他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查看,發現有一則訊息,是高三的女兒小茜傳來的訊息。

別忘囉!

看了訊息一眼,宮澤想起來了。

女兒託他買一雙運動鞋回去,但可不是要爸爸幫她挑,而是從品牌、顏色到尺寸都一一指定,簡訊裡還貼心地附上照片。

他從工作人員的專用出入口走出去後,再次進入百貨公司,來到位於體育用品賣場旁的運動鞋專賣區。

宮澤說了想要的尺寸,在店員到倉庫取貨的這段空檔,無事可做的他在賣場東看西看。

這裡跟靜悄悄的日式服飾賣場截然不同,運動鞋專賣區裡,有不少穿著時髦的顧客。陳列在這整面牆上的鞋子,到底有有多少種呢?而且每一款都要價一萬圓左右,更有要價數萬圓的高級品。

同樣是穿在腳上的產品,但業界不同,竟如此天差地遠啊。宮澤感觸良多,這時他看到跑鞋架上展示的一隻鞋。

「這是什麼啊?」

外型很奇特的鞋。一般跑鞋前端都是圓的,但這隻鞋的五根趾頭是分開的;而在大多數將腳跟墊高的跑鞋中,這隻鞋看來特別扁平,就像忠實重現喜馬拉雅雪人的腳掌般。

「您要找跑鞋嗎?」

宮澤聚精會神盯著那隻鞋時,年輕店員過來打招呼。

「這鞋很有意思啊!」

「這是 Vibram 出的鞋款,叫做『FiveFingers』。」

店員以熟練的口吻介紹。

「如您所見,這雙鞋的外型完全保留五根腳趾,跟以往的跑鞋相比,跑步的時候更有抓地感。雖然看起來有點另類,不過很受歡迎喔!」

「這款鞋很受歡迎啊?」

宮澤拿起鞋子,仔細端詳。比想像中來得輕,看起來跟地下足袋倒也有幾分相似。

「跑步時可以體會到前所未有的裸足感,也有顧客穿過之後就上癮了。您要不要試穿看看呢?」

其實,這就跟有些人愛穿地下足袋的理由是一樣的。因為能保有像是赤腳抓地的感覺。宮澤不需要試穿就能體會,畢竟地下足袋和足袋同樣是小鉤屋的主力商品。

「不用了,謝謝。」

宮澤向對方點頭示意,轉身離開時,剛才那位店員剛好拿著運動鞋盒走過來。

5.

「你的學業成績不是很好耶。除了念書之外,還有投入什麼活動嗎?」

對於面試官的提問,大地回答:

「社團活動的話,我參加的是足球隊。名義上是社團活動,不過在大學聯盟裡算是強隊。」

「足球啊⋯⋯」

發問的是個年約五十歲、頭髮斑白的男子。旁邊有另一名年輕的員工,手上抱著資料夾,雙眼不停打量著大地。無論經歷過多少次面試,大地就是無法適應這種坐立不安的感覺。

「所以說,你是這支強隊的先發球員囉?」

「不是,我是候補的守門員。」

看得出來,提問的人一下子顯得興趣缺缺。其實即使身為候補,也有出賽經驗,廣義說起來,也算在先發名單內。但大地很不擅長這樣的臨場反應,不知道該說他是老實還是笨拙,總之他常覺得自己這種個性太吃虧。

對於已經習慣失敗的大地而言,求職面試的此時此刻,除了痛苦還是痛苦。大學成績確實談不上亮眼,但也沒糟糕到平均以下,說起來就是個很普通的大學生吧!

然而,對於面試時常常出現的刁難提問,他卻似乎少了些足以反擊的「某種特質」。該說是經驗呢?還是個性!總之,就是那個無法一朝一夕培養出的「特質」。

「你是工學院畢業的,為什麼會找業務的工作呢?」

「我想,懂得技術面的人來跑業務,應該會有種優勢。」

大地說出早就想過的答案,因為這是一定會被問到的問題。他覺得自己回答得不錯,但對方毫無反應,只是在資料上寫了幾個字。如此而已。

「你現在是⋯⋯」

主考官瞄了一下大地繳交的履歷表。

「這是製作足袋的公司?」

「是的。」

「為什麼會到那裡工作?」

「這是家業。」

一這麼回答後,對方就問:

「你不用繼承嗎?」

這也是意料中的提問。

「這一行是夕陽產業,我認為未來沒什麼發展。」

「但你現在不是在那裡工作嗎?」

「只是當做找到理想工作前的過渡時期。畢竟總不能成天遊手好閒。」

「也是啦,足袋工廠經營起來很辛苦吧!」

男子的口氣中似乎帶了點嘲諷。接下來又問了兩、三個不痛不癢的問題。

「有緣的話,之後人事部門會再跟您聯絡。」

面試就在公式化的最後一句話中劃下句點。

剛剛的面試過程,實在沒什麼相談甚歡的部分;最重要的是,完全感受不到面試官對自己有興趣,筆試的成績應該也不是太理想。

會被刷掉吧!

離開那家公司後,大地抬頭望著雨停後的天空,努力對抗不斷在心裡擴散開來的失望。

這段時間,他應徵的公司不下五十家。

「我這個人,難道真的這麼沒價值嗎?」

面試前的那股雄心壯志蕩然無存,大地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車站。

6.

在東京拜訪各個客戶告一段落,從最近的交流道開上高速公路時,已經晚上七點多了。宮澤和各家廠商的採購人員都是老交情,聊起生意沒完沒了。不過,想到大德百貨的賣場要縮減一事,還是讓他大受打擊。

多年來累積的業績,就這麼一點點,又一點點地失去。

就算談什麼文化或傳統,但所謂的社會變化與趨勢,就是會硬生生地把那些跟「潮流」無關的消費者需求抹除。如果這就是時代的浪潮,那麼抵抗本身或許正是徒勞無功的行為吧!

車潮從擁擠的首都高速公路轉入東北高速公路後,終於動了起來。

雨停了。但此刻宮澤心中下著雨。

(對了,大地的面試不知道怎麼樣?)

宮澤駕著車,心裡不斷浮現各種念頭,但全是零碎的片段,一出現馬上又消失。這些碎片抓不住,毫無秩序,就連意義也不明確。在這之中,突然冒出頭來的,就是剛才看到的那雙五趾鞋。

能以赤腳抓地的感覺跑步⋯⋯

「這麼說來,以前也穿過足袋跑步呢!」

現在雖然已經看不到了,但是在宮澤小時候,運動會時穿著足袋賽跑並不罕見。仔細想想,跑步和足袋也不是毫無關聯啊!

再進一步想想,從某個角度來看,那款「FiveFingers」不就是足袋嗎?雖然鞋底是橡膠,外型也有些不同,但說穿了其實就是地下足袋的跑鞋版嘛!

「如果能掌握時代脈動,說不定能讓更多人接受足袋。」

宮澤在車上自言自語。他從來沒想過把足袋的特色和「跑步」結合;這有一部分也是太受到傳統與先入為主的觀念局限。

從鑽研「跑步」到最後開發出五趾鞋,真叫宮澤甘拜下風。照理說,這應該是自己要想到的點子啊。然而,宮澤內心卻早有成見,認為跑步當然是穿一般的跑鞋。

要在市場投入這類顛覆既有印象的產品,雖然需要相當大的勇氣與決心,但這正符合所謂的「全新業務內容」。

這時,浮現在宮澤腦海的,是在不同的創意與著眼點之下,自家產品是否還有打入市場的空間。

回想剛才看到跑鞋賣場的盛況,市場似乎很順利地成長中。

如果類似地下足袋的跑鞋很受歡迎,那麼反過來說,將地下足袋改良成跑步用品,說不定消費者也會接受。而一講到地下足袋,宮澤可是自信滿滿,不輸給任何人。

「我們公司是不是也能推出這種產品⋯⋯」

這想法也太天馬行空了吧!

的確,概念或許天馬行空,卻值得討論看看,說不定還能一舉開發出新的客源。

宮澤想像著剛才在那個運動鞋賣場裡,陳列著一整排小鉤屋地下足袋的景象。嘴角忍不住泛起微笑。

守護傳統和受限於傳統,完全是兩回事。

如果要打破這層硬殼,此刻不正是最佳時機嗎?

回到家時,已經快晚上九點了。

「兩個孩子呢?」

宮澤發現家裡異常安靜,問了妻子美枝子。

「小茜去補習,應該快回來了;大地說直接找朋友喝酒去。」

「『直接』是說面試完直接去嗎?」

看著宮澤不耐煩的表情,美枝子皺起眉頭。

「好像不太順利。」

宮澤在餐桌前坐了下來,拿起美枝子遞給他的罐裝啤酒,拉開拉環,將酒倒進杯子裡。

「這種事還真是沒人幫得上忙,我又不是面試官。」

沒想到,美枝子提出意外的建議:

「我在想,你跟他聊聊吧!」

「我是沒問題,但我覺得大地不會想跟我聊。」

「才沒這回事。」

美枝子搖搖頭。

「我想他的心情也很複雜。他心裡應該有部分是想追隨你的腳步,而勉強自己硬撐著吧!」

「追隨我的腳步是什麼意思?他不是老看不起做足袋的小公司嗎?」

「我想啊,那孩子其實很喜歡小鉤屋吧!」

宮澤大感意外,啤酒喝到一半,抬起頭。

「妳說什麼?」

「他一定很愛小鉤屋。我覺得大地心裡很希望能繼承家業。他應該以為:原本一定會要他繼承,沒想到結果卻跟他預想的完全相反。這下子只好慌慌張張地找工作,但內心還是有哪裡無法坦然接受⋯⋯」

這番心情宮澤倒是第一次聽到。

「我怎麼可能叫他繼承嘛!」

宮澤無奈說道。

「這可是一家做足袋的公司喔,妳想想,公司還能撐多久呢?對那小子沒有好處呀。」

「可是,你不是常把『足袋不會消失』這種話掛在嘴邊嗎?」

「呃,是沒錯啦!」

從這個角度來看,宮澤根本自相矛盾。

總之,這樣下去是行不通的。必須想想其它法子。

就在此刻,回家路上冒出的「跑鞋」想法,伴隨著勢在必行的急迫感,降臨在宮澤心中。◇(待續)

——節錄自《陸王》/ 圓神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世上有所謂「惡魔的呢喃」,在我這樣的精神狀態中,所謂的惡魔肯定就是我自己。這呢喃就是精神即將因為壓力而崩潰的聲音。
  • 第一次親筆寫給媽媽的母親節卡片、來自天國的丈夫的道歉信、文豪的情書、太太給先生的休書、給心愛人的最後一封信……準備好一起重溫書信與手寫字帶來的感動了嗎?「山茶花文具店」依舊等待你的光臨。
  • 當你更明白,人生不是兼得而是選擇。你會更了解,怎麼去做「選擇」,怎麼在自己選擇的人生中活得快樂、無憾。
  • 那一年的冬雪讓我樂歪了。雪可以支撐我的體重,就像水一樣,只是更冰冷,感覺更暢快。我會站在外頭的雪地,閉上眼睛,舒服到我覺得自己可能睡著了。
  • 你,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工作?以中小型企業為舞台的故事,陪著你直視那些假裝看不見的職場醜態。
  • 父親說的沒錯,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開拓。但到目前為止,原島卻從沒有「開拓人生」的感覺。他只是搭上這班無趣的上班族列車,為了避免急轉彎時翻車而不得不緊抓著不放。
  • 在日復一日的獨居生活中,原本認為年老等於失去、等於忍耐寂寞的桃子,開始了解到一個人才能體會的樂趣。在遲暮之年裡,她所享受的,是全然的自由,和最熱鬧的孤獨。
  • 唐美雲戲演得好不說,出身戲曲家庭,她對於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擔,更有深深的自覺。她成立戲班,培養後進,年年推出新戲,作可能的探索卻永遠不忘戲曲的立基,她將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顯一個演員在生命承擔與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 唐美雲出身歌仔戲世家,感於父母對歌仔戲的熱愛,不忍見其逐漸沒落,故投身歌仔戲成為一代名伶。
  • 埼玉縣行田市的「小鉤屋」是家擁有百年歷史的足袋製造商。「歷史悠久」聽起來很了不起,但說穿了,小鉤屋不過是一家小型地方企業。在時代的沖刷下,業績持續低迷,隨時倒閉都不意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