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企業奮鬥史:陸王(上)

作者:池井戶潤(日本) 譯者:葉韋利
font print 人氣: 2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小鉤屋」第四代社長宮澤紘一,為了公司存續,開始盤算:

以前做過的馬拉松足袋,有可能成為逆轉形勢的熱銷商品嗎?

只是,真正著手開發後,才看見四處是阻礙:

沒有資金、沒有適合的材料、眾人看衰,

再加上運動大廠橫加阻撓……

賭上未來的命運之戰,現在開始!

 

百年招牌

1.

從行田市市中心稍微往南,剛好介於水城公園與埼玉古墳公園之間的地方,就是「小鉤屋」總公司老式建築的所在地。

正式員工加上計時人員總共二十七人,是家小公司。

公司成立於一九一三年,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百年以來,這家老字號公司默默以製造足袋為業,持續至今。話雖如此,在這個由洋裝取代和服成為主流已久的社會,足袋的需求量早就跌到谷底,即使往祭典活動服飾發展,仍逐漸式微。就連公司長期視為主要獲利來源的地下足袋,也被安全鞋取代,營業額不斷下滑。對宮澤社長而言,菊池的遭遇絕非事不關己。

在過去,行田曾是足袋之鄉。

在那個足袋仍是日本人日常衣物的時代,行田這地方有好多足袋工廠,一年生產量高達八千四百萬雙,占了全國足袋產量的八成之多。然而,隨著時代變遷和服飾流行的變化,需求量逐漸減少,沒有體力與經營策略的廠商開始一家又一家遭到淘汰,到了此刻,還能存活下來的業者寥寥無幾。

在祖傳五百坪土地上打造的L形木造建築中,正前方是辦公室和倉庫,左側則是有好幾部縫紉機的作業區。

員工平均年齡五十七歲。至於資深員工,那還真是資深中的資深,最年長的是七十五歲。縫紉機是老古董,員工也是老古董。

一聽到宮澤的貨車回來,人稱「玄叔」的富島玄三趕緊打開辦公室大門衝了出來。負責會計事務的富島今年六十二歲,是在公司任職了四十多年的老鳥,從上一任社長,也就是宮澤的父親那一代,就是公司第二把交椅。

「狀態很不錯呢!不愧是菱屋!」

富島解開貨臺的繩子,掀開毯子看了看後說道。然而,口中雖稱好,臉上卻沒有喜色。

「怎麼了嗎?」

多年來的共事經驗,讓宮澤一看到富島的臉就立刻明白。

「剛才有貨被退回來了。」

順著富島的視線,宮澤轉過頭發現倉庫門口旁邊堆了幾個紙箱。

「檢針出錯了。」

宮澤忍不住「嘖」了一聲,朝著剛好出現在倉庫裡的人影大喊:

「大地!」

一瞬間露出不耐表情的大地,心不甘情不願地走過來。他是宮澤家的長子,今年二十三歲。從當地的大學畢業後,並沒有找到工作,今年四月起在自家的小鉤屋上班。檢針——也就是在出貨前檢查是否還有縫針留在產品上——是大地的工作內容。

「搞什麼啊你!」

宮澤怒斥走過來的大地。

「是對方沒聯絡好,比約定時間提早來取貨,我有什麼辦法。」

大地辯駁。

「請對方等一下啊!」

宮澤不容他辯解。

「你啊,一定是心存僥倖,覺得很少會有縫針還留在產品上吧!但就是有不小心疏忽的時候。要是被客戶發現產品上還有縫針,我們公司就要信用掃地了。要對自己的工作更有責任感!」

宮澤說完後,只聽到大地用一聲刻意的嘆息代替回答,彷彿在說他是出於無奈,才會幫忙家業的。

「好啦,社長,大德百貨那邊也說,重新檢針後再立刻出貨就好,這次就別追究了。」

富島說完,轉頭交代大地:

「大地,趕快完成檢針作業,我去準備車子。」態度很客氣。

「玄叔,拜託你別寵壞這小子啦!」

宮澤怒氣未消。

「這種態度到哪裡都成不了事。還是得狠狠說他幾句才好。」

「年輕人說的那個⋯⋯『就活』嗎?今天好像又失敗了,剛才看他一臉失望地走進來。」

從小看著大地長大的富島,對他特別寵愛。

「其實也不用到處找工作,能繼承這間小鉤屋不就好了嗎?啊!抱歉!」

富島瞄了宮澤一眼,吐了吐舌,然後趁宮澤還沒開口前,趕緊對安田丟下一句「剩下交給你啦」,轉身逃進辦公室。

不能讓兒子繼承。

宮澤不止一次公開說過。大地在這裡的工作,只是進入理想公司前的過渡期。

社會上有各行各業,並不是所有行業都能持續成長。

有顯著成長的業種,也有反倒逐漸衰退的業界。

很遺憾的是,再怎麼樂觀看待,足袋製造業正是屬於後者。宮澤心裡很明白。

自己這一代還能勉強打平。

不過,他實在不認為到大地這一代還撐得下去。就連自己都要煩惱業績下滑、老是擔心縫紉機缺了零件,這事業當然不能讓孩子來繼承。

「社長,現在方便嗎?」

回到社長辦公室後,富島從永遠敞開的門口探出頭。

兩人坐在沙發上,隔著茶几面對面。富島將手上的一份資料遞給宮澤。是資金調度表。

「差不多到這時候了嗎?」

富島對著戴上老花眼鏡端詳著資料的宮澤說:

「差不多要兩千萬吧!要是這個月底、最晚下個月中沒借到的話,看來就不夠了。」

雖然早知道這個狀況,但一聽到真相,宮澤還是覺得胃部有種沉重感。

「上星期我去銀行時,順便私底下向坂本先生探聽了。」

坂本太郎是小鉤屋往來的埼玉中央銀行的承辦窗口。

「我明天去一趟吧!」

這項工作真令人提不起勁,卻也無可奈何。畢竟,和銀行交涉是宮澤身為經營者的任務。

2.

「到下個月底前需要兩千萬,是嗎?」

坂本仔細看著宮澤提出的資料。

這是宮澤最討厭的一刻。此時坂本在想些什麼、有哪些盤算,他完全看不透。就像對著X光片、等待醫生的診斷一樣,一顆心七上八下的。

「接下來的業績會怎麼樣呢?」

坂本終於抬起頭來問道。

「大概,就持平吧!」宮澤回答。

坂本靜靜把資料放在一旁:「可以給我兩週左右的時間嗎?」

原本以為可能會當場被打回票——每次來銀行談貸款,宮澤都擔心得不得了,這下子暫時能鬆口氣了。

「不過,社長,您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面對坂本異常嚴肅的語氣,原先準備起身的宮澤又坐了下來。

「你的意思是⋯⋯」

這裡是銀行的融資櫃檯。這一天不是常見的貸款還款日,又是一大早才剛營業,銀行裡沒幾個客戶。

「小鉤屋再這樣下去,業績還會成長嗎?」

這個問題讓宮澤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是想,如果能拓展新的百貨公司零售點,慢慢擴大銷售通路的話⋯⋯」

「我很了解貴公司的努力。不過,從社會趨勢來看足袋或地下足袋的未來潛力,又是如何呢?我認為,足袋本身絕對不會消失,但是以動物來舉例的話,大概就像瀕臨絕種的物種吧,不是嗎?」

雖然年紀輕輕,大概三十多歲,但坂本這個人向來有話直說。話說回來,宮澤從這段時間往來的經驗裡了解到,坂本的個性耿直,所以自己並不會因為他的這番話而惱怒。

「當然,經營需要踏實的努力,但有時不如換個完全不同的角度思考公司的未來。」

「不同的角度⋯⋯是指什麼呢?」

宮澤不懂坂本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比方全新的業務之類的,怎麼樣?不管是足袋或地下足袋,這樣持續做下去,十年後或十五年後,還能一直提升銷售量嗎?」

宮澤沉吟了一會兒。的確很難想像,小鉤屋的生意可以持續興隆到那個時候。

「坦白說,我認為光靠目前的產品品項會很辛苦。您要不要想想呢?」

還真沒想過呢!

要說新產品,自己還真的毫無概念。了不起就是增加足袋的種類或系列產品吧,但這實在稱不上全新的業務。

「一時要我想,也想不出來呢!」

看著雙手抱胸的宮澤:「再這樣下去,說不定我們銀行也沒辦法繼續提供融資。」坂本毫不留情地接著說。

「目前雖說利潤少,但還算有盈餘,只是從營業額看來,是逐漸減少吧?就算不斷壓縮成本,我認為能做的也很有限。」

別說思考全新業務內容了,一直以來,在以「傳統」為名的基礎上,宮澤總告訴自己「這樣就行了」。再加上製作學習才藝或從事傳統活動時使用的足袋,是代代相傳的家業,他壓根沒想過要開創其它新事業來取代足袋製造這一行。

更何況,在泡沫經濟時期,業界有不少公司因為胡亂投資導致破產,讓宮澤始終擺脫不掉「還是老老實實做足袋比較安全」的想法。

「我提個簡單的建議⋯⋯」

坂本不忍看著宮澤一臉苦惱。

「雖然說是『全新的業務』,但最好不要挑完全陌生的新領域。畢竟完全沒有接觸過,或是沒有任何淵源的行業,做起來風險會比較高。能運用現有技術是最理想的。對了,您認為小鉤屋的強項是什麼呢?」

又是一個宮澤聽了無法立刻回答的問題。

「強項啊?我從來沒想過耶。」

坂本露出苦笑。

「請您好好思考一下吧。一定有的,否則公司不可能持續一百多年。」

「這倒是。」

話雖如此,但還是搞不清楚。

「不過,沒弄清楚強項就要發展全新的業務,應該很難吧。」

宮澤的態度依然消極。

「雖然說最好不要離本業太遠,但一開始還是別太限制住各種可能性比較好喔。」

坂本提出建議。

「不要一開始就貶低自我,覺得『反正做不到』或是『小公司不可能』。反倒可以樂觀一點,想想有什麼是可以實現,或是有興趣的事業,先抱著自由開放的角度來思考。」

「自由的角度啊!」

「總之,請試著想一想吧!」

仍如墜入五里霧中的宮澤,帶著坂本的這句話離開銀行。

3.

「銀行那邊怎麼樣?」

宮澤回到辦公室後,帶著沉思的表情把外套掛起來,富島立刻跑來詢問狀況。

「總之,看起來會幫我們送上去審核。他說大概要兩個禮拜;另外還說,最好能考慮發展新的業務內容。」

這番話看來在意料之外。富島睜大雙眼,面露難色。

「銀行的人最喜歡講些有的沒的。」

看他這副模樣,根本不打算認真思考新業務這回事。富島這個人可是徹頭徹尾的保守個性,老頑固一個。

「我們可是足袋製造商喔,社長。」

果不其然。富島接著又說:

「要說強項的話,就是死不放棄又耐磨吧!」

「沒錯。」

宮澤忍不住笑了。

「對方說,我們公司開了一百年,一定有什麼特色,但我就搞不懂呀!」

「搞不懂啊!」

富島也點點頭。

「說不定他是打算用這個當理由來考慮要不要放款吧!」

從平日與銀行往來的經驗中,富島應該也有自己的見解。

「你跟坂本先生發生了什麼事嗎?」

「沒有啊!那個人,怎麼說呢,是個很少見、直來直往的人。不過,畢竟也是個上班族,說不定是分行經理跟他說了什麼。」

行田分行經理家長亨,是個頂著銀行招牌狐假虎威的討厭鬼。感覺上他就是看不起中小企業。不過,既然是地方銀行,往來的客戶應該大多是小公司。明明得靠這些小公司來支撐業績,卻老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非常難相處。

「只要日本還保留著傳統文化,足袋就不會消失。與其天馬行空胡亂想開創什麼新業務,眼前還有很多該做的事情呢!」

「說得也是。」

坂本的話固然有道理,但公司也有公司的做法。小鉤屋這百年來,始終專注於足袋的製造。隨著時代自然凋零也就罷了,要是胡亂出手,導致固守三代的家業就這麼毀了,自己可沒臉見老祖宗。

「我明天去一趟東京。」

「喔?要去跑業務嗎?」富島立刻說。

「拜託你啦。」隨即深深一鞠躬。

在這個員工人數不多的公司裡,跑業務是宮澤重要的工作之一。從百貨公司到專賣店,有時候還穿插著到外地過夜出差的行程,非常忙碌。

「麻煩多拿幾張大訂單回來喔!」

「包在我身上!」

兩人心裡都很清楚,這話聽起來雖然很有氣勢,事實上卻沒那麼容易。

沉悶的梅雨季,落下的雨滴打溼了車輛的擋風玻璃。今年梅雨季的雨量雖然不多,但看來也不會因此早些結束。

還不到早上九點。東北高速公路在接近東京的地方漸漸出現車潮;到了要接上外環道附近時,甚至變成只能龜速行駛的車陣。看到前方車輛閃起警示燈,只能減速跟在後頭的宮澤,拿起放在杯架上的瓶裝茶,喝了一口。

心情之所以如此陰鬱,不只是因為下雨。

昨晚,宮澤因為一點小事跟兒子大地起了爭執。

大地為了接受埼玉市一家中型機械製造商的面試,要向公司請假,知道此事的宮澤念了他一頓:

「你怎麼都沒說?公司的人手也需要安排,有事請假要先講呀!」

而且一問之下才知道,大地要去應徵的竟然是業務的職缺。想想兒子都二十幾歲了,父母實在不該對他找工作的事有太多意見,但看到他打算找份跟工學院所學完全不相關的工作,還是忍不住挖苦一句:

「難道只要有工作,哪裡都好嗎?」

「總比這年頭還在做足袋的公司好一百倍吧!」

聽到大地的反駁,宮澤再也忍不住地暴怒起來,兩人大吵。

「真拿這小子沒辦法。」

邊嘆氣邊碎念的同時,宮澤突然想起三十年前的往事。

從本地的大學一畢業,宮澤就進入東京的大型百貨公司——大德百貨工作。父親勸他,與其直接進入家裡的公司,不如先到其它地方磨練一番,於是讓他進入當時已經有生意往來的大德,負責賣場銷售,累積經驗。

在有著形形色色顧客穿梭的百貨公司裡工作,讓宮澤見識到與自幼熟知的足袋製造業截然不同的企業文化。

「當時我是抱著什麼想法工作呢?」

總之,他只記得自己受到很嚴重的文化衝擊。畢竟小鉤屋的業務中,並沒有直接對一般消費者販售這一塊。

即使想著「如果能在那段磨練的時期,學到現在派得上用場的東西就好了」,但此刻也只是馬後砲。當然,那時或許因為年輕氣盛的緣故,沒一件事能做好。但宮澤又想:

「回顧自己的人生,曾經嘗試挑戰過什麼嗎?」

答案是「NO」。雖然昨天他同意富島的話,同時也忍不住在緩緩行駛的車內自嘲:

「這年頭,還有哪家公司靠一百年前的縫紉機賺錢的?」◇(待續)

——節錄自《陸王》/ 圓神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家裡的老狗迎接我回家。牠也已經十五歲了。或許照顧完母親,接下來就得照顧老狗了。牠身為我們家的一分子,陪伴母親一起生活了十五年。我必須好好地照顧完牠這輩子才行。
  • 走路,是日常生活中的一趟小旅行。在短短的時間縫隙裡,讓心獲得自由。而那些在匆忙間被遺忘忽略的人事物,也在行進之間,重新浮現。
  • 第一次親筆寫給媽媽的母親節卡片、來自天國的丈夫的道歉信、文豪的情書、太太給先生的休書、給心愛人的最後一封信……準備好一起重溫書信與手寫字帶來的感動了嗎?「山茶花文具店」依舊等待你的光臨。
  • 可愛的女人
    每走過一次難關,再次看到陽光時,我都很慶幸自己當時挺過了,我走過來了!如果你也是過來人,你一定懂,還好,我們都沒有放棄自己。不是嗎?
  • 你,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工作?以中小型企業為舞台的故事,陪著你直視那些假裝看不見的職場醜態。
  • 父親說的沒錯,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開拓。但到目前為止,原島卻從沒有「開拓人生」的感覺。他只是搭上這班無趣的上班族列車,為了避免急轉彎時翻車而不得不緊抓著不放。
  • 雖然我從小就想成為作家,但不知不覺間,竟然已過了這麼多年。當然這全要怪我自己懶惰;但另一方面,我的小說與「如何活下去」這個問題密不可分,為了找到答案,我必須花費很長很長的時間才行。
  • 在日復一日的獨居生活中,原本認為年老等於失去、等於忍耐寂寞的桃子,開始了解到一個人才能體會的樂趣。在遲暮之年裡,她所享受的,是全然的自由,和最熱鬧的孤獨。
  • Heaven
    雖然蔣介石和毛共鬥爭已較量了20多年,但蔣介石還是不十分清楚毛共兇狠殘暴邪惡到何等地步...
  • Heaven
    尤其使共產黨得意的是,它利用國共聯合抗日,將它的千千萬萬特務間諜,安插到國民黨的各個部門竊據要職,只等內戰一起,這批特務將大派用場,所以共產黨是漁翁得利者。
評論